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3章:她要搬出去住
    三个女人一台戏,可如今的晏家是好几个女人凑在一块儿,那戏就更加热闹了。

    今天难得天气没那么热,早上一场雨让炎热的气温缓解了一下。几个闲得发慌的女人就在花园里的草坪上搭张桌子玩起了麻将。

    二姑妈晏启芳,五姑妈晏少蜻,还有晏鸿瑞的女儿晏哲琴,以及一个刚搬进来的女人……沈云姿。

    女人们的欢笑声在园子里此起彼伏,看样子十分惬意。她们一边打麻将一边聊着,时不时迸发出一阵阵笑声。如果走进了就能听到,她们提到的名字出现最多的是晏季匀和水菡。

    “八条?等等,碰!”晏启芳一把将沈云姿打出来的八条给捡到自己面前,喜笑颜开地说:“还是云姿最乖啦!”

    晏哲琴佯装叹息地说:“哎呀,这八条明显就打不得嘛,启芳在做清一色,大家都看得出来啦!”

    “云姿,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看看,我二姐这把准是已经做成清一色了,要是没你这张八条,她指不定牌就废了!”晏少蜻扁着嘴说。

    沈云姿白玉般的手指摸着牌,脸上浮现出一缕红晕,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我也在做筒子的清一色,所以八条我留不住啊,只能打出去了……”

    “。。。。。。”

    “哈哈哈,瞧瞧,云姿多实诚啊,连自己做筒子清一色都说出来了,你们也别怪她,总之,这把我的清一色多半是要胡牌了,你们准备掏钱吧!”晏启芳眉飞色舞地说着。

    两分钟之后,晏启芳果然自摸清一色,高兴得很,连夸这是云姿的功劳。

    这三个年长的女人谁都不缺钱,只是打牌时爱闹爱玩,而沈云姿又很懂讨人欢心,一下午她都在不停地“打错牌”,使得三个女人很容易就做成了大牌,一个个的都欢喜着呢。钱不是重点,关键是好牌能叫胡的心情很爽。

    “跟云姿打牌真是愉快,你早就该搬来住了,今后咱可以多搓几把。”

    “是啊,云姿这才是做晚辈的该有的样子嘛,礼貌又大方,知道怎么讨人欢心,我呀,是越看越喜欢呢!”

    晏哲琴是晏鸿瑞的女儿,算起来就是沈云姿的干姐姐,见她这么招人喜爱,她也不禁得意了几分:“那是当然了,你们也不看看云姿是谁的干女儿,我爹妈的眼光岂会错?可比老爷子好太多了……”

    这话所隐射的意思就扯到晏鸿章身上了,他宠爱谁,当然是水菡了。

    晏启芳不屑地说:“老爷子是老糊涂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宠水菡,她和云姿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别说是打麻将了,就连起码的尊重她都做不到,经常说些讽刺我们的话,仗着有老爷子疼,她就以为自己了不得,以我看啊,如果云姿早点出现,说不定老爷子就不会让晏季匀娶水菡了。”

    “姐姐说得是,云姿哪儿都比水菡强,人家还是摄影大赛的冠军呢,可水菡她干什么了?她在成人用品店上班,说出去都是晏家的耻辱!而且,她从来都不会像云姿这么有礼貌,我不喜欢她。”

    “。。。。。。”

    这几个女人嚼舌根的水平还真是高,明明就是她们从一开始就不待见水菡,故意针对水菡,但当对方没有像她们希望的那样忍气吞声受委屈,而是大声反驳她们时,她们就会说水菡是不尊重长辈,也不想想是谁先挑事的……

    沈云姿脸上隐隐透着笑意,心想啊,看来水菡在晏家实在是不讨喜,人缘这么差,还能在晏家呆这么久,真是奇迹。这也使得沈云姿心底的某股意念越发强烈……晏家人大都不喜欢水菡,可晏家人大都喜欢她沈云姿,这么一对比,她不是比水菡的胜算更大么?

    要征服一个男人的心,可以是从多方面入手的。而像晏家这样特殊的家庭,要想嫁进来,家人的支持度,也是相当重要的。沈云姿现在等于是迈出了一大步。她才住进来两天就已经把晏家上上下下的人都哄得团团转,没人不喜欢她……只除了水菡和邓嘉瑜之外。

    大家都知道沈云姿和晏季匀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不由得会拿她和水菡相比。

    沈云姿八面玲珑,能说会道,大方得体,对谁都是笑盈盈的,而水菡,脾气率直,不懂装模作样,加上她本就与晏家那几个女人之间有矛盾,这么一来,沈云姿就越发得人心了。就连佣人们都会私下议论着,或许沈云姿更适合当晏家的大少奶奶……

    又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水菡在睡午觉,小柠檬躺在她身边,也是睡得正香。

    这小阁楼的构造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冬暖夏凉,即使现在不开空调也不会感觉到太热。然而水菡的额头上却是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她放在枕头上的那只手也在不自觉地攥紧……

    “不……不……”水菡嘴里溢出轻微的声音,但她的眼睛是紧闭着的没有睁开,显然这是她在梦呓……

    又做梦了,这是她在上次坠海之后,第三次做这个梦。

    梦里的她很小,被妈妈牵着在奶奶的坟墓前,她看到一个女人背对着她和妈妈站着,在奶奶的墓前喋喋不休的骂,充满了怨气……

    前两次水菡都是梦到自己被这女人用包包砸头,之后她昏过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这一次,水菡在梦里,被这女人砸头之后,虽然也是昏过去,可她还能听到妈妈跟那女人之间的对话……

    一个凶恶的女人说:“我就骂沈玉莲了,你能怎么着?践人就是该骂!都死了还能让贱男人念念不忘,阴魂不散,我诅咒她下地狱!”

    这声音格外的阴冷狠毒,但似乎有点耳熟呢?水菡在梦里迷迷糊糊的感觉到。

    紧接着梦境一转,传来了水玉柔的声音……

    “泼妇,你不得好死!”水玉柔骂了一句就抱着水菡的小身子哭起来:“孩子,你千万别有事啊,妈妈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撑住……”

    妈妈的哭声感染了水菡,她似乎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梦里的自己被人砸到头了,有多痛,她甚至还觉得好像头上有什么都行在往外流……是她的血……

    水菡从梦中醒来,背上已经惊出一身冷汗。又是那种惶恐不安的感觉在心里肆虐,她久久都没能回过神来,呆坐在床上,神情恍惚,她有点分不清楚这是梦还是自己真的经历过的事?太真实了,并且她不止一次做同样的梦,怎么会这样呢?梦里那个用包包打她头的女人是谁?三次梦境都没能看到女人的脸。

    水菡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又躺了下去,再一次闭上眼睛……她希望自己能再做这个梦,她像着魔似的想要看清楚那女人的长相。

    但梦境是很奇妙的东西,至今都没人能完全准确地解释梦境的由来,人们对于自身身体结构以及所产生的附带现象,所了解到的其实很少很少。梦境不是你想进就进,俗话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只是少部分现象,大多时候梦境是莫名的……

    水菡又眯了好久,但就是无法再进入梦乡,反而是心绪越发不宁……因为她记得,梦里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

    假设梦境是真实发生过的,也就是说水菡的记忆缺失了一小部分,她想不起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梦里她很小,还没到母亲的手肘那么高……假如真有过一个女人曾对她下那种毒手,并且还跟她外婆有着深仇大恨,而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对方却是知道她的,说不定在暗处一直都盯着……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这也太可怕了。

    身边一团热乎乎的小身子靠了过来,是小柠檬醒了……

    “妈妈……”孩子奶声奶气地唤着,这稚嫩的童声格外惹人心疼。

    水菡微微一颤,像是魂游体外又回来了一样。

    “宝贝儿,妈妈在这儿呢……”水菡搂着小柠檬,心底瞬间就被一股温情所填满……只有孩子才是她的精神支柱,她的心灵寄托。在她烦躁不安时,只要看到小柠檬,她就会滋生出一种勇气,告诉自己不能迷茫,不能混乱,因为她还要保护孩子,假如连她自己都垮了,小柠檬的处境会怎样?

    母爱是伟大而神奇的,一个母亲可以为了孩子,让自己从脆弱变为坚强,从胆小变为勇敢……

    水菡知道沈云姿住进来了,是乔菊安排的。她虽然没当面问乔菊,但傻子都能感觉到这是乔菊故意干的,目的不过是要让她更难堪,更难过。她骨子里流淌着一缕倔犟的血液,但不代表她真的喜欢自虐。既然晏家不再适合住下去,她打算带着小柠檬去外边住,只是……晏季匀那边不知会不会干涉她?

    水菡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觉得要这么做,不管晏季匀是什么态度,就算他不同意,她也会力争!

    记得以前童菲时常会说,要是晏季匀不珍惜水菡,就让水菡去她家住。当时水菡并没有觉得这一天真会到来,但现在看起来,她真的不该继续留在晏家大宅里住了。搬走,或许是最好的办法。

    “什么?菡菡你真的要带着我干儿子来我家住?”童菲惊诧,同时还带着兴奋:“菡菡你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们!”

    童菲的心情很矛盾,即是为水菡感到心疼,但也高兴,水菡和小柠檬在晏家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住着一定不开心,能搬出来,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