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4章:悄悄地走
    水菡要想搬出去住,听似很简单的事,但是,豪门无小事,何况是她要带着孩子离开?怎可能是由着她随心所欲的。首先要过的一关,不是晏季匀,而是乔菊。

    乔菊因为沈玉莲的关系而憎恶水菡,她BT的心理已经将水菡当成是沈玉莲的化身,只恨不得能狠狠折磨水菡才好。要不是晏季匀对乔菊有着莫大的威胁,水菡的日子将会比现在难过百倍。乔菊正是因为对晏季匀有多忌惮,所以在晏季匀对她施予警告之后才收敛不少,否则她真能让水菡天天都生不如死。但这些,水菡并不知道。

    晏季匀看似是很少过问水菡和孩子,实际上他暗中做的事情很多。看似他没庇佑水菡母子,但其实水菡母子一直都在他的羽翼之下被保护着。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晏启芳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一直都觊觎着水菡得到老爷子的宠爱,她们嘴上不饶人,时常不忘讽刺挖苦水菡,可谁敢做出真的伤害水菡的事?就连水菡母子住的阁楼,她们都不敢随意登门,这在晏鸿章没昏迷之前就定下的规矩为何在他昏迷后还存在,除了晏季匀在暗中施压,还能是谁?

    再者,还有个邓嘉瑜呢。她因得不到晏季匀而心存怨恨,对水菡的憎恶颇深,可这些年她硬是没敢伤过水菡半分,只因为晏季匀对她的威慑力太强了,她不敢轻举妄动,怕的是晏季匀一怒之下会对她的家族不利。

    这世上不是每个男人都会把自己做的事情挂在嘴边,有的人不会甜言蜜语,但却会用实际行动来对你好。像水菡这样出身的人,无钱无势无背景,嫁进晏家,若不是晏季匀以强势的姿态在护着,她只靠晏鸿章的宠爱,是不可能撑这么久的。

    晏家人都不是傻子,他们真正忌惮的人是晏季匀而非晏鸿章。道理很简单,老爷子年事已高,活着的时间是一年一年地少了,但晏季匀大好光景,是最有可能执掌晏家的人,谁敢正面跟他冲突?除了乔菊。只因这女人的娘家背景强大,还有她骨子里流淌着的邪恶与丑陋的血液……

    沈云姿这几天在晏家可真是像少奶奶一般被人伺候着。每天都有上好的补品吃,乔菊还真的送了她几盒炎月口服液,她住的地方也是布置得格外漂亮,也是乔菊吩咐佣人为沈云姿准备的。

    沈云姿住的地方就在主宅的客房,距离乔菊的房间很近,这又是一种特别的优宠了。

    她以为住进来就能近水楼台,但晏季匀成天忙得跟骡子似的,晏家和公司都正是多事之秋,晏季匀有时累得就在公司睡了,有时还要出差去外地,哪有多少时间回主宅来?

    沈云姿住进来四天了,愣是没在这见到晏季匀一次,为此,沈云姿心里有几分幽怨……男人重事业,必定会因此冷落了女人,可一个不重事业的男人同时也会是个没责任心的人。晏季匀虽然忙,但至少说明他是个有责任,有担当,能做大事的人。晏家有他坐镇,兴许真能很快度过难关的。

    沈云姿吃了晚饭之后一个人在花园里散步,看见不远处的菜园子旁边似乎有人在那……是佣人么?

    好像不是的……一个纤细的身影,还有个小孩子陪着。

    是水菡!沈云姿看清之后,眉头不由得一皱。

    那是晏季匀和水菡的孩子?

    沈云姿搬进来第一天就听说了,那孩子的小名儿叫小柠檬。因为是早产,所以体质十分孱弱,一直都用昂贵的药品和补品在调理着,但依旧是弱不禁风的。

    早产么?沈云姿那双流光溢彩的美目里隐隐露出一丝异样……

    水菡正在给菜园子浇水,就像晏鸿章平时那样的,用木桶和木瓢,一棵棵的慢慢浇灌。

    绿莹莹的菜叶焕发出勃勃生机,青翠欲滴。这是一种比鲜花还要鲜活的美,更接近大自然纯朴的本质。

    晏鸿章无法打理菜园子了,水菡就代替了他,精心的对待每一棵菜,有时摘下来吃着会感觉特别爽口舒心……自己种的菜自己吃,这种滋味别有一番满足。

    水菡此刻的很平静,她发现自己每一次在为这些菜浇水时都会有一种宁静祥和的心情,看着绿油油的菜叶,看着它们的长势喜人,她可以暂时忘记那些纷纷扰扰,心无旁骛地浇菜,享受劳动带来的乐趣。

    小柠檬跟着水菡走,时不时蹲在菜园子边上,很是认真地看着地里的菜,小手指伸出去摸摸菜叶子上的水珠,粉红的小嘴一嘟一嘟地说:“菡菡……太爷爷什么时候会回来啊?太爷爷以前每天都来浇水,现在他不在家,这些菜会不会因为见不到太爷爷而不开心呢?”

    小孩子的心灵是纯净的,总是会给一些事物附上童话色彩,在孩子心里,连蔬菜都是有感情的,像人一样。

    水菡只觉得胸口一窒,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心底泛起酸胀的感觉……晏鸿章昏迷住院的事,一直都没告诉小柠檬实话,只是说太爷爷外出办事去了。小柠檬深得晏鸿章喜爱,而小柠檬也喜欢跟爷爷一起玩,如今孩子多天不见晏鸿章了,当然会想念的。

    水菡被小柠檬的话勾动了心里的柔软,爱怜地摸摸孩子毛茸茸的小脑袋,蹲下身子,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轻声说:“这些当然也跟我们一样想念啦,你太爷爷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

    “过不了多久那是多久呢?”小柠檬眨巴着亮亮的大眼睛问。

    “。。。。。。”水菡语塞,她如何说得准呢,连医生都不知道……

    “儿子,我们……”水菡后边的话还没说完,只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水菡,这是你的孩子吗?好可爱啊,我能不能抱抱?”沈云姿眼中目光炙热,盯着小柠檬,伸出了她的手……最可恶的是她手上还戴着那枚戒指呢。

    瞥见沈云姿手上的东西,水菡心脏的位置又是一阵刺痛。

    “妈妈……”小柠檬躲在水菡怀里不出来,他不会给陌生人抱的。

    没碰到人,沈云姿的手僵在半空,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又恢复常态:“水菡,你还在怪我吗?”

    水菡秀眉一蹙,清冷的眼神睥睨着沈云姿:“我想,跟你之间,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自便,我要回房了。”

    水菡不想打理沈云姿,更不想在小柠檬面前跟沈云姿谈论晏季匀,所以在对方刚一开口,她就毫不犹豫地驳回。

    “你……你怎么这样啊……”沈云姿不由得气恼,水菡这什么脾气,果真是跟晏启芳她们说的一样,一点都不懂礼貌。

    水菡抱起小柠檬,冷冷地看了沈云姿一眼:“我就是这个脾气,怎么你不知道么?我跟你难道是那种能在一起谈心聊天的关系吗?虽然都住在这大宅子里,但也请你把我和孩子当空气就好,我们不习惯跟陌生人接触。”

    沈云姿碰了钉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望着水菡离去的身影,她心里窝火……看来水菡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啊。最让沈云姿不爽的是……刚才水菡说话的语气和眼神让她有种像被人俯视的感觉,明明水菡就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可为什么她隐隐觉出水菡的内心不似是柔弱的软柿子……看来,要重新得到晏季匀,不是件简单的事呢。

    =======呆萌分割线线=======

    童菲那边已经落实,只等着水菡搬过去了。

    水菡的这个决定并非是她怕了沈云姿,而是她不想让自己陷入一个漩涡。她自身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她拿什么去跟人斗?嘴上说得再狠也只是说说,只有真正地对对方有威慑力才可能战胜乔菊和沈云姿。所以水菡选择了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眼不见心不烦……

    没打算告诉晏季匀,只因水菡认为即使晏季匀知道了也不会让她带着孩子离开的。她也不会通知乔菊,她只是带上两个行李箱就行了,她会悄悄地离开……

    这天一大早,天微微亮,童菲受水菡所托,事先借了一辆车,前来接水菡母子,但因为停在晏家大门口太打眼了,她只能停在距离别墅三百米之外的小道上等着。

    小柠檬不知道为什么要搬走,但他爱妈妈,妈妈说不在这里住了,他也不会哭闹。只要是跟妈妈在一起就好。

    水菡收拾了两只行李箱,都是她自己花钱买的衣服,晏季匀给她买的那些贵得离谱的衣物,她一件都不带走。

    小柠檬则抱着一只玩具熊,那是晏季匀在他三岁生日时送给他的,已经成为了他的好伙伴,他当然要带走了。陈嫂眼泪汪汪地目送水菡,她心里也在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打电话给大少爷?但她这些年早就已经视水菡和小柠檬是亲人,知道这母子俩如今的处境是越来越艰难了,她也是于心不忍……

    小柠檬牵着水菡的手,走在花园里,穿过这条路就是大门了。

    “菡菡……太爷爷回来要是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啊?”小柠檬睁着无辜的大眼,微微有点泛红。

    “不会找不到我们的,妈妈向你保证!”水菡很是认真地说。

    就在这母子俩一步一步接近那扇高耸的大门时,却听得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水菡心头一惊,暗叫不好,这才早上六点钟,难道就已经被人发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