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6章:小柠檬第一次叫爸爸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晏季匀的身上,水菡和小柠檬的去留,真正能左右的人,只有他。

    小柠檬不懂大人之间的恩怨,但至少他知道,如果爸爸不同意他和妈妈一起离开,如果他真的跟妈妈分开了,他就再也不会相信爸爸。

    小柠檬红通通的眼眶里盈满了泪光,可怜巴巴地望着晏季匀,孩子这令人疼惜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安慰他,保护他。身为父亲,晏季匀的心也是在疼着的。

    他没有看乔菊,只是平静地看着水菡,深眸里有着她不懂的复杂。水菡也在看他,眼里的痛惜,深深地刺痛他的心。

    相对无言,这是距离上次戒指事件之后两人第一次这么近的对视,仿佛有种隔世的感觉,陌生又熟悉,明明近在咫尺,可她却不能伸手去触碰,心底里某些刻意压制着的情绪在翻滚,她不知花了多大力气才让自己忍住没有哭出来……回想这几年,她所有一切都是与这个男人有关的,但今天如果走出晏家大门,或许今后就真的再无交集了,只等着爷爷早日醒来之后,她能和晏季匀办离婚。

    可真的就那么想离开吗?真的就那么想离婚么?如果不是太苦太艰难,她何尝愿意走到这一步?

    她眼神中的哀怨和控诉,他都能一一看懂,只是他的苦涩,她是否能体谅一二呢?晏季匀不知道自己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水菡是会高兴还是伤心?此时此刻,似乎他不管怎么决定都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他凉薄的双唇轻启:“你一定要带着孩子走吗?”

    水菡心头一颤,他眼里的那一抹异样的神色是心疼么?但是不是心疼,现在她都顾不上了,她一刻都不想再看到乔菊以及晏家人那些丑陋的嘴脸,她必须要离开!

    水菡强忍着心酸,干涩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是,我已经决定了。希望你不要阻止我……晏家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不是不知道,我和小柠檬离开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尤其是你和沈云姿,你们今后双宿双栖,再也不会有我这碍眼的人存在了,这不是皆大欢喜么?”

    实际上就是,水菡离开的最主要原因是沈云姿。乔菊虽然很BT,但对于来说,沈云姿住进来,才是对她和孩子最大的伤害。

    双宿双栖?碍眼?这种词儿,使得晏季匀紧蹙的眉宇间流泻出一丝淡淡的薄怒,她还是这么认为,她还是认定他和沈云姿了……

    晏季匀眼底掠过一抹狠色,柔和的目光变得冷硬:“好,我成全你。”

    这几个字,他是咬碎了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狠,冷,绝。

    水菡呆滞了,不知道是太意外还是太高兴,脑子里嗡嗡作响,心底深处悄然龟裂出丝丝裂痕,有什么东西倏地崩塌,顷刻间碎了一地……是呵,她该高兴的,为什么在听他亲口说出来这句话,她却半点都笑不出来?反而是内心无比空洞,仿佛心都被人硬生生挖去,只剩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每一种离开都会伴随着眼泪和伤感,每一种别离的背后都藏匿着一颗滴血的心。

    水菡的眼泪在心里流,悲伤太浓,无处宣泄。她这一颗血淋淋的心也不会剖开来示于人前。

    望着他,就像是最后的诀别,像是这一别便是走出了他的生命……今后,谁才是他生命的主题曲,是沈云姿么?

    一旁的乔菊在听到晏季匀的决定后,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跟看疯子似的看着他,怒不可遏:“你竟然同意了?你是被这女人迷晕了吗?让晏家的血脉流落在外,你就算是死了都没脸见晏家的列祖列宗!”

    乔菊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激愤,跳着脚在吼,指着晏季匀的鼻子骂……还能怪什么呢,只怪这老妖婆身体太好,精神太好。

    晏季匀眸光一转,一记锋利的眼刀横过来:“乔菊,整个晏家,就你最没资格说这种话。要不要我提醒你当年做了什么?背叛过晏家的人,你有什么脸提列祖列宗?我就算是死了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你……你……大逆不道!我不准她把孩子带走,我不准!”乔菊吼得歇斯底里,脖子上的筋都显出来了。她是不会让水菡逍遥快活的,水菡带着小柠檬离开,她就会少了很多“乐趣”,她就是要看着水菡在这儿受苦受罪,看着水菡和沈云姿争风吃醋,她才觉得是一场好戏,谁知道水菡竟要抽身离去。

    最让乔菊无法忍受的是晏季匀的强势,简直比晏鸿章还让她感到可恶!憋气啊,每次晏季匀一站出来为水菡出头,她就会没辙,这种感觉最不好受,她要的是绝对的权力,她痛恨被晏家的男人压制!

    “你不准?”晏季匀冷然嗤笑:“你算个什么东西?在我眼里,垃圾都比你强。如果不是爷爷当年一念之仁,保留着那张结婚证,你现在还能在这作威作福?我的老婆和孩子,想去哪里都不需要你的同意,只要我允许就行了。你老了,没事就不要上蹿下跳,万一不小心闪了腰折了腿,或是出个什么意外,那可就不好了,你难道不想安度晚年吗?奉劝你一句,如果想你的晚年不至于太过凄惨,你最好少干点缺德事。”

    乔菊气得差点被背过去,她现在算是领教到了,晏季匀的嘴也能这么毒!

    “你……竟敢威胁我?你的意思是,你想对我动手?呵呵,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的家族一定会跟你拼到底!晏季匀,你别得意,花无百日红,我就不信你能坐稳现在的位子,咱们走着瞧,我等着看你摔下来的一天,等着看晏家彻底败落的一天!”乔菊一通怒吼,不甘心被晏季匀压制着,只能说点狠话来泄愤,也是为自己挽回一点面子,但她的话却让水菡心里大吃一惊……乔菊要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像从前那次一样的,想要抢走公司?听她的口气,似乎已经跟晏季匀杠上了,可她从未听晏季匀说起过。

    危险!水菡深深地感觉到了。是为晏家,为公司感到危险。那是晏鸿章的心血,乔菊这老妖婆居然还想故技重施?

    水菡总算是领略到了当年晏鸿章和晏季匀面对乔菊时的心情,愤懑得想揍人了。

    “乔菊!你还是不是人?晏家的一切都是晏家的先辈们还有爷爷,他们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你凭什么想要抢走?还想把晏季匀从现在的位置拉下来,想要吞并公司,你比畜生都不如!”水菡一时脑子热就冲口而出,浑然未觉晏季匀站在旁边投来的异样目光。她这是在维护他?

    晏季匀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心情瞬间轻快起来。他很乐意看到水菡为他说话的样子,真是好……好酷!

    乔菊被水菡这一句“畜生”给骂得彻底失去了理智和冷静,下一秒,她像是疯了一样窜上来直冲向水菡!

    但乔菊那一只干瘦的手被晏季匀毫不费力地挡住了,只用了三分力道就将乔菊推到一边!

    “乔菊,你精神不错,活蹦乱跳的,但你始终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管你怎么蹦跶,都回不到年轻的时候。何必执着?你的爪子别伸太长了,别伸到水菡和小柠檬身上,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晏季匀最后那几个字加重了语气,令人打从心底里透出寒意。

    “哈哈哈……坏人被爸爸打倒了……哈哈哈……坏人被爸爸打倒了!”小柠檬高兴地拍手欢呼,清脆稚嫩的童声犹如天籁,这纯真无邪的笑容更是像可爱的精灵,晏季匀一下子看得痴了。

    “儿子……你刚才说什么?”晏季匀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问,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小柠檬亮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再一次重复说:“坏人被爸爸打倒了!”

    这小家伙没注意就喊出了“爸爸”,这是晏季匀第一次听小柠檬喊。虽然是孩子无意中的,但对于晏季匀来说,这就是全世界最动听的声音了!

    水菡也是发呆,眼前这光景,算是大获全胜吗?乔菊终于是没能阻止她和孩子离开,而晏季匀也表现出了对她和孩子的保护欲,一如当初那般强势无匹,有种横扫一切的气势。纵然是要离去了,可她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悸,单从这件事来讲,她是感激他的。

    “谢……”水菡才刚说一个字,晏季匀便打断了她:“别说谢谢。你刚才那么骂乔菊,那么维护我,我才发现原来你一直都是支持我当总裁的。”

    水菡一愕,脸发热,急忙避开他的目光:“我才没有……谁维护你了,谁支持你了……我只是替爷爷感到不值……”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的爱脸红,晏季匀已经很久没看到她现在这种表情了。

    气氛变得轻松了一点,乔菊彻底被无视了。晏季匀伸手捏捏小柠檬的脸蛋:“儿子,再叫一次爸爸来听听?”

    小柠檬嘟嘟嘴,小声嗫嚅:“爸……混蛋爸爸……”

    “。。。。。。”顿时,园子里响起了女人的爆笑声。

    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