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7章:离开晏家!
    能笑得这么欢腾,当然是童菲了。她在外边等啊等不见水菡和小柠檬出来,心里焦急,只好进来看看了,正好瞧见刚才晏季匀把乔菊推开,小柠檬在拍手叫好,最后还叫混蛋爸爸……

    先前沉闷的气氛立刻被这笑声给打破了,乔菊和几个佣人也都走了,这里只剩下一家三口和童菲。

    晏季匀脸色僵硬,十分无奈地望着小柠檬:“儿子,不要加前边那两个字!”

    小柠檬撅着嘴,鼓着腮,低头不看他。这小家伙心里一直都惦记着晏季匀上次食言的事,将他和妈妈丢下,说了去餐厅找他们结果没出现。所以他没有心甘情愿叫“爸爸”,还加了“混蛋”俩字。

    “是不是你教儿子这么叫我的?”晏季匀蹙眉望着水菡。

    水菡心里一酸:“这还用我教吗?你不知道小柠檬很聪明,记性也好,有些事他记得很清楚,小孩子不会撒谎,他觉得谁像混蛋就叫谁混蛋了。”

    “。。。。。。”晏季匀的脸又黑了,心里有些烦闷,自己和小柠檬的关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亲近点。

    “宝贝儿,来阿姨这儿!”童菲向小柠檬伸出手。

    小柠檬嘻嘻一笑,张开白白的小手让童菲抱着。

    晏季匀怀里一空,孩子已经去童菲那儿了。

    “唔。宝贝儿你好香啊!”童菲在小柠檬脸上又嗅又亲,逗得孩子咯咯咯咯地笑,这可羡慕死了晏季匀。

    “童菲,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耽搁了,我们现在走吧。”水菡拖着行李箱,视线故意不去看晏季匀。

    听她这么说,晏季匀的脸色明显一沉,却也没有开口阻止。

    “晏总,今后菡菡和小柠檬就交给我啦,你大可以放心。至于你嘛,你就慢慢陪你的旧爱吧,别急着找菡菡和小柠檬,他们在我那儿会过得很好,没人会来骚扰!”童菲将最后那几个字说得很重,还不忘狠狠瞪了晏季匀一眼。虽然他维护水菡和小柠檬的行为值得嘉奖,但童菲一想起这里还住着一个他的旧爱,她就打从心底里为水菡感到不值,说话也就冲了点。

    晏季匀冷厉的眸子睥睨着童菲,眼神有点凶:“水菡和小柠檬住你那儿,这只是暂时的!”

    这话,童菲压根儿没当回事。水菡也只当是晏季匀的戏言……他如今有了沈云姿,她又带着孩子搬出去了,他还会记得吗?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忘了她母子的存在。这一搬走,兴许就是等到离婚时再见了。

    盼着盼着终于是到了走的时候,水菡应该高兴的,可她此刻却感到心情无比沉重。毕竟这是她生活了几年的地方,虽然晏家大部分人都不待见她,可这里有她和孩子生活了三年多的痕迹,回忆。有老爷子的关怀,有晏锥长期照顾她母子,还有那栋熟悉的小阁楼……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是有七情六欲的,在一个地方住久了突然离开,难免会有不舍。如果不是因为乔菊和沈云姿的出现,水菡不会在这种时候离开晏家大宅。

    水菡清秀雅致的小脸在晨光中显得很苍白,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却是格外亮。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潇洒自然些,淡淡的笑意里却是有着苦涩:“我……走了。”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这几个字,心头涌动的情绪太多太浓,到极致却反而无法表达其万分之一。

    有那么一秒的时间里,水菡甚至想冲动地抓住晏季匀的手,哀求他将沈云姿赶出去,哀求他的爱和呵护……可这些念头都只是稍纵即逝,被水菡压得死死的没流露出半点。她终究是冲不破心里那道坎,她渴望的是在爱情里与地方有着深深的默契,她的苦痛,她的挣扎她的悲伤,总是希望不用开口说得那么明显,对方也能体会到。而现在,她心底藏着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说,想听到晏季匀能说出一句挽留的话。

    可惜,他什么都没说,就只是这么平静地望着她。沉默是把利剑,最是能刺痛女人的心……水菡不由得在想,或许他也盼着她离开?为他和沈云姿腾出地儿来了。

    她离去的脚步,比拖着的行李箱还重。望着她的背影,晏季匀想起了几年前的某一天,她也是带着这两个行李箱,在流落街头,被他遇到,一时兴起将她捡回家去……

    水菡没有回头,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宅。别看她这么洒脱,可每走一步,都会有心的碎片掉落。

    有时候,洒脱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痛苦,实际上比谁都脆弱。离开,不是因为真的想,而是用这种方法来维护仅有的尊严。离开,或许最想听到的是对方的挽留。

    哭闹和乞求才得来的爱情,不是她要的。她要的是一份自动自发的真心真情。

    即使在多年之后水菡都记得这一刻,她是怀着怎样悲恸的心情离开……

    水菡和小柠檬的身影终于是消失在了大门外,晏季匀在原地呆立良久都不曾挪动过,仿佛整个人都石化了一般。

    洪战在一旁观察了好半晌了,现在见晏季匀居然一动不动的,不开口挽留水菡,也不追出去,他是真为大少爷感到焦急啊。

    “大少爷,您就真的放大少奶奶和小少爷走了?他们该多伤心啊……您怎么不留住呢?”洪战不解,他跟随晏季匀多年了,但对于晏季匀的心思,他时常都还摸不透。

    晏季匀缓缓转身,迈着散漫的步子,点上一支烟,慢慢地朝着那栋小阁楼走去……

    “离开,不一定是坏事,留下,不一定就是好事。晏家只会越来越乱,乔菊的手段也绝不止现在这些。水菡和孩子继续留在这里,必然会卷入家族纷争的是非中,到时候,只怕我想要护着她和孩子,都会感到力不从心。现在她想走,我顺水推舟,等于是让她远离是非之地,她不在这里,我和乔菊的斗争,我才能放开手来做。”低沉的声音有些飘忽,眉宇间流泻的痛惜之色彰显出他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洪战闻言,顿时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儿说:“对呀!大少爷您这招看似是无情,但实际上却是对大少奶奶母子的一种保护!”说到这儿,洪战的脸又垮了下来,无比心疼地看着晏季匀:“大少爷,可是您这么做,大少奶奶不一定能体会到您的用心良苦啊,还有您暗地里做的好多事,大少奶奶都不知道,这么继续下去,万一大少奶奶搬出去之后,万一……万一喜欢上了别……”

    晏季匀蓦地抬眸,凌厉的眼神射过来,洪战立刻住嘴,讪讪地笑笑:“嘿嘿,大少爷,我什么都没说,我没说啊……”

    晏季匀没有责怪洪战。洪战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而刚才说的话也确实是触到关键了。

    “洪战,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洪战一愣,清俊的面容上露出一点茫然,大少爷怎么突然问这个呢。但他还是很快就答道:“我从十岁开始就跟着大少爷了。”

    “是啊,十岁……到现在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晏家的一切,豪门光鲜的外表下,种种症结和无奈,你也见识了不少,你应该明白,什么是身不由己。如今晏家正是多事之秋,公司里也是动荡不安,爷爷昏迷不醒……有太多的事等着我去做,我实在是分身乏术,恨不得一分钟的时间能掰成两分钟来用。时间这么紧迫,容不得我意一丝松懈,哪有时间陪水菡和小柠檬呢,如果让她和孩子住在原来那栋别墅,我陪她的时间太少,她也会感到很无聊的。去童菲那里,她至少有个伴儿。等晏家渡过这一关之后,我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陪陪她母子俩。我能做的就是这样了。如果在我忙碌期间,她真喜欢上了别人,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就当是婚姻的考验吧。”晏季匀细碎的声音在说着,吞云吐雾之间,好似每个字都带着幽怨的色彩。

    洪战呆住了,脚步缓慢至极,望着晏季匀高大的背影,洪战忽地感觉到有几分凄凉……大少爷从小就因为太过优秀而成了晏家里各房的眼中钉,嫉妒大少爷的人太多了,家里的,外边的,公司的,还有不相识的……

    真正能帮到大少爷的人,寥寥无几,可以说,大少爷现在是孤军作战,晏家没一个人是站在他这一边的,各房都在算计着,等着看他怎么摔下来,可他却承担起了最重的担子,从未在人前叫过一声苦。而晏家的人在明争暗斗中还享受着晏季匀的强势所带来的利益。

    晏季匀是孤独的,就连水菡都没真正了解和体谅到他事业上的艰辛,她所看到的只有晏季匀的潇洒自在,从而忽略了他隐藏在背后的辛酸和难处。

    洪战从刚才晏季匀的一番话里,能感受到,大少爷真的变了,变得没以前那么霸道了,他开始更多的站在水菡的角度为她考虑,并且尊重她的选择。这对于一个习惯了掌控习惯了发号施令的男人来说,太不容易了。

    晏季匀为什么会及时出现?原因很简单,当水菡拖着箱子从阁楼下来,立刻就有保镖向晏季匀报告了这一情况。那时晏季匀正在办公室熬了个通宵打算休息一下,还没躺下去就接到电话,飞奔而来……

    晏季匀走到阁楼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洪战,一会儿你上去让陈嫂打点一下,将小柠檬平时吃的补品全都送过去童菲家里,告诉陈嫂,要最好的,如果不够,就去主宅那边拿。”

    “是。”洪战回答得格外响亮。

    晏季匀估计得没错,水菡只带走了属于她和孩子的东西,连小柠檬的补品都没的带走。她是想靠自己挣钱给小柠檬买补品……这小女人有时也太倔强了,也不想想,小柠檬吃的补品都是最上等的,是晏家每个月买进之后精挑细选出来的,有的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即使是同样的东西,但品质不一样啊,水菡现在没工作,除非是用晏季匀给她的钱买,可她显然是不会动那个钱的。

    小柠檬的身子还很弱,还不到四岁呢,需要继续精心调理,除了喝中药,补品也不能少。

    ========呆萌分割线=======

    离开了晏家这片阴霾的天空,水菡感觉整个人的呼吸都顺畅了不少。压抑的感觉渐渐消失,最令人欣喜的就是再也不用看到乔菊和沈云姿了,不用再听晏家那几房的冷嘲热讽,耳根清净了。

    只是难免会有几分失落,一股哀愁萦绕在心间还不曾褪去。真的爱,不是说断就断的,水菡对晏季匀的失望和痛心,都压在心里,尽管打定主意要过新生活了,可这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童菲家里现在就她一个人住,水菡和小柠檬来了也正好跟她作伴。

    童菲的父母现在是经营一间面馆,每天早上最迟六点半就要开铺,而店铺距离家里有点远,他们只好在店铺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单居室来住,平时很少回家来。

    这小区比较安静,环境也清幽,童菲家是三室一厅,装修简单,家具简单,但很干净。水菡的随身物品不多,小柠檬的到是不少。等水菡收拾得差不多了,小柠檬已经抱着他的玩具熊睡着了。

    水菡将小柠檬抱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爱怜地轻轻亲了一下孩子的脸蛋,心疼地低语:“宝宝啊,今后我们要开始新生活了,相信妈妈,不会让你吃苦的……”

    水菡揉了揉鼻子,有点酸……想起尚未醒来的晏鸿章,要是醒来之后知道她和小柠檬搬走,会难过的吧……

    手机响起,水菡忙不迭地接了起来,是梵狄。

    水菡事先没告知梵狄她搬走的事,但现在已经搬出来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什么?搬去童菲家了?”梵狄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惊喜:“地址在哪儿?我要去看看小柠檬,当年可是我给他接生的,我还没见过他呢!”

    梵狄就跟打了胜仗似的兴奋,想起当年接生时,他将小柠檬抱在手里,那种激动澎湃的心情到现在都不曾忘记,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这个对他来说有着特别意义的小家伙!【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