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8章:认个干儿子
    梵狄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年的某一个晚上,在小巷里他为水菡接生的每个细节。忘不了的是她当时那种异常坚毅的决心和眼神,不顾一切要将孩子生下来,要保住孩子的命。忘不了的是她在危急的时刻竟然会让他这么个陌生人用刀子划开她的下.身撑开口子让孩子出来。忘不了的是他当时激动的颤抖,在他抱着那小小的婴儿时,他眼有狂喜的泪水滴下……

    这是这些忘不了,使得梵狄对小柠檬有种特殊的感情。一直都想见,但只是上次在公园时见到了一次,因为当时有急事要办,他还没来得及跟小柠檬好好说说话,抱一抱……

    今天,水菡带着小柠檬离开晏家,这对梵狄来说是意外的惊喜。

    小柠檬还在睡觉,水菡为梵狄开门……童菲已经自动“隐身”了。

    梵狄的目光就跟被黏住了似的,一秒都没离开过水菡,他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流动着丝丝怜惜:“你好像瘦了……”

    水菡闻言,心头微微一颤……这段日子,乔菊回来,沈云姿住进来,她每天犹如生活在水深火热之,能不瘦么?

    梵狄察言观色,不用问也猜到是水菡过得不开心了,他也不立刻追问,只是露出熟悉的痞笑:“瘦了更好看,脸部轮廓都出来了,更清秀了。”

    这货实在不懂夸人,水菡眼一瞪,佯装不悦地说:“你的意思是我平时脸上肉多,很丑?”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是说,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美。”梵狄忙着解释的样子哪里像是个黑道大哥,就跟普通的毛头小伙子一样的。

    就在这时,房里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菡菡……”

    这是小柠檬醒了。

    水菡和梵狄跨进卧室就看见小柠檬在揉着眼睛小手小脚都露在被子外边。

    “儿子,妈妈给你穿衣服!”水菡赶紧地过去,将小柠檬从被子里抱出来,要给他穿衣服了。

    小柠檬注意到了梵狄,好奇地眨着大眼睛问:“你是谁?”

    梵狄苦着脸说:“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上次在公园,我画了一幅画送给你和你妈妈。”

    小柠檬眼睛一亮:“哦,原来是那个叔叔啊,我记得我记得!叔叔你又来给我们画画吗?这次画了什么呀?”

    梵狄两眼放光,走过来坐在床边,就跟看见珍稀动物似的盯着小柠檬左瞧右瞧:“今天暂时不画画,其实我是你妈妈的朋友,是你干爹。”

    “干爹?那是什么东西?”小柠檬不解,圆溜溜的眸子里露出好奇。

    “干爹不是个东西,那是……”梵狄想要解释,忽地语塞了,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有人会说自己不是东西么?

    “噗……”水菡见梵狄这窘态,不由得笑出来:“谁让你自封干爹的,小柠檬都不知道干爹是什么,再说了,你能不能当孩子的干爹,也得先问问我才行。”

    “哎呀,有儿子就得瑟是吧?小柠檬能有我这个干爹,那是他一辈子的福气!”梵狄颇为得意地扁着嘴说。

    “菡菡,他真是你的朋友吗?”小柠檬奶声奶气地说。

    水菡爱怜地摸摸小柠檬的脑袋,柔声说:“儿子,他说的是真的,确实是妈妈的朋友。还有啊……在你出生的时候,多亏了他,你和妈妈才能平安无事。”

    小柠檬一听,更好奇了,咬着手指说:“出生?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

    “咳咳……小子你听好啊,每个人都不会记得自己刚出生那时候的事,刚从妈妈肚子里出来,还太小,能记得的,那肯定不是人了。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干爹,是你的亲人,这就行啦!”

    小柠檬亮晶晶的瞳仁纯净无瑕,很是认真地望着梵狄:“干爹到底是个啥东西呀?”

    “靠,都说了,干爹不是东西!”梵狄要抓狂了。

    “。。。。。。”

    这辈份乱得,严格来说,梵狄应该算是晏季匀的舅公,可现在这货硬是要当小柠檬的干爹……不过水菡和梵狄都不计较辈份这些,自由论交就好。小柠檬有个干爹也不错,多个人疼这孩子。

    =========呆萌分割线=========

    梵公馆。是梵氏家族的根据地,是在本市的总部。这里戒备森严,明里暗里保镖众多。这里大多数都是男人,平日里嬉笑怒骂习惯了,讲点粗口,说点荤段子,聊点打打杀杀的事,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但今天的气氛却有点不一样了……

    梵狄将所有人都叫到了大厅,很是凝重的架势,冲着这帮大老爷们儿说:“你们听好了,待会儿我干儿子和他妈妈来了,全都给我老实点!不准爆粗口,不准说黄色笑话,不准盯着人家看!总之,一切不规矩的言行都不能有,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一群男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嗯……”梵狄满意地点头,对于自己这帮手下,他还是挺放心的,不过,眼前这一个个的往那一站,总是让他感觉哪里不对劲。

    梵狄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瞅着这群男人,若有所思……

    一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先前山鹰可说了,今天有一个对老大来说很重要的女人会带着孩子来这里,还说老大对这件事很看重,很紧张,现在看来,何止是看重,简直就是严阵以待嘛。

    瘦子山鹰跟着梵狄的日子最久,人也是最机灵得一个,见梵狄这表情,他凑过去在梵狄耳边说:“老大,您现在的样子好像少女怀春……”

    “啪!”梵狄一手拍在山鹰脑门儿上,没好气地笑骂:“会不会说话呢?老子是爷们儿,哪里像少女了?”

    “咳咳……爷们儿那叫猥琐啊,老大……”

    “滚!”梵狄一脚踹在山鹰屁股上,那家伙还在一个劲地笑。其实心里是在为梵狄感到高兴……

    “老大,我知道是哪里不对劲,您看啊……”山鹰脸上的嬉笑少了一分,煞有介事地指着下边一群男人说:“老大,您瞧,这一个个都光着膀子,胳膊和背上的刺青都看得清清楚楚,要是一会儿被那小祖宗见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害怕,不如,叫大伙儿把上衣都穿上?”山鹰这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梵狄一听,再仔细一看,果真是这么回事!

    梵狄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手叉腰,提高了嗓门儿说:“都听好了,从今天开始,只要有我干儿子和他妈妈在这儿,你们都别再光着膀子到处走,都去把衣服穿上!”

    “。。。。。。”

    大家伙儿不禁面面相觑,纷纷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老大还真是毒不浅啊!

    要他们别将粗口和黄段子,那也就算了,可这大热天儿的还让他们别光着膀子,得穿好上衣,这就显得太紧张了吧?大家平时都挺随意的,本就是一群爷们儿,热了就脱衣服有啥问题呢,但现在因为老大一句话,他们要改掉自己的习惯,这……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对老大的影响也忒深远了。

    心里这么想,可没一个敢说个“不”字。梵狄的威性是有目共睹的,没人会傻到因这种事去挑衅老大的旨意。

    大家开始散去,只听身后梵狄还在大声叮嘱:“我刚才说的,你们都记好了,谁一会儿要是乱讲粗口,可别怪我TM的不留情面啊!”

    “。。。。。。”

    山鹰嘴角犯抽,不怕死地说:“老大……您也要注意别讲粗口了,别破坏了您在水小姐和小祖宗心里的形象。”

    “老子知道!”梵狄丢下这句话就急忙往后堂走去。水菡和小柠檬还在等着他呢。

    梵狄将水菡和小柠檬接来梵公馆,是想让这母子俩知道他的大本营在哪儿,可又觉得这里一大堆都是男人,不事先吩咐一下,就怕一会儿水菡会尴尬,怕小柠檬会被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一口一句粗口的教坏了。

    梵狄很喜欢小柠檬,这一大一小的十分投契,或许真是因为接生的原因,使得两人之间总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小柠檬能感到梵狄的善意和疼爱,自然也就跟他感情好了。

    梵狄带着水菡和小柠檬参观梵公馆,一路上每个见到他们的人态度都相当恭敬。虽然对于这母子俩好奇,可也没人敢直接打听什么,也有人暗地里为梵狄高兴的……老大这是枯木逢春么?从没见过老大这么重视一个女人,这次难道有戏?

    但也有人背地里不服气的……一个女人,从澳门就跟过来在梵狄身边的女人,贺雨燕。

    贺雨燕是金虹一号游轮的主管之一,也是梵狄的得力助手,是梵公馆里唯一一个拥有最高权限的女人。山鹰是梵狄的左膀,贺雨燕就是梵狄的右臂。

    上次在金虹一号,贺雨燕就见到过水菡了,也知道一些梵狄和水菡之间的事。但她从未曾觉得有什么危机,因为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梵狄,还会怕其他女人的出现么?

    可显然她估错了。不是谁靠得近,谁就能得到梵狄的心。

    贺雨燕见到梵狄带领着水菡母子在梵公馆里走动,她心里是一百个不爽,就跟有只猫爪子在挠得发疼。

    冷不防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是山鹰。

    贺雨燕没好气地瞥了山鹰一眼:“瘦子,你走路没声音的吗?吓死人了!”

    山鹰扁扁嘴:“不是我没声音,是你没留意。你怎么搞的,警惕性这么低了?”

    贺雨燕妖冶的面容上红唇轻勾,不屑地说:“你想试试我的警惕性,那就来过两招试试?”

    “呵呵……恕不奉陪,要打架你可别找我,我不是你的出气筒!”山鹰也很不客气地回敬一句。

    “什么出气筒,你说这话就见外啦,咱不都是老大的手下吗,彼此切磋切磋是为了互相进步。”贺雨燕狐媚的眸子里流动着几分得意。

    “切……傻子都看得出来你现在就跟来大姨妈差不多,别以为一副笑脸就能唬住我。老大把水菡带来,你心里恨不得将人赶走呢,可你又不能那么做,所以你憋气,你想找人打架嘛,我可没空啊!”

    贺雨燕哀怨地瞥了瞥山鹰:“你给点面子会死啊,非说得这么明白!”

    山鹰吊儿郎当地咂咂嘴皮子:“呵呵,我就是怕你不明白,特意提醒你的……看见那女人了么?看见那孩子了吗?都是老大在乎的人,你最好安分点别乱来。老大对你没兴趣,在帮里,你就是长得再美也只会被人当男人看待,老大需要的是温暖,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要是去乱搅合,到时候惹恼了老大,没人保得住你。”

    山鹰何等精明,从贺雨燕的眼神就能看出这女人心有不甘,早早就提醒了。

    贺雨燕嫣然一笑:“山鹰,好歹我也是个成熟的女人,有些事儿我有分寸的。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去惹那个叫水菡的和她的儿子。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没事最好啦,我先闪了,一会儿还要去赌船。”

    “。。。。。。”

    去赌船的可不止山鹰一个,水菡和小柠檬也被梵狄带去了。

    梵狄没问水菡为什么搬出来,但他是知道沈云姿的事。平时没少留意晏家的动静,自然知道有那么个女人搬进去了。

    他在等水菡主动说出来,在给她时间整理情绪。但他也希望水菡和孩子能过得开心。外出散心就是最好的方法了,刚好他有金虹一号,带上这母子俩去游轮,出海玩一圈回来,相信水菡的心情会好很多。

    ===================

    水菡离开了晏家,她以前住的小阁楼就空了出来,陈嫂打扫清理完之后这里就会被关闭,不准再有人进去住,除非是晏季匀允许。

    陈嫂刚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些碗盘,蓦地看见主卧里人影一晃,不由得一惊,赶紧走过去看看。

    一个女人的身影背对着门,蹲在地上像是在捡东西。

    “谁?”陈嫂低呼。

    女人不动声色地回头,原来是沈云姿。只是她在站起身来之前,已经将手里那张照片藏进了腰后,用衣服一遮就看不见了。那是水菡遗落在衣柜下的照片……[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