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199章:这是水菡的母亲?
    陈嫂见是沈云姿,心头立刻升腾起一股厌恶和敌意,冷冷地说:“请你出去,我要打扫房间了。大少爷说过,打扫之后就不能再让人进来。”

    陈嫂刻意将晏季匀抬出来,果然沈云姿就不好发作了,只是心里难免有点憋闷……陈嫂不过是水菡以前住这的佣人,可没一点佣人该有的姿态,这样冷淡的态度对她说话,不像主宅那边的佣人见了她都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沈小姐。

    “真是的,物似主人形,连她的佣人都跟她一样的不通人情世故。”沈云姿嘴里在碎碎念着,但也没多停留,离开了这小阁楼。

    走下楼来,直奔后边花房去。水菡的离开,沈云姿当然高兴,她没进来过水菡住的地方,可现在人不在这里了,她忍不住偷偷溜了进去……

    花房紧挨着菜园子,这一处比较僻静。沈云姿跑到了最角落的位置,东张西望地瞅瞅,确定没人在周围,这才将照片拿了出来。

    照片上一片金黄,是夕阳下山时的背景。有一位老人带着草帽正在为菜地浇水,他侧着脸,五官这一部分被人用摄影技术修成暗沉的颜色,不突出五官长相只凸显出轮廓,在那一轮金红色的夕阳之中镶嵌着老人的侧脸,有着淡淡笑意。

    夕阳预示着老人年已迟暮黄昏,但整个照片的意境却不带一丝颓废的色彩,反而给人一种积极向上,乐观豁达的感觉。照片的拍摄技术若是用专业眼光来看,也是有着相当水平的,光影的对比度运用得恰到好处,特别是夕阳的金红与老人脸部的暗色,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很有层次感,立体感,这已经不是一般业余水准了。这照片精致而自然,结合了写实与自然派的特点,既有艺术欣赏价值又不会给人一种曲高和寡的感觉。也就是说,雅俗共赏,哪怕是一个对摄影并不在行的人看了也会被照片里那种自然朴实,豁达远阔的气息所感染。

    这是水菡以前为晏鸿章拍的。只是从照片上看不清楚人物的五官长相。她本来是放在相册里,但上次看过之后一时忘记装进相册,只是夹在里边了,离开时收拾东西没留意照片落出来,飘到了衣柜底下……

    沈云姿神色复杂,回想起刚才在阁楼上,她看见一个暗房,而这照片……

    难道水菡也喜欢摄影?不只是喜欢,还热衷于胶片摄影?这张照片就是在那个暗房里冲洗出来的吧。

    还真是巧啊,她和水菡喜欢的人和事,居然有这么惊人的相同点。沈云姿心头冷笑,想要将手里这张照片给扔了。

    就在这时,她忽然接到了摄影协会会长彭新华的电话。

    “什么?我的作品不符合比赛主题?”沈云姿的声音不由得拔高,脸色也相当难看。

    彭新华一声叹息,很耐心地解释:“云姿啊,我也知道你的感受,其实我和其他几个老朋友也都有为你争取的,但是这次大赛评委不只是我们业余摄影协会的人,还有一些大牌的专业人士也会参与评审。虽然你是今年的业余摄影大赛冠军,但那个比赛跟眼前这个不一样……现在这个比赛的主题,应上边儿的要求,必须是健康的,积极向上的作品,可你的摄影风格是偏于暗黑系,用那些官方的话说就是一种颓废的美。实在是不适合这次的比赛,你得拿出点接地气的东西,阳光的,有正面意境的东西,明白吗?我给你争取到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你就是不睡觉也得拍出起码一张符合比赛主题的照片,否则,就连我这张老脸都没地方搁了啊……”

    沈云姿的心情别提多糟糕了,彭新华挂了电话之后她就坐在石凳上一言不发。她对于自己的身影风格从来都是很自信的……她就是偏于抽象派,在这当中还特热衷于暗黑系。她的作品会让人联想到人的内心世界里最阴暗最腐朽最冷漠的一面,可以说是击中了人类潜伏在灵魂中的弱点,被她以摄影的方式给放大了显现出来。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消极的东西,她拿照片去参赛,自然是会被评委组退回了。要不是因为彭新华在摄影界的地位举足轻重,人家给几分薄面,只怕沈云姿是连这最后三天准备机会都没有了。

    沈云姿自诩是摄影方面的天才,现在却被狠狠打击了。要知道,她可是历届业余摄影大赛上唯一一个女冠军啊,这份殊荣她一直都是引以为傲的。可这个什么破比赛居然将她拿去的照片退回了?

    不甘心!沈云姿心里憋闷,她本就是个很好强的女人,怎能忍受这种打击。愤愤地将手里捏着的东西一扔,转身往前走去……

    可没走几步就又停下来了。愣了愣,猛地回头盯着地上那张照片,沈云姿不由得心跳加速,两只手都攥紧了……

    =======呆萌分割线======

    文莱皇宫。

    邵擎的住所。

    平时这儿挺冷清的,但今天却多了点人气,多了点笑声。仔细听就能分辨出是亚撒正用中文在跟邵擎聊天呢。

    这货真是个奇葩,不得不佩服他做事的毅力,有种锲而不舍的钉子精神。为了完成好兄弟晏季匀的嘱托,亚撒学会了钓鱼,只因邵擎有着爱好。他还故意在邵擎面前将钓到的鱼放生,故意吸引邵擎的注意力。果然,邵擎对于亚撒的举动有点意外,因他自己也是这样,喜欢钓鱼,却每次都是钓到之后又放生。他连续观察了亚撒好些天,发现他每次都会将鱼放生,慢慢的,邵擎也没最初那么嫌弃亚撒鼓噪了,偶尔还会聊上一两句。

    亚撒顺着这跳绳就往上爬,以他的口才,经过多日的软磨硬泡,愣是跟邵擎混了个脸熟。钓鱼他有点狗屎运,要论脸皮厚,他在这皇宫绝对能排第一。邵擎木讷,不善于结交人,亚撒主动结交,加上两人之间有个共同“嗜好”——放生。再加上亚撒的身份,乃是现任文莱国王最宠爱的表弟……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才使得亚撒终于是能进入到邵擎做住的殿宇了。

    亚撒原来以为国王和他住的地方算是皇宫里最华丽最舒服的了,但今天见了邵擎的住所,他才由衷的感叹,这里也不差啊,起码比他的住所就有得一比了。

    客厅是半圆形,落地窗代替了整面墙。金红的夕阳从窗外洒进来,将这里的一切都笼罩上了梦幻的色彩,屋子仿佛批上了一件透明的薄纱,美轮美奂。

    几根金色的柱子撑起了殿宇,当中还镶嵌着大颗大颗的夜明珠,若是到了晚上,这客厅里都不需要点灯了,就这夜明珠发出的光亮就足够令人惊叹。

    水晶玉璧,珍珠帘,白玉,金珠……等等随处可见,极尽华丽奢靡。透过落地窗,能望见后边的花园。此时是夏季,繁华盛开,争奇斗艳,为这座豪华的殿宇又增添了几分大自然的纯净之美,与它的华丽相映成趣,使得这里不会让人感到俗气。

    花园里有着极为浓郁的东方色彩,假山飞瀑小桥流水,水里芳草萋萋,当中还有一只大乌龟在伏着。

    亚撒此刻正指着那只乌龟说:“邵擎,你养了只乌龟当宠物?”

    邵擎微微点头:“嗯,那边还有几只小的,你要不要也带回去一只养着?”

    亚撒摆摆手:“算了,我那儿时常会来几个吃货,我怕哪天一不小心就把乌龟给变成盘中餐了。还是你这养着安全些。”

    亚撒的中文显然又进步了,连“吃货”都能用上。

    邵擎的年纪足够当亚撒的父亲了,两人这也算是忘年交。

    邵擎与亚撒往那一站,就是两道不同风格的景致。亚撒犹如骄阳正直当午时分,而邵擎身上则有种内敛的,饱经沧桑的淡泊。黝黑的皮肤,国字脸,两道眉毛正中隐约可见一道疤痕……这就是他曾经救下现任文莱国王的证明。那惊心动魄的时刻,邵擎挡住了袭击,却在眉心留下了伤疤,至今没有消失,只是变得淡了。而每次文莱国王见到他,见到这伤疤,就会想起自己那条命是邵擎救的。

    邵擎虎背熊腰,身体强健,不枉费他每天锻炼身体,到了现在五十岁依然是能跟年轻人有得比。

    亚撒能被获准进入邵擎的住所,这已经是相当难得了,可他不会因此而知足啊,他还有重要任务呢。

    亚撒从一进来开始就在仔细打量着,没发现什么异常,但他还没去过楼上呢,只能在客厅和花园转悠,这怎么行?于是乎,这货开始琢磨起来了……

    “呵呵……邵擎啊,我听说你这儿的厨师做的中餐最地道了,比我母亲那儿的厨师手艺还好。今天我来了,你可不能小气,你得把你珍藏的酒拿出来,再让厨师炒几个拿手菜。钓鱼钓了一下午,我肚子早饿了……”

    邵擎闻言,波澜不惊,淡淡地说:“你确定要喝我珍藏的酒?那也行,你先自己在这儿逛逛,我去厨房吩咐一下。”

    “好嘞!邵擎大哥,你真是太好了!”亚撒笑得灿烂,露出洁白的牙齿,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当然好了,他故意这么说,就是想支开邵擎,然后……

    亚撒眼角的余光在留意着邵擎,见对方果真进去了,他还站在原地又待了一会儿,才开始慢慢地挪动脚步,东张西望中,小心地蹿到屋子里去。

    厨房离这儿还有段距离,但亚撒不敢掉以轻心,跟做贼似的,用最快的速度冲上二楼。

    二楼一共有七个房间,亚撒一一打开门看,都没看到有那位传说中的植物人女士。怎么办呢?只能去三楼了。

    但时间紧迫,万一被邵擎发现的话,估计邵擎会当场翻脸的。可眼下这机会不容错过啊……

    亚撒狠狠一咬牙,犹豫两秒之后,又冲向了三楼。这一次,他的动作更快了。

    “靠……我还有做间谍的潜质,怎么以前没发现原来我身手这么敏捷的。”亚撒在自言自语,脚下是一秒都不停留,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

    当找到第四个房间,打开门,迎面飘来一阵异香,是亚撒从未闻过的味道。使劲吸了两口,只感觉好像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好不舒服!

    “靠,这房间的熏香怎么比我那儿的还好闻?准是哥哥赐给邵擎的,改天我也得去要两盒!”亚撒嘀咕了两句,将门关上了。要不是因为时间太急,他还打算多吸几口……

    三楼只有五个房间,此刻亚撒站在最后一个房间门口,警惕地向四周望望……

    他先前找过的每个房间都不像是邵擎的主卧……邵擎是中国人,在亚撒的猜测中,邵擎的卧室应该是富有中国特色风格的。只剩下这最后一间了,亚撒竟然在这一刻感到了一种紧张……万一真有哥哥说的植物人女士,他要不要拍个照呢?

    拍照太冒险了吧,万一被邵擎发现……

    算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冲!

    亚撒把心一横,蓝眸子里闪过一抹狠绝,抬手将房门拧开……

    砰砰砰砰砰……亚撒心跳不止,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摒住。这也就是亚撒仗着是文莱国王最宠爱的弟弟才敢这么做,否则,其他人怎么敢这样在邵擎住所不经他允许就来人家卧室的。亚撒也算是为了晏季匀豁出去了。

    这一霎就像是电影慢镜头的回放,每一秒都是那样漫长。亚撒一点一点打开门,蓝眸倏然一紧……

    他看见了一张床……果真,被子下边躺着有人!亚撒一阵激奋,视线从床尾慢慢向上移动……

    这简直是太紧张太刺激了,如果不出所料,这里躺的就该是被邵擎保护起来的那个植物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否真是水菡的母亲?谜底马上就要揭晓!

    这一切说起来慢,实际上从亚撒打开门只不过是花去三秒的时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