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00章:比神仙还快活的事
    偌大的餐厅里,长方形的餐桌上只坐了两个男人。气氛有点不自然……亚撒满以为自己会被邵擎赶出去,但奇怪的是,邵擎不但没赶他,反而还招待他好吃好喝,并且拿出了珍藏的好酒……绍兴陈年佳酿,花雕酒。

    据说这瓶花雕酒的年份已经有三十年了,酒液呈稠稠的黄色犹如晶亮的琥珀,视觉上就是一大享受了,再闻闻这味道……嗅一嗅,这香醇的酒味飘进鼻息里,能让人感到精神振奋的同时又仿佛浑身有点软绵绵的,总是就是无比舒爽啦。

    亚撒久闻中国黄酒是世界三大名酒系列之一,以前也喝过黄酒,但今天却是第一次喝年份有三十年的花雕。光想想就足以令人垂涎欲滴了。他母亲也是中国人,对于中国文化他从小被熏陶得不少,可母亲的住处也没这种堪称是“国宝”级的三十年陈酿花雕。他喝过的年份最久的也不过是二十年的花雕,但他不明白了,邵擎为什么要拿出这么好的酒来招待他?如果没被邵擎发现他私自去楼上,或许他不会为此感到奇怪,但邵擎都将他当场抓个现形了,怎么还给他喝这种即使花钱都不容易买到的酒?

    邵擎是谁啊,至今他的来历都只是个谜,行事作风更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谁要是能猜中他的心思,可真是能比心理学家还强了。

    邵擎已经换过衣服了,白色背心加一条灰色短裤,依旧是脚踏一双人字拖,随意的打扮让人联想到街上摆地摊儿的,但是,亚撒却丝毫不敢小觑邵擎……这人藏得太深藏得太好了,尤其是刚才,他分明没听到半点声音,邵擎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都不知道。

    这也好在是邵擎对他没恶意,如果是有人想要他的命,刚才他已经能荣登极乐了……

    邵擎微微一抬手,黝黑的面容上表情淡淡:“年轻人,别光瞪着,喝啊。”

    “。。。。。。”

    亚撒苦着脸,望望眼前的陈年花雕和满桌子香喷喷的菜,再望望邵擎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他心里没底啊,怎么吃得下去?最让他耿耿于怀的不是被邵擎发现了,而是他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看到床上躺的人长什么样!如果邵擎晚出现一两秒,他还能瞥见一眼,可是邵擎像是掐准了时机的,偏偏就没给他看到的机会!

    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亚撒把心一横,干脆问到:“邵擎,有话直说好了,你别这样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爽,恨不得将我暴打一顿再赶出去吧?何必又装出什么都没发生?你这样,我能吃得踏实吗?”

    邵擎闻言,不怒反笑,看似亲切,但眉心那道疤痕却平添了几分霸气,他伸手亲自为亚撒倒了一杯酒,再为自己也满上,波澜不惊的眼眸凝视着亚撒:“年轻人,我做事向来都是分得清清楚楚……这顿酒菜是我先前就答应要招待你的,而在那之后我才发现你没经过我同意就去了楼上,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好酒好菜招待,是我对朋友尽的情义,至于你需要向我交代的事情,也是不可或免的。这顿饭,我款待你,但吃完之后就该轮到你向我解释了。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又或者,你已经在害怕了?”

    害怕?

    亚撒字典里可没这俩字儿。别看他表面像个纨绔子弟,但他却不是个草包啊,他有头脑有胆识,刚才的一点担心不过是暂时的而已,现在听邵擎这么一说,亚撒反而轻松了,至少他明白邵擎的用意——即使要翻脸也要等到这顿饭之后,因为这是邵擎事先答应的一顿饭,与其他无关。

    亚撒暗暗佩服邵擎处事的个性,泾渭分明,大气凛然,不愧是个汉子!对方都这样了,他又怎能矫情?反正横竖都是死,私自去查探人家的秘密那不管有什么理由都是不对的。不如就先好吃好喝一顿,之后与邵擎的关系将会怎样,亚撒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只顾眼前这一刻。

    “好!喝!”亚撒豪气地举杯,与邵擎的杯子相碰,随即脖子一仰……咕咚,喝下了一大口。

    这可是三十年的陈年花雕,不能跟喝啤酒似的一口干,否则很快就趴了。好酒需要慢慢尝慢慢品。

    亚撒喉间一股清流淌进心扉,伴随着浓郁的醇香,酒味醇厚柔和,一口下肚,在四肢百骸间蔓延扩散,仿佛被充盈了一种说不出的美妙,飘飘若仙,难怪古人将佳酿的味道比作是赛神仙。

    “好酒,好酒!”亚撒由衷的赞叹,抛开先前的顾忌,一心只在品尝着美酒佳肴,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邵擎饮下一口之后也是禁不住微微点头露出赞叹之色,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老酒的滋味。

    “可惜这儿没有澄阳湖大闸蟹,否则配上这花雕酒,那真是太完美了。”亚撒也就这么随口一说,立刻讪讪地笑,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邵擎:“老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澄阳湖大闸蟹那玩意儿我以前就吃过啦,咱今天有酒就行,这一杯酒能胜过人间百味啊!”

    “亚撒你还真是个会吃的人,刚巧我也挺爱好这口儿,既然说过要好好招待你,不拿出点东西怎么行呢,也算是你运气不错,说起这澄阳湖大闸蟹,虽然感觉距离我们很遥远,但是有飞机,全世界都不是问题……”邵擎说这话时,隐隐有一丝倨傲藏在眼底。

    “什么?老哥,你是说?那个……”亚撒愕然,有点难以置信,他没理解错吧?邵擎这话的意思是说现在,此刻,眼下,这儿就有澄阳湖大闸蟹?

    亚撒还在呆滞中,只见佣人已经从厨房出来,每人手里捧着一只精美的盘子还有盖儿的。

    “这……这……”亚撒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佣人将盖子一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美得炫目的金红色,似曾相识的香味飘来,令人食指大动。

    “大闸蟹……好大一只……”亚撒惊喜,很不客气地吞了叩唾沫,此刻他的表情就是一个标准吃货在饿了好几天之后突然看到美食时的样子。

    金灿灿的大闸蟹,还有三十年陈年花雕,这简直就是幸福啊!

    “老哥,你太牛X了!”

    邵擎动手打开壳,露出那诱人的蟹黄,淡淡地说:“这是今天下午才空运到的,算你有口福。”

    在国内吃大闸蟹是不稀奇啦,但人家现在是在文莱……空运过去还不只,并且这蟹显然是极品中的极品,饱满鲜嫩的蟹黄光是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了。

    亚撒活动了一下手指,兴奋地将蟹盖打开,嘴里还在低喃:“蟹是凉性,而花雕柔和养胃,两种搭配在一起吃,这才是比神仙还快活啊!”

    这货美得,浑然忘记了先前的不快,美滋滋地吃着大闸蟹喝着老酒,爽得只差没把舌头给吞下去了。

    邵擎果然是没提破坏气氛的话题了,与亚撒只是谈天说地,聊些闲话,就像是一对真正的老朋友一般。让邵擎暗暗感到有点惊奇的是亚撒这家伙并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亚撒的阅历不浅,虽然才二十八岁,但见识不凡,两杯酒下肚之后,他有点微醺了,俊脸微微泛红,在灯光下煞是好看,尤其是那双深邃不见底的蓝眸子,闪烁着迷醉的光芒,看在邵擎眼中,这位年轻人还真有几分可爱的,如果不是因为发现他自私上楼去,或许两人的关系会更顺畅,但现在,邵擎心底有一丝冷意。

    亚撒喝着喝着酒开始晕乎乎的了,慢慢的连耳根都红了,舌头略打结,显然的,他喝到位了。

    “老哥,下次有美酒好菜,记得叫上我……我这个……吃货……咱一起品尝……不然你一个人多无聊啊……再好吃的东西,一个人多没意思……呵呵……老哥,你别客气,无聊的时候尽管找我……还可以去我家里坐坐,其实我那儿也不错的……嗝……”结结巴巴地说完还加上一个酒嗝。

    邵擎也是面色泛红,但他的眼神格外清亮,他清醒着呢,酒力可比亚撒好太多了。听亚撒这么说,邵擎那副淡然的表情终于是有了变化,嘴角的弧度渐渐凝结,冷厉的眼眸睥睨着亚撒,低声问:“吃好喝好了,现在轮到你给我交代了。我想知道,你来我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谁叫你来的?”

    亚撒现在是醉眼迷离,身子都直不起来了,趴在桌上,哪里还能清醒地应对邵擎?

    这也是邵擎的策略,让亚撒喝得差不多了再问他,总比他清醒时问要轻松得多……酒后吐真言嘛。

    “我……我……”亚撒迷迷糊糊瞅着邵擎,又打个酒嗝,软绵绵地说:“我是来看……看植物人的……嗝……”

    此话一出,邵擎脸色陡变,猛地站起来,大掌一伸,紧紧揪住了亚撒的衣领,眸中尽是一片肃杀之气……【晚上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