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02章:菡菡也参赛
    九月的天气依旧还有夏天的影子,但在这海上却是十分凉爽的。乘着这座移动的豪华宫殿——金虹一号,整个人的身心都会得到最大的放松,一望无际的大海在脚下,碧波荡漾,抬头是湛蓝的天空无刚洗过一般澄净,那沁人心脾的蓝仿佛能流淌进人的心里。这种时候最想做的是就是渴望自己能像鱼儿一样在海里畅游,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翱翔。无拘无束的自在,徜徉在天地间感受大自然最神奇最本质的美。

    人,始终都是自然界的产物,血液里深藏着与大自然的共鸣。每当亲近大自然时,这种因子会被诱发,只恨不得自己就一直在这大自然的怀抱里,逍遥快活下去,没有烦忧,没有牵挂,没有眼泪和忧伤……

    这是金虹一号顶层的一间套房,带有独立阳台的。水菡以前和晏季匀来的时候住的是中国风浓郁的房间,但这一次,梵狄特意没有把水菡还小柠檬安排在那个房间,就是为了避免水菡触景伤情。

    小柠檬穿着长衣长袖,戴着一顶黄色的小帽子,趴在水菡怀里,兴奋得很,一会儿指指天空,一会儿指指海水,还有游轮上一些新奇的东西都能惹来小柠檬的好奇。

    “菡菡,天上那个鸟儿好大啊……”

    “那是海鸥。”

    “那……那海里有鲨鱼吗?电视里的鲨鱼好吓人。”小柠檬说着还咬了一下手指,亮亮的大眼睛里露出一丝害怕。

    水菡哑然失笑,在小柠檬脸蛋上吧唧一口:“儿子,海里是有鲨鱼,但是你看啊,这艘船又高又大,鲨鱼上不来的,它只能在海里,所以不用怕。”

    “哦……那海里有鳄鱼吗?”

    “。。。。。。”

    “鳄鱼不是生在海里的。”

    小柠檬圆溜溜的眸子一转:“那海里还有什么鱼鱼呢?为什么我们一条鱼鱼都看不到啊……”

    这小家伙显然还惦记着晏家大宅那个鱼池,里边的鱼随时都能看到,可现在在海上一只鱼都见不到,孩子感到很奇怪。

    小孩子才这么大点,缺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好奇,才会有更多的童趣。

    “这个嘛……海里的鱼多得数不清,但是因为我们在船上,所以看不到啊,等你以后长大了,妈妈带你去潜水,到时候就能在海里见到很多漂亮的鱼鱼了。”

    “嘻嘻……我想快点长大……”小柠檬高兴地拍手,奶声奶气地说。可刚一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水菡心里一紧,急忙将小柠檬抱紧房间去……孩子体弱,这才在外边呆了不超过十分钟就开始打喷嚏,水菡怎能不紧张,生怕小柠檬会感冒。这可是在海上,她要加倍小心。

    “菡菡……这么快就进来了,我还想看海鸥……”小柠檬扁着嘴,无辜的大眼睛里带着乞求。

    水菡为小柠檬倒来热水,轻声诱哄到:“海鸥也要休息的,我们过会儿再出去看……来,喝点水。”

    咕咚咕咚,小柠檬乖乖地喝了几口水,躺在被子里,小手还牵着水菡的手,纯净的眸子看着她,似乎在问:妈妈,过一会儿那是多久?

    水菡心头发酸,爱怜地抱着小柠檬,开始给他讲故事,以此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小柠檬如果是像正常的孩子那样健康,那么让他在外边多呆一会儿也没问题的,可偏偏这孩子体质孱弱,哪能经得起海风长时间地吹,所以才不到十分钟就被抱进来,现在水菡还为他盖着被单,暖暖他的小身子,以免感冒。

    小柠檬一听水菡将故事就容易睡着,没多久就开始耷拉着眼皮,慢慢进入了梦乡。看着孩子的呼吸渐渐均匀,水菡的心却是不平静……第二次来金虹一号。上次是跟晏季匀,这次是带着小柠檬,但就是没有一家人同时来。

    上次晏季匀为她买了裙子和项链,还有发箍,鞋子,将她打扮得像个公主,那时的他,对她温柔呵护,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形影不离,当她遇到危险时,他毫不犹豫地跳下海救她……当时的她,是怎样的激动澎湃,就是因这件事而原谅了他曾对她的伤害。

    这一次,她带着宝宝来,却是已经跟他再一次的分居了,并且比以前还要彻底。

    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水菡到现在也说不清楚。只是体会到了其中的酸甜苦辣,痛到极致,伤到极致,然后所有都化成一种无力感。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走进房来。

    梵狄看见水菡坐在床边失神,连他进来都不知道,他也就没有刻意出声打扰。对他来说,就这么静静地欣赏她的侧脸,也是一种视觉的享受,心灵的愉悦。

    梵狄不知道自己每当看向水菡的时候,他的视线都会变得格外柔和,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觉得自己是真实的,不是黑帮老大,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水菡缓缓站起身,这才惊觉门口站着一个人。

    “梵……”

    “嘘……”梵狄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再指指床上睡着的小人儿。

    水菡明白了,微微点头,指指阳台,然后走了出去,梵狄就跟在后边。

    阳台上的风景真是美不胜收,视线里没有遮挡物,只有辽阔的大海和无垠的天空,坐在这,仿佛心里的沉重也会减少几分。

    梵狄将手里的果冻布丁放到水菡跟前:“先尝尝,一会儿小柠檬醒了就下去吃饭。”

    水菡清亮的明眸眨了眨:“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果冻布丁?”

    “上次你来金虹一号的时候你没少吃吧,我当然注意到了。”梵狄轻描淡写的一句就掩饰了他当时其实是时时刻刻都在留意着水菡和晏季匀的。

    “那我不客气啦。”水菡拿起勺子,品尝着这新鲜的果冻布丁。

    “唔……好吃……真爽口,好滑啊……”水菡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赞叹:“你这游轮上的果冻布丁就是比外边的好吃,一会儿宝宝醒了可不可以也给他来一点?”

    “当然可以了,在这儿,你们想吃什么都行,敞开了吃,使劲吃,尽管吃……除了海里的鲨鱼。”梵狄嬉笑着,心里美滋滋的。

    “听你这口气好像我是个吃货,我有那么能吃吗?”

    “试试就知道啦,难道你不怀念我这儿的美食吗?”梵狄这话带着明显的诱哄。

    水菡含着一口布丁在嘴里,水润的眸子转了转,回想着上次来时吃到的那些美食,不禁两眼放光:“那……怎么好意思呢,你这儿的东西都好多都是很精致很贵的……”

    梵狄媚眼一挑:“你还跟我计较这个?就你那肚皮能吃多少呢,叫你吃你就吃,知道吗,人在吃到美味可口的食物时,心情也会变好的,你应该让自己放松放松,出来一趟,怎么着也要玩个开心才回去。”

    水菡想想也是的,梵狄是她的朋友嘛,她何须矫情,该吃就吃,这才是人生一大乐事,她不必觉得吃了他很多钱,实际上见识了他的财力之后,她早该知道就算她吃几十年都吃不穷他的……如果这游轮是她的,她也会招待梵狄大吃大喝的……

    “好吧,既然梵老大盛情邀请我敞开了吃,我不吃就是不给面子,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吃的,哈哈……”水菡清脆的笑声随着海风飘向天际,明媚动人的笑容让梵狄一时看得痴了。

    他就是知道她心情不好才会逗她笑的。她的笑容一直都有种魔力,可以让人的心灵得到舒缓,安宁,就像是早晨的一缕阳光温暖而光明。他觉得自己可以百看不厌……

    果冻布丁吃了大半,水菡偷瞄着梵狄的脸,瞧不出什么异常,不由得越发不解,禁不住问:“梵狄,怎么你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水菡心里的疑问,梵狄那么聪明,怎会看不出她搬出来的原因一定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了并且是她不能容忍的事,可梵狄却半个字都没问。

    梵狄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瞧这二郎腿,看似不正经,但黑眸里却是有着一丝疼惜:“你要是把我当自己人,不用我问,你自己会说……怎么,现在是不是想说啦?”

    水菡的小脸垮了下来,露出明显的失落,明媚的笑容变成苦笑,嘴巴咬着勺子,喃喃地说:“晏季匀的奶奶,乔菊,以前被爷爷赶去山上的尼姑庵了,可前些日子她又回到晏家……还有晏季匀的旧爱,沈云姿,乔菊很喜欢她,让她住进晏家来。我……我不想留在那个是非之地,不想跟别的女人争来抢去,所以我就带着宝宝离开了。晏家的人大都不待见我,她们讨厌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们相处了,以前也不是没努力过,想要跟她们和睦相处,可是……哎……”

    一声幽幽的叹息,水菡很无奈,她本就不是个挑事的人,只是晏家的那些个女人们总是要跟她过不去,尤其是乔菊,简直当她仇人似的,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梵狄静静地听水菡说着,他也不打岔,只是当个聆听者,但他内心没有一秒停止过思考,黑曜石般的瞳眸路时不时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水菡搬出晏家,他应该高兴的,可在高兴之余,见到她不开心,他又仿佛多了几分沉重和心疼。身在黑帮,最擅长的事就是争夺,吞噬,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为人着想了?看到她皱眉,看到她眼中的哀伤,他会觉得心头堵得慌,这是他以前不会有的情绪,他的冷酷无情是道上出了名的,但是水菡却是个例外……

    “梵狄,你知道乔菊为什么会那么恨我吗?乔菊是你爸爸的干女儿,算起来就是你的干姐姐,她回来之后你们没联系?她没说过什么关于我的事吗?乔菊在见到我的第一天就特别讨厌我,后来我发现不只是讨厌,简直就是深仇大恨一样,真是费解。”水菡蹙着秀眉,纷嫩的红唇不由自主嘟了嘟,吞下一口布丁之后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咕咚……梵狄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暗暗叫苦,真是要命啊,水菡着小女人的魅力越发让人难以抵挡了,只是一个舔唇的动作就让他浮想联翩。

    梵狄眼里跳动着一簇暗色的火焰,没有立刻回答水菡的问题,而是伸手将她的果冻布丁拿了过来,很不客气地用勺子将最后那两口给喂进他自己嘴里。

    “你……你……”水菡愕然,这是她刚才吃过的啊,勺子她刚有含在嘴里的。

    梵狄这货像是把这事儿忘了,吃得津津有味……这是水菡刚才吃过的勺子,现在却在他嘴里,这不就等于是间接接吻了?

    梵狄嘴角浮现出惯有的痞笑,还夹杂了一点暧昧的欣喜,仿佛嘴里这口布丁特别的香。

    “梵狄,你也喜欢吃布丁吗?”

    “不喜欢。”梵狄下意识地就说出实话了。

    水菡眼一瞪:“你不喜欢吃还抢我的布丁?”

    梵狄嬉皮笑脸地说:“我口渴……”

    “。。。。。。”

    水菡只觉得梵狄今天怪怪的,尤其是看着他将她吃过的勺子含在嘴里,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梵狄这货哪里是口渴,分明就是想跟水菡来个间接接吻,得逞之后还在心里偷笑……水菡虽然在某方面有些迟钝,但似乎这样也很有趣。他就是喜欢她的迟钝……

    “咳咳……水菡,刚才你说的问题,其实我也回答不了你。乔菊回来之后我们见过一次面,但她没有提到你。她在尼姑庵里呆久了,难免性情发生变化,晏家里也就只有你最好欺负,她当然就将矛头对准你了,现在你已经搬出来了,别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人和事。”梵狄怜惜的目光里隐隐有着歉意,实际上他知道乔菊为什么那么恨水菡,他知道一点乔菊和晏鸿章以及沈玉莲之间的恩怨,可他却和晏季匀一样的选择了暂时对水菡隐瞒。这个小女人经历了不少波折,就没过过几天安逸的生活,好不容易走出晏家重新开始,梵狄不想在这时候增加她的烦恼,有些事,留待以后再慢慢告诉她吧。

    水菡没有怀疑梵狄的话,既然他说不知道,她就不再问,压下心头的一丝不安,告诉自己既然来了金虹一号就要好好享受这里的一切,放空包袱,才能重新出发。

    =======呆萌分割线=======

    水菡带着宝宝去游轮了,童菲一个人在家有些无聊。她其实也想去的,但最近她正在接受减肥计划,不能间断,所以只能按捺住对金虹一号的好奇和向往,先努力减肥再说。

    这一次童菲可是下了最大的决心,一定要减肥成功。

    童菲是在杜橙的母亲开的美容院里进行的减肥,这里提倡的是健康减肥,不是一味的节食,而是注重健美。院长罗美娟因为童菲是她儿子介绍来的,所以在价格上有很大优惠,并且还为童菲制订了一套健康的减肥计划。

    童菲除了每天要根据减肥计划中的食谱来调理饮食之外,还要定时去美容院里的健身房做运动。

    没错,这健身房与美容院是一体的,同一个老板。

    童菲从更衣室换了衣服出来就直奔体重测量仪而去……往上边一站,仪器显示她的体重是129斤。

    “不是吧,居然只减了一斤?”童菲顿时垮下脸,没了精神,像个鄢了气得气球。

    没见过肥的人可能无法体会这种心情,连续减了一个月却只瘦下一斤,简直就是打击。

    童菲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望着健身室里的一排一排健身器材,她有点迷茫,泄气。

    一位年约三十的男人穿着运动服走了过来,他是罗美娟为童菲安排的健身教练,叫周庆龙。

    这男人的身材果真是劲爆,不愧是健身教练,那一块一块结实的肌肉就是他最好的招牌。他的肌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五官长相也属上乘,最难得的是他身上有种阳光和朝气,特别是他笑着鼓励你的时候,你就算是跑得没劲了也都会从他温暖的笑意中获得一点动力。

    童菲见教练走过来,不由自主地脸儿泛红,耳根微热,小声招呼:“教练好。”

    “怎么,来了也不去健身,只是坐着?”周庆龙在童菲身边坐下,笑容可掬地问。

    童菲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不想去,只是刚才我量了一吓体重,我才只减掉一斤……”

    童菲这种半途会泄气的情况,周庆龙见多了,不由得轻笑着说:“减肥如果那么容易,还会有那么多人来健身房和美容院吗?其实你能减掉一斤也算是个好的开始,知不知道有的人减肥减肥,却是越减越肥。别泄气,我们再继续努力!”

    周庆龙说着就将童菲拉了起来,朝前边的跑步机走去。

    童菲被周庆龙拉着,只觉得自己心如鹿撞,脸上更烫了,可心里欢喜啊……周庆龙为她打气,她不能辜负他……他是个好教练。

    童菲果真乖乖地上了跑步机,有周庆龙在她身边看着,她好像特别有劲,先前的阴霾心情也一扫而光。

    童菲的位置正好是对着一台电视机,悬挂在她视线右前方。电视声音很小,但她能看到屏幕上的字。当一则比赛广告出现时,童菲的注意力立刻被分散了……摄影大赛?业余和专业的都能参赛?童菲眼睛一亮,瞬间想到了水菡……她不是最喜欢摄影么,这种好事儿该马上告诉菡菡!【这章五千字,下午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