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05章:拉拢梵狄
    议事大厅里宽敞明亮,华丽的琉璃灯能将人脸上的皱纹都照得清清楚楚。乔菊坐在梵狄右手边第一张椅子上,依旧是一身朴素的打扮,齐耳短发,虽已花白,但人却显得很有精神。她提着一个老式包包,穿着平底鞋,身上凌厉的气势被收敛得很好。对于自己这个干弟弟,乔菊在面对时,也不禁会暗暗赞叹……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小男孩,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黑道枭雄,是她干爹梵顶天最佳的接班人。看着梵狄,乔菊心中一阵感慨,干爹曾经也有过如此摄人的气度和风采,梵狄更是青出于蓝。

    梵狄端坐在那张青木雕花的椅子上,并没有表现出激动得神色,对于乔菊的到来,本就是他意料中的事,她不来才叫奇怪。

    其实在乔菊刚从尼姑庵回到晏家时,已经与梵狄见过,但那时乔菊只是试探梵狄。梵狄没有明确表态自己是否会帮乔菊,可对于乔菊来说,只要梵狄没直接拒绝,她就还有希望……她早就知道梵狄的软肋在哪里,水菡的存在就注定了梵狄终有一天会跟晏季匀有正面冲突的。

    “姐,这铁观音可还入得你的口?”梵狄瞄了一眼乔菊面前的茶杯。

    乔菊呵呵一笑,面容慈爱亲切,颇有长者风度:“弟,你这儿的茶可是会让人喝上瘾的……这铁观音香气清高,馥郁悠长,确实是个中上品,只怕是喝了一次还会想喝第二次……”

    “姐姐喜欢就好,还想喝的话,一会儿走的时候带点回去慢慢品。”

    “梵狄啊,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对姐姐这么好,让我真是感动啊……一晃过去多年,晏家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晏家,可你们梵家却还当我是自己人,这份恩情,我一直都会记得的。”乔菊说着说着眼眶竟是微微泛红,兴许是牵动了心底的感触了。如果换做是不了解她的人,必定会为她这番所感动的,但梵狄是谁啊,既然是梵顶天的儿子,最佳接班人,黑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老大,最出名的就是心狠手辣加冷血,要想在这种人面前博取同情分,概率跟中彩票似的……难!

    小时候梵狄还不了解乔菊,所以有段时间两人关系还不错,但后来知道乔菊对晏家做的事之后,他就知道这女人的野心了。连自己的男人都能算计,企图吞了晏家的百年基业,这种女人,梵狄最不想结交。眼前的和谐,不过是梵狄在面子上的敷衍罢了……不是给乔菊面子,而是给他老爸面子。

    乔菊说了一番煽情的话之后,梵狄也感觉差不多了,不再跟她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姐,你今天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乔菊脸色一僵,嘴角的笑意凝结了一丝,下一秒却是无奈地叹息道:“你也看出来了,姐姐现在是急需要你的帮助……实不相瞒,我最近在收购炎月的股票,我娘家那边的资金已经全部投入进去了,可是晏季匀那边还是咬着不放,我想要再继续增持股票,才有希望赢。梵狄,只有你才能帮我,如果你肯出手,晏季匀一定坐不稳这个位子,炎月必定会易主!”

    梵狄闻言,纹丝不动,黑亮的瞳眸里闪烁着夺目的神采,可就是不见他有半点情绪的波动,仿佛早就知道乔菊会这么说了。只不过他对于乔菊的脸皮还是感到有几分意外……原来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够厚了,如今看来乔菊才该是地名列第一厚脸皮。简直厚到连梵狄都自愧不如……曾算计过炎月一次,现在还再来第二次?这老女人真是不消停啊。应了那句话——祸害千年在。

    梵狄神情悠闲,妖魅的俊脸上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么说,现在的形势是……晏鸿章持有30%的股票,你想要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必须比他的要多出那么一点点或是与他同样的达到30%。据我所知,你现在才不过持有15%,在今天之前也才14%……相差那么多,你觉得可能达到你的目的吗?”

    乔菊心中暗惊,这些数据梵狄居然会知道?看来这小子也是深藏不露的啊,他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

    “当然有可能了,只要你肯帮我……梵狄,你不是一向都晏季匀不和吗?怎么你不觉得这是我们共同的机会?以你的财力,只要能跟我合作,我们就能将整个晏家,炎月集团收进囊中!”乔菊略显激动,终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了,两只小眼睛迸发出如虎狼般的光芒。

    女人啊……梵狄不由得想到一句话——天下最毒妇人心。这不是他歧视女性,他此刻确实觉得只有这句话能形容乔菊了。当年晏鸿章身后心有所属,钟爱的人是沈玉莲,但乔菊也不至于要夺走晏家百年基业吧?这种报复实在忒狠了点。

    “姐,我虽然跟晏季匀不合,但不代表我会盲目自大,我从来没轻视过晏季匀,可你既然与他敌对,难道都没调查过他的实力?他能撑到现在还在不断持续买进股票,势头只增无减,怎么你以为他真快见底了吗?”

    “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乔菊凌厉的眼神射过来,很是不甘。

    梵狄脸上的嬉笑不见了,多出几分凝重之色,深眸里流泻出谨慎:“晏季匀从不打没把握的仗,他这些年积累的财富我不知道确切有多少,但我至少知道他有一两个关系很铁并且实力超乎你想象的盟友会支持他。现在他手里的资金投入了多少,我查不到,可是,我可以告诉你,假设他自己的资金真的快见底了,你也很难跟他对抗的……知道文莱皇室吗?晏季匀有个铁哥们儿就是文莱皇室的宠儿,文莱号称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晏季匀完全不用担心他会没钱跟你耗……这些年炎月跟文莱皇室的来往很密切,双方是互利互惠的关系,这点,只怕你还不知道吧。”

    乔菊脸色大变……不由得想起了资料上显示的晏季匀曾在澳洲有个同学,是文莱皇室的人,是现任国王的表弟,可她想不到的是晏季匀跟文莱皇室的关系居然那么深?盟友是什么,不是哪一方在利用谁,而是大家建立在某种共同的利益和目标之上,晏季匀能拉到文莱皇室作为他的盟友,这简直是……是对乔菊的一种打击!

    “不……我不会放弃的……”乔菊瘦小的身体微微颤抖,激动加上愤怒,还有浓浓的不甘!

    “文莱皇室就算是晏季匀的盟友,但对他的支持也是有限度的,梵狄,你的财力不弱,只要你肯帮我,没什么不可能!梵狄你要知道,这是你从晏季匀手里抢走水菡的最佳时机!你想想,如果晏季匀变成穷光蛋,水菡还可能会跟着他吗?”

    梵狄嗤笑:“这你大可以放心,水菡已经决定要跟晏季匀离婚了,只不过是在等晏鸿章醒来而已,不管晏季匀最后是穷是富,都跟水菡没关系。”

    乔菊心里一紧,暗骂梵狄太不合作了,但嘴上却是一副焦急的表情:“梵狄,你真是糊涂啊……你以为晏季匀真的会跟水菡离婚吗?提出等晏鸿章醒来再离,一定是晏季匀的主意了,这是他在故意拖延,他根本不会跟水菡离婚的,你想要得到水菡,必须跟晏季匀开战,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一旦我们掌控了炎月,我们就能趁机彻底击垮晏季匀,只要他没了钱没了地位,他还有什么资格跟你争女人?”

    乔菊这话明显是激将,可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几分道理,梵狄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黑得像碳一样……乔菊所说的,某些击中了梵狄的痛处,他想要拥有水菡,但最大的难题就是晏季匀跟水菡还是夫妻关系。

    乔菊这老妖婆不愧是成精了,为了拉拢梵狄跟她一起趟浑水,她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可她太小看梵狄了,在经过多年磨砺之后的梵狄,他有脑子有主见,他就算要与晏季匀开战也不会选择与乔菊站队。

    梵狄精冷的瞳眸里掠过一道暗芒,如利剑出鞘,紧盯着乔菊:“金虹一号首航那一次,水菡遭人挟持,是不是你指使人干的?”

    梵狄突然这么一问,只因他想来想去,唯有乔菊才是最希望他跟晏季匀之间出现矛盾的人,并且是矛盾越深越好。

    乔菊面色不自然了,想要否认,可是在梵狄这透视般锋利的目光之下,她干脆直接承认了,微微点了点头。此时否认已没有意义,承认了还能显得有点气度。

    梵狄眸中杀气立现,魁梧的身影从椅子上起立,修长的手指将杯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像是在狠狠下了个决心,冷厉的眸子盯着乔菊,沉声说:“乔菊,你够狠!你做的事说的话,无非是想劝说我拿钱出来帮你。如果我拒绝,你还会不死心地去找我爸爸,但他如今已经是九十高龄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也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地参与你夺权的游戏。既然如此,我就答应你,给你钱!”【真的会给钱吗,下一章揭晓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