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10章:离不开你
    晏家大宅。沈云姿的房间门口站了好几个人,除了晏鸿瑞夫妇,还有乔菊,以及两个佣人。

    乔菊神色清冷,晏鸿瑞夫妇的脸色就是一副愁绪,焦急。在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上楼来之时,晏鸿瑞忙不迭地迎上去,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季匀,你可算是来了!”晏鸿瑞急切地抓住晏季匀的胳膊,求助地望着他:“云姿一整天都不出来,也不吃饭,我们都不知道她关在里边作什么,只是有时会听见她哭……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快帮忙劝劝她!”

    晏鸿瑞的老婆更是揪住了晏季匀的另一只手,眼眶泛红地说:“云姿有抑郁症,万一她又做傻事怎么办呢,你也真是的,自从她搬进来之后你就回来看过她一次,她本来就没什么朋友,你这不是成心想把她气得犯病吗?”

    “。。。。。。”

    这老两口急成这样,只为自己的干女儿着想,忘记了晏季匀是别人的老公呢。

    晏季匀面色有点黑,紧蹙的眉宇间流泻出一股沉重,将手抽回,轻轻叩着房门……

    “云姿……云姿……开门……”

    里边没动静。

    “门被反锁了,不然我们早就进去了……现在可怎么办呢,要不要报警啊?”晏鸿瑞的老婆紧张兮兮的,像是随时都要哭出来。

    这夫妇俩的反应,对晏季匀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无形压力,加上沈云姿曾有自杀的历史,并且不止一次,他也不希望沈云姿在这里再出事了。

    “我有办法。”晏季匀沉沉地说了一句,转身将隔壁房间的门打开了。

    身后几个人跟着,包括乔菊都在冷眼旁观,大家一时还没明白晏季匀要做什么。

    只见晏季匀将这个房间的阳台门打开,几个跨步就攀上去了……原来他是要从这里爬到沈云姿卧室的阳台去。

    这就像是电影里的镜头,让人忍不住心惊肉跳,但对于晏季匀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他是在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的。

    他攀上阳台,小心地贴着墙壁,迈开长腿,跨到旁边的台阶上,一个漂亮利落的纵身,跳到了地面……这一切动作显得很流畅,所用的时间不过是两三分钟而已。

    只是,他望了一眼房间里,顿时浑身僵住,高大的身躯也不禁微微一颤……此时的沈云姿,实在太令人心疼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纱裙坐在地上,就在落地窗的位置,光着脚,披头散发,目光空洞,神情呆滞,仿佛失去了魂魄的傀儡一般,没有生机,整个人只被忧伤包裹着……

    曾经的沈云姿,青春活泼,纯净无暇,在她身上能看到一种不屈的精神和斗志,尽管出身不好但她依旧是活得很乐观,坚毅,可现在呢,她只有忧郁颓废,她已经被消极的东西占据了心灵,不再像以前那样健康积极向上,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这是晏季匀第一次动情的女人,第一次想要去珍惜的女人,第一次萌生了想结婚的念头,曾经他心里,唯一想要娶的人是沈云姿……看到她变成现在这样,他心痛,惋惜,却又有种无力感,他该怎么帮助她才能让她看到光明?

    晏季匀放缓了脚步,轻轻地走过去,蹲下身子,凝视眼前这张美得惊人却也无比苍白的脸,温柔地说:“云姿……你这样坐在地上会着凉的,起来,好吗?”

    晏季匀来了,沈云姿本该欢喜得跳起来,可她却只是呆呆的回过头,表情木讷,目光涣散,像是没听到晏季匀说的话一样,坐着不动,头靠在玻璃上,忧郁得如同凋零的花儿,低声呢喃:“匀……你看今晚的夜色多好啊,月亮好大好圆,星星也很亮,还记得我们在澳洲的时候吗……你经常都会陪我看星星,还会陪我看日出。我们曾说过,要一起看遍这世界的大好风光……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在晚上坐在天台上喝着红酒,一边喝一边欣赏夜色,你会唱着浪漫的情歌给我听……我们一起唱《小酒窝》,你还记得吗?”

    沈云姿飘忽的声音里满是怀念的味道,沙哑而饱含深情,更多的是透着浓浓的悲伤。她在缅怀过去的美好,她整个人都沉浸在记忆里,不想自拔。

    确实,她又犯病了……抑郁症最令人头痛的就是随时随地都可能被诱发。

    沈云姿说的这些,也让晏季匀的思绪瞬间被带入了一个遥远的时空……那时的他,不像现在这般成熟,没有背负现在这么重的担子,那时的他还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悠闲自在地生活,像其他无数的同龄人一样,他年少轻狂,冲动过,热情过,幼稚过,叛逆过……在澳洲的日子是他过得最轻松的。尽管是被晏鸿章流放到澳洲,但那段青春岁月却是值得他回味的记忆。而沈云姿就是他的青春里一个重要标志,难以磨灭的印记。

    心里又再柔软了几分,被她勾起对往事的回忆,同时也勾动了隐隐柔情,不论这柔情是对沈云姿本人还是因那段青春岁月,晏季匀就是不想沈云姿难过。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得无可救药,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一辈子暖暖的好……”晏季匀嘴里哼着这首《小酒窝》,嘴角噙着摄人心魄的微笑,张开双臂将沈云姿抱起来,慢慢走向她的大床……

    他浑厚的声音极富磁性,好听极了,沈云姿听得痴迷,呆滞的眼神终于是有了波动,粉臂勾着他的脖子,迷蒙的眼里闪动着泪光,激动,惊喜……

    多久了,又听到他唱这首歌,还是那样动听,轻易就能将她迷醉,她多想就这样被他抱着,听他在耳边唱浪漫的情歌直到睡去。

    沈云姿热泪盈眶,好半晌说不出话来。晏季匀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爱怜地说:“你休息一下,我让佣人送点饭菜进来,你一天都不吃东西也不行的,身体要紧。”

    兴许真是这首歌让沈云姿的心情有了好转,亦或是晏季匀这么深情地唱着,让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身体里那些悲伤的因子暂时消退,她也不再执拗了。

    晏季匀见沈云姿肯吃饭了,心里暗暗松口气,将房门打开,吩咐佣人去厨房准备饭菜。

    晏鸿瑞夫妇急急忙忙冲了进来,在沈云姿床边问长问短,见她没事,两人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季匀,还是你厉害,我们全都比不上你一个人有用啊!”晏鸿瑞一阵感叹。

    “就是就是,这事儿还得多谢季匀,咱们云姿就是服他管,呵呵呵……”

    “。。。。。。”

    沈云姿含情脉脉地瞄着晏季匀,三分羞涩,七分娇媚,先前还苍白如纸的脸色现在却是红晕隐现。在场的都是过来人,哪还看不出来这其中的奥妙呢……沈云姿这颗芳心只怕是早就系在晏季匀身上了!

    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晏季匀不在,沈云姿的抑郁症就容易犯,可只要他在,对她表现出那么一点温柔,她就跟注入了生机一样,阴霾沉郁的情绪立刻扫去大半,人也有了精神。心病还需心药医。晏季匀就是沈云姿的药……

    晏鸿瑞将晏季匀拉到阳台去了,有话要说。

    晏鸿瑞复杂的神色有流露出几分难色,语气颇为凝重:“季匀啊,你也看到了,云姿现在是离不开你了,她对你很依赖,你不在的时候她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你来了,她又活过来。我是你叔公,从小看这你长大,我知道你这个人表面上冷酷,但其实很重情义,你不会轻易跟水菡分开的,可是……云姿这孩子也确实可怜,你们在澳洲留学那会儿也不只是同学关系吧?叔公也觉得水菡不错,但云姿是我的干女儿,我只求你如果有时间,陪一陪云姿,让她的病快点好起来……她总是在家自艾自怨,这不是办法啊,得让她走出去多接触社会。如果可以,在公司给她安排一个职务,挂名的也行,或者让她在你办公室打杂都行,至少给她点事做,否则这么下去,她真的没救了……”

    晏季匀眉头一皱:“叔公,让云姿来公司打杂,这合适么?太委屈她了,她可以在摄影方面好好发展,来我公司打杂,只会耽误了她的前途。”

    “季匀啊,你怎么还没你明白呢?现在叫云姿去干别的,她能有心思做么?她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在你身边,只要她时常能看到你,不管你让她做什么,她都高兴。她一高兴,那病不是自然好得快吗?长痛不如短痛,她的病早点好,你和水菡之间也少了块心结,到时候云姿能开始新生活了,不再依赖你了,这不是对大家都有好处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晏鸿瑞痛心疾首一番话,听似有点过分,但却是抓住了重点,让人一时间还真分不出这人究竟是何意图呢【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