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11章:湖边激情
    晏鸿瑞对公司的事儿都没这么上心,可见他是真的很疼沈云姿这干女儿,他老婆也跟他一条战线的,想也知道他正在跟晏季匀聊什么,那女人也走了过去。

    女人的眼泪有时对男人来说不是疼惜,而是负担,眼前,晏鸿瑞的老婆就眼泪汪汪地带着祈求的语气望着晏季匀:“云姿这孩子真可怜,要不是有这抑郁症,她一定可以嫁个好男人的,可现在,你看看,家里这么多人在陪着她,打麻将,逛街,吃喝玩乐,一件没落下,但她都不是真的开心,郁郁寡欢的,只有你出现才会不同。你说吧,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今天好在是没出事,要是她在房间里做出什么傻事来,我们还有机会后悔吗?季匀,你叔公和我从来都没求过你什么,这回就当是我们老两口儿厚着老脸吧,你看要是可以的话,像你叔公说那样,安排点事给云姿做,你忙你的,只要她时常能在你身边见到你,她就不会像今天这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

    老两口轮番轰炸,晏季匀耳朵都塞满了……沈云姿如今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谁端在手里都不好受,但是,除了他,还有谁能帮到沈云姿?说起来她这抑郁症的病因不就是他么?歉疚的感觉又袭上心头,晏季匀沉默不语,没有立刻回答晏鸿瑞夫妇,却也没有马上拒绝,他脑子像要爆炸一样,一时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过晏鸿瑞夫妇有一点说得对,是该给沈云姿找点事做,否则她太空虚了,没精神寄托更容易胡思乱想。

    佣人已经将饭菜端进来,沈云姿开始进食了。有晏季匀在身边,她也有了胃口。

    只是才没吃几口,晏季匀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的电话,脸色陡变,抬腿就要走人。

    “匀……你又要走?”沈云姿扔下碗筷就冲他奔过来,依依不舍地拉着他的衣袖。

    晏季匀确实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可沈云姿这架势简直就像是生离死别一样,他走开一下她就两眼泛红满含泪光,让人心疼是心疼,可更多的是沉重啊。就算像晏季匀耐心这么好的,也会有感到吃力。

    “云姿,你先吃饭,我有急事要离开一下。”

    “匀,是不是你这一走,我又是好几天见不到你?别丢下我啊,匀……”

    晏季匀一个头两个大,嘴角的笑意有点僵硬,眸中隐含焦急,却又不能对沈云姿摆脸色,不想刺激她,只能耐着性子说:“我一会儿给你电话,不会丢下你的。”

    沈云姿听他这么说,总算是稍微安心一点,极为不舍地松开了他的衣袖,像是对自己丈夫似的叮嘱说:“别忙太晚,我等你电话。”

    “嗯。”晏季匀轻轻应了一声,再不耽搁,急匆匆下楼去了。

    一直都在房门口冷眼旁观的乔菊见状,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吩咐人跟着晏季匀。

    其实乔菊和晏季匀之间最近都是互相留意着动静的,只不过双方都有各自的应付办法,表面上都不说,实际上都明白的。

    晏季匀和洪战坐上车,一路上都很小心,甩掉了某些“尾巴”才赶往目的地……

    ======呆萌分割线======

    一座小公园里,有一群大妈大爷正在跳舞。《最炫民族风》《伤不起》等等极富民间特色的音乐响起,大家跳着扭着,面带微笑,欢喜畅快,好不自在啊……

    经过这里就感到一阵浓郁的乡土气息迎面而来,不远处湖边树影婆娑,又是另一番清雅。

    公园不大,但却是这附近居民们休闲的好场所,一到晚上就很热闹。跳舞健身的比较多,还有些是三三两两的在散步。

    夜幕中,鼻息里飘来阵阵桂花香,芬芳馥郁,沁人心脾,坐在湖边的树下休憩,闻着花香说着情话,再哼点小曲……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湖边的身影被树木掩映着,这边灯光暗淡,看不真切,一些谈情说爱的年轻姑娘小伙儿们就在那搂搂抱抱的,时不时还能听到女人娇嗔的轻笑声。这场景真是富有生活情趣呢……可这模糊不清之中,也不全是只有年轻人,还有些个中年人……

    一对紧紧依偎着的男女,如交颈的鸳鸯一样亲吻着,缠绵好半晌都不曾分开,直到女人实在是喘不过气了才瘫软在男人怀中。

    “你太坏了,这么猴急。”女人声音很轻,娇滴滴的,软绵绵的身子靠在男人怀里,都抱得很紧。

    只是亲吻怎么够,两人有段日子没见了,今天好不容易能见到,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啊……无论如何都要亲热个够!

    男人的手伸进她的衣服,肆意揉捏着她的敏感,肿胀的部位毫不掩饰地抵着她,粗重的呼吸响在她耳边,张嘴含住她的耳垂:“我想死你了……我忍不住……想要你……”

    女人心跳急速,浑身轻颤着,想要将他的手挡开却没有力气……她心里何尝不想他呢,这段日子她天天都想着他,尤其是晚上睡觉时,她多渴望他的爱抚,他的温柔,他的强悍都是她想得快疯了的……

    “辉……不可以的,这是公园,万一被人看到……不行……”女人急促的声音里含着几分恐惧,不停地东张西望,生怕有人看向这边。实际上她是多虑了,这湖边一大圈地方,好几对情侣在树下,光线又暗,谁会去注意他们呢。就算望过来也不会看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做着爱做的事情,也不是他们才想到的,已有不少人试验过啦……

    这名叫“辉”的男人此刻高涨的欲望哪里还经得起忍耐,他天生胆大,根本不在乎这些,他只想要与这女人好好温存一番,尽管她已不再年轻了,可是在床上,她却能带给他美好的感觉,让他每每想起她时就忍不住想到她xiaohun的叫声和她妩媚的风情……

    “别怕,没人会看见的……亲爱的,我想要你,就是现在……”男人的大手掌握着她的雪峰,一路滑下去,划过她的小腹,引起她一阵战栗……

    女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停止了,从来没想过在这样的地方做那种事,可她真的是被这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涌,熟悉的热流在蔓延,令她使不出一点劲了,只剩下被他摆布的份儿……她本来就是坐在他腿上的,刚才一番激吻,她已经快被融化了,现在他更加卖力地挑.逗,撩拨着她身体的敏感,她犹如枯木逢春一般,欲望在复苏,挤压在心里的渴望和对他的思念,越发强烈。在害怕与兴奋两种矛盾的情绪里,她的裙摆被男人轻轻掀起……“唔……”女人一仰脖子,紧紧咬着唇,两只手抓住他的肩膀,隐忍着不敢叫出声,而他搂着她的腰肢,狠狠地往上一顶……“嗯……”一声闷哼,女人死死忍住不发出更大的声响。还好上边有跳舞的音乐传来,虽不大,却足以掩盖些什么了。

    “舒服吗?”男人含着她的耳珠问,勇猛地挺动着腰身。女人现在正沉浸在欢愉里,哪还顾得上羞耻,在他耳边低声说:“亲爱的……用力爱我吧……”男人一听,果真更加兴奋了,放开她的耳朵,转而吻住她的唇,一股烟味立刻灌进她嘴里,她也配合地勾住他的舌头,上下都与他紧紧纠缠在一起。

    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一旦爆发,自制力差的人就会沦陷,像这两人一样竟然在公园的湖边开战了……

    “慢点……慢点……”女人受不了在求饶,低低的声音只有他能听到。可他没有慢下来,反而更用力更快……“噢……”男人喉咙里发出沙哑的低喃,感觉到她战栗得越发厉害了他也趁机进行最后的爆发,两人身体里积累的舒爽感达到顶点,一起飞上了天……

    女人在最后还咬住了他的肩头,浑身如春泥似的,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在此起彼伏……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女人的意乱情迷才稍微有点醒转了。

    “阿辉,放我下来……”

    “不……我还想要。”男人居然还想,抱着她不肯放手。

    女人始终是惧怕的,刚才怎么会那样疯狂,现在想起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不行……我们不可以再来了,万一被人看到……”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只见旁边黑影一闪……

    “啊……!”女人惊叫,吓得赶紧从男人身上下来,但已经迟了……

    两道黑影从天而降,幽冷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廖辉,沈蓉,你们还真是没辜负我的期望啊,果然都按捺不住了,也不枉费我跟踪你这么久。”

    这男声,可不正是晏季匀么?此刻的沈蓉面如死灰,全身如坠冰窖,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

    原来这对胆敢在湖边做的男女就是沈蓉和他那个久日不见的情夫,廖辉。

    廖辉曾是沈蓉这一房的厨师,也是晏季匀认为最有嫌疑对晏鸿章下毒的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