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13章:当年害水菡早产的人
    在此之前,廖辉确实是抱着一点侥幸心态,所以他还能镇定,但当看到晏季匀拿出这只熟悉的小瓶子时,他的身体也禁不住有一丝颤抖……该死的,晏季匀太狡猾了,什么时候在晏家大门口外的树上装了监控器的?他那段时间在晏家处处留意,小心谨慎,居然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怎会在走出晏家大门之后没多远就那么急着要丢掉瓶子,他真是鬼迷心窍了!这个近乎完美的计划就因为这样百密一疏而导致他曝露,他不甘心!

    沈蓉彻底被惊呆了,廖辉现在的反应不就是等于默认了吗?傻子都看得出来现在是什么形势了……她被这个男人耍了,她所谓的真心相爱,不过只是一场可笑的骗局!曾经他所有的甜言蜜语不过只是为了通过她来加害晏鸿章!

    被人当枪使了,她的一腔深情付错了人,她以为的真爱,其实是个坑!

    “廖辉你这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沈蓉气急败坏地一头撞到廖辉身上,虽然她的手还被绑着,但这一撞是在她极度气愤之下爆发出的力量,硬是将廖辉撞倒在地……

    廖辉对于沈蓉此刻这样犹如疯婆子一般的行为感到无比愤怒,低声嘶吼:“你够了没有!”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你怎么不去死!”沈蓉歇斯底里地吼叫,全然不顾形象了。她是真的受不了这打击,廖辉是她自从晏季匀的父亲去世之后,爱上的唯一一个男人,却不曾想对方竟是虚情假意,为了是利用她。伤心欲绝之下她无处可发泄,恨不得能解开绳子跟着男人拼个你死我活!

    廖辉也是怒不可遏,事到如今,大势已去,他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下毒的事既然被晏季匀逮到,他还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

    “沈蓉,你有没有脑子?如果我纯碎是利用你,我犯得着冒死来见你?我明知道晏家在寻找下毒的人,我逃得远远的,我想过要跟你一刀两断,可我还是忍不住来见你了,这是为什么,你TM的不会用脑子想想?”廖辉愤慨的语气中饱含痛惜,他是豁出去了,将他对沈蓉的一份感情这么吼出来,声音在这山崖上回荡着,震人耳膜。

    “你到现在还想骗我!”沈蓉哭喊着,哽咽得说不出话了,心太痛,她已经无力承受这样的打击,而实际上廖辉此刻的话到是有几分真实的。他对沈蓉有一半是利用,却也有一半是感情,这是他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廖辉心里一阵烦躁,解释过了沈蓉还不信,他也没办法,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保命要紧。

    “晏季匀,你想怎么处置我,直说好了!”廖辉凶狠的眼神里透出几分决绝。

    廖辉不做狡辩,直接认了,这到是显得有点气度,晏季匀心里也在暗暗冷笑……看来指使廖辉的幕后之人,必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晏季匀锋利如刀的目光透射在廖辉脸上,虽然这里光线暗淡,可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寒气从他身上袭来:“廖辉,你应该明白,你不是我想要的目标,我要找的,是你背后那个人。谁指使你来晏家对我爷爷下毒手,别说是你跟我爷爷有什么深仇大恨,这种说辞在我这儿行不通。晏家能屹立百年不倒,竖立的对手不少,有人想看着晏家和垮,这不是什么稀奇事,这么多年,晏家都熬过来,可要说恨到想我爷爷死,我对于这种级别的敌手很好奇,你能解答我的困惑,是么廖辉?”

    “呸!你还想说服我背叛我的主人?晏季匀,废话少说,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休想从我这里套出半个字!”廖辉狠狠地丢下这几句话,整个人猛然间从地上站了起来,发疯一般冲向山崖!

    突来的异动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连晏季匀都差点没反应过来,但他也只是比廖辉慢了一秒而已,立刻就冲上去了。可是就在这时,沈蓉却不要命地往地上一倒……

    就是这一倒,将晏季匀和洪战都绊到,两人撞在一起,脚下一个踉跄,洪战差点撞到旁边的大石头上,而晏季匀虽然瞬间稳住了身形,但已经迟了……山崖边缘空空的,廖辉不见了,他已经从那里跳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出人意料,谁都想不到沈蓉居然还会帮廖辉!要不是她在廖辉跳起来之时往地上一倒,让晏季匀和洪战慢了一步,廖辉就不会那么走运能从晏季匀手里逃掉。

    望着黑茫茫一片大海,沈蓉哭得肝肠寸断。刚才廖辉要逃跑,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默契去配合他,帮助他,使得他成功地逃脱了晏季匀的掌控,但那只是在当时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现在想起来,她不是害了廖辉吗?他这一跳,多半是九死一生了。

    “大少爷,现在怎么办?”洪战气得牙痒痒,沈蓉这个女人还执迷不悟,知道了真相还在帮廖辉逃跑,她简直就是晏家的罪人!

    晏季匀静静地伫立在山崖边,没有去看沈蓉此刻快要哭死的样子,他的情绪出奇的平静,连骂都没有一句。他难道不气么?还没从廖辉身上审问出关于幕后黑手的线索,他如何能安心?

    晏季匀俊美无双的侧脸在阴暗的光线里显得格外冷硬,眼里射出的寒芒足以令人不寒而栗,嗜血,恐怖,肃杀……一缕飘忽的声音从他唇边溢出:“我觉得廖辉或许没那么容易死。派人下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另外,沈蓉从今天起不能再出自己所居住的阁楼半步,直到爷爷醒来为止,由爷爷亲自处置。”

    几句话就决定了沈蓉接下来的命运,他天生就是掌控者,不怒而威的霸气隐藏在这淡淡的语气里,让沈蓉这个脑子糊涂的女人一时间连哭声都停止了,想要抗争什么,却只剩下满满的无力感……暂时被关起来,并没有受其他皮肉之苦,还没被晏家的家法伺候,这也算是另一种仁慈了吗?她还没意识到自己错得多离谱,廖辉岂止是下毒害晏鸿章而已,他还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罪行!

    夜风一阵阵袭来,山崖上越发地黑了,听着下边海浪的声音,再也没有了美感,而是一种催命似的恐惧……

    晏季匀没有马上离开,他和洪战都将手机电筒打开了,在地上找绳子……一下就看到有一截绳子在大石头旁边,正是先前绑着廖辉的,但已经被他弄断了。

    这就是晏季匀狐疑之处,刚才他借着微光是看到廖辉跳下去时挥舞着双手,也就是绳子被挣脱了,可是廖辉有那么大本事吗?绳子可不细,廖辉怎么弄断的?

    “大少爷,您看!”洪战手里拿着绳子,可以看到断口处是被什么利器所割断。

    晏季匀眉头一紧,更加仔细地在地上寻找起来,果然被他找到一截细长的金属。

    这东西像是从钟表上取下来的,有一边十分锋利。

    “妈的,廖辉太狡猾了,还有这一手!”洪战咒骂,他也看出来了,这一截金属是从手表上抽出来的,也就是说,廖辉的手表是特制的,轴心抽出来可以作为锋利的刀具使用,虽然很细很细,但这玩意儿绝对是逃命的法宝。

    “那是什么?”晏季匀瞳眸一缩,将石头下边露出的银色金属片拿在了手里。

    手机电筒照在这银色金属亮片上,清晰可见它有普通手机的三分之一那么大,上边有一个龙形图案。

    “咦,这是皮带扣?”洪战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皮带,男人对这个太熟悉了。

    皮带扣都掉了,皮带当然也会掉。很快晏季匀就找到了一根黑色的皮带,跟这皮带扣正好吻合。

    “龙形皮带扣?”晏季匀眸中精光爆射,脑子里浮现出了彭娟那幅疯癫而惊恐的表情。他清楚地记得,彭娟在看到洪战身上的龙形皮带扣时,反应异常强烈,嚷着喊“别杀她”;他还记得,林烨曾说过,彭娟是因为认出了当年对水菡行凶导致她早产的人,才会遭了对方的毒手,险些丧命,最后被吓疯了。

    这些线索被串联起来得出的结论就是……害彭娟的人穿着龙形皮带扣,并且也是曾伤害水菡的那个人!

    再想想,这皮带扣是谁带的?是巧合吗?

    晏季匀一把揪住沈蓉的脖子,将皮带扣凑到她眼前,杀人似的眼神死死锁住她,一字一顿地问:“说,廖辉,是不是有这样一条皮带?”

    沈蓉惊魂未定,她此刻已经是浑浑噩噩了,她不会知道晏季匀为什么这么问,但她确实被晏季匀这样凶狠冷酷的眼神吓得浑身哆嗦,也没多想,惶惶然点头:“是……他是有一条这种皮带……是……是我送给他的……”

    话音一落,沈蓉只觉得脖子上的那只手更紧,把她被勒得直翻白眼,痛苦得快死了。

    “沈蓉,我爸爸当年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女人!”晏季匀身上散发的杀气达到顶点,如果沈蓉不是女人的话,他一定会出手把她揍得半死!

    她放走的不只是害爷爷的人,更是伤害水菡的人!水菡,他的妻子,曾在早产时差点一尸两命,这些年来他从没停止过追查凶手,原来,竟是廖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