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20章:深受刺激
    此时的水菡依偎在晏季匀怀里,小鸟依人一般,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无辜地充满了同情望着乔菊:“我们走啦,你继续发泄吧,注意一下摄像头……”说着还挥挥爪子貌似很是亲切的告别,然后跟晏季匀一起转身走向电梯那边。爱睍莼璩

    晏季匀搂在水菡肩膀上的手紧了紧,脚步却是格外轻快,性感的嘴唇忍不住上扬,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可以看出他心情不错,淡淡地说:“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邓林,我根本就没收买他,是他自己选择投给我票的,至于原因,乔菊你好好想想就明白了。我要跟老婆回家吃饭,恕不奉陪。”

    晏季匀飘忽的声音传进乔菊耳朵里,除了愤怒之外,她也感到惊奇,。怎么邓林居然不是晏季匀收买的?但为什么邓林会投票给晏季匀?她一时想不通,只得气急败坏地望着晏季匀和水菡离去,眼神极为不甘……此时此地不是吵架的场所,前边的摄像头很了能拍到她。像乔菊这样的人很注重面子,自诩是大户人家出身,不会让自己的形象毁了。

    这一幕若是看在外人眼中,实在难以想象到这是一家人。

    晏季匀对于乔菊彻底死心了,尽管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但在利益面前,乔菊就是条疯狗,她没得救了。晏季匀不是不心痛,只是太失望,所以才会对乔菊狠绝。

    邓林为什么会投票给晏季匀,其实原因很简单……晏锥是邓林想要扶持上位的人,商会主席的位置如果落到乔家人手里,将来晏锥若是掌控炎月,实力岂不是要打折扣?商会主席只要还在晏家人手中,晏锥上位之后想要夺过来就不是难事。邓论老谋深算,挣扎权衡很久才决定要投给晏季匀一票,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晏季匀和水菡走进了电梯之后,水菡立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先前甜甜的笑容也不再了,紧抿着唇不说话,低头不看晏季匀,气氛又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说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吗?”晏季匀垂眸凝视着眼前这小女人,十分不喜欢看到她脸上的失落……他的心会揪紧。

    “刚才只是为了配合你,又不是真的要跟你吃饭。再说了,我们还有家吗,我们已经分居了。”水菡说得小声,粉腮变得有几分苍白。

    晏季匀闻言,脸色一沉,心情也随之蒙上阴霾,听到分居两个字,他只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胸口蛰了一下。他不明白水菡怎么又跟鸵鸟似的缩起来了,并且还一副不肯原谅他的架势,难道她答应和他一起来竞选会,不代表之前的矛盾解开了?

    水菡抬眸望着晏季匀,清澈的瞳眸里晕染上了淡淡的忧伤,牵强地笑笑说:“我和你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那么优秀,而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我的世界很简单,可你的世界太耀眼,就像是高挂在云端一样。我们永远都站在不同的水平线上,你觉得我们真的合适吗?你和沈云姿的事,我也想通了,我不怪你了,因为我发现自己不是适合当你妻子的女人,或许现在的沈云姿比我更适合,你跟她在一起,我资格不服气。她的条件确实比我好很多,她也有自己的成就,她有能力有才华,加上现在又是晏鸿瑞的干女儿,样样都具备了,我……我没什么好说的,也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水菡这次没有结巴没有颤抖,直接而完整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她很少能在晏季匀面前这么淡定,即使是假装的,但她竟然做得很好。

    只是这电梯里的空气仿佛骤然下降了好几度,晏季匀深沉的目光紧紧笼罩在水菡身上,讳莫如深,幽暗不明,眼底的寒意蔓延出来,混合着几分复杂的光芒。

    出奇的他没有发火,也没有立刻开口解释什么,他的思绪恍惚间回到了几年前的某一天……记得那时在澳洲,他满怀希望地拿着戒指向沈云姿求婚,她拒绝的理由与水菡何其相似?“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这话听在晏季匀耳里就是勾起了心中隐痛。

    “你是在告诉我,你觉得自己不配当我的妻子?我应当找一个条件家世都好的女人过一辈子,这才算是正常的,适合的?”晏季匀心里有股火苗子在蹿,倏地捏住了水菡的手腕,眸中崩射出精冷的光:“我出身在晏家,这是我能选择的吗?就因为我是晏家的人,因为我是炎月的总裁,所以在女人眼里我就被划上标签了?什么叫做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的世界,你真的有试过要走进来吗?或者说,你有没有迎接过我走进你的世界?我们是夫妻,我们有孩子,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互相融合成一个世界?在你眼里我有很多事都做得不对,但你有没有真的体谅过我的处境呢?你真的了解过我的世界吗?你只是站在远远地看着,冷静又倔强地看着,现在却说不

    适合?麻烦你下次找个更好的借口来打发我!”低沉的声线夹杂着痛惜和愠怒,在他说完之时,电梯也刚好到了一楼。

    晏季匀狠狠地甩开水菡的手,大跨步走出电梯,头也不回,只带起一片冷风……他受刺激了,被水菡的话彻底激怒了。他如果再不走,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对她发更大的脾气。

    几年前,沈云姿因为自卑,感觉自己与晏季匀是云泥之别,因而拒绝了他的求婚,现在水菡又以类似的理由拒绝了他的靠近。这是晏季匀最痛恨的一点……痛恨女人因身份差异去衡量感情。如他所说,他出生在晏家不是自己能选择的,为什么女人要拿这个来说事,就不能抛开他的身份而只注重他这个人吗?难道因为是晏家人,所以连感情和婚姻都没资格去拥有了?

    水菡呆呆地站在电梯门口,脑子里嗡嗡作响,她还没能一下子消化掉晏季匀说的话,可他的字字句句却在她脑子里回荡着,声音不断在放大……那一连串的质问犹如晨钟暮鼓撞击着她的心灵,发人深思。

    =======呆萌分割线======

    远在文莱的亚撒可比晏季匀的日子好过多了。这货自从上次被邵擎“招呼”过一次之后,虽然是没好意思再去邵擎的住所了,但他却当真空运了一些大闸蟹回来,还特意花高价买了几瓶绍兴老黄酒。一部分留着自己享用,其他的都给他母亲和国王表哥送去了。

    亚撒的母亲也是中国人,对吃蟹和喝黄酒这种事自然是乐不可支了。最关键是有儿子的孝顺,让她心情大好,而亚撒的表哥国王哈吉最近这两天也被亚撒给伺候得有点嘴馋了,大闸蟹加绍兴老黄酒,人间美味,令人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就算是国王,吃过无数山珍海味,但要论真正的吃得精致,吃得高端,中国人绝对是排世界前三的。亚撒将堪称中国“食中精粹”的东西献给国王吃,很快就让国王爱上了这绝佳的搭配,并且十分赞叹中国人对饮食的讲究和研究,要不是因为这大闸蟹不能天天吃,国王都还想连续吃个够呢……

    大闸蟹不天天吃但绍兴老黄酒可以天天喝点没关系,再加上点其他的美食配着,一样的是享受。亚撒懂得讨人欢心,难怪哈吉会这么宠他了,连续几天亚撒都在国王这里,在同一张饭桌上用餐,这是连其他皇室成员都不会常见的殊荣。

    此刻,桌上的几道菜都是亚撒的杰作,这货愣是硬着头皮向母亲讨教了几个地道的中国菜,练习了不下十数回才敢做出来给国王吃,果然,哈吉赞不绝口,对自己这个表弟越发的另眼相看了。

    “哥,尝尝这个,剁椒鱼头。是中国菜四大菜系里的湘菜中,一道有名的菜,有点辣,但是辣得很爽。”亚撒现在是化身成了乖巧的如家庭主妇般的男人,一边吃一边为哈吉介绍菜式。

    文莱人吃辣的不多,哈吉平时也很少吃,但今天却很爽快地夹起了一块放进嘴里,先是一愣,然后露出很激爽的表情:“果然辣,但味道却是真的好……嗯,不错不错。”

    亚撒笑嘻嘻地看着哈吉吃鱼头,一边还为哈吉倒上一杯酒,只是在举起酒杯时,亚撒那张精雕细琢的俊脸流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叹息道:“哥啊,其实这绍兴老黄酒,我在邵擎那里喝到的,最醇了,他也是个大食家,做的菜可好吃了。可惜现在他没能跟我们坐在一块儿享受佳肴美酒,真是……”

    哈吉脸色微微一变,嘴上的那一搓小胡子动了动,放下筷子,笑容淡了下来:“邵擎一心系着他家那个植物人,成天就守着,除了有时去钓鱼,他哪儿都不去了,只有我跟你还会去他那里坐坐,我们不在的时候他就孤家寡人一个。他呀,是我见过的最痴情的男人了。”

    亚撒无奈地摇头:“哥啊,邵擎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植物人一天不醒,他就一直这么消沉……哥,不如我们让邵擎将她的生辰八字写出来,我们拿去清真寺为她祈福,您看怎么样啊?”

    亚撒实在太聪明了,这办法都被他想到。借祈福的名义要来植物人的生辰八字,不就能知道到底她是不是水菡的母亲了?哈哈!亚撒暗笑,太佩服自己的脑袋了……【注:现实中的文莱是伊斯兰教国家,宗教信仰之下有诸多禁忌。但小说中得文莱则是作者因情节需要而杜撰,请勿深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