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22章:偷吻
    梵狄一步一步走向花园里的老人,心情有点复杂,脸色更是异常深沉,与先前那个逗着小孩子嬉笑亲切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在水菡和小柠檬面前,梵狄不知为何就能特别放松,情绪平静安宁,但眼前的老人是他的父亲,他越是接近就会越感觉心底那一丝潜藏的压抑在悄悄复苏。

    桂花的香味芬芳馥郁,飘进鼻息里能将这清冷稍微驱散几分。梵狄站在老人身侧,并未立刻坐下,淡淡地说:“你找我有事?”

    平淡的几个字,透着敏感的疏离,不像是正常的父子间会有的口气,显然,梵狄父子的关系有着不为人知的内情,甚至可以从中窥探出他们的矛盾。

    埋头看书的老人慢悠悠地抬起头,对于梵狄这样的态度,老人习以为常了,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因他很清楚与儿子之间会变成这样,归根究底还是要怪他自己曾做过的错事,才会导致现在他老了却不能像普通老人一样享受天伦之乐……父子间的隔阂,就是他的报应。

    梵顶天满头白发,顶上有点稀疏了,连眉毛也是白色的。如果他的脸颊能红润一点的话,看起来还真有些像神话故事里的白胡子大仙。

    “听说梵公馆最近多了个小孩,是你的干儿子?”梵顶天沧桑的声音略显无力,两眼微微浑浊,他身上已经找不出半点凌厉的气势,只有迟暮年迈的衰弱之态。

    梵狄闻言,眼底迅速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看来自己的父亲虽然大部分时间卧床,但对于梵公馆的事,父亲还是一点没松懈,盯得很紧嘛。

    梵狄原本也没打算要隐瞒着,这件事迟早要被梵顶天知道的。

    “是,我收了个干儿子。”梵狄公式化的一句话很像是在做工作汇报,只是他并不慌张,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

    梵顶天放下了手中的书和放大镜,浑浊的眼里快速闪过一道精光,霎时,他身上散发出了一股骇人的威势但只维持了几秒钟就消散了。随着他垂下眼眸,一切又恢复如常,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别人眼花了……

    但梵狄却清晰地感觉到了父亲的变化,那稍纵即逝的眼神,梵狄太熟悉了,那是梵顶天对某件人和事感到不满意时的眼神。只是梵狄已经很久没见父亲露出那样的眼神,此刻,只为了他收干儿子的事?

    梵顶天已经在低头喝茶了,动作缓慢,甚至拿着茶杯的手都干瘦得像在微微颤抖……他九十岁了,身体状态又不好,颤抖不是正常的么,但实际上主要原因是他对于梵狄收干儿子的事另有看法。

    “梵狄,这些年我将家族的事务全都交给你,让你大权在握,让你放手去做金虹一号,让你在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可以放心地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没有干涉过你,给了你绝对的权力,但是,你现在,让我很失望。”梵顶天在吐出最后俩字时,神情颇为沉重而惋惜:“梵氏家族的掌舵人怎么能随便认人当干儿子?况且那个孩子还是晏季匀的,那个女人也是晏季匀的老婆,你敢说你不是因为对那女人有意思才会认干儿子?我有必要提醒你,梵氏家族的人绝不能娶一个结过婚有孩子的女人进门。”

    梵狄不愧是心理承受能力超强,或者说是脸皮厚到一定境界了,听到梵顶天这么说,他一点都不会感到脸红,反而是嗤笑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倨傲的微微抬起下巴:“你有件事没搞明白,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是画画而不是当黑道的老大。现在的位置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为了完成母亲曾经的嘱托,所以才会答应你,当你的继承人。我不欠你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你非要我接手家族,我现在已经在伦敦开画展了,那才是我想做的事。至于水菡母子,他们是我想要保护的人,就算她现在还是晏季匀的妻子那又怎样?跟我想保护她,这事并不冲突。我的私人问题由我做主,我会娶什么样的女人,跟梵氏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别用家族来压我,我又不是你。”

    “……”梵顶天眼里瞬间掠过一抹怒意,神色有点激动了。梵狄如此直接的一番话深深地戳中了梵顶天的痛处并且呈现出了一种威势,令得梵顶天心底深处禁不住狠狠抽搐着……梵狄的母亲,是梵顶天的小老婆,却是他这一生中最挚爱也最让他悔恨不已的女人。

    不知是梵顶天没有力气吵架还是他真的无可奈何了,总之,他没有发火,只是静静地看着梵狄,对视好半晌之后才收回了视线,怒气转为了眼底隐藏的落寞,自嘲地说:“这就是我和书璇的儿子……”

    这句话的含义可以很广,饱含了复杂的意思,尤其是在念着“书璇”二字时,老人的一只手不自觉地攥得很紧……这是一个埋在心底许久不曾被他提及的名字,却也是今生到死都不会忘记的名字。哪怕是他都九十岁了,记忆力明显减退,可有的人和事却越来越清晰……

    “乔菊如果再来,就让她来见我。”梵顶天说完就冲着前方抬了抬手。

    远处的佣人走过来将梵顶天扶起来,他佝偻着身子步履缓慢地进屋去了,他比刚才还显得虚弱,脸色越发苍白,像是提及到“书璇”的名字就已耗尽了他仅剩的精力。

    梵狄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心里在暗暗重复着一句话……他不想做第二个梵顶天,他这辈子只会娶一个女人,并且必须是他爱的女人。

    梵顶天的正房妻子是家族联姻,而梵顶天直到六十岁时才遇到了自己的真爱……梵狄的母亲。当时她才四十五岁。六十岁的梵顶天如果不亲口说年龄,女人是看不出他的岁数的。他因长期保养和锻炼身体加上天生的外型优势,即使六十岁了看起来也比实际年龄年轻至少十岁,梵狄的母亲不知梵顶天的身份,很快坠入爱河,但最后却发现梵顶天是有家室的,并且身份显赫,为澳门三大赌王之一,她想要抗拒都不可能,被迫成为了梵顶天的小老婆,嫁进梵家。

    一夫一妻制对于有些特殊的家庭是没有作用的,例如梵氏家族,向来不受这则婚法的约束,以至于梵狄的母亲嫁过去之后受了很多罪……

    梵狄从小就目睹了不少血腥暴力的事情,懂事之后他知道了,母亲受的罪都是因父亲而起,要不是父亲非要娶母亲进门,或许母亲一直都能做个快乐的女人。梵狄对父亲以及整个梵氏家族的积怨是从小时候开始就存在的,根深蒂固的东西,只怕是在梵顶天有生之年都难以缓和了……

    梵狄回到梵公馆时,水菡也在了,她是来接孩子的。

    小柠檬先前玩累了已经睡下,而水菡不忍心弄醒孩子,干脆就在旁边安静地等,可等着等着,她的眼皮也开始沉重……

    梵狄进来就看到沙发上睡着的一大一小身影,安静而和谐的画面。小柠檬平躺着,一直小手放在枕头上,轻轻握成了小拳头,纯真无邪的模样可爱极了。水菡则是靠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纷嫩的脸蛋上小嘴自然张开,嘴角还挂着一缕晶莹……这睡姿跟小柠檬有得一比。她也才不过是二十二岁,正值青春年华,只是看外表的话,她还像个大孩子呢。

    梵狄的心瞬间柔软无比,灿亮的眼眸中流泻出罕见的温柔和疼惜,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起了沙发上的另一张毛巾被想要为水菡盖上。

    他弯下腰,不由自主地摒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水菡。可水菡现在正做梦呢,梦见了她带着小柠檬去看运动会……小柠檬的愿望是想将来长大之后当运动员,这事,水菡从未忘记过,连做梦都会惦着。

    “唔……宝宝乖乖的,别乱跑……妈妈抱……”水菡迷迷糊糊中抱住了一个身子,两只手搂着,傻呵呵地笑。

    水菡不知道自己抱的“宝宝”怎么突然大了这么多?

    这哪里是宝宝,宝宝在她右手边,而她抱着的人在她左右边……正是可怜的梵狄。

    梵狄整个人突遭电击般僵硬不动,怀里有个香软的女人身体在蹭着,抱着他的腰不放,嘴里还不停地梦呓:“宝宝最乖啦……”

    清秀俏丽的脸颊近在眼前,她粉红诱人的唇一嘟一嘟的犹如在对他做出邀请。毫不设防的她误以为自己抱的是宝宝,暂时还未从梦境中清醒,可不知道此刻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有多么折磨,潜伏在他身体里的渴望,对她的唇觊觎已久,早就想要尝尝那是什么味道,但一直没有行动,可现在她睡着了,诱人红唇尽在咫尺,佳人的体香仿佛是催化剂,她的曲线更是鼓动着他心痒难耐……这是厚积薄发的情绪在躁动,脑子轰然一热……只几秒的犹豫之后,他妖魅的俊颜渐渐低下,一寸一寸接近她蜜桃似的嫩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