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29章:两情相悦
    一阵嬉闹的结果就是水菡最后只能被禁锢在他怀里,被吻到浑身无力,瘫软如一团春泥……“唔……嗯……”她微弱的挣扎在他温柔缠绵的热吻中化作虚无,两只手臂不知何时缠在了他的脖子,情不自禁地开始回应起他的热情。

    这跟以往他霸道粗鲁的吻是不一样的,现在他像是在细嚼慢咽,温柔而不失热情,汲取着她芳香的小嘴里这令他迷醉的甘甜,而她也是爱极了这混合着淡淡烟草味的男子气息,是独属于他的味道,能起动她心底深处的悸动,唤醒她血液里对他的眷恋和柔情……

    水菡在接吻方面谈不上技巧,只是随着自己的心意学着他的样子勾缠着他的舌头,显得有些笨拙,青涩得像刚下来的苹果。可就是这样的“没经验”,才是他最喜欢的纯美。舌尖的舞蹈,美妙而动人心弦,忘情地投入到这缠绵深情的一吻,灵魂的共鸣响彻心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彼此,合二为一……

    还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美好的事情呢,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精神上的满足,心灵沐浴在春风里,暖洋洋的,无与伦比的畅快,恨不得就这么吻到天荒地老……

    当晏季匀发现怀里的小女人呼吸困难时,终于是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唇,但手上却丝毫没松懈,依旧是紧紧抱着她。

    水菡一张脸已经红透了,脑袋缩在他劲窝里,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迎合,她的心砰砰直跳,不敢去瞄他的眼睛了。

    晏季匀当然看得出来她的脸红的原因,心情越发轻快了,还不愿放过她,故意说:“老婆,你接吻时不要那么猴急,刚才你吸着我舌头的时候真有点疼,下次你轻点。”

    “……”水菡羞窘:“谁猴急了,明明是你最猴急,吻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晏季匀也不争辩,耸耸肩,挑挑眉:“没办法,谁让你的小嘴儿太诱人了,我吃上瘾了,一沾上就控制不住,这能怪我吗?”

    “油腔滑调,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哄人……”她娇嗔地横了他一眼,眸光流转之间不经意露出小女人的妩媚娇羞让他的心突突地跳了跳。

    “我以前没觉得女人还需要哄,不过如果偶尔说点这种话能让你开心,我不介意多说几次。”晏季匀的眼神温柔如水,而他说的话也确实不假。以前他和沈云姿交往时,他也没有说甜言蜜语的习惯,可人都是会随着成长而慢慢变化的,他现在体会到的就是,面对自己在乎的女人,他不必掩饰太多,彼此有默契固然重要,可有时适当地说些能令对方心情愉悦的话,营造一种轻松快乐的气氛,对于感情进展很重要。

    真亏晏季匀这种事业型的男人能想通这一点,太不容易了,过程多艰难呢。

    水菡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停不住,甜滋滋的感觉充斥在心间,这一刻,好像曾经的伤痛都被抚平了,胸口不再隐隐作痛,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沈云姿怎么办?她的病……”

    对此,晏季匀似是早有准备了,俊脸上多了一分惋惜:“水菡,你愿意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吗?”

    水菡眨眨眼睛,直觉他要讲的事肯定是跟沈云姿有关的,这不正是她一直想知道却又没能开口问的吗?

    晏季匀将水菡抱在怀在腿上,目光变得深邃起来,开始讲述他与沈云姿之间的故事,从澳洲留学时第一次相遇说起,直到他向她求婚遭拒,直到现在她患上抑郁症……

    他的声音天生就到感情色彩,此刻还透着些沙哑,在静谧的空气里流淌开来,酝酿出淡淡的轻愁。水菡的心情随着他的故事而起伏,就像是在看一连串发黄的老照片,镌刻着一个男人对自己青春时代的记忆。她没有妒嫉,只有沉思和感慨……这世上相爱的男男女女何其多,但真正能走到一起开花结果的爱情又有多少?曾经晏季匀和沈云姿是那样相爱,可最后与晏季匀结婚的女人却是她水菡。沈云姿也因为与晏季匀之间没了可能,伤心难愈,最后患上抑郁症,前前后后自杀的记录都有四次了……

    同为女人,当遭到爱情的创伤时是怎样的一种痛,水菡深有体会。随着晏季匀的这段故事,水菡了解到了一对恋人是怎样走向那遗憾的结局,她开始有点同情沈云姿了,也心疼晏季匀,他原来是带着对沈云姿的歉疚,只因沈云姿的抑郁症因他而起。

    晏季匀说完之后,会议室里又陷入短暂的寂静,他低沉的声音还仿佛萦绕在耳边,在她心湖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她忽地领悟到一件事……晏季匀与沈云姿有那样的一段过去,当时两人情深意浓,沈云姿是他的初恋,对他来说应当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而现在沈云姿患上抑郁症了,严重时可能会轻生,如果他不理不睬,那说明他的心该是怎样冷血无情?从这个角度来解释,晏季匀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假如他真的可以在沈云姿自杀时都过问,她就该为他的冷酷而心寒了。

    水菡皱着小脸,小手轻轻抚着他眉心的结,有点心虚地看着他:“老公……这么说来……我是瞎折腾一场,自寻烦恼了……你都不是因为爱她才那么做的,而我还以为是,所以我好伤心,我还逼着自己要收回对你的感情,我甚至想……想离……”

    那个婚字还没说完,晏季匀已经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不让她说出口。

    “你现在才知道啊?你只会用眼睛看用耳朵听吗,你应该用你的心来看我,那就不会胡思乱想了。还有,别再提离婚,我从来没打算要跟你分开,分居只是想让你呼吸自由的空气,加上前段时间晏家乌烟瘴气,而我分身乏术,不希望你在那儿住得不开心,才会同意你搬去童菲那里住。”

    “呃?”水菡愕然,心里的某个结随之豁然开朗了……原来他当时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会放她走的,亏她还因他没挽留而失落呢,说穿了都是她胡思乱想。

    “你的意思是说,在我提出离婚时你说等爷爷醒了就离,这话是忽悠我的?”水菡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

    晏季匀被她这可爱的表情逗乐了,伸手在她莹白的耳垂上拨弄了一下,打趣道:“以你的智商,你听不出来我是忽悠你的,这很正常。我是你老公,在某些方面我当然比你有优势。”

    水菡揉揉鼻子,哼哼:“你别得意,我智商没你高,但我们儿子不一定比你差。等着瞧,小柠檬长大了肯定比你聪明!”

    晏季匀哑然失笑:“你也别忘了,儿子,我也有份的,如果不是我优良的基因,你能有这么聪明的儿子?”

    “我……”水菡咬咬牙,好吧,这事儿还真不好顶嘴,生孩子吧,没男人可不行。

    “你真自恋!”

    “……”

    小两口太久没像现在这么轻松地聊天了,好像又回到了刚认识不久,他将她捡回家去,那段幸福难忘的时光……

    嬉笑完了也该进入正题,晏季匀趁现在气氛好,当然要巩固一下成果。

    “菡菡,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愿不愿意走进我的世界,站在我身边?我们现在重新开始,让两个人的世界融合成一个世界……可好?”他幽深的凤眸犹如两个大大的漩涡,这专注的眼神让水菡暗暗哀嚎……这是在对她放电吗?

    在如此强悍的“电击”下,水菡感觉脑子有点发懵,最后不知道是怎么点头的,只听得晏季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开心地捧着她的脸蛋,重重地吻了她一下,这才让水菡回过神来,自己不知不觉就点头了。

    想要反悔已来不及,何况她也不打算反悔。离婚,只要是还有感情的夫妻,谁会想离婚?如今,答应走进他的世界,与他并肩作战,与他一起面对今后的生活,除了要应付那些阴谋诡计,她还要鼓起勇气捍卫自己的婚姻,将一些可能出现的桃花都斩了。像他说的,她将他霸占,也是一种权力。

    “老公,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我……别再伤我的心了……我不想再尝一次那种痛苦得快死掉的滋味。”水菡目光坚定,但眼底还夹杂着几分悲恸,那是对曾受的伤害心有余悸。

    晏季匀的唇触着她的发顶,轻飘飘的声音在她头上盘旋着:“不会了……我们的心都曾疼过,以后我们就慢慢地将它补起来。时间还很长,一辈子几十年,我相信,快乐会把那些伤痛都驱走的。不只是我们,还有我们的儿子……你,有信心吗?”

    水菡现在满满都被甜蜜包围着,眼里氤氲着雾气,心底的酸胀不听话地往上涌,红红的眸子噙着晶莹,只一眨眼就顺着滚落几滴咸咸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缩在他怀里埋头恸哭。

    这是喜悦的泪水,是幸福的浪花。伪装坚强固然是很潇洒的,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才是真正畅快的人生。这一刻,水菡和晏季匀的心无比接近,隔阂不见了,距离也不存在,只有两颗心相互慰藉的温馨和亲切感。这就是她能依靠的男人,她的老公,她和儿子都能依赖的大山。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过程中,她曾放弃过,挣扎过,痛苦过,但那些煎熬在此刻都尽数被幸福的感觉所替代。

    来之不易的幸福,历经严寒之后的冰雪消融,一霎间,她听到了心灵深处那朵小花在悄然绽放。

    能在心爱的男人怀里哭,是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着却又无法实现的事情。哭就哭吧,在他面前,不必假装坚强,将自己的脆弱都摊开来,接受他的抚慰和疼惜,这也是爱的一个组成部分。

    晏季匀没像水菡这么哭,可他的眼睛也是泛红发酸,心里诸多感慨……要走到今天这一步,看似简单,实则太不容易。两颗心真正地靠近,彼此依偎,扶持,需要多大的勇气……

    他还是喜欢现在这样的水菡,真情流露,单纯不加掩饰地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先前那个拿着文件面对晏家那些个野心勃勃的人时,水菡的镇定和冷静,固然是让晏季匀有些欣赏与惊艳,可都是她强装出来的,也会让他有陌生感。他熟悉的是现在的水菡,乖巧得像只小白兔缩在他怀里,靠在他胸膛,由他来呵护她的娇嫩……

    水菡的哭声渐渐小了,哭够了,哭累了,两只红肿的眼睛像桃子。晏季匀用纸巾在为她擦眼泪,轻轻的,柔柔的动作。

    “你呀,哭起来的时候真是水漫金山。”晏季匀喃喃低语,只是眼里的宠溺却格外的亮堂。

    水菡吸吸鼻子,闷闷的鼻音听起来十分惹人爱怜:“我不想哭的……只是太高兴了……我做梦都盼着这一天呢,被你爱着的感觉真好……”

    甜到极致会让心尖都颤抖发疼。此刻水菡和晏季匀就是这种感觉。

    “我也是……谢谢你还愿意爱我。”

    “哼……我很专一的,你也要专一才行,如果以后被我发现你对别的女人有情,我就……”水菡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真是在思索自己要怎么办。

    “你想怎样?”晏季匀有些好奇地问。

    “我就带着宝宝离开这里,一辈子不再见你!”

    晏季匀感到自己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随即低头压上她的唇,含糊地呢喃:“你不会有这种机会的……”

    “唔……”

    正当两人吻得难解难分之时,水菡的手机响了。晏季匀本不想让她接,但她的一只手已经将手机摸出来了……几秒之后,晏季匀被水菡推开,只见她兴奋地对着手机喊:“真的吗?您是邱健?您说我被伯乐广告公司录取了?”

    在她与晏季匀重归于好的时候听到被录取的消息,这简直就是锦上添花,水菡觉得自己在开始转运了。晏季匀见机不可失,立刻说道:“老婆,今天这么开心,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来庆祝一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