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35章:水玉柔的消息
    水菡没想到晏季匀竟然会出现,还以为他早走了。爱睍莼璩此刻心中的惊喜都写在了脸上,含着几分娇羞,缩在他怀里,小手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嘟哝着:“你今晚别想了,我都累了一天了,浑身酸疼……”

    “我跟你按摩,按完之后你就舒服了。”某男大言不惭。

    水菡才不上当:“按完之后我就又被你吃得渣都不剩了!”

    “你真了解我。”男人脸皮厚地笑笑,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水菡对于这个精力旺盛的男人实在没辙,讨论这问题更是每次都吃亏。

    “你吃饭了吗?我好饿,快找个地方填肚子吧。”

    “邱健真是的,才第一天上班就这么使唤你,以后指不定还会怎么折腾你呢。”晏季匀心疼地皱眉。

    “我是新人嘛,多做些工作也没什么,就当熟悉环境了。”

    水菡这么看得开,晏季匀也暗暗在心里点头……她心态不错,这也让他少些担心。

    两人亲昵的搂着,在这夜街上漫步,轻松自在,有说有笑,这才是一对热恋中的人该有的样子……接她下班,然后一起吃饭,回家。这看似是平淡无奇的事情,对于水菡和晏季匀来说却是无比珍贵的时刻。以前白白浪费了好多时间,彼此都在纠结着,现在能做回真正的一家人,这是幸运,是双方都该珍惜的时光,难得的宁静,融洽,温馨和亲切的感觉在不断加深。

    有人欢喜有人愁,只有一个晏季匀,但心里惦记着他的人却不止一个……

    在股东会议那天发生的事,沈云姿全都知道了。虽然她没离开晏家大宅,但此刻她却是心情格外沉重,晚饭没吃,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里,神情忧郁,目光涣散,像是又犯病了。

    这次她的表现跟以往不一样,她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晏季匀,她甚至连个短信都没发。是她不想么?当然不是。她知道晏鸿章将30%的股份给了水菡,心里的震撼太过强烈,而她也预料到,水菡会将股份再转给晏季匀,以此结束晏家的内部纷争。

    沈云姿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水菡和晏季匀今后不只是有感情上的牵扯了,就凭那30%的股份,这夫妻俩就不会分开的。即使水菡将股份转给晏季匀,以他的为人,他也不会抛弃水菡,哪怕是没感情,他都会继续当丈夫的角色。这么一来,她沈云姿还有戏么?

    晏季匀现在一定是跟水菡一起高高兴兴的吧,哪里还会记得有个患上抑郁症的女人在苦苦等他的出现?

    沈云姿在花园里发呆很久,夜色中看不清她朦胧的脸,只是能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忧伤气息。这女人几年来就没清醒过,迷路已久,找不到自己,哪怕是她得到摄影大赛的冠军,依旧是感觉茫然,不知道自己心底所坚持的那一股不曾被人看穿的执念,究竟是对是错?

    模糊的夜幕中,沈云姿开始在花园里转悠,没有目的,像个游魂似的晃荡着。绕过水池,经过桃树下,走向前边有淡淡亮光的地方……花房。

    花房后边就是菜园子,一片寂静中,只见有个矮小的身影伫立在那里,竟是乔菊。

    乔菊被身后的脚步声惊动,回头一看……

    乔菊对沈云姿没了往日的亲切,冷冷的一瞥,尽显厌恶之色。

    沈云姿当然知道乔菊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意外,只是对着乔菊的背影说:“你是想要赶我走吗?”

    乔菊没有回头,低低地冷笑,声音在这静谧的空气里显得有几分诡异:“没错,我很想将你赶出这里,因为你是晏鸿瑞的干女儿,那个老狐狸,竟然藏得那么深,在我背后放冷枪,他的人,我不想见到。可是……你留在这里,会让水菡心里有根刺,她一想起这儿,心里就会不舒服,所以,你这根刺就继续住下来吧,反正对我来说,你在不在,根本无所谓。”

    乔菊毫不掩饰地说出心中所想,她才不管沈云姿是什么感受,现在的她,何须再对沈云姿和颜悦色,之前那些做作的亲切,不过都是做戏,现在不需要了。

    沈云姿异常平静,没有发火,没有愤怒,只有平淡如水的口吻:“乔菊,你又何尝不是晏鸿章的一根刺?忘记告诉你了,我和晏鸿瑞夫妇已经断绝关系,我再也不是他们的干女儿。”

    乔菊微微一惊,但随进她就想明白了,沈云姿

    这么做,就是在跟晏鸿瑞划清界限,因为晏鸿瑞彻底暴露了野心,与晏季匀便是水火不容了,沈云姿如果还继续当晏鸿瑞的干女儿,今后又怎么在晏季匀面前立足?

    “呵呵……沈云姿,你真舍得不当晏鸿瑞的干女儿?要知道,他虽然这次输得很惨,但他仍然是炎月的股东。当他的干女儿,你就等于是半只脚跨入豪门,在物质上,你会比普通人享受到很多,在社会地位上,更是能让你跻身上流社会的圈子。怎么你居然肯为了向晏季匀表忠心而放弃自己的大好将来?我该说你狠呢还是说你太聪明?”乔菊干瘦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笑,看向沈云姿的目光里多了一分审视。

    沈云姿高挑的身影在夜色中被拉长,踩着自己的影子,上前一步,居高临下望着眼前矮小的老妇人,昏暗的光线里,她眸子里竟闪烁着异常森冷的光芒,纤纤玉手搭上乔菊的肩膀,轻飘飘地说:“晏鸿瑞能给的那点好处,在我眼里,根本……一文不值。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总有一天你会看到的。在那天到来之前,还希望你能健健康康地活着……呵呵呵呵……”

    最后那一连串低沉的笑声阴恻恻的,连乔菊这样鬼神不惊的人都不免心头一阵发凉,禁不住心颤,像看陌生人一样盯着沈云姿,久久说不出话来……只因她此刻感受一种莫名熟悉的气息,是仇恨。

    怎么会这样?沈云姿为什么会流露出仇恨的眼神?这让乔菊不安,一时间呆立当场,眼珠子一动不动,喊出了一句让她自己都感觉诡异的话:“沈云姿,你究竟是谁?”

    沈云姿不答反笑:“我是谁?这话你可问得稀奇,我是沈云姿啊,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怎么你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是想起了什么?还是你曾做过什么亏心事?”

    “沈云姿……沈云姿……”乔菊牙缝里不断挤出这名字,不知怎么的会有一点发怵……这辈子她怎么就总是遇到姓沈的女人呢?并且每一个都不简单,每一个都跟晏家有着剪不断的联系。沈玉莲,沈蓉,沈云姿,全都姓沈!

    乔菊脑子里陡然闪过一道灵光,惊骇之余,激动地抓住沈云姿的衣服:“你是不是从沈家村出来的?是不是跟沈玉莲有关系!说!”

    沈云姿嫣然一笑,她比乔菊的力气大多了,狠狠抓住乔菊的手腕,捏得对方冷汗直冒,她却是神态自若,倨傲如女王般:“我建议你看看医生,一把年纪了你还这么暴躁,并且还有点臆想症……什么沈家村,沈玉莲,你满口胡言乱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气糊涂了,我可没时间跟你耗,总之你记住,千万要保重身体,还有很多事等着你见证呢……”

    沈云姿说完,又恢复了惯有的平静和忧郁,变脸之快,让乔菊目瞪口呆,望着沈云姿离去的背影,乔菊只觉得脑子越发混乱了……刚才她产生过错觉,竟将沈云姿和沈玉莲,沈家村联系在一起,想想也是太荒谬,真的神经过敏了,自己吓自己……当年沈玉莲夫妇出事的时候,除了水玉柔幸免于难,家里人不是都死光了么,沈云姿怎么可能跟沈玉莲有关系,不会的,不会的……

    乔菊回想起当年沈家的一场大火,事隔多年仍然是心惊肉跳,不停在安慰自己,沈云姿姓沈,,只是巧合而已。沈玉莲的后代,有个水菡已经是在晏家占有特殊地位了,怎能再来个沈云姿?

    但安慰只是安慰,乔菊心头挥之不去的是沈云姿刚才那种仇恨的眼神,而她与沈云姿之间哪里会有仇恨?这是为什么?乔菊百思不解,可对于沈云姿的戒心是多了几分……这个表面柔弱不堪,患有抑郁症的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乔菊看不透,越发感觉对方像是藏着很深的秘密……

    晏家人在知道晏鸿章将股份给水菡时,太多人不甘,太多人震怒,没几个能接受水菡成为30%股权持有人。不只是晏启芳和晏哲琴这些人不服气,是整个家族都对晏鸿章的这个决策感到极度不满,然而当知道水菡会将股份都转给晏季匀时,他们知道,一切都尘埃落定,再没有什么可争夺的了,大局已成,无可撼动,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晏季匀最快能在晏鸿章醒来之前成为董事长……

    =========呆萌分割线=======

    一架从文莱飞往香港的班机正缓缓降落,头等舱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混血美男。他很快就转乘另一班飞机,从香港飞去C市,见他最要好的哥们儿,并带去一个对方期待已久的消息……

    亚撒再次坐在头等舱的位置,悠闲地靠在椅子上喝着漂亮空姐刚送来的咖啡,忍不住几分兴奋和得意……晏少,我可是不负所托,查到了你想要的线索,这次看你怎么谢我,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