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42章:再生一个宝宝!
    眼前这形势,看起来是没兰芷芯什么事了,知道童菲现在只怕是被那个叫周庆龙的人给刹住了双脚,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走的。

    “我先走啦……好困……回家去睡觉,你也别玩儿太晚啊……”兰芷芯冲着童菲挥挥手,

    “兰姐88……”童菲也挥挥肉乎乎的爪子,果然是站在那里不动,两只眼睛冒着希冀的光芒望着杜橙。

    杜橙这下可来劲了,高傲地睥睨着童菲,等着她来。

    童菲确实被周庆龙的名字给激得有几分清醒与兴奋,难得露出温柔的笑意:“杜橙……周庆龙在哪儿呢?你们……你们怎么……怎么会一起来这里的?”

    杜橙很不给面子地扔来一个嘲讽的眼神:“你现在知道我叫杜橙了?不是一直叫我臭男人吗?”

    “嘿嘿……不臭,一点都不臭……你最香了……比女人还香……”童菲说着还特意吸了吸鼻子,凑近了脑袋闻闻杜橙身上。说实话,真的香,是那种干净清新的香皂味,很好闻。

    杜橙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地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童菲:“你别想借酒占我便宜!你想见周庆龙嘛,在前边F8包厢……”

    童菲心里一喜,手扶着墙壁,脸蛋绯红:“我去……这好意思吗?不太好吧……”

    杜橙翻了翻白眼,童菲这明明就是一副很想去的样子,偏还要多次一问。

    杜橙不耐烦地摆摆手:“姑奶奶你赶紧去,别烦躁我……健身房的几个教练都在F8,你都见过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了,就你这脸皮,你会觉得不好意思?切……”

    杜橙说完就转身进了另一个包厢,他还有别的朋友在这儿玩呢,没闲工夫理会童菲。

    酒壮人胆。童菲果然是朝着前边F8包厢走去,如小鹿乱撞的心有些紧张,但也有着平时不敢释放出来的勇气……从未跟周庆龙在除了健身房之外的地方见面,今晚或许是她的机会,如果能跟周庆龙培养培养感情,说不定她会有希望呢?

    童菲亮亮的眸子里冒出了许多粉红色的泡泡,不知自己此刻的表情俨然是少女怀春啊……

    童菲甩甩头,尽量让自己站得直直的,打起精神,强压下身体里翻腾的酒意,轻轻推开了F8包厢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面熟的男人,也是健身房的教练,虽然不是负责童菲的,但也见过几次。另外还有三个男人也都是教练,这就使得童菲紧张得情绪稍微松了些,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

    最后童菲的视线停留在那个拿着话筒高歌的男人身上……是周庆龙。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半,童菲正打算进来,却在跨进一只脚时,硬生生刹车了……沙发上站起来一个女人,先前被周庆龙的身影挡住,所以童菲没留意到,但现在那女人站起来,亲昵地挽着周庆龙的手,并且还跟他一起合唱,两人甜蜜的样子很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童菲脸上的笑容就这么僵住,呆滞几秒之后,悄悄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童菲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几步,坐在过道旁的沙发上,失魂落魄,一缕刚萌芽不久的爱苗难道又夭折了吗?还想着要跟周庆龙培养感情然后再向他表白,现在才发现原来她是那么可笑,一厢情愿地以为,结果就是又被打击一次。

    “天啊……为毛我童菲的爱情之路这么坎坷啊!”童菲一声长叹,趴在沙发扶手上,两眼红红的。

    一个欠揍的男声响起:“就你这点挫折也叫坎坷?呸!真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用猜,除了杜橙之外,没人会这么损童菲,这货从来没将她当女人看待,加上以前的种种“过节”,他现在就是抓紧了机会损人家。

    童菲这次没跟杜橙顶嘴,有气无力的瞄了他一眼,皱着眉头说:“杜橙啊,我刚一推门就看见周庆龙旁边有个女人在挽着他,两人一起唱歌……哎,没心情跟你吵架了,你自便吧,不用理我……”

    “……”杜橙一愣,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童菲居然不跟他吵架顶嘴了,这可不是她的风格啊,敢情真是被刺激到了?

    杜橙盯着童菲这张圆圆的苹果脸瞧了又瞧,忽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那个女人不少周庆龙的女朋友,只是新来的健身教练而已,你这么快就泄气了,真丢人!好歹也是我介绍你来我老妈的美容院,我老妈再给你在健身房安排的教练,你就不能给我争口气,搞定一个周庆龙让我瞧瞧?不战而退,这是懦弱!我鄙视你!”

    童菲果然是受不住杜橙的激将法,一听,马上来了精神:“真不是他女朋友?那我还怕什么,我现在就进去!哼,你等着瞧,我才不是懦弱,我会搞定这个周庆龙的!”

    童菲先前还没精打采的,现在又生龙活虎了,冲着杜橙比划了一下拳头,一副“姐要上战场”的架势,再次奔向了F8包厢。

    杜橙望着童菲的背影,眼中的嘲笑逐渐不见,多了一分隐约的怜悯:“就知道你那德行,不激将一下,你能鼓起勇气吗。虽然你是只恐龙,不过还挺纯情的,看在这点的份儿上,哥就送你一句祝福,希望你这次恋爱成功,别再像上次那样哭得稀里哗啦的,真是……”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

    水菡昨晚喝了不少,还好现在已经清醒了,刚一碗醒酒汤下肚,精神也恢复不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似乎有着隐约的红痕,难道是昨晚……

    “老公,你是不是又折腾我啦!”水菡羞愤地喊了一声,目光盯着身后的浴室门。

    几秒之后,里边走出来一个围着浴巾的帅男,健美的身材,令人垂涎欲滴的八块腹肌,还有他身上未干的水珠,无一不是对水菡赤果果的you惑。

    “老婆,你看看,你的杰作……”晏季匀一脸无辜地指着自己胸前几缕淡淡的红痕,颇有几分委屈的意味。

    “呃?这……”水菡眨巴眨巴眼睛,伸手在他胸前摸摸,有点不敢相信地问:“不是吧……我怎么会这么暴力……”

    晏季匀眸光一暗:“你不记得了吗?昨晚你把我按在身下,蹂躏了一遍又一遍,我为了满足你的兽.欲,忍着被你掐的痛苦,还要负责喂饱你,我的牺牲很大,你知道吗?”

    水菡懵了……这到底谁摧残谁啊?

    “我……我真的那么凶残?”水菡半信半疑的,望着他胸前的痕迹,再看看自己的指甲,渐渐的眼神变得充满了歉意,忽然忘记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呢。

    晏季匀两手一伸,将这香软的身子搂在怀里,低头攫住她纷嫩的双唇,含糊地说:“我不怪你……你也是因为太想我,所以才会热情过度,我理解的……”

    “唔……唔唔……”水菡抱紧他的脖子,伸出小舌头回应他,像是在为昨晚的“凶残”而表达一点补偿,这可真是乐坏了晏季匀,凤眸里尽是得逞的笑意。

    水菡有时很好骗,但晏季匀觉得这样挺好的,爱极了她迷糊的样子,他不喜欢太精于算计的女人,他很享受与水菡之间的淡淡的情趣。

    水菡是坐晏季匀的车去上班的,夫妻俩一起出门,一起到同一个地方上班,这种感觉真好。

    伯乐广告公司就在炎月集团总部大楼旁边,并且这栋写字楼还是属于炎月旗下。

    今天是起床晚了,否则水菡也不会坐晏季匀的车……她不想被公司的人看见,否则不知要掀起怎样的疯言疯语。因此,在距离公司还有大约三四百米的时候,水菡就下车了,然后小跑着奔向上班的大楼。

    一进电梯就遇到了一个穿职业套装一脸高傲而严肃的女人——陆琪。也就是对水菡进公司当助理最不满的女人。

    尽管如此,水菡还是礼貌地微笑:“陆主任早。”

    陆琪本来不打算理水菡,但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转头上下打量着水菡:“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本事,居然会有作品入围青禾摄影大赛。”

    水菡闻言,倍感诧异,心想怎么陆琪会知道的?难道是邱健老师告诉陆琪的吗?

    陆琪在职场混迹多年了,能坐到人事部主任的位置,自然是有几分厉害的,见水菡这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只有邱健才在摄影界混得开,我也有朋友在大赛的主办方,想知道点消息,轻易而举的事……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入围不算什么,能得奖再说吧,我也提前祝你得个好名次。”陆琪嘴里说得好,但眼角眉梢分明是透着嘲讽和不屑,她才不会真心希望水菡得奖,她也不认为水菡有那个实力。

    水菡憨憨地笑着:“谢谢陆主任的吉言。”

    陆琪脸一僵,越发嫌恶地瞥了瞥水菡:“真是……傻……”

    她还真以为水菡听不懂她在冷嘲热讽呢,电梯一开,陆琪率先走了出去。

    水菡慢悠悠地走在她后边,贝齿紧咬着,心里在暗暗嘀咕:“哼哼,门缝儿里看人,把我看扁了,瞧着吧,不管能不能得奖,我都会努力工作,做到最好,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不是来混饭吃的!”

    水菡心里充满了斗志,昂首挺胸走进了公司大门。

    水菡和晏季匀都在各自忙碌着,她在为自己刚开始的前途奋斗,而晏季匀也依旧担负着公司和家族的重担,看似风浪都被压下去,公司股票恢复正常,晏家的人也不再蠢蠢欲动,明处暗处的敌手仿佛都消停了。但晏季匀却丝毫不敢松懈,他不敢将这宁静视为真正的安乐,警惕之心从未停止过。这一场战争,他好像是大获全胜了,可其中的苦涩也只有自己才知道。经济上已是元气大伤,私下里,晏家的人互相之间更加势同水火,亲情泯灭,实在让人寒心。

    无论是公司还是晏家,都经不起更多的波折了,晏季匀必须营造出一种良好的势头,才能平息公司里以及外界的人心。

    由于家族纷争而导致了公司高层管理出现变动,如今晏季匀又提拔了几个主管上来,在福利方面出台了一些新举措,并有意放出消息让员工们知道,今年的年终奖将会比往年有所涨幅。等等一系列的安抚措施,稳住了员工们的情绪,也使得高层的某些变动在员工们的眼里俨然成为一条金光大道。一些死气沉沉的人也因此看到了曙光,知道炎月集团不光是会启用家族成员,即使是外姓人,只要工作出色,能力够强,一样有机会坐到令人羡慕的位置上去。士气被激励起来,大家工作也带劲,持续这么下去,很快就能度过这场纷争带来的负面影响。

    公事要紧,但晏季匀这次也没有忙到忽略掉老婆孩子,只要有空就会陪水菡和小柠檬吃饭,晚上,他就厚着脸皮住到童菲家,跟老婆孩子睡一张床……他的目的是要想让水菡搬离这里,跟他回别墅住。前些日子是因为晏家混乱,为避免水菡和孩子受到伤害,他不得不同意水菡搬走,现在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他当然想要家一人住在一起舒舒服服的好,总是在童菲家,影响他某些方面的发挥嘛……

    此刻,晏季匀正在对小柠檬进行诱导工作。

    “儿子,想不想住大房子啊?不如我们不住童菲阿姨这里了,好不好啊?”

    小柠檬嘟着嘴,奶声奶气地说:“我喜欢童菲阿姨,为什么要离开这儿?”

    “这里不方便。”

    “什么叫不方便?”小柠檬继续发挥好奇的精神,黑亮的大眼忽闪忽闪的,纯净的目光盯着晏季匀。

    晏季匀只觉得一阵挫败,向来霸道惯了,现在却事事要顾及到水菡和小柠檬的感受,连搬离这里都要先征求孩子的意见,这……这真是沦丧啊,没点家庭地位了。

    “不方便就是不方便,你不信问问你妈,她都想搬出去。”晏季匀眸光一转,冲水菡挤挤眼睛,意思是让她帮着劝劝小柠檬。

    水菡装作没看见,抱起小柠檬,宠溺地亲了亲:“宝贝儿,妈妈也不知道什么是不方便。”

    “你……”晏季匀顿时脸黑,但随即也笑得十分邪魅,干脆使出杀手锏:“儿子,想不想有个妹妹陪你玩?想的话,就跟老爸走,离开这里,老爸保证尽快让你妈妈给你怀上一个妹妹!”【今天一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