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放倒总裁:贴身俏保镖 > 第069章 挥散不去的身影
    紫夜——辽海最火爆的酒吧在这欲望膨胀的午夜空虚寂寥的男男女女们尽情的挥霍着青春和年华这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明灭不定的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的味道那无处不在的肢体碰撞就是种诱人的毒药抹杀掉了那舞动身体的时尚男女们最后的一点理智

    “五个六

    “不信我一个六没有不信你还反了天了”角落里萧样儿自沙发上跳起来打开自己的色盅便伸手去翻姚文雅的“错了吧……”

    姚文雅指了指自己的骰子然后拿起萧样儿的那个五笑了笑之后指了指酒杯她四个六一个一加上萧样儿有个五刚好有五个六

    “你怎么可能那么多六一定作弊”萧样儿不服气的翻动姚文雅面前的骰子

    “快喝哪来那么多废话愿赌服输

    “呀你们在玩骰子啊一起玩儿好不好”这时候两个小青年走过来搭讪

    “好啊好啊”萧样儿为了躲避喝酒连忙应承下来这样就可以重新开始了

    姚文雅本想拒绝但是没有萧样儿速度快现在只有翻眼皮的份儿了

    “来一打啤酒”其中穿黑体恤衫的小青年一抬手向不远处的啤酒妹招手

    “咦小哥儿真大方怎么称呼啊

    “我叫……”

    “你叫小黑他叫小白”姚文雅说完瞪了萧样儿一眼她压根不想知道他们的名字她不经常出来玩儿在这里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好吧我叫小黑他叫小白”穿黑体恤衫的男青年笑着回应

    啤酒送到了小黑砰砰砰一气启开了四瓶“人多一起玩才有意思

    “雅雅你要罩着我啊刚刚被你灌得差不多了再喝我可害怕撑不了啦”萧样儿偷偷的附在姚文雅耳边求救道

    姚文雅回头瞪了她一眼给她个你活该的眼神谁让她同意陌生人加入的输了也是自作自受

    萧样儿看到雅雅的表情尴尬一笑道:“大不了我指着巧巧她跳舞呢没喝酒

    姚文雅看看舞池中尽情摇摆着的那个热辣身影还有她身边那群甩都甩不开的苍蝇估计她已经自顾不暇了

    “你们先开始我去个洗手间马上回来”姚文雅起身她不喜欢这里看来想脱身该搬救兵才行

    “雅雅你可不能跑了把我自己丢这儿啊”萧样儿可怜巴巴的拉着姚文雅的手说

    “你太小看姐了我是那种人吗我去个洗手间回来你的酒我替你喝”此时的姚文雅豪迈得跟个大侠一样

    ……………………

    一连几日没有见到姚文雅了凌烈的生活跟丢了什么似的他对于自己笨嘴笨舌的让她伤心感到无比的懊恼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来去了书房拿起杯子倒了杯酒独饮起来盯着那琥珀色的液体酒杯中却映衬出那张调皮的俏脸这让他更加的抓狂一口把杯中的酒尽数灌进口中

    放下酒杯疾步走向办公桌他想可以试试写的把他说不出的话写在纸上这样应该能让姚姚心里舒服些他真的不是有意让她难过是真的说不出那句话来

    拿起笔四下里翻看却没有合适的纸张随手拉开抽屉手却僵在那里他有多久没拉开这个抽屉了呢那个相框扣在那里他又有多久没有拿出来看过了呢

    手慢慢的滑过相框的边缘但是却始终没有翻转过来突然用力的关上抽屉头也不回的离开书房他的心又开始那没来由的疼窒息感压得他想大声的嘶吼来发泄

    为什么为什么四年时间都过去了他还是走不出那片阴霾就因为心中那股怨气无法释放吗他发誓他会把他承受过的所有苦痛折磨都还回去的可是时至今日他要还去哪里他成功了他已经变得足够强大可以证明自己是个强者……但又证明给谁看

    想着心中更加的憋闷他本以为自己好了但是无意中那旧疾已经波及到了无辜的姚姚她一定被自己的态度伤到了他真的不是有意要让她难过只因为那黑色阴霾把他笼罩得太严实了

    一路飙车来到了市中心喜欢夜生活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凌烈随便找了家酒吧进去他每日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一般不会踏足这种地方反正是喝酒他不会像去酒店那么挑拣

    一踏进酒吧那聒噪的音乐震得耳膜生疼凌烈不自禁的皱起眉头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气味也让他很不适应有转身离开的冲动可是那孤独寂寞的感觉又让他害怕不得不收住脚步

    他穿过人群费力的挤到吧台点了一瓶芝华士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找到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坐定这里冷气不错视野倒也还开阔

    凌烈独自倒了半杯那酒液正好盖过杯底的冰块他端起杯子轻轻的摇晃下送到嘴边轻啜了口视线一直盯着舞池中狂乱舞动着的人群有些嗤之以鼻也有些淡然

    目光一扫看到旁边不远处一个有点眼熟的中年妇人正与个年轻男子耳鬓厮磨他虽然想不起那妇人究竟是何人也没那个心情去想但是可以肯定是哪个老板的老婆耐不住寂寞就对了他不禁想到有些人的评价说“越上流的人就越下流”想必上流的人都被这些个渣人坏了名声但话说回来上流中向他凌烈这样的人才是凤毛麟角呢

    “流氓

    “你敢打我活腻歪了是不

    “打你怎来了谁让你爪子欠老娘打你轻的

    “我就摸你了怎么样来这里怕人摸啊你跳得这么风骚不就等老子摸吗我就摸了……”

    “流氓——”

    突然自己正前方热闹起来不堪的话语支离破碎的穿透震耳的音乐传了过来凌烈皱了皱眉头发自内心的不喜欢这里可是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没入人群中是因为太过于思念看错了吗凌烈连忙起身寻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