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放倒总裁:贴身俏保镖 > 第125章 拥抱了还上床了
    办公室里气氛异常的诡异。凌烈将手中的报纸用力的甩向皮韦伦。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凌烈声音已经冷到了冰点。手一下下的摸着左手的无名指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本来被记者们骚扰了一早上的皮韦伦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抬眼看到凌烈摸左手无名指的动作更加的不爽,他有多久没有做这个动作了?每出现这个动作都说明他真的特别的生气!现在什么情况?他竟然因为莫须有的报道来质问他吗?

    “别说你TMD又躺着中枪什么都不知道!”暴躁的凌烈口吐粗话,他不想承认自己在乎,可是看到那报纸上的照片他想不抓狂都难。

    “你都不要了的女人犯得着为了这屁大点事儿跟我这嚷嚷吗?”皮韦伦头一次这样跟凌烈针锋相对,一是因为报道的失实让他烦躁,二是多年的兄弟竟然会不相信自己!

    “我不要怎么了?对,我是不要了!我不要了正好给你机会充当护花使者是不是?你皮韦伦何时成了情圣了?还真会见缝插针!老板不要了的女人正好便宜了你跟班的!”凌烈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思考问题的能力,他已经被浓浓的醋意熏得睁不开眼睛看不清事实!

    凌烈那口不择言说出来的话重重的伤害了皮韦伦,他跟他兄弟那么多年没想到在他眼里竟然就是个跟班的!“好!凌烈,我告诉你,老子这跟班的还不做了呢!离开你又不是活不了!另外这护花使者我还当定了!连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还配谈什么感情,我看雅雅离开你还真是幸运!你就是个分不清是非黑白的笨蛋!活该被所有人抛弃!”说完愤怒的转身,被气昏了头的皮韦伦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什么。

    “滚!当你的护花使者去吧!”凌烈一挥手桌上的文件夹应声散落一地。

    “唰!”皮韦伦大力的拉开办公室的门,没想到看到的是安俊诺那皱紧的眉头。低头看到她手中的报纸,一把抢了过来,粗鲁的扯开在她面前抖了两下大声诘问道:“你也是来质问我的对不对?好啊,报纸上说得没错,我们早就陈仓暗度偷.情已久了!照片拍得清楚,我们接吻了,拥抱了还上床了!这就是事实!”疯了一样的把报纸撕了个粉碎抛到安俊诺身上头也不回的走向电梯。这样被怀疑的滋味真他娘的难受,他现在有火无处撒要憋爆了!

    凌烈全身在发抖,他气皮韦伦一句解释都没有,更气自己还为那个女人在动气。为什么面对她的事情就控制不住情绪呢?这根本就不是他凌烈的处事作风!现在竟然为了她跟自己胜似亲人的兄弟闹翻了,真是窝火。

    安俊诺木讷的看着皮韦伦离开的方向,他竟然会对自己说出那些混账的话来,甚至这样子把她给丢在这里!心开始渐渐转凉,到底在他心里她有多重呢?怎么也抵不过他兄弟的分量,为了他兄弟的事情,他总是会不自觉的把自己丢在旁边,现在竟然把和他的怒气尽数撒在自己身上……眼前的一切渐渐的不那么真切了,好累啊……

    “诺诺——”安俊诺跌倒的瞬间凌烈冲了上去一把将她接住!

    “妈的混蛋!竟然连自己老婆都不管了!”凌烈咒骂着把安俊诺抱到沙发上,连忙拨打了邪无恨的电话让他赶到公司来。

    邪无恨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等安俊诺的状况趋于平稳了他才擦了擦汗坐到沙发上喘口气。

    “皮韦伦那个混蛋!”凌烈看着昏迷的安俊诺心里更是生气,一直以模范丈夫标榜的皮韦伦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是够混蛋的,我三番五次交代他不能刺激到他老婆,再这样下去神仙都保不住……”邪无恨突然想到皮韦伦交代他的话马上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保不住什么?”凌烈看看面色苍白的安俊诺,又看看一脸尴尬的邪无恨,也猜到了个大概。“诺诺怀孕了?多久了?”心里有一丝苦涩,这又让他想到那个他还没来得及有过一分交流的小生命。

    “两个月!”

    凌烈的心再次跟着一紧,如果他的孩子还在,是不是也两个月了呢?那样他也有个可以企盼的念头!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邪无恨知道皮韦伦嘱咐自己别说出来的原因,看到凌烈那伤感的眼神,他对于刚刚的脱嘴感到自责。但是又非常清楚他的性格,所以诸如孩子还会再有的安慰话在他身上都是不适用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沉默!

    安俊诺微微转醒,看看身边的邪无恨和凌烈,轻轻的问道:“韦伦没来?”

    凌烈转过脸去,说了那么绝情的话之后他怎么可能主动去找那个混蛋!

    邪无恨看看凌烈然后朝安俊诺耸耸肩,凌烈虎着脸一直骂着皮韦伦,他哪里敢在这个时候捋老虎须子啊!

    安俊诺掏出电话,她不信那个家伙真的会不顾自己和孩子的死活!可是电话响了两下被挂断了,接着就关机了。委屈的泪水决堤了一样的涌了出来,她根本就一句话没说被他吼了一顿,现在竟然会挂她的电话!她在他心里就这么没有分量吗?

    “别哭别哭,小诺你这样对宝宝不好的!”邪无恨对于女人的眼泪是彻底凌乱了。

    “为那个混蛋掉眼泪不值得!”

    凌烈一句话惹来了安俊诺不满的眼神,她怒瞪着凌烈使出全身的力气吼道:“你还说风凉话!全都是因为你!在他心里只有你这个兄弟,他何时在意过我的感受?为了你的公司加班加点,为了你的感情东奔西走,现在又受连累受到那些讨厌记者的骚扰!你倒好,不相信他还拿那些狠话刺激他,你算什么兄弟啊?现在害得他把气撒在我身上你看着开心了是吧?”安俊诺扯下手上的针头,几步跨到凌烈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座椅上的他。

    “你相信他和……那个女人清白的?”凌烈没想到一个女人可以在看到报纸上这些照片后那样的大度。

    “只有你这个白痴会相信!你自己兄弟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自己被嫉妒冲昏了头还不承认自己爱着雅雅,你就是个十足的笨蛋!”她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到了凌烈的身上!她是来兴师问罪的,她想问的只是皮韦伦那笨蛋不听她的劝告不懂忌讳闹出这个乱子而已。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就成了现在这样!她相信她老公,但是不代表她就不伤心!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