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平凡的明穿日子 > 第一千零六十章 虚伪和无奈
    天气日渐暖和,百花日渐盛开,徐煜因许多同学都成了宣德皇帝的死忠,最近不大喜欢上学了。而金陵大学也因此摇身一变,成为半官方的御用大学,国子监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奈何朱瞻基很注重这所能培养出不拘一格专才的学府。

    徐灏知道儿子或许是打小和朱瞻基太亲近了,向来不太感冒,因为二人的性格南辕北辙,倒是长子徐烨与皇帝的关系十分融洽。

    徐煜最近每天和沐兰香腻在一起,这几天总觉得园子里的人少了,问丫鬟碧月:“人都哪去了?怡红馆也没几个人。”

    碧月说道:“你们还不知吗?稻香村空置了许久,那一带通是杏树,大约有四五亩的面积,正值杏花开得很盛。管园的芷云婶婶母女在附近一所楼房,原来的匾额写得是‘杏花村舍’,给改钉上了一块‘杏花村店’,开了一个酒馆,闹得大家伙都去吃酒赏花,热闹无比。”

    徐煜和沐兰香惊讶对视,兰香说道:“竟有此事?那真是奇了,如此好玩的酒店可不能错过。”

    “叫大家一起,咱们再约哥哥嫂嫂们同去凑个热闹。”徐煜笑道。

    碧月说道:“可别成队去,要三三两两,好像是各路的游客才有意思呢。”

    “说得好。”徐煜马上叫人去通知各方,他和兰香带着冷香先骑着三匹小川马过去。

    稻香村位于主园偏西地带,样式和原先的一模一样。而原来的稻香村先是朱巧巧的住处,后来被徐灏开了几亩地学起了田园翁,所以原封不动的照搬过来,可等到农场出现后,徐灏又没有朱元璋的毅力。从未来此种过地。

    芷云是沐凝雪的陪嫁大丫头,成亲后因性格老实,负责料理稻香村。和一群精于农事的婆子种地种菜,酿酒养鱼等等。一切产出都归她和只身回来的芷烟,每年上缴一半的进项。

    今年芷云的闺女水莺提出要开个酒馆,说每年内宅的人都要来此赏杏花,一来让大家伙有个坐着休息的地方,二来趁机赚些小钱。

    谁也没想到老实巴交的芷云会生了个头脑灵活的女儿,酒店一开张,自然是生意兴隆。

    到了景致幽雅的店门前,徐煜翻身下马扶着二女下来。就见十三岁的水莺生得妖妖娆娆,一双会笑的月牙眼,笑吟吟的坐在杏花树下,身上全是苏扬打扮,一开口也是苏州话,软软侬侬煞是好听。

    四五个婆子被聘来做了跑堂,拎着酒壶什么的,三间店面设了四五十个座位,二三十个女人正在说笑聊天。

    她们见了徐煜来了,全都站起身问候:“二爷和香姑娘来了?”

    水莺连忙上前说道:“二爷请楼上坐。大小姐也在上面。”

    徐煜吩咐道:“你们照旧喝酒说笑,别拘泥于礼,就没兴了。”

    沐兰香惊喜的看来看去。对难得出门的她来说,再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所在了,这也是通病,明朝和清朝的皇帝就喜欢命宫人模仿民间热闹,相关记载的野史颇多,老百姓再熟悉不过的场景,对他们却是难得的稀罕事物。

    欣然来到楼上,就见叶琴和徐湘月同坐一桌,见了他们。徐湘月说道:“来了?残菜就不奉邀了。”

    “赫!”沐兰香觉得越发有趣了,捂着嘴笑。徐煜则点点头。笑道:“请便。”拉着兰香也拣了个临窗的座位。

    随便点了四碟小菜一壶杏花酒,沐兰香兴致勃勃的问道:“这和外头的酒肆一样吗?”

    徐煜给冷香倒了一杯茶。说道:“一样,就是外头几乎都是男人,这里则大多是女人。”

    “我喜欢这里,处处都是香气。”沐兰香拄着腮看着仿佛没有尽头的杏花林,“每次随着娘上香踏青,途经的酒肆茶馆声音嘈杂,那味道委实不敢恭维。”

    正说着话,一群女孩嘻嘻哈哈的一路说笑而来,徐煜认出都是父母身边的丫头,见她们却不进店,而是叫水莺让人抬几张桌子放在杏树林里。

    沐兰香说道:“她们倒是会玩。”

    兰春和迎春带着人也到了,二人手挽着手上了楼,徐煜说道:“你们怎么走着来?不是给你们留了几匹小川马么?”

    兰春说道:“游春步行才好,一路瞧着玩,骑马坐轿有什么趣?”

    “马被玉霞借去了,我们也走习惯了。”迎春解释了一句。

    话音未落,玉霞彩霞等人骑着马,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乘暖轿,一个女孩扶着手板缓缓走了出来。

    徐煜和沐兰香同时叹息,这女孩名叫碧箫,是个类似林黛玉的病秧子,也是个才女,可惜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还好主人家是兰香母女,自小到大当小姐般的养着她。

    玉霞等人先上了楼,迎春招手道:“和我们同桌坐吧。”

    彩霞说道:“还有个病鬼在后呢,这么多人太挤了,我们另桌坐。”

    沐兰香微微蹙眉,也知道丫头们素来对碧箫颇有微词,此时也不好说什么。

    豪门的丫鬟自有豪门的气派,几乎每个人都跟着老妈子,而老妈子拎着钱包褡裢。

    叶琴见状笑道:“好买卖,竟是会现钞的。”

    话音未落,廊下拴着的公马貌似相中了一匹母马,公马一边嘶鸣一边就要爬上人家的背。母马不依,两个相互撩起了蹶子来,婆子跑出来吆喝住了,分别牵开。

    忽然水莺冲了出来,嚷道:“你这客人,亏了我叫你一声婶娘,怎么就搔起我的手掌心,还摸我的屁股?”

    楼上的徐烨等人大哗,楼下的女人们叫道:“她喝醉了调戏人,绑了送到外宅见管家。”

    徐煜忙站起来走了下去,说道:“算了算了,罚她拿出一吊钱算作赔礼吧。”

    那骚扰水莺的妇人喝得烂醉,说道:“没有钱,由着你们送去。我是没几吧的,怎么会调戏人呢?”

    不等徐煜开口,赶来的芷烟沉声道:“放肆,把她拖出去绑一天,醒醒酒。水莺,我说多少次点到为止,不许让她们吃醉了闹事,你也太放肆了。”

    水莺委屈的低下了头,徐煜赔笑道:“烟姨消消气,下不为例好了。”

    “她闹得太不像话了,赶紧把酒收回来。”芷烟没理他,一直瞪着水莺,“莫非你想让我和你娘被撵出去吗?煜儿哥不用你替她说好话,玩玩闹闹没什么,却不能坏了规矩。”

    “是。”徐煜碰了一鼻子灰,讪讪的正要上楼,守二园门的婆子走过来,丢了个眼色。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酒馆,楼上的兰春对小丫头蓝儿说道:“你悄悄跟着过去,这么鬼头鬼脑的。”

    过了好一会儿,蓝儿跑回来说道:“不好了,秋雨姐姐竟死了,后园二门边给二爷磕头的是秋雨姐的母亲。”

    “秋雨死了?”整个二楼的人都惊呆了。

    很快消息扩散,楼下的芷烟对着训斥闺女的芷云叹道:“没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到底发生在了这一代的身上。”

    芷云里面对水莺说道:“瞧见了没?这就是为何我不许你去做丫头的原故,除了三爷外,有几人能护住身边人?”

    二门外,徐煜流着泪跺脚,秋雨母亲跪在地上,哭道:“她自从回到家里,天天啼哭,茶饭都不肯吃,得了相思病,日重一日。今早叫我把这支钗儿交给二爷,说蒙你的怜爱,感激不尽,如今眼看着就要去了,一切衣服首饰都是二爷赏的,不便留作纪念,唯有这一对银钗,是自幼头上戴的,留一支带到地下,这一支送给二爷,说完她就喘起气来,眼闭上了。”

    徐煜哭道:“都怨我,怨我,我马上送去金银,厚葬秋雨。唉!我这就到书房领罪。”

    书房外,闻讯火速赶来的萧氏等一大帮女眷,就见徐煜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徐烨跪在地上死死抱着父亲的大腿,哀求道:“爹,弟弟还小,你原谅他吧,求求您了。”

    倒是徐灏没有想象中的雷霆之怒,而是失望的道:“畜生!你不配做我的儿子!来人,把他送到海外,永远不许回来。”

    “啊。”沐兰香身子一软,昏倒在了沐凝雪怀里。

    萧氏几步走前,一把抱起自己的孙儿,仰头怒道:“这家是你做主,我也不敢说什么,这就收拾收拾行李,我陪着煜儿走,咱们祖孙老死也不回来丢你的人。”

    “娘!”徐灏的表情先是错愕,随即苦笑,这一幕活脱脱红楼梦呀,终于体会到了贾政的无奈来,再牛逼又岂敢对着宠溺孙子的母亲牛逼?

    所以大家伙就看到威风八面的徐三爷,老老实实的赔笑道:“娘,孩儿错了。可,可煜儿委实因他害了一条性命呀。”

    萧氏冷笑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那秋雨是私下里和他好的,明知故犯被撵出去不为过,家有家法,你当年不也是守着规矩么?难道是个人爬了少爷的床,我徐家就得承认她的名分?笑话!这不也是你常说的,人不自重,休想他人尊重吗?都按你那迂腐脾气,如今也不用鼓吹什么一夫一妻了。”

    “是,是。”徐灏心里苦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身正才能不怕影子斜,他自己就是个矛盾体,真要辩论下去,可谓是怎么说怎么错。

    “我真是虚伪啊!”徐灏目送大胜而归的母亲,一声叹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