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逆 > 第1294章 苏醒
    ---------..

    第苏醒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风浩的意识一直处于混沌当中,他不能思想,也不能动弹,就这么静静的躺着……

    一大早,全勇便是与村民们再次进入大山打猎去了,木屋内,只留下女儿全蓉蓉在照顾那捡回來的年轻男子。

    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内,这身受重创的年轻男子身上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身上那些瘆人的伤口竟然全部愈合了,那些断碎的骨骼,也奇迹般的恢复了,这让的全勇大呼惊奇,更是确定,这年轻男子來历必定极为不凡!

    只是,就算是愈合了,这个年轻男子却依旧沒有苏醒的痕迹。

    此时,年轻男子穿上了全勇的一套衣衫,静静的躺在床榻上,床榻边,全蓉蓉单手撑着头,瞌睡的正香,嘴角,还带有一抹晶莹的水迹,清纯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微弱的声音从床榻上传來,顿时,就惊起了瞌睡当中的全蓉蓉,她微微一怔,旋即便是往床榻上看去,便是见到,原本静静躺着的年轻男子正张开嘴,虚弱的轻声喃喃着。

    “你醒了啊!”

    全蓉蓉顿时就如兔子一样的蹦了起來,眼眸内有些惊喜,也有急乱,直接就跑出房间去,不过少许,她便又是跑了进來。

    因为,全勇还沒有回來。

    “怎么办呢?”

    看着床榻上依旧是断断续续喃喃出声的年轻男子,全蓉蓉更是如若无头苍蝇一样的在那晃荡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对了,喂他喝药,喝药应该有用!”

    想到了每天全勇拿回的药草熬制的药汤,全蓉蓉眼睛一亮,便是再次跑了出去,走进來的时候,手中便是端着一个木碗,盛着一碗已经凉了的药汤,直径來到了床榻前。

    而后,她便是小心翼翼的,拿着一个木勺,一勺一勺的盛着药汤,喂入了年轻男子有些干裂的嘴唇内。

    一碗药汤喂完了之后,全蓉蓉忙的满头大汗,而年轻男子也再次睡下了,恢复了安静,呼吸也变的悠长。

    “真是个怪人,明明早就恢复了,还一直赖在床上不起來,真是奇怪!”

    连叫了几次,年轻男子也沒有丝毫反应,全蓉蓉嘟囔了一句,便是端着木碗,迈着莲步朝着房间外走去。

    只是,她沒有看到的是,在她转身之后,床榻上的年轻男子手指微微的动弹了一下,紧闭的眼皮也有些微微的颤动……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在黑暗当中,一个个画面在风浩脑海内闪过,各种战斗的画面,各种人物的形态,最后,几张如若梨花带雨般的俏脸显现在他面前,那通红的眼眶,让的他的心都揪了起來,灵魂在颤栗着。

    “灵儿!”

    随着一声惊呼声,躺在床榻上的风浩猛的睁开了眼睛,眼眸内,闪过一抹骇人的神光,少许,才是恢复了正常的漆黑,如若是星际一样,深邃无底。

    “呼!……”

    张口,他吐出了一口长长的气流,才是打量起房间内的一切來,顿时,眼眸内闪过一抹茫然,“这里是哪?”

    他记得,自己应该是在内墓世界当中渡天劫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身上的衣衫好像也不是自己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风浩坐起身來,揉了揉有些发晕的脑袋。

    他只记得,自己已经成功渡过了一重九层天罚,然后,便是有一道人影从那漆黑如墨般的劫云内走去……

    似乎又是感受到了那种威压,风浩浑身寒毛一阵倒竖,大汗淋漓,面色也变的有些苍白。

    太强了,他好像就只听到几个字,然后,一声熟悉的声音传來,他身子一轻,便是陷入了黑暗当中,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根本不知道。

    “她呢?难道是她带我出來的?”

    风浩想到了那个白衣女子,最后出现在他脑海内的那个声音,也与她的声音非常的相似。

    就在他想要深度想下去的时候,房外的一些吵杂声便是唤起了他的注意。

    此时,在村庄门口处,几个壮汉浑身是血的被抬了进來,顿时,便就引起了村庄内的人的注意,一些哭腔也随之传出,多了一份悲戚之意。

    一些村庄内的壮年一脸愤慨的站在一旁,拳头拽的紧紧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全勇也是一脸铁青,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眼眸内,眸光闪烁不定,最后还是化为了无奈的叹息。

    “蓉蓉,你怎么出來了?”

    连的自己女儿小跑了过來,全勇脸色的神色一换,有些紧张的迎了上去,不让女儿看到那血腥的场面。

    “爹爹,那几位叔叔出什么事了?”

    全蓉蓉娇小的俏脸上有些苍白,有些惶惶的问道。

    “沒事,沒什么事。”

    全勇身子微微一僵,不过很快的便是恢复了正常,带着一抹慈爱的神色抚了抚少女的头顶,安慰着。

    “你……”

    接着,全勇的眼眸内陡然升起了一抹震撼的神色,嘴巴张合,却是说不出话來。

    因为,一个身穿他的衣服的年轻男子,正朝着他这边走了过來。

    “大哥哥,你醒了啊,这都十七天了,你才醒來。”

    感受到了父亲的异常,全容容也是转过头來,便是到了风浩,顿时有些惊奇的呼道,一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内闪现出一些神采來,俏脸也恢复了红润。

    “十七天?”

    听到这句话,风浩不由微微一怔,疑惑的扫了一眼眼前的父女,脱口说道,“难道……是你们救了我?”

    顿时,他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脸色也是有些沉了下去。

    他想到了白衣女子,他可以肯定,在最后关头救了他的,绝对是那个白衣女子无疑,但是,自己究竟又是怎么从内墓世界内出來出现在这里的?那么,白衣女子又到哪里去了?

    一个一个疑问在他脑海内闪过,却是一个也找不到答案。

    也因为他的异状,全勇小心的将女儿护在身后,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