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全民领主:我能召唤历史人物 > 第152章 两面受敌!想办法从妖兽入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52章 两面受敌!想办法从妖兽入手!

许圣既然能够看见别人的命运线,那么他必然也是能够看见吴缺的命运线,所以在许圣的第二个人格出现的那一个刹那,许圣必然是已经看清楚了吴缺的命运线,加上以许圣对仙平道的了解,必然是通过两方的命运线推断出吴缺很大可能战胜仙平道,所以才有了这么一番发言。

当然,也是不能够派出许圣是在诈降,虽然说着是要投降,实际上是虚与委蛇,在骗取吴缺的信任,并且在暗中伺机的行动,好让仙平道能够有机会。

不过曹老板有句话说的好,那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吴缺不管许圣的内心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投诚,吴缺看重的是许圣的能力,若是有他的加入,自己的大夏郡会远远超出同期的其他郡,甚至在短时间内赶上文明世界大世界的那些发育时间已久的郡也不是没可能。

因此,既然许圣已经是这么说了,那么吴缺必然是不可能会不答应的,所以吴缺直接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虽然用人不疑,但是,对许圣应该有的防备还是要有的,吴缺将许圣安排在房玄龄的麾下做事,经过先前城主府的一番波折后,房玄龄如今对麾下的人都管理的极其严格,相信许圣即便是有心思,也是很难在房玄龄的手底下掀起什么波澜。

既然都已经说好了,吴缺便让许圣拿出一些东西当做信物,吴缺派人将这信物送往卢郡,与卢郡的仙平道大军展开沟通,随后许圣便给了吴缺一枚戒指,用许圣的话来说,这枚戒指便是仙平道圣子的象征,而且戒指上面还有三名道主共同留下的印记,只要是圣子戒指没有离开身体,那么就没关系,一旦戒指离开圣子,那么三位道主会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

这是一个让吴缺比较头疼的事情,许圣说了,他的第一人格是受到了三名道主的严厉嘱咐,是绝对不允许将戒指给取下来的,加上许圣第一人格的性格软弱,所以他是绝对不会丢掉戒指的。

因此,只要是吴缺将戒指拿走,那么三名道主就会知道,许圣进入到第二人格的状态,并且将戒指给交了出去,而更加让吴缺头疼的是,这些道主还能够感知到这枚戒指的具体位置,也就是代表着,他们是会知道,这戒指是从大夏郡被送出去,加上卢郡的仙平道大军投降,他们简单一猜,就知道是吴缺从许圣的第二人格手中拿到了戒指,那么就有可能会对吴缺迅速的展开攻势。

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吴缺将戒指拿走,那么就会加快道主的到来,甚至有可能会在吴缺彻底收服卢郡以前,道主就已经是率领了大军杀来,这是一个值得吴缺权衡利弊的时候。

当然,吴缺询问了一下田丰和房玄龄的意见,二人尽皆是认为应该继续拿下卢郡,即便是没能全部收服卢郡就已经与道主的大军碰见,那也可以拿所拿的卢郡领地作为战争缓冲地,无论怎么搞,对于己方都是毫无损失的选择,就这样吴缺便命令许褚率领了3000名虎卫,向着卢郡出发。

……

许褚此刻无比的兴奋,这三千的虎卫是主公吴缺特地拨给许褚训练的,也算是许褚第一次能够带着自己训练的兵种征战,他自然是极为的兴奋。

许褚的虎卫与其一样,皆是孔武有力的壮汉,并且每个人的手中都握持着又长又大的长锤,并且每个人的身上都披着厚重无比的甲胄,很显然,许褚的虎卫,属于是重步兵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往往都是战场上最坚硬的肉盾。

不消多时,许褚率领的三千虎卫便已经是来到了距离大夏郡边境最近的一座卢郡城池,轰隆隆的步伐声,也就是有虎卫这样的重骑兵才能够制造出来,甚至他们的脚步比马匹的铁蹄还要重,引起了阵阵飞扬的尘土,直接是惊动了这座城池的守军。

守城的仙平道将领在见到大摇大摆没有丝毫遮遮掩掩的许褚,自然知道许褚并不是要攻城的,否则的话,此时在下方的就不会是三千虎卫,而是一排排群英殿领主的攻城器械。

当即这名城池的守军将领对着许褚便高声大喝:“群英殿的将领,还不速速止步!”

许褚看着这名守军将领,咧嘴大笑,对其说道:“你们的圣子在我主公的手上,若是识相的话,便立即开城投降,兴许主公对尔等网开一面,还能够留尔等一条生路,否则的话,这圣子之死,你们难逃其咎。”

听了许褚的话,这名守军将领可谓是脸色大变,加上己方的圣子都在群英殿的手上,在通禀城主后,该城城主也是无心恋战,自然是打开了城门,迎许褚入城。

“开门!快开城门!”该城城主焦急忙慌的就命人打开城门,城门轰然打开,吊桥放下,彻底的迎接许褚入城。

在见到了许褚手中的圣子戒指后,所有的仙平道将领尽皆是跪拜在许褚手中的圣子戒指面前,并且齐声的高喊着:“我等未将圣子保护得当,实在是该死啊!!!”

看到这些仙平道将领的状态,许褚不由的也是在心中感叹着,这仙平道的信仰之力确实是挺厉害的,居然能够将这些将领的忠心提高到这样的程度。

接着在许褚的要求下,该城的城主很快便答应了投降,毕竟他们若是不投降的话,圣子的安危就不保,若是圣子有什么差池,他们也就只能够是以死谢罪了。

就这样,许褚顺利的接管了这座城池,城内约有十五万左右的兵马,相比较其他的城池,兵马数量算是比较多了,毕竟是距离吴缺最近的一座城池,自然是要重兵把守的。

好生安抚了这群人马,接着许褚将将领都暂时性的控制起来,接着留下了一部分虎卫留守这座城池,等后面的人接管。吴缺除了派遣许褚作为先锋的部队外,后面还有高顺所率领的接管部队,因此许褚的部队数量较少,而接管的高顺部队则数量较多,为的就是更好的控制住这些招降过来的城池。

吴缺之所以如此的安排,是因为许褚的性子直且暴躁,让他作为接管部队的将领,很容易和城池内的降兵发生冲突,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出现,吴缺才让更加稳当的高顺作为接管的将领。

在许褚离开后,高顺进入到刚刚接管的城池,对城内的降兵进一步进行抚慰后,高顺找到了那些被许褚暂时关押的将领,对他们进行安抚:“尔等之罪皆是来自于仙平道的道主,你们不过是被他们的谎言所蒙蔽,今日尔等能够幡然醒悟,对我军投降,似然是过往罪责两清,待主公将卢郡平定后,还会对尔等进行封赏,但此时尔等暂且还是在委屈一阵子。”

在高顺的抚慰下,效果还是极为的显着的,这些将领的抵抗之心减少了很多,并且有不少人已经想要加入吴缺的麾下,毕竟吴缺的名望摆在这里,能够加入吴缺的麾下实际上也是比较不错的选择,毕竟这些将领里面大多数人,也不过是一些垃圾的官职而已。

很快在高顺的掌控下,这座城池基本上已经是落入了吴缺的手心中。

在许褚和高顺二人的努力下,卢郡的大半城池很顺利的进入到吴缺的手中,而此时在许褚的面前,便是卢郡的核心城池,卢城了。

此时的卢郡四门紧闭,吊桥拉起,城上的守军紧接着面色严肃,弯弓搭箭,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许褚一看到这个模样,就知道卢城内必然是不对劲,很有可能,是主公所说的所谓的道主已经进入到卢城内,否则的话,卢城就会像是卢郡的其他城池一样,听闻圣子在己方的手上,早早的便开门投降了。

这一次许褚的智商难得的没有走偏,大老远看到卢城的不对劲后,当即是命令自己的虎卫停止前进的脚步,接着在远处眺望的卢城,不多时,便有一名身穿黄色的道袍,发须乌黑靓丽的中年男人突然出现在城墙之上。

没错,是突然间,许褚很肯定,那个位置在先前是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东西的存在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内突然的抵达了这个位置。

许褚揉了揉眼睛,再度的确认了一遍,确信自己没看错,当即内心反应了过来,想必这应该就是仙平道的其中一名道主了吧。

道主的能力神秘莫测,在临行前,主辅房玄龄就特地找到许褚对其嘱咐过,意思是在此行招降卢郡的过程中,随时都有可能遇见道主,而道主的能力没有任何人知道,因此房玄龄让许褚要万般小心,最好不要与道主有所冲突,若是碰见道主,走为上策。

许褚虽然不惧怕道主,但是毕竟这是军师和主公的计划,许褚若是破坏了,那么必然是死罪。

因此,在见到道主的那一刻,许褚立即是毫不犹豫的命令虎卫撤退。

但是没想到,许褚在一个命令的时间,那卢城城墙之上的中年男子再度的消失,不仅如此,在许褚又一个眨眼的时间过后,那中年男子出现在了许褚前方不过数百米的距离。

这般神乎其技的术法,可谓是让许褚大跌眼镜。

吴缺透过许褚的视野,看到了这名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也是立即的反应了过来,这必然就是三名道主当中的一名。

果然和己方预想的不错,在将许圣的圣子戒指拿离开他的身边后,道主果然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卢郡,终于是在己方彻底占领卢郡前,抵达了卢郡的卢城。

看着这道主的能力,吴缺的内心也是颇为惊讶,不知道这是道主的障眼法,还是他真的具备空间移动的能力,如若是前者尚好,说明这名道主或许是擅长幻术一类,对付起来不会太过困难,若是后者,那么麻烦就大了,对于可以空间移动的术士,想要对付他太过于困难了一些。

刚刚从道主出现在城墙之上,再到他瞬息到了许褚前方不远的距离,期间的时间并没有相隔很久,如果说这名黄色道袍的道主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发动空间移动能力,那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见到许褚迅速的撤离,那名黄色道袍的道主也是颇为意外,他或许也是没有想到许褚会撤退的如此果断,毕竟群英殿的大军这次来势汹汹,冲的就是将整个卢郡收入手心而来,他所派遣的大将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撤离了,自然是让这名道主感到意外。

不过这名道主并未继续的追击许褚,而是就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许褚离开,许褚和吴缺都不知道这名道主在想什么,但是既然他没有对许褚动手,对吴缺而言就是好消息,许褚如今带的兵力毕竟不大,并且也不全,此时和仙平道开战是不明智的。

许褚撤离,正好与后方前来接管城池的高顺碰了面,二人就在距离卢城最近的一座城池集合了下来,并在此设重兵把守,防止卢城的大军进攻。

秋风瑟瑟。

此时的天气即将脱秋入冬,周围的气温也是骤降了不少,所有的树叶都已经枯黄掉落。

隐隐有寒风从远处席卷而来,卷起不少枯黄的树叶在空中打转,迟迟不肯落下,在许褚与高顺将这座城池防线建筑好后,便于神在庐城的道主相对而峙,一场隐隐约约要展开的大战,即将就要触发。

……

大夏城。

无缺与房玄龄、田丰在书房内进行战略的商议,他们这样已经持续了很久,毕竟要应对的是仙平道,所以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目前仙平道大军的动向暂时还不是很明朗,周瑜所率领的吴郡、会稽郡两郡,暂时仅仅只是受到了郡内的仙平道兵种的进攻,进攻的力度并不是很大,以周瑜的能力再加上秦琼、甘宁、罗成、尉迟恭、花木兰、贾诩等人帮助,两个郡的境内仙平道大军暂时是掀不起什么的波澜,目前的主要问题还是其他郡的仙平道,一旦占领下来他们的领地,便会立即向周瑜的两个郡进攻。

周瑜这边暂时还不需要无缺等人的担心,那么无缺就需要照顾好自己的大夏郡就行了,大夏郡北面有赵云军团的镇守,问题也并不是很大,吴缺所在的大夏郡南面大将有许褚、高顺、杨延昭、霍去病可谓也是猛将如云,谋士则是有田丰、房玄龄进行辅佐,仙平道想要攻进大夏郡也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吴缺与房玄龄,田丰二人看着卢郡境内的地图,并且商议着策略。

房玄龄和田丰二人一致的认为这仙平道的道主虽然身怀术法,神出鬼没,但是在带兵打仗方面,这道主必然是远远不如己方的。

加上仙平道如今人多势众,那么就会给道主营造出一种他们的军力比己方要强大的错觉,所以房玄龄和田丰二人觉得以伏兵之计对付这道主是最为合适的。

很快的,在三人还在商议的过程中,被一道紧急的情报给打断。

三人当即是将目光投到这情报之上。

原来是在扬川郡周围的仙平道轻易的将几个郡都给占领了下来,并且凝聚了两百余万的大军,将扬川郡租借给辛城给包围了起来,直接是将身在辛城内的公输般给困在了里面。

仙平道包围辛城后,并没有急着进攻,只是围着,一面不拦着赵云的斥候将消息传回去,他们的用意很明显,就是为了让赵云派兵驰援。

大夏郡北面的防线经过津文城城主和赵云的两任所有者的防线打造,早就已经是固若金汤,并且在赵云和徐庶共同的治理下,大夏郡北面是吴缺三个郡内发育情况仅次于吴缺的大夏郡南面,因此,仙平道想要通过北面攻入大夏郡,难度也是比较高。

所以他们才想到用这种办法来逼迫赵云出兵,使其能够离开大夏郡的北面,使其防守的优势荡然无存。

不知道仙平道是知道公输班的存在,还是他们是歪打正着,因为公输班在扬川郡的辛城,因此导致吴缺不得不让赵云想办法将公输班给救回来,如今的情况,吴缺注定了是南北两线一同开战的结果了。

所幸大夏郡的西面是连绵的群山山脉,仙平道想要通过山脉进攻,不仅费时费力,而且狭窄的通道导致仙平道不能够大军压境,吴缺据山脉通道而守,可达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效果,所以吴缺猜测,只要仙平道是一个正常的想法,那么他们就绝对不可能从大夏郡的西面进攻,而且即便他们进攻,西面的上靖城还有狄仁杰以及李元芳镇守,一时半会儿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可以攻进大夏郡的腹地的。

而至于大夏郡的东面,有函谷关的镇守,问题也是不大,所以,目前吴缺大夏郡就只有南北两面容易受到进攻,并且此时也已经是受到了进攻。

吴缺为了防止大夏郡北面受到大量仙平道成员的进攻,也是为了因为自己将赵云军团的成员调拨给周瑜,所以吴缺命刘伯温与徐庶一起辅佐赵云,这样才可以做到大夏郡北面万无一失。

“玄龄,田丰,你们二人有何想法?”这个时候,身为领主的吴缺,自然是要先听听自己谋士的意见。

“回禀主公,公输班先生对于我军极为重要,我军必然是要将公输班先生给救回来的。”房玄龄对吴缺说道。

这点吴缺自然是知道的,公输班的重要性,抵得上千军万马,有他在,吴缺麾下的工事能力会不断的提升,一旦工事能力可以领先其他领主一整个世代,那么一旦战争打响,吴缺光是依靠武器,都可以将敌人给打败。

所以公输班,吴缺是必须要救出来的,但目前的问题,是如何将公输班给救出来。

房玄龄话并未说完,在说完上一句话后,房玄龄继续说道:“仙平道的两百万大军,可以将辛城围堵的水泄不通,因此,想要进入到辛城,必须要用一些特殊的办法。”

“根据臣的调查,我郡的西方具有许多的妖兽气息,其中一些飞行禽兽具有搭载人的能力,若是我军操控这些飞行禽兽,从空中落入到辛城内,将公输班先生救出来,此为万全之策。”

吴缺属实是没想到,房玄龄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个离谱的计划来,在文明世界内虽然是可以借助妖兽的力量,就比如说樱花联邦的阴阳师可以操控式神一样,在华夏联邦的一些术士,也是可以操纵妖兽的,被称之为驭兽师。

可是吴缺的麾下并未有驭兽师的存在,如何能够让这些飞行的妖兽答应能够帮助己方?

这时,一直在思考的田丰缓缓的开口附和道:“主公,属下认为,房主辅的计划可行,虽然我军没有驭兽师,但是主公坐拥三郡之地,土地广袤,何愁找不到驭兽师?更何况,我大夏郡距离西面群山颇近,这些山脉之中也必然会有世世代代于山林之中狩猎的猎户,这些猎户也是驭兽师的最佳人选之一。”

“此时战事一万火急,公输班先生身陷为难,并且南面的仙平道道主也是虎视眈眈,我等必须要尽快的解决一边的战事,否则头尾不能相顾,很容易陷入败局之中,还望主公尽快做抉择!”房玄龄对吴缺说道。

另一边的田丰也是催促吴缺,如今的情况确实是万分火急,一旦是吴郡和会稽郡两个郡都受到了仙平道的进攻,那么吴缺更加是顾及不暇了,因此越早可以解决一边的仙平道,那自然是最好的。

吴缺沉吟了一会儿,当即是一拍大腿,决定了下来。

“如今卢郡前线的许褚、高顺不能够动,霍去病作为机动部队,也必须要时刻的待命,东面函谷关的杨延昭也是至关重要,如今大夏郡内无将可用,这寻找妖兽一事,我便亲自去吧。”吴缺直接是说道。

如今的吴缺的战力,可是丝毫不亚于一名传奇级的将领,因此他前往西面的群山寻找妖兽,是最为合适的。

此话一出,房玄龄和田丰自然是要劝说的,但是因为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吴缺麾下几乎所有的将领都有他们自己该做的事情,实在是抽不开身,而当初对付努尔哈赤的时候,吴缺的战力也是有目共睹,一番劝说无果后,房玄龄和田丰便也就只能是默认由吴缺亲自带兵前往西面的群山寻找妖兽以及驭兽师,并且也在三个郡内散播消息,寻找驭兽师。

为了保证吴缺的安全,在房玄龄和田丰的强硬态度下,吴缺带领了三百名陷阵营一同进入到西面的群山之中。

吴缺手握破灭之枪,胯下乘骑着七色独角兽,与三百名陷阵营兵种行走在山脉之中。

此时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昏暗下来,入夜后,山林静谧,这西面的群山山脉虽然不是吴缺第一次看到了,但是之前都是吴缺接入其他将领的视野看,这亲自来还是吴缺第一次来,这亲身体验果然是不大一样,吴缺深刻的体会到这西面群山山脉的山势崎岖和陡峭。

或许是因为这群山山脉的山路实在太过难行,因此西面的郡基本上很少踏足山脉,除了和吴缺进行贸易之外,所以吴缺基本上都不担心西面山脉外的郡会进攻而来,因为大军实在是很难通过。

夜风萧萧肃肃,风里甚至带了一股湿气,因为山脉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湖泊,之前吴缺曾在这里斩杀了一只隐藏boSS,围着中心湖泊在边缘前进了一段距离后,在前方显现出一间沿着山体而建的木屋。

月上高挂,吴缺率领着一众陷阵营来到了此间木屋前。

这木屋所建的位置极其的精妙,借助山体与这山林之间的树木进行隐秘,若不是走近的话,在远处是绝对无法发现这间木屋的,无缺也就只是在率军沿着山体小路前进,碰巧发现了这间木屋。

既然已经发现了,直接离开木屋不打一声招呼就走的话,无缺内心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因此无缺命人走到木屋前敲了敲门。

叩叩叩————!

叩叩叩————!

敲了老半晌,木屋内并没有任何人的回应,那名敲门的陷阵营兵种一脸无奈地转过身来,向无缺报道,而无缺端坐在七色独角兽的背上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木屋的窗户里面明明闪烁着微弱的火光。

这说明这间木屋是有人居住的,此时不开门只有两个原因,第1个便是这木屋的主人躲在木屋内,不可开门一件,第二则是这木屋的主人外出未归。

但无缺此行进入群山山脉,为的就是寻驭兽师,木屋的主人将木屋建在群山之中,必然对驭兽会有一定的心得,他很有可能就是一名猎户,猎户是成为驭兽师最方便的职业,因此无缺是不会放过这眼前大好的机会的。

但是无缺并不是傻子,他不会将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等待上,也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既然面前有两个选择,那么吴缺便两个选择一起做。因此无缺直接让几名陷阵营的人留守在木屋前,而他继续率军深入,沿途看看是否是这猎人并未回到木屋里,那么沿途便能够找到这未归的猎人。

而就在无缺继续前进了大约数里地的时候,在前方的一座山口上发现了一只匍匐在道路上打瞌睡的熊妖。

这熊妖胸前一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并且随着这起伏当中会发出类似于兽吼和哈欠之间的声响,吴缺姑且将这当做是这熊妖在打呼噜。

随后吴缺身后的那些陷阵营的将士们纷纷的看向无缺,有一名陷阵营当中的校尉站了出来询问道:“主公,是不是要将它斩杀?”

无缺看了看那毫不防备在打瞌睡的熊妖,内心思忖了片刻,认为刚刚进入这山脉当中,暂时还是不要惹事生非的好,于是直接对着自己麾下的陷阵营兵种们说道:“不用斩杀,暂且姑且将其驱赶便是了。”

于是陷阵营的兵种当中,立即是走出来十余名陷阵营的士兵朝着那熊妖走去,走进后,其中一名陷阵营的兵种取出一杆长枪,直接是用枪身拍了拍那打瞌睡的熊妖。

啪啪啪————!

啪啪啪————!

这名陷阵营的兵种拿着长枪,至少拍打了这名打瞌睡的熊妖10余下,拍了老半天,这熊妖才堪堪有点要醒来的样子。

“嗯……谁啊烦老子睡觉……”

这熊妖揉着自己的眼睛,满脸没睡醒的慵懒样子,直接一个鲤鱼打挺操纵着它那肥胖的身体轻盈的从地面站起,然后松开它揉眼的手,一双乌黑的熊眼看一下面前的陷阵营的兵种。

居然会说话?无缺看着这熊妖说出的这句话,内心不由得有些惊讶,因为在文明世界当中,会说话的妖兽品质必然是史诗级以上的存在,当然也是包括史诗级的。

“我们乃是群英殿领主挥下的将士,此行进山是为了寻找擅长驱使妖兽的猎户,但因你在这路道中间打瞌睡,我们不得不将你叫醒。”这名陷阵营的兵种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对着呢刚睡醒的熊妖说着,毕竟文明世界里会说话的妖兽也是很多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实在是不值得惊讶

“哦,原来是这样……”这熊妖点了点头,接着懒洋洋的扭过身,正准给无缺的军队让路,突然它愣了愣,又猛的一转头看向那坐在七色独角背上的吴缺,失声道:“群英殿领主?!”

这熊妖显然是很惊讶,一下子从睡梦中的状态清醒过来,他的目光顿时跃过这些陷阵营的兵种,看向他们身后那端坐在七色独角兽背上的无缺。

“妈耶————!!!”这熊妖一下子发出一声怪叫,声音相较于它先前那一句话的浑厚嗓音完全不同,整个就尖锐了起来,并且它那肥胖的身躯突然蹿起了数丈高,逃命似的向着前方跑去,一边跑一边还惊声大喊:“老大老大,群英殿领主来了!!!”

无缺一脸疑惑的看着这名熊妖,他不知道自己的容貌在妖兽的群体当中居然算是这么丑陋的吗!居然看到直接就吓跑了,吓跑也就算了,还要赶回去摇人,这就过分了!

吴缺感到一阵的悲伤,伫立在原地,那些陷阵营兵种看着无缺询问道:“主公,我们需要追吗?”

“罢了罢了,不要生出无端的是非来,它既然跑了就由它吧,我们继续前进。”吴缺说道。

既然自己的主公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些陷阵营的兵种也就不多说什么,跟随着吴缺继续的朝前走去。

一行继续前进没多久,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浑身黝黑,体格庞大,穿着一身豹纹皮毛的男胖子。

而先前那只熊妖,则是怯生生的站在这名豹纹男胖子的身边。

吴缺看到这名豹纹男胖子,内心也是不由的惊诧,这穿着风格,可谓无比的超前,对于正常人来说有些过了,但是对于这个胖子而言正好。

不知道为什么,豹纹皮草明明是那么的让人不堪入目,但是在这个胖子的身上,吴缺却觉得无比的和谐。

“你便是群英殿领主?!”那豹纹男胖子的声音中气十足,还带着一股烟嗓的感觉,对吴缺发问道。

吴缺看着那名豹纹男胖子,朗声回应道:“我便是群英殿领主,你是何人?”

“我……”这豹纹男胖子的中气忽然间就好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迅速的衰弱下去,并且有一股奄奄一息的感觉。

果不其然,这豹纹男胖子话都没有说话,立即是面朝前的倒了下来,这时吴缺才从他的身后看到一道狰狞的伤口。

这伤口共有五道划痕,深可见骨,上面隐隐传来极为霸道的气息,这种感觉,是百兽之王——虎!

在这豹纹男胖子身侧的熊妖也是诧异的非常,他都没发现自己的老大身上居然有这么大一个伤口。

“老大,老大,您这是咋滴了?!”熊妖着急忙慌的说道。

“看来是被虎妖所伤?军医去看看。”吴缺朗声说道。

带兵打仗除了正常的兵种以外,自然还是需要带上军医的,否则的话一旦伤员一多,那么阵亡率就会直线的上升,虽然无缺只是带了300名的陷阵营兵种,但是还是额外的带了数十名的军医。

在无缺的一声令下后,这些军医便齐齐围在了那名胖子的身侧,掏出各种的医疗器具对其进行检查,再确诊为确实是虎妖所伤后,立即是采取了止血,缝伤等正常的医疗手段,接着其中一名军医返回来,对吴缺汇报道:“回禀主公,这男子身强体壮,即便是如此重的伤口,居然对其身体还是没有什么影响,在我等将其伤口缝好后,便已无大碍。”

在无缺的军医对这豹纹男胖子进行检查的时候,那名熊妖虽然满脸的担忧,但还是先退到一旁,此时听到那名汇报的军医与无缺之间的对话,它那张熊脸上的担忧,顿时的是放松了下来,随后在无缺的军医撤豹纹男胖子的身侧后,那熊腰便侍奉在豹纹男胖子的周围。

不过这名熊妖还是嘴里在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对这名豹纹胖子说道:“老大,这群英殿领主好像与我们想象的并不大一样呀。”

无缺耳尖立即是听到这名熊妖的话,内心不由得开始思寸起来,自己何时得罪过这豹纹男胖子。

这恐怕也得等这豹纹男胖子醒了以后,他亲自跟自己说了,即便是不知道自己和他究竟是何时结下的梁子,但是吴缺感觉自己让军医救了他一命,无论如何他总会给自己一点说话的时间吧。

吴缺看得出来,这名豹纹男胖子很显然就是一名驭兽师,毕竟这熊妖对其可是言听计从,若是他与自己的恩怨当中存在误会,那么在误会解开后,吴缺便能够将其收入麾下,这就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等待了没有多久,这名豹纹男胖子很快的转醒,在熊妖的扶持下站了起来,并且熊妖将刚刚吴缺派军医对他进行医治的事情也是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豹纹男胖子看着吴缺,眼中还是存在着提防。

“你和我有什么恩怨?我怎的记不得有你这么一号人的存在?!”吴缺直截了当的对那豹纹男胖子说道。

豹纹男胖子知道自己的熊妖是不会骗自己的,因此即便是看在吴缺救自己的份上,这句话他也是必须要回答:“呵呵……你诓骗我妹妹走,还说记不得我这么一个人?!”

这豹纹男胖子此话一出,吴缺更是满头的疑惑,如果说是自己挑起战争,将这豹纹男胖子所在的城池或者是村庄给摧毁了,那么吴缺认了,因为这是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如果说诓骗被人的妹妹走,这件事情吴缺敢打包票,无论是他还是他麾下的任何人,都绝对没有行这样的举动。

那么,眼前依旧是有两个可能性摆在吴缺的面前,第一个,就是豹纹男胖子是说谎的,他这么说就只是单纯的不想和吴缺有任何的交道,第二个,便是豹纹男胖子所言为实,他的妹妹确实是被骗走了,但是却并非是吴缺骗走,而是有人假借了吴缺的名号,将其妹妹给骗走了。

不过看着豹纹男胖子的样子,吴缺觉得他并不像是在说谎话,于是吴缺出声说道:“我从未派人诓骗过你妹妹,想必是有人在从中作梗,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你与我说明当时的情况,我或许可以帮助你找回你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