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周败家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砸场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三章 砸场子

“曾大人多虑了,此物乃是山城工匠锻造而出,何来遗祸?”

萧子澄微微一笑,伸手将曾泽生扶了起来。

“山城?”

曾泽生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便挂满了喜悦之色。

那山城可不正是眼前这位萧爵爷的封地么?既然是山城工匠,自然是以萧子澄马首是瞻的。

许是看穿了曾泽生心中想法,萧子澄淡淡道:

“你们两人回去后,从学徒和现任工匠中,挑选出一批可靠、有天分的人。

本爵爷拟从山城调来几个拔尖的工匠,给你们培训培训。”

曾泽生两人激动的浑身发抖,推金山倒玉柱便拜:

“大人恩德,小人铭记在心!!”

萧子澄点了点头,之后他又问了一些问题,这才让刘通三人退下,顾自忙碌去。

而他自己,则是喝着军器所劣质的茶水,站在门口沉默不语。

景平皇帝派他来军器所,其实正中他的下怀,山城发展到现在,虽然在各个领域皆有所突破。

然而其中大多数研究成果,只能在山城内部流通。

就比如说先前炸药罐,虽然景平皇帝清楚那东西作用巨大。

却仍旧没有将其在军中大面积推广,十二团营当中,也只有卫彻的耀武营少量装备了一些。

可以这么说,连萧方智麾下的边军,都没能列装更别提其它军队了。

景平皇帝为了封锁消息,甚至将昌平一战中俘虏的黑旗军尽数斩杀。

对此,萧子澄是既理解又无奈。

火药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的确是一件不可多得大杀器,在昌平时,若没有这火药罐,耀武营不可能胜的如此轻松。

然而万事万物总有两面性,只要掌握了火药配比,雇人支个小作坊便能批量生产。

有了昌平的事情,景平皇帝将火药当做机密之事封锁起来,也是无可厚非。

毕竟连他都能感觉出来,大周朝堂可不像表面上那么风平浪静。

在这个大前提之下,改良锻造工艺,便成了眼下为数不多的,能让大周整体军事实力大幅提升的途径之一。

望着窗外的皇帝,萧子澄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

不可否认,军器所目前的情况可以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

远远不是他早先预想的那般,简直可以说是一穷二白。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军器所内的工匠们,在锻造技术上的素质还是过硬的。

在他之前,也只有刘通是空降来的,其余军器所官员,皆是从帮工一步一步熬上来的。

只要稍稍加以培训,萧子澄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军器所在技艺上,定能再上一个台阶。

任重而道远啊....萧子澄叹了一口气。

“刘通呢!刘通何在?叫刘通出来!!我兵部托付的事情,他竟然敢回绝?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萧子澄站在门口,想看看究竟是谁在军器所内大喊大叫,还指名道姓让军器所提辖刘通出去见他。

只可惜声音传来的地方,距离大堂太远,萧子澄虽然隐隐知道方向,却没看到来人。

见此情形,一直默默护卫在他身后的吴天抱拳说道:

“少爷,我去看看。”

说着吴天便推门走了出去,没过多上时间,便又回到了屋内:

“少爷,是兵部的人,叫做楚俊开。”

萧子澄一听是兵部的人,不由皱了皱眉头:

“兵部的人来这做什么?”

“据那姓楚的说,兵部曾委托军器所为他们打造马车,想来是少爷您吩咐刘通中指与朝中任何一部司合作,这才找上门来。”

“我本以为会是刑部先来挑事呢,没想到却是兵部坐不住了。”

萧子澄冷笑一声,推门走出了屋子:

“走,和本爵爷去瞧瞧,哪个不长眼的炮灰敢来这撒野。”

“是!”

与此同时,军器所内一处工棚前,那名吴天口中的兵部郎官,正对着军器所工匠破口大骂。

而在他周围,聚满了军器所工匠和官员。

看着那些人的表情,似乎是被楚俊开骂的有些手足无措。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叫刘通出来见我,今日若没个说法,我便不走了!”

不得不说,因军器所地位低下,常年被各部使唤责骂,让军器所的工匠们在面对楚俊开的责骂时,没有一点反抗的底气。

过了好半天,眼见着楚俊开越骂越难听,才有一名官吏小声说道:

“楚大人息怒,已经有人去请刘提辖了。”

楚俊开脸色怒意未消,仍旧高声呵斥道:

“我看他刘通是皮痒痒了,敢驳我兵部的面子!”

不多时,刘通便领着几名下属匆匆赶到了此地,当他看到脸色铁青的楚俊开后,心中不由苦笑连连。

干笑两声,硬着头皮凑上去行了一礼:

“楚大人。”

刘通身为军器所提辖,论官职可是要比楚俊开高上几级,依着大周等级森严的官制来说,理应由楚俊开对他行礼才对。

可由于军器所尴尬的地位,其余部司根本没有将军器所上下看在眼中,这才有了眼前荒唐的一幕。

楚俊开斜撇了刘通一眼,脸上满是不屑和嘲讽:

“刘大人,你今日通知我部,说那马车你军器所不造了,这是几个意思?

你应该知道,这批马车乃是为明岁大战预备的,是要给前线将士运粮草的!

若不能按时交付,误了军机大事,你担当的起么!!”

“我...”

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刘通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刚要开口解释,却被楚俊开直接打断。

“在下不愿和你多费唇舌,那批马车你必须给我按时完成,若因为你等连累我兵部被问罪...”

楚俊开冷冷扫过周围那些军器所工匠,恶狠狠的威胁:

“小心楚某叫人打断你们的腿!”

听闻此言,军器所的工匠们脸上都露出的愤怒之色,有脾气火爆的,直接骂道:

“什么东西!”

“我军器所又不归你兵部管辖,凭什么对我们呼来喝去的!”

“你们兵部自己的活自己干!!老子不伺候这闲事!”

楚俊开脸色一黑,眼神凶恶的扫视一圈:

“我看你们是皮痒痒了!有本事当着本官的面再说一遍!”

军器所众工匠闻言,皆是沉默下去。

长久以来的不平等对待,早就让他们看清了,真若是起了冲突,吃亏的永远之军器所。

见此情形,楚俊开脸上讥讽之意更浓:

“一群欠骂的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