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府商女 > 057:爆笑狼狈的媒人林夫人!
    只有章妈妈看见了两辆马车进来了,立刻撒开腿就开始跑,一边跑一边喊:“凌嬷嬷啊,不好了,说亲的人来啦!”

    章妈妈的嗓门本来就大,平时在大厨房炒菜出菜,喊着上菜的也没觉得怎么着,但是都看见人家马车了,还这样具有穿透力的大喊,让车里的林夫人可是皱了眉头。

    林夫人感觉自己好像不是来说亲的,怎么进了卢家就像母老虎来了似的,让林夫人感觉十分的不好,虽然面色不豫,但是依着涵养还是没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好看。

    肃亲王府四房的一等嬷嬷同嬷嬷,这次也同样也跟着来了,拿着她们家少爷的庚帖,上次已经合了八字,完全是吉配。

    在有就是她们肃亲王府四房的娄姨娘,已经打探了卢代蓉的底细,虽然在京都有不少的贵女圈,但是真的愿意嫁给王府庶出房庶子而且身份年龄相配的还不大好找,尤其是一些老牌世家女子。

    通过从朱家三房对仁安伯府卢家的了解,这卢家这两年很不错,因为正一品贞烈夫人的事情,看着就要有起复门庭的希望呢。

    尤其王府四房的娄姨娘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哪里都好,要是娶个小官家的女儿还可惜了,她还真的看不上,这才将目光对准了仁安伯府卢家的嫡次女卢代蓉,听说这嫡次女比较受宠,将来嫁妆肯定是不会少的。

    而且这个四姑娘也没有什么不大好的名声,听说长相也很不错,面相身材也是个能生儿子的,所以王府四房也愿意做这门亲事,所以娄姨娘将这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同嬷嬷来打理。

    虽然同嬷嬷感觉卢家之前一直很重视,头三天开始就准备起来,而且她早上派过来打探的婆子都说不错呢,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乱呼呼的是怎么回事?

    所以同嬷嬷看卢家这做派有些意外,但是还不断的和林夫人说好听的道:“哎呀,林夫人,您今个这身紫色妆花的蜀锦还真是漂亮啊,瞧瞧这上面的花色,和您真是太相配了。”

    林夫人跟前的绥嬷嬷显摆的道:“同嬷嬷你还真有眼光,我们夫人这身紫色妆花的蜀锦,是今年宫里新晋的料子,我们林嫔娘娘得了都没舍得穿,一整匹都给了我们夫人了,要不是今个朱家三老夫人让我们夫人做个媒人,我们夫人还不舍得穿呢,同嬷嬷,你看是不是很不错?”

    同嬷嬷那是什么人,在王府四房能混到一等管事嬷嬷,即便她的主子是个贵妾,但是她比四房夫人带来的嬷嬷混的都好,这嘴巴也是个甜的。

    所以同嬷嬷立刻喜笑颜开的道:“绥嬷嬷,想我在王府四房倒是也见过好料子的,今年的蜀锦料子很少,连我们王府的王妃都没见有今年的新花样呢,林夫人真是有个好女儿啊!”

    得,这马屁给拍的,把林夫人和肃亲王府的王妃比上了,林夫人瞬间自信心刷刷的飞升,到达了顶点,都快要爆棚了,脸上乐开了花,但嘴上还训斥着:“你看你这老奴才,净说些不着边了,咱们这样的诰命夫人哪里敢和王妃相比,真是的。”

    同嬷嬷见达到了目的,也不再多说,随后就都转移了话题,只是进了卢家大门之后,一直没有人接应,可下有个喊得还跑了,让几人难免心里不舒坦。

    尤其是林夫人刚才被同嬷嬷这么一捧,更觉得卢家是怠慢了,脸色略有些不自然。

    其实吧林夫人还冤枉卢家了,早上其实凌嬷嬷已经安排好几拨了,可惜因为上午的一番热闹全部乱套了,人全都跑着看热闹去了,现在凌嬷嬷也着急,已经午时了,说不准这客人就要来了。

    大厨房的章妈妈最近一直表现的很狗腿,所以这边都忙了翻天了收拾东西,她却守在二门处盯着动静,好打算日后在赚个头功,这老货十分善于钻营!

    这不是她看情形不对,立刻奔走去告诉凌嬷嬷,一路跑一路喊,整个二门内的人都差不多知道了的时候,章妈妈才找到凌嬷嬷。

    她抓着凌嬷嬷的胳膊呼哧气喘的道:“不得了了,老姐姐,肃亲王府说亲的人和媒人林夫人已经快要进二门了,赶紧去通知老爷夫人啊。”

    章妈妈从二门一直跑到松柏院,真是一点也跑不动了,今个她都两次剧烈运动了,所以扶着一颗松树猛喘气。

    凌嬷嬷一听这话,还得了,立刻着急的一溜小跑进了松柏院的正厅,结果厅里是一片狼藉,碎片到处都是,几位主子的衣衫也都脏了,大夫人和四姑娘的发髻也乱了,四个主子还在吵架。

    几个主子吵来吵去的意思都差不多,都因为今个叶表姑娘拿走东西的事情在吵,卢代蓉嚷嚷着:“爹娘,你们为什么非要纵容那个小蹄子,今个我的卧房床也搬走了,首饰布料都没了,要是人家说亲的想说去看看女儿的闺房,难道就看那乱哄哄的,到时候没得丢脸都丢到京郊去,你们说怎么办?”

    卢代蓉都要气死了,今个她早早就起来梳洗打扮,她的房间已经完美无瑕,绝对让人看了惊叹,而且家具都擦得锃亮,衣服多的衣柜都塞不下,结果那两个精致的樟木的大衣柜被抬走之后,衣服都没地方放了,屋子面现在是乱七八糟的。

    卢俊辉也是一身狼狈的道:“爹娘,今个就不应该同意慧姐将东西拿走,那些已经是我们卢家的了,将来哪里找那么多好东西去?”

    卢俊辉也难受啊,那二十套文房四宝,各个都是名品极品,乃是叶家多年珍藏的,他平时也不舍得用的,偶尔有朋友过来才会显摆一下,还有那些藏书,都是孤本,现在难得一见的,这些东西都没了,以后还怎么显摆?

    大夫人范氏也埋怨卢大老爷道:“老爷,妾身是真心的难受,老爷今个偏偏不给面子,那个小蹄子敢如此的耀武扬威的,还不是仗着老爷给她脸面,你看蓉姐的房间和辉哥的房间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而且那些东西不过都是小玩意,慧姐就是个眼皮子浅的,在咱们家住了这么久白吃白喝的,给卢家点好处又怎么了?你看看这孩子性子是越来越左了,还弄上布告了,感情我们和我们卢家成仇了不成?”

    大夫人范氏一直都是大处不算小处算的人,她只管算计别人的,什么时候被人家给算计了?而且她的房间里面被拿走的东西不少,被一个孩子给算计了,她就是缓不过这个劲头来,尤其还是被她一直看不上眼的,当成傻子的慧姐给算计了,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大夫人范氏真是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连带卢代蓉和卢俊辉也是如此,卢代蓉没有想到昔日由她拿捏的小蹄子,竟然一出手这么狠,这两年她积攒的东西都被搬空了,将来嫁到婆家还有什么趁手的嫁妆?

    卢俊辉则是感觉难道曾经说喜欢我都是假的,现在连给我的东西都拿回去了,凭什么她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还恶语伤人谁允许的?

    大夫人范氏更有意思,直接说那么多金贵的东西就是小玩意,既然都是小玩意,你还唠叨什么?

    这不是她们娘三个一起攻击卢大老爷,给卢大老爷气死了,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住口!你们三个真是愚蠢,早早就和你们说过,善待慧姐,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的善待,那也不要让人家抓到把柄,可是你们一个个的都做了什么?不仅抓到了把柄,还让人家理直气壮啊,那是理直气壮,你们刚才怎么不和她分辨?你们不都是有道理吗?怎么都不说了呢?”

    “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啊?你瞅瞅你们做的事情,占了人家的宅子?拿了人家的东西?还对待她扔到清花阁就不管不顾了,都说打狗要看主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的合谋是什么,但是你们就想不明白,她爹是什么人?如今我们一家又依靠谁延续的圣恩?”

    “目前事情我们已经不占理了,要是让叶铎过来,他拿着单子,你们能不给,到时候整个京都我们卢家都成了什么名声了,再说慧姐是小孩心性,这些东西没了就没了,不过是她巴巴的惦记着,挖空心思的做派,但是你们就没想通,这些对于我们将来图谋的又算是什么九牛一毛的东西?你们都是猪脑子是不是?”

    卢大老爷这么一说,范氏立刻清醒起来,对啊她是糊涂了,这些不过是小物件,她们家现在库房里面随便几个御赐东西,都比今个这些值钱,的确是今个她眼皮子浅了,还有她手里打理叶家的商铺,一年得贡献多少银子,算了这些损失就损失吧。

    而卢代蓉明显不愿意,卢俊辉也有些没弄懂,刚要问什么,凌嬷嬷已经等不及了,她已经在外面急死了,所以她干脆冲了进来立刻喊道:“四位主子不要在吵了,不要吵了,刚才章妈妈跑着来报,说是肃亲王府四房的人,和林夫人已经到了二门处了,主子们赶快收拾一下吧!”

    “什么?怎么这么快?”大夫人范氏明显十分慌乱,这下子麻烦了,今个被气的糊涂了,什么都顾不上了,一看这时辰还真是午时了,这回麻烦了。

    的确客人上门也没有让主人等着的道理,同样,客人都来了,主人不见影子,就等着今个这事情不成吧!

    “天啊!娘,这下子完了。”卢代蓉不仅为了自己眼前的着装着急,更为了自己混乱的闺房着急,要是被媒人看到了,这名声要丢到整个京城了,叶沁慧本姑娘和你没完没了,太能害我了!

    “糟糕…。”卢俊辉一下子清醒起来,要是这们亲事有了纰漏,将来妹妹的名声要受损了。

    “为什么刚才不报!”大老爷卢志谏在厅里面乱转,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凌嬷嬷无奈的道:“哎呀,老奴的祖宗们啊,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赶紧梳洗打扮要紧啊,老奴赶紧去布置姑娘的闺房,这才是顶顶要紧的啊。”

    然后凌嬷嬷吩咐道:“你们几个伺候的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翠丽、翠兰、翠屏,赶紧给主子们收拾换衣衫,速度一定要快,春丽带着春嵋、春柳人赶快的收拾收拾屋子,否则今个要是哪个地方不好,仔细你们的皮。”

    春丽表示很无奈啊,主子们吵架关她们什么事情呢?

    而且是叶表姑娘拿走了东西,又不是我们拿走的,凌嬷嬷这样说话还这真是不好听啊,此时春丽的想法代表了很多奴婢的心声啊。

    可是这会子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收拾吧,可是刚才闹得那么乱,整个厅里乱七八遭的,比如椅子椅垫,茶几地上都是茶渍,要是全部换了,甚至擦地都恐怕没时间了。

    好在椅垫都是深色的,只有一个都湿透了,是因为四姑娘一生气将整个茶壶的水都洒在了上面,所以春丽暂且将它放在了最不明显的位置上,就这么对付一下吧。

    春丽觉得那个位置叶表姑娘坐过,肯定没有人坐上去的,只是这奴婢傻了,那个地方是主位下面的第一个位置,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随后春丽几个人带着小丫鬟,将地上的茶水胡乱的抹了几下,一看就跟胡乱擦的很丑,整个主院正厅的地上都是东一描西一笔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卢家挺风雅的,在大厅搞水墨画呢。

    那边凌嬷嬷带着库房的于妈妈赶紧给四姑娘布置闺房,收拾床帐子,梳妆台,还有满屋子的衣服,甚至叫来丽姨娘都跟着张罗。

    她们急的是一头大汗,奈何卢代蓉平时的东西太多,又从库房直接调来的家具,上面还有些灰尘,都要打扫,工作量不是一般的大啊。

    凌嬷嬷只能接近崩溃的道:“你们丫鬟婆子现在都听丽姨娘的,用最快的时间收拾出来,否则就等着挨板子吧。”

    老实的丽姨娘也紧张的道:“嗯,凌嬷嬷,这边你暂且放宽心,咱们仔细的都收拾收拾,只是这时间上有些紧了点,不如将隔壁的房间先打开,收拾不了的先放在那边,这屋子里面也利索一些。”

    丽姨娘也是好意,与其这么多东西都收拾不完,还不如捡能收拾利索的赶紧置办,以免到时候媒人说要看看姑娘的绣品什么的,屋子一团乱,倒是难看了。

    其实看绣品一方面是看女红,一方面是看看这个姑娘闺房布置的品位,不过这一条不是说亲时候的硬性规定,有需要的两家提前商谈好才行,要么就太冒失了。

    凌嬷嬷有些不愿意的斥道:“丽姨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四姑娘可是嫡出的,难道你还以为是庶出的代荷姑娘不成,虽然她已经成了宫里的贵人,但是在卢家,丽姨娘还要听大夫人的吩咐吧,哪有嫡出姑娘屋子东西这么少的?还不得让人看了笑话,闲话少说,赶紧收拾。”

    丽姨娘有些下不来台,可是她老实管了,她本来就是范氏的陪嫁丫鬟,而凌嬷嬷也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主子,即使宫里的荷贵人已经是贵人了,但是依然无法改变她生母丽姨娘这个婢妾在卢家的地位。

    整个卢家长房紧张的要命,不仅是奴才们紧张,就是主子也都着急够呛,就在正厅后面的梳妆室里面大夫人该赶紧催促翠丽道:“快点快点,都说林夫人最看中规矩的,速度在快点。”

    可是越是着急,大夫人越是摇头晃脑的看着镜子,翠丽的动作就会很慢,而且容易出错,让大夫人好一顿的骂。

    翠丽越是被骂,就越乱,最后这发髻成型之后歪歪的,尤其是今个大夫人挑出来备用的头面首饰能拿得出手的,都被叶表姑娘给弄走了。

    所以眼下很多都是刚拿出来的,不经常戴的首饰一眼就能看出来,样子老了不说,这光泽度也不行,就是现用鹿皮擦拭也不行。

    最后大夫人范氏不得已动用了御赐的一副赤金祥云纹红宝石的头面,可是衣衫又不是很搭调,所以有撤换掉几个配件,这新旧的样式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头上,真的是难为死看她的人了!

    而卢俊辉和卢大老爷衣服倒是好打理,只换了外面的衣衫,然后系上腰带,再将头发重新梳理一遍,就是将卢俊辉的头发还要重新清洗,上面有茶水,然后弄好之后在给额头擦擦粉,以免看出了青紫的痕迹。

    最主要的就是卢代蓉了,本来今个她无论是衣衫还是发髻,为了打造京城贵女的名媛范,硬是早上卯时初刻,就起来沐浴梳妆打扮了,结果因为慧姐闹了一场,她的房间被搬得都差不多了。

    头上那套赤金东珠的头面也没了,虽然衣服不用被拿走,但是已经沾染了很多茶渍,这套衣服要是洗不好就不能要了,卢代蓉心疼的要命啊。

    好在是之前准备了两套衣衫,正好就换了,就是发髻不好梳理,头发又重新洗过一次,洗的不算彻底,只能草草的梳了一个随云髻,搭配一套金镶玉的头面,只是这套首饰年头有点长,不是很鲜亮,也算是能出去见人了。

    一看自己这样,卢代蓉就忍不住的骂道:“该死的叶沁慧,给本姑娘等着,早晚有一天让你尝尝这滋味。”

    很快刚刚两刻钟的时候,她们刚停下动作,这边林夫人已经来了正厅里面,发现一个人没有,连奴婢都没有影子,就是这样凌嬷嬷还拦了好几下呢,要不过来的更快,林夫人面色可是不好了。

    林夫人面色不好边走边问的道:“这位嬷嬷,你们主子都去哪里了?从大门处就没有人接应,本夫人都到了厅里了,也没见到卢家的主子们,难道这就是卢家的待客之道?”

    她可是正四品官夫人,宫里的女儿是嫔位,平时她们家老爷被朱丞相看中,她去哪里何曾受过这样的冷遇?

    林夫人是怎么也压不下这口气,一定要说一说,而四房的同嬷嬷则是给凌嬷嬷使眼色,都是内院的一等老嬷嬷,凌嬷嬷一下子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凌嬷嬷赶紧陪着小心道:“哎呦林夫人啊,您可不能冤枉我们主子啊,为了迎接林夫人的到来,我们卢家已经准备三天了,结果今个上午,因为隔壁叶宅的叶表姑娘大闹了一场,所以现在主子们都在收拾呢,否则也不能容貌不整的来见您不是吗?”

    同嬷嬷这才知道答案,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是寄住在卢家的表姑娘,还敢坏了嫡出姑娘的婚事,真真是个不懂事的,回去好好的姨娘说说,这个叶表姑娘这不是在打姨娘的脸面吗?

    回头一定要让姨娘和四老爷说说,或者和姨娘的娘家说说,将来绝对不和叶家做生意,真是欺人太甚!

    不得不说同嬷嬷这老婆子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太低估别人了!娄家区区商户,是朱家的走狗,哪里就这么厉害了?

    凌嬷嬷今个是豁出去了,左右也是叶表姑娘不让长房好过,那么她的名声也别想太干净了。

    听了凌嬷嬷的话,林夫人心里这口气才顺了一些,不过这卢家的厅里的确是有些乱,然后道:“叶表姑娘?叶表姑娘是谁?”

    林夫人跟前的绥嬷嬷小声的道:“夫人,是正一品贞烈夫人的女儿,靖安侯府叶家唯一的嫡出姑娘。”

    林夫人这才明白是哪个,早前她也想过给自己的大儿子看看能不能定了叶家的亲事,只是这两年频频传出叶姑娘无能的名声,才放弃了打算,倒是自家的嫡次子可以考虑,毕竟叶家是经年的老世家,这嫁妆肯定是不少的。

    所以林夫人纳闷的道:“这位嬷嬷,你们叶表姑娘一个无能名声的女子,怎么可能将卢家闹得这般?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吧,难道是你这老货杜撰出来的?”

    凌嬷嬷心叹这个林夫人不好对付,赶紧将林夫人请到主位下首的第一个位置去坐着,林夫人还不大高兴的坐在了椅子上,春丽眼前一黑暗叹遭了,那个椅子是撒上茶水最多的一个了。

    林夫人一看这座位安排也算是合适,虽然他是正四品官的夫人,但是今个是来给男方说亲的,不能姿态太高了,再说对方在不济还是三等仁安伯府,她们林家只算是官家并没有爵位。

    所以林夫人坐在这里,等着凌嬷嬷说什么,凌嬷嬷这会子赶紧安排春丽她们上茶,春丽有些紧张,让春柳上茶了,给客人摆上了茶就不算失礼了。

    所以凌嬷嬷道:“林夫人,这主子的事情,我一个奴才不大好评论,而且叶表姑娘的性格咱们当奴才的也不敢招惹,否则天天哭哭啼啼的,气个好歹病了喝药的话,倒是我们这当奴才的不是了,个中缘由不说也罢。”

    凌嬷嬷直接说出了叶表姑娘无能的性格不说,还是个喜欢哭哭啼啼的,而且是个爱生病的,间接的让林夫人再给往外宣传宣传,看看将来你们谁敢娶叶表姑娘这样的人,这老婆子心眼就是个黑的!

    林夫人知道各家都有些亲戚有些事,也不再追问,这会子一袭蓝色锦缎衬托有些歪松发髻,头上的饰品还新旧参半的大夫人范氏终于出现在林夫人的跟前。

    范氏立刻笑意盈盈的道:“林夫人,让您久等了,实在是今个家中有了急事,怠慢了林夫人,还请林夫人见谅则个!”

    大夫人是正五品的官夫人,也是仁安伯府的当家主母,所以这一番话终于让林夫人找到了感觉,所以也客气的道:“哪里哪里,今个本夫人是过来结秦晋之好的,哪里就这般挑剔了。”

    林夫人还仔细打量大夫人范氏,不知道为何看着那么奇怪,你说这头面也挺鲜亮的,怎么在搭配衣衫上有些不妥当?而且上面那几件灰突突的首饰是怎么回事?

    都说观其母亲,知道女儿,林夫人直接在穿戴打扮上,就没给卢代蓉高分,这会子卢大老爷和卢俊辉也出来了,双方都见礼了,大家这才坐下。

    林夫人也直接道明了来意,两家彻底的交换了庚帖,说了好些个吉祥话,总算是三礼都过了,也下了文定。

    肃亲王府四房是一支玉佩,听说是一对,这个是给女方的,而卢家也之前在京城有名的金玉坊定了一对赤金的金簪,男女双方的样式一样。

    这样一来双方的寓意都是一样的,乃是金玉良缘之意,很好的兆头,十分的喜庆,这个过程出奇的顺利,大夫人范氏真的高兴,舌灿莲花的给林夫人也抬举的十分的高兴,让之前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

    半个时辰之后,这件婚事就算是彻底的定下来了,而林夫人也想到了来意道:“早就听说你们家四姑娘是个漂亮的人,比我家那个淘丫头好多了,今个怎么没见?”

    大夫人范氏心里真是紧张极了,知道这是媒人要相看了,虽然这礼节都过了,但是一项要强的她也不想在此出了纰漏,所以吩咐凌嬷嬷道:“凌嬷嬷去请四姑娘出来,给林夫人上茶。”

    凌嬷嬷赶紧去了后面的梳妆间,离着挺远呢就听见翠兰的喊声和四姑娘发怒的打人声,凌嬷嬷暗叹遭了,不知道这翠兰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的得罪四姑娘了。

    凌嬷嬷问了拿着碎片刚出来的小丫鬟,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是因为翠兰的原因,将头油洒到了四姑娘的衣服上,起因是翠兰刚要放头油,结果四姑娘正好抬手给打翻了,这下子麻烦了,浑身都是刺鼻的头油的花香。

    这头油据说是混合花香味道,在京城姜家名下的梅胭坊买的,一小瓶子就三两银子,很贵呢,但是有个缺点不能用多了,这下子一瓶子都洒了,整个屋子都这味道。

    而且现在四姑娘在沐浴也来不及了,气的卢代蓉啪啪的两个大耳光给翠兰扇倒在地骂道:“小贱婢,你说你是不是坏我的好事,你说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还是叶沁慧那个贱蹄子让你这么做的?”

    卢代蓉真是气疯了,今天这样大喜的日子,竟然诸事不顺,简直是对她极为不利,翠兰还哭着道:“不是的姑娘,奴婢真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姑娘的手忽然伸出来给打翻的,绝对不是故意的,奴婢都没见过叶表姑娘,奴婢对姑娘是忠心的啊。”

    “贱婢坏了本姑娘的好事,结果还敢解释,看打!”卢代蓉今个一天憋的气彻底的爆发了,噼里啪啦的开始打了起来,好一顿耳光声,给翠兰打得嗷嗷哭喊的,甚至前面的屋子都听见了。

    林夫人微皱着眉头,即使没见到这卢家四姑娘,但是林夫人依照刚才的情况,就知道这大夫人都是从这后堂出来的,这个四姑娘估计就在这附近,可见闹出这样的动静,也不是个稳妥的。

    而且这性子也是个急躁的,最不适合做当家主母了,林夫人就在自己心里分析着,丝毫不知道自己这身紫色的蜀锦的裙子下面已经都印上了茶渍,而且是好大一片。

    宫里林嫔赏给娘家的蜀锦,一共就一匹,这匹布一共做了两身衣服,很快这身洗不出来就要废了。

    凌嬷嬷听了这个动静赶紧的走,进了房间赶紧拉着四姑娘起来,吩咐翠屏和翠丽道:“赶紧给四姑娘拉起来,前面林夫人要相看四姑娘的,都赶快的。”

    卢代蓉一听心就慌了,然后也先不追究翠兰的罪过了,赶紧的收拾起来,可惜蜀锦的衣裳就两身,都报废了,只能用启国有名的彩月缎的衣裳了,彩月缎做出来的衣衫一般颜色比较多,而且鲜亮,但是因为卢代蓉怒气冲冲,头上的发髻和所佩戴的首饰组合在一起非常的不协调。

    这样匆匆忙忙的结果,身上还有刺鼻的味道,可想而知卢代蓉多么糗,即使这样临出门之前,卢代蓉还吩咐:“去吧翠兰关柴房去,今天不给饭吃,贱婢坏了本姑娘的大事,打死你都不多。”

    卢代蓉气势汹汹的走了,但是到底是心里忐忑的。

    翠兰是郁闷死了,四姑娘也忒不讲理了,本来就是她打翻的头油,还弄得一身的味道,结果还冤枉自己,翠兰真是感觉自己将来没希望了,如果任由姑娘这样作践,指不定嫁给什么呆子了。

    翠兰在这胡思乱想的,就是进了柴房都在想未来该怎么办?难道将来就这样见天的被四姑娘打骂?怎么才能得脸呢?

    一阵风吹来柴房里面是真冷,只有丽姨娘知道了之后,悄悄的给翠兰送了一点吃的,翠兰小时候是伺候过卢代荷两年的,那时候还是小丫头,后来正式分奴婢的时候,被卢代蓉给弄走了。

    今个这么乱的卢家,肯定没人给翠兰送吃的,所以丽姨娘看不惯她们作践奴婢,把人不当成人,所以劝着翠兰道:“翠兰你好生的在这里呆着,若是晚上太冷了,你就去我的院子里面,你老子娘在哪里你知道,你悄悄的去莫要惊动了别人,这大冷天的可不能伤寒了。”

    翠兰的老子娘,是石榴小园的洒扫婆子,在石榴小园也没有什么本事,倒是和丽姨娘相处的挺好的。

    翠兰激动地泪眼婆娑的道:“奴婢谢谢丽姨娘大恩大德,奴婢谢谢丽姨娘了。”

    丽姨娘道:“你不要谢我了,我不过是个陪嫁的通房丫鬟,不过是有了代荷生了姨娘,其实还和以前一样,这一辈子只能在大夫人这里拿捏了,日后你有机会就嫁个好人吧。”

    翠兰流着眼泪道:“奴婢谢谢丽姨娘了,丽姨娘你也赶紧回去吧,今个看架势林夫人是要看四姑娘的闺房的,莫要被人家发现你在柴房,会被大夫人打死的。”

    翠兰赶紧让丽姨娘走了,才发现自己很蠢,曾经以为她跟在四姑娘跟前,在后宅感觉多得意,其实不过是四姑娘跟前的狗而已,今天这顿大巴掌可是给自己打醒了。

    其实以往这事情有很多了,她都没在意,今个是真的心凉了,忽然羡慕起秀雁和青杏来,她就没听说叶表姑娘打过她们的,而且看着离去的丽姨娘,忽然有了当主子的想法,对她可以当主子。

    翠兰的想法没人知道,而四姑娘卢代蓉此时已经端着茶盘进了正厅,也不敢多看林夫人,她也知道对方是在打量她,但是越是这样,她就越紧张,甚至好几次都迈错了步子,差点踩到自己的裙摆。

    尤其是卢代蓉刚刚发完火,整个人都处于亢奋之中,心跳如擂鼓一般,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正好这会子大夫人范氏出声道:“让林夫人见笑了,我们家这个平时就是个淘气的,日后还希望林夫人给蓉姐这孩子美言几句才是。”

    林夫人看见卢代蓉第一眼,笑着迎合了几句,但是心里则是没大感觉,就感觉这孩子真的不会打扮,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这一身的彩月缎倒不是说不合适,而是过于喜庆了,本质上就有些轻浮了。

    像今个说亲这样的大事,今个可以端庄,可以贵气,但是作为世家女子绝对不能轻浮,这彩月缎色泽十分的艳丽,甚至有些花,林夫人看着闹眼睛,而且四姑娘的步伐有些大了,几次差点踩到自己的脚,不知道这平时都是怎么训练的?

    这个姑娘头上那是什么饰品?不伦不类的,这金镶玉哪里能搭配彩月缎,根本不协调,还颜色有些暗淡,这母女今个都是这个做派,难道是卢家太穷了,将压箱底几年的东西都弄出来了?

    林夫人处于思考中,正好卢代蓉走到了她的跟前,将茶杯递过来道:“这是小女冲泡的红茶,请林夫人品尝。”

    林夫人还没有接过来茶,忽然间闻到了刺鼻的花香味道,而且太冲太浓,林夫人一下子没忍住:“阿嚏……”

    这么大的喷嚏的声音,简直是不得了,更没想到的是,卢代蓉也没有防备,林夫人打喷嚏正好低着头用帕子捂着嘴巴,结果卢代蓉措手不及的将一整杯的茶从林夫人的头上浇了下去不说,还将整个茶杯扣在了林夫人的头上,温热的茶水将林夫人一下子给烫的站了起来,大声的喊道:“哎呀,烫死人了救命啊……毁容了啊……”

    卢代蓉被吓的也手忙脚乱的要接着茶杯,结果左一下右一下的还是没接住,掉在地上摔了稀碎,她站在那里慌乱的解释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厅里一下都乱了。

    林夫人内宅夫人,根本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结果乱了分寸,吓得哇哇叫,还蹦着喊着的,很多人这会子才发现,丝毫都忘了这正厅里面还有卢大老爷和卢俊辉呢,林夫人这样算是失礼了。

    而且林夫人转了好几个圈,大家才发现问题,刚才四姑娘不是将茶浇到了林夫人的头上了吗,那林夫人的裙子上怎么那么一大块都湿了?这是怎么回事?

    整个大厅因为这意外混乱起来,林夫人吓得蹦了起来,绥嬷嬷赶快上前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可有什么事情,可是烫到了?卢大夫人赶紧让我们夫人更衣吧。”

    大夫人赶紧的让凌嬷嬷将隔壁的房间打开,让林夫人更衣,然后还训斥卢代蓉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不会小心点?”

    大夫人范氏真是紧张要命,可是越紧张越出事,这不是卢代蓉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夫人范氏下了主位,想要点卢代蓉的额头,然后离着近了就开始打喷嚏,这下子可是打了个过瘾。

    最后大夫人范氏眼睛都打得红了道:“蓉姐,你这是怎么回事?这浑身香味刺鼻,还不赶紧换一身去。”

    卢代蓉冤枉的道:“娘,都是翠兰那个贱婢将一整瓶的头油洒在了女儿的头上和身上,现在只有沐浴,什么都不好用了,娘,林夫人没事吧,早知道这样,女儿不敬茶好了。”

    大夫人范氏脸色奇难看,而卢大老爷见林夫人出了丑,也不敢在留下了,以免尴尬,就训斥道:“你们啊你们,怎么就是这样慌慌张张的,你看看这不是丢人了,左右礼节也都弄完了,我和俊辉在这里不合适,俊辉和爹去外书房。”

    卢俊辉也很尴尬,赶紧跟着爹走了,整个大厅才安静下来。

    这会子范氏劝道:“蓉姐,你房里不是有个倾伊阁的绣品《石榴葡萄》的炕屏不错吗,当年咱们家也是花高价得来的,林夫人最在意宫里的林嫔生儿子的问题,为了今个这事情赔礼道歉,一会娘会和林夫人说让她去你的房间看看,你将这个拿出来罢。”

    卢代蓉有些不乐意的道:“娘,那是将来我的陪嫁,凭什么给林嫔啊,不过是比咱家荷贵人高一个级别罢了。”

    大夫人范氏训了卢代蓉一会,将厉害分析给她听,卢代蓉才不情愿的同意了!

    这会子林夫人在隔壁是心疼要命这件紫色的蜀锦,上衣和裙子都是茶渍,尤其是裙子上那么一大块,感觉她怎么了似的,尤其还有外男,林夫人感觉丢死人了。

    此时也没时间追究怎么回事,毕竟在别家做客,所以赶紧换了另一身紫色的蜀锦衣衫,这一套比刚才的那套刺绣更加的精美,扣子全部都是珍珠,衣襟领子袖子都是金线绣成。

    是宫里的林嫔在内务府定做的,花了不少钱,本来林夫人今个不想穿,有一身衣服肯定够了,但是想想还是带来了,虽然舍不得,但是也不能穿湿了的衣服出去,所以这边刚换好,那边大夫人就过来赔礼道歉,说明了来意。

    本来林夫人想立刻就走的,但是了解了原因知道四姑娘不是故意的,又想着石榴葡萄的炕屏很少见,寓意很好,就跟着大夫人和四姑娘去了芙蓉阁。

    进了芙蓉阁,林夫人才满意一点,这还像个嫡出孩子的做派,否则今个一个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大夫人陪着小心进了卢代蓉的主屋,要进内室,刚迈进门槛,她在左边,林夫人在中间,而卢代蓉在右边,仔细的讨好林夫人。

    因为今个凌嬷嬷特意让全部都狠狠打扫,结果芙蓉阁上下都用水将地擦了一遍,理石的地遇见水,这么冷的天自然都冻了,要是平时也没事,但是今个芙蓉阁乱了一天,炭盆也没跟上,结果就是这样措手不及的发生了意外!

    林夫人刚刚进了门里,还没等大夫人说什么反应过来,只见林夫人脚底一滑,整个人一个趔趄没站住就滑了就出去了,拉都没拉住,大夫人只拽到了衣服的左袖子,卢代蓉抓到了右后摆的裙子,结果两人猛地拉着“撕拉”一声,这件内务府金贵的紫色蜀锦金线珍珠的衣服就全部扯开了。

    然后大夫人和林代蓉同时收手,就成了紫色的布片从空中落下,连蜀锦细腻的丝都能以眼睛看得见的速度下落,落地瞬间珍珠掉了一地,噼里啪啦的很响,更是在这样慌乱的情况下。

    本来就滑了出去的林夫人踩到了珍珠,没停下来不说,拐个弯直接冲着对面的窗户就过去了,梆的一声撞在了窗户上,然后咣当一声躺在了地上,额头青紫,不省人事……

    ------题外话------

    哈哈哈哈,旭云边写边笑啊,笑的眼泪和肚子都疼了,亲们有没有这个感觉那,史上最倒霉的媒婆就呈现在大家的眼前,哇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能让大家开心,旭云也觉得很值得,今个加更一千字哦,有笑的不行的,别忘了给旭云留言哈……

    另外这两日给云投票的不少,旭云表示感谢所有的亲亲,看了跟打鸡血一般状态很好,特意回馈大家一集爆笑的剧情,亲们有木有感受到旭云的诚意呢?

    这两天又给旭云九张月票的842470594和六张月票的,旭云看着很开心啊。感谢所有投月票的亲们,每一张都算哦。黄姐0126 送了12朵鲜花谢谢亲们的支持,字数不够了,集体么个哈!

    别忘了笑的开心的给云留言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