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府商女 > 081:欢欣鼓舞的叶老爹!
    沁慧一听叶嬷嬷说管事们有异动,就赶快梳妆好,匆匆的用了一些早点,赶快让叶朗进来汇报情况。

    叶朗进来首先恭贺道:“首先恭喜姑娘获得赏梅宴魁首,属下等真心替姑娘高兴!”

    沁慧道:“你们有心了,回头今晚上咱们叶宅也庆贺一下,你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急事,庄子上和铺子上如何了?”

    叶朗道:“这些天属下一直派人在观察几个铺子和庄子,一点没敢放松,由于姑娘刚刚赏赐了一个铺子和一个庄子,现在铺子和庄子的管事们都在争这三处产业的掌柜和庄头的位置,闹得不可开交。”

    “嗯?那三处产业刚刚办好了在官府的过户,还没说要做什么,他们有什么可争的?”沁慧对于这个消息有些意外。

    叶朗不加掩饰的道:“姑娘,他们已经贪婪惯了,自然是想手中握住的权柄越多越好,尤其是老爷要回来了,他们肯定是想表现一下。”

    “表现?这么两三年贪墨的东西都能用车载斗量了,还怎么表现,将本姑娘的铺子改成他们的名字不成?”

    沁慧说话毫不客气,叶朗道:“姑娘,尤其是李家派来的两个庄头,耀武扬威的不得了,而且内务府倒是已经指定他们其中的一人接管姑娘的新庄子了,正好离着这个庄子很近。”

    “内务府的总管大臣是谁来着?”沁慧忽然想到了问题的重点,谨嬷嬷道:“姑娘,内务府的正二品总管大臣是李钦,就是李琼华姑娘的父亲,李贵妃的亲大哥。”

    慧姐一下子想起了这回事道:“叶朗你可知道,这内务府派人的事情,是咱们这边这样,还是圣上赏赐的其他人家也是这样?”

    叶朗恭敬的道:“姑娘,目前只有皇上太后和皇后的产业略微好些,一等世家这几年赏赐不多,都在经营祖产,剩下的新晋的官员什么的,都是内务府派人过去,这些人明里暗里的给李家谋福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少官员敢怒不敢言,也不愿意为了点银钱轻易得罪了李家,所以有五成以上的这样情况,姑娘凑巧也被算在了内,不过也有例外的,就是肃亲王府,不管是李家还是朱家,都不敢对肃亲王府如何!”

    沁慧点头道:“这个事情就过于复杂了,必须要等着我爹爹回来后仔细商量一下才能处理,否则以我们目前的力量,是很难撼动对方的。”

    谨嬷嬷也跟着点头,认为姑娘的确是有上位者的资质,别看年纪小知道量力而行,慢慢谋划也不像是很多女子仗着自己的世家,过于的冲动。

    李家和朱家从开国就在经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怎么也不是目前的姑娘能撼动的了的,哪怕是当今的圣上,明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但是也不能动,这可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事。

    所以沁慧道:“这样,叶朗你安排人继续盯着,然后等我爹爹回来在处理,但是咱们的人要注意安全,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就将他们平日里的所作所为都记录好就行。”

    沁慧的生意和产业都没有进入正轨,一切都是百废待兴的局势,而且目前京城各个行业也都被世家占据,其中纠葛错综复杂,所以只有真正拿出来像样的产品,才能站得住,这个道理古今通用!

    所以慧姐现在以稳妥为主,叶朗下去安排去了。

    这会子叶嬷嬷道:“姑娘,如今叶宅有谨嬷嬷,老奴也要回到靖安侯府去了,老奴已经在叶宅快要两个月了,那边的管事们已经被东偏院那一家烦死了,要支持不住了,而且叶忠也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所以老奴必须要尽快回去,好好打理好侯府的内宅,等着姑娘和老爷回去。”

    沁慧在心里是十分感激叶嬷嬷的,在她最难的时候,叶嬷嬷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如今也是处处为了自己着想,沁慧觉得叶老爹应该能在十二月初十之前能回来,距离今个不过是十多天了。

    若是叶老爹回去看见家宅一片混乱,不知道多难过,所以沁慧道:“今个午宴咱们叶宅也庆祝一下,下午叶嬷嬷就可以回去了,这段时间叶嬷嬷照顾我尽心尽力,秀雁赏给叶嬷嬷一副赤金的头面,让叶嬷嬷将来聘儿媳妇去。”

    叶嬷嬷赶紧摆手道:“姑娘,老奴伺候您都是福分,哪里敢要这么贵重的东西,姑娘拿回来多么不易,好好的收着,将来当嫁妆。”

    叶嬷嬷心里很感激姑娘的看重,主仆之间这么久了叶嬷嬷也了解姑娘一些,姑娘是真心的赏赐给她,但是她不能要,那些都是姑娘费劲辛苦拿回来的。

    如今的姑娘有主见,有胆识,也不会随意被欺负了,她也放心了很多,现在又更加重要的目标就是帮着姑娘守好家园才是。

    对于叶嬷嬷的话,慧姐有些感动,只有真心为了你好的人,才会从你的角度为你考虑,故此沁慧笑笑道:“拿着吧叶嬷嬷,这是你应得的,如果不这么做,我的心里会不舒服的,跟着我的人一定要日子过得好好地,别推脱了,赶紧拿着吧,叶生和叶壮年龄都比我大,说到娶儿媳妇的事情,不过是这两年眨眼的事情。”

    秀雁开箱拿出来一套赤金石榴的头面,加上小件一共是十件,很吉祥的数字,也笑眯眯的劝着道:“拿着吧,叶嬷嬷,姑娘是真心实意想要给你的。”

    叶嬷嬷这才用手擦擦衣服,然后接下托盘笑道:“老奴谢谢姑娘了,老奴就托大厚脸皮一回拿着了。”

    沁慧看叶嬷嬷圆圆的脸蛋笑眯眯的样子很好玩,看她爱不释手的模样,就知道叶嬷嬷太喜欢这石榴的喻意了。

    接下来整个叶宅都在欢庆的气氛中度过,庆祝她们家姑娘参加赏梅宴得到了魁首,目前整个京都的舆论都对姑娘十分有利,叶宅伺候的人也都兴高采烈的,没有比自家主子优秀更加好的话题了。

    所以这宅这顿饭,中午加到了十个菜,主仆这一顿饭吃的都很高兴,下午沁慧就让成安驾车送叶嬷嬷回到靖安侯府了。

    叶宅这边如此的热闹,卢家那边气压低的很,原因是卢家的大姑奶奶,也就是如今的三等永昌候府的长房夫人卢怡回来了。

    虽然是三等侯府,但是永昌候几代都是闲散侯爷,在朝廷没有任何建树,曾经祖上立下的那点子军功也都不知道被甩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目前留下的就是个空壳子。

    可惜永昌候府不事生产,不懂经营,不知道上进,日子过得忒紧巴,若不是每年卢怡从慧姐外祖母那弄点,再从卢大老爷这里抠点,还有从冯家的亲戚那里舍了脸皮整点,这日子没法子经营下去了。

    合着永昌候府这日子过得是见天的拆东墙补西墙,东挪西挪,到了年底还是没填平,下一年接着这样,收支不平衡早晚要出问题的。

    今个卢怡是带着冯琇兰和冯琇茵回来的,如今她也是做婆婆的人了,他的儿子已经成亲一年多了,林家嫡出三房的嫡长女林珠,目前还没有子嗣,而长女冯琇兰的亲事一度让卢怡十分的得意。

    因为冯琇兰说的亲事是京城陶郡王府陶家的庶长子,今年的十二月十六成亲,陶郡王府三等郡王府,曾经是以制陶业起家,也是先帝在战场上的救命恩人。

    后来圣上赐婚老郡王娶了流月郡主之后破例封了三等郡王,目前也是郡王府已经是第二代了,超过三代之后就是一等伯府了。

    目前当家的是老郡主,继承陶郡王府的是老郡主唯一的儿子,性格有些软弱,到现在只有一个嫡子只有四岁,庶长子都十七岁了,所以卢怡很得意定下了这门亲事。

    这不是今个她来的主要目的是过来看看沁慧,顺道和自己大哥大嫂的诉诉苦,所以没带儿子和儿媳。

    卢怡拿着帕子抹着见不到的泪花道:“大哥大嫂,我们府上如今是麻烦了,今年几个庄子都是欠收,几个铺子也不赚钱,娘今年在慈云庵也不回来,我这日子是没法子过了。”

    卢大夫人范氏就不能听卢怡这个大姑子说话,一听卢怡说话她就忍不住想要发火,你日子没法过了,你都嫁人二十年了,从来都说自己日子没法过了,怎么还能过这么长时间呢?

    年年月月的回到娘家打秋风,你不烦本夫人已经烦了,尤其是今年她和老爷的私房银子都进了米面,就等着年关大赚一笔了。

    所以范氏首先道:“大姑奶奶,我和你哥哥今年这日子也难过,否则前段时间就不能出了三十六抬小定礼的事情了,今年我们没法子帮你了。”

    卢怡不看大夫人范氏,盯着大老爷卢志谦看着,卢志谦本来也想帮着妹妹一点,可是今年慧姐几回闹事,他的小金库如今也弄没了,他是没有能力了。

    所以卢大老爷咳嗽一下道:“妹妹,今年哥哥是一点帮不上忙了,马上俊哥在过十来天就成亲了,蓉姐的亲事定在了明年,具体的日子我们两家正在协商,两个嫡出的孩子聘礼和嫁妆都需要银子置办,再者哥哥帮你出个主意,你的儿媳是林家的三房,听说经营不少林家的产业,嫁妆带了六十六抬,要不你想想办法。”

    卢怡面有难色的道:“大哥,你怎么能让妹妹去做那恶婆婆,没得到时候让人吐沫星子淹着,儿媳的嫁妆除非她自愿,否则也不能强求不是吗?还得是让哥哥帮帮我。”

    卢大老爷转过头对范氏道:“这样夫人,给大妹妹从账面上支走一千两银子吧,多了没有了。”

    卢怡失望的惊叫道:“哥哥,往年都是三千两的,今年怎么这么少?”

    范氏一脸气闷的看着自家老爷,似乎是告诉卢大老爷,你看吧,都说不能帮穷,是越帮越穷,往年你给三千两,现在你给一千两人家都不愿意了,他们卢家长房是该谁的欠谁的了?

    卢大老爷面色不虞的道:“妹妹,今年哥哥这边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就这么多了,你若是没事就去看看慧姐吧。”

    卢怡这才想起来,对啊还有慧姐,说起慧姐,她又不乐意的道:“哥哥,慧姐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在赏梅宴上遇见我家茵姐还装作不认识,闹得茵姐回家哭的不成模样,在赏梅宴上丢了那么大的人,真真的奇怪。”

    别说听到这个消息,范氏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在一旁扇风道:“谁说不是呢,你可是慧姐的亲姨母,而且如今的慧姐我们也招惹不得了,见天的抱着二妹妹的财物,还有圣上赏赐的财物,听说叶宅的库房都放不下了,我和你哥哥看她年纪小,说放在卢家库房帮着她看这,莫要让那些贱婢给糊弄了去,结果那孩子说什么也不肯,好像我和你哥哥要贪墨她的东西似的,真是病了一场时候,越发的小家子起了。”

    “好了,说这些做什么,慧姐得了那么多,是圣上赐给的,自然是她愿意给谁就给谁,大妹妹,这一千两你拿着,别嫌弃少,哥哥还有事,先出去了。”

    卢大老爷出了小定礼的事情之后,一直在家休假哪里有什么事情,不过和范氏演了一出戏,将矛头对着慧姐,让这打秋风的卢怡巴巴的去找慧姐,别缠着她们罢了。

    卢怡眼珠一转,心里有了计较,不过想起一个问题道:“哥哥,还有一个事情,说完哥哥再走也不迟。”

    卢怡打了这么多年的秋风,怎么不知道哥哥这是想要离开了,今个也就是这一千两的事情了,不过也没关系,不行她就多回来几回,永昌候府有五六房的人,每月的吃喝嚼用可是不少的。

    虽然她现在是永昌候府长房大夫人,上头还有老夫人和老太爷呢,这么多人在一起,吃喝住用都是银子,想要过好了,几房都使出浑身解数,当然这些银子拿回去之后,她就放在她们长房了。

    一方面是自己这房的嚼用,另一方面给兰姐和茵姐攒点嫁妆,以免到时候出去,这嫁妆太轻了,让人家笑话。

    卢大老爷顿住要出去的脚步道:“大妹妹还有什么事情?”

    卢怡道:“哥哥,妹妹就是想问问,慧姐那里有个正五品女官伺候的事情可是真的?你知道我们家兰姐要嫁进陶郡王府,这礼仪规矩的,还真要找个教养嬷嬷好生调教一下,不知道能不能借用。”

    卢怡这点就比范氏聪明,她做什么都是借用,借着借着就是常用,然后就是永久使用。

    卢大老爷想了一下道:“大妹妹这事情我们还不是特别的清楚,回头你去叶宅仔细问问慧姐就知道了,哥哥有事先走了。”随后卢大老爷迈着方步走了。

    卢怡提起这一茬,范氏忽然眼前一亮,又有些气闷,怎么什么好事都被慧姐给碰上了?

    这些年宫里放出来的人不多,因为本来宫里为了节约开支,妃子们同共不到三十个,所以伺候的人也相应的减少了好多,所以放出来的都是新皇登基那些年放出来的,如今想找个好的教养嬷嬷太难了。

    更别提是正五品的女官了,范氏这小心思也开动起来,蓉姐将来是要嫁进肃亲王府的,如果有了女官的支持和提点,将来不知道日子过得如何的得意呢,所以这件事情就放在了心里。

    范氏的嘴上还巴巴的惊讶的问道:“大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知道今年的赏梅宴我们府上没人去参加了,蓉姐的亲事都定下了,就不大方便去了,所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卢怡兴奋的道:“我说大嫂你啊,对外界的消息知道的太少了,现在京都这些世家谁不打听这个事情啊,听说比伺候文若公主的嬷嬷都高呢,所以多少人家都在仔细的打听这个事情。”

    范氏压制住内心的激动,淡淡的道:“嗯,原来是这回事啊,既然这样,大妹妹就赶紧去慧姐那边吧,以免那孩子下午去了别处什么的。”

    卢怡一听这话觉得也在理,所以直接将一千两的银票仔细的收好,赶紧带着两个女儿去了叶宅。

    已经午睡之后的慧姐懒懒的不想动,在和谨嬷嬷挑选今个递来的上百份的帖子,看看这些帖子,慧姐感觉有些无趣,都是些吃茶赏花宴请,弄个什么诗社的帖子。

    好像这里的女子除了这些理由,也没别的可以宴请了,而且这些都是什么人,乱七八糟的一堆,连七品官女儿都递了帖子了,也不想想本姑娘能去吗?

    谨嬷嬷筛选之后斟酌道:“姑娘,老奴建议这些宴请姑娘不用全部都去,只挑了几个赏梅宴和姑娘不错的人家去就可以,另外咱们叶宅也可以请她们过来。”

    听到这个慧姐来了兴趣道:“昨个我就是那么说说,这叶宅目前没有长辈,真的可以请几个小姐妹过来吗?”

    谨嬷嬷道:“自然可以,姑娘虽然自己居住在叶宅,但是叶宅没有长辈,也没有男子,而且姑娘忘了,还有本嬷嬷这个正五品的女官呢,所以只要不是太频繁,都是没问题的。”

    沁慧这才高兴地道:“这个主意不错,容我在想想,谨嬷嬷你的身子可是都好了,素秋的呢,若是太劳累了,就歇着养好了再说。”

    谨嬷嬷笑呵呵的看着姑娘,虽然她和姑娘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谨嬷嬷就是有种亲近之感,也许这就是上辈子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像当初娴妃娘娘在那么多人里面直接选中她是一样的。

    所以谨嬷嬷道:“姑娘放心吧,老奴身子已经好了,素秋也没事了,再躺下去反而不利于恢复了,现在老奴好着呢,姑娘莫要担心。”

    这会子秀雁急急的进来道:“姑娘,要不你赶紧躲躲,姑娘的大姨母来了,带着两个姑娘来了,奴婢瞧着来着不善?现在正从卢家往咱们这边来呢,代菡姑娘刚来过来告诉的。”

    “谁?谁大姨母?谁来了?”秀雁这慌张的样子,让沁慧有些意外,不知道谁来了?

    秀雁解释了一遍,谨嬷嬷在一旁提醒道:“姑娘,老奴想起来了,应该就是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非要让姑娘给那些人赔礼道歉的那个姑娘和姑娘的母亲。”

    慧姐这才弄明白不解的道:“秀雁,她们来就来吧,毕竟是亲戚直接拒之门外不好,但是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秀雁急的脸色通红的道:“姑娘,您是不是都忘了,永昌候府大夫人就,是您的大姨母,那可是个雁过拔毛的人物,连范氏都不能怎样她,每年卢家大老爷二老爷包括卢家的老夫人都要接济她,每年从卢家打秋风弄走的,至少也是几千两,往常她来姑娘这里一回,就跟秋风扫落叶似的,奴婢真是吓怕了。”

    嗯,原来是个打秋风高手,好啊让你什么都打不着,所以慧姐立刻吩咐道:“走,咱们去偏厅,并且把偏厅所有的摆设都拿走,谨嬷嬷给我换身轻便的衣服,这一头的首饰都拿下去,咱们会会这个秋风大姨母去。”

    谨嬷嬷速度很快的挽了一个家常的发髻,又给姑娘换了一身普通料子的衣衫,随后主仆几人出现在偏厅之中。

    慧姐刚进去就有个人扑过来道:“哎呦,慧姐我的儿,可是想坏了大姨母了,快让姨母看看。”

    谨嬷嬷不知道怎么弄得,特别巧妙的护着慧姐,然后将慧姐带离了这个女人的怀抱。

    慧姐坐在主位道:“大姨母今个来有什么事情?”

    卢怡刚才没搂到慧姐有点小尴尬,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道:“慧姐,大姨母今年日子艰难啊,你看圣上赐给你银子和铺子什么的,大姨母不求你给多少,至少是个意思啊,否则大姨母这日子没法子过了。”

    卢怡往常也是直接说明来意,那时候的慧姐只告诉她:“大姨母,你知道我是不耐烦这些俗事俗务的,你瞧上了什么,就尽管拿走好了!”

    不过那会子卢怡能拿走的东西也不是太多,一方面慧姐好东西都被叶嬷嬷带回叶家了,另一方面都被范氏徐氏她们划拉走了,不过还是有收获的。

    但是这回卢怡等了一会,都没见慧姐说话,这才仔细打量一下这个房间,一看气的火冒三丈,屋子里面连个摆设都没有,这是访者自己呢,再看慧姐不过是普通的枚红色的绸缎的衣服,头上更是一件首饰都没有,这给卢怡气坏了。

    卢怡转移话题道:“慧姐,你昨个怎么能说不认识茵姐呢,你看茵姐回来哭的这个伤心,难道她那会子提点你赔礼道歉以和为贵错了吗?”

    沁慧不耐烦和她相处,冷冷的道:“大姨母说的好生有趣,都说自家人应该帮着自家人才算是一家人,这秀茵姐姐帮着别人让我赔礼道歉算怎么回事?关键是我哪里错了?又凭什么赔礼道歉?”

    卢怡被堵了个正着,还在试图辩解道:“我们家茵姐怎么就不是为了你着想了,你这孩子还不领情,那样的情况,你从前那样的名声,息事宁人怎么就不是为了你好了?”

    慧姐不愿意争辩,所以道:“大姨母也说了,那是以前的慧姐,你就当忘记以前的慧姐吧,日后绝对不会那样了,人活着就要开心高兴堂堂正正的好好的活着才是,才不辜负老天安排走了一遭!”

    卢怡说不出来慧姐哪里变了,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反应更好,冯琇茵因为有所求,所以放低姿态道:“慧姐,昨个的事情兴许有些误会了,但是我的确是一片好心。”

    沁慧道:“不好意思,你的好心我接受不起,若是没别的事情,我还有事,谨嬷嬷你招待一下。”

    没说几句话慧姐就走了,卢怡站起来道:“哎哎哎,慧姐你做什么去,我这话还没说完呢,哎……”

    慧姐走的特别快,弄得卢怡十分郁闷,好在是谨嬷嬷还在,不愁她们今个的想法不成,所以暂时没纠缠慧姐。

    叶宅这会子有个卢怡这样的奇葩,而远在原城的叶老爹刚刚收到了消息,而益管家也收到了叶朗飞鸽传书回来的消息,这个消息之所以这么快,是用了暗卫训练鸽子的方法,可以让一群鸽子同时飞,最后助力一个鸽子飞到终点。

    当然这个方法不能随便使用,这些鸽子要休息一两个月的时间恢复,叶朗是太焦急要将这样的消息传回京城了,这不是益管家看了消息,简直是欣喜若狂。

    益管家一路小跑的喊着:“老爷啊,好消息啊,大好的消息啊。”

    叶老爹叶铎此时正要打开看从皇上哪里来的消息,益管家就兴高采烈的闯进来,大大的笑脸道:“老爷大好的消息,姑娘的好消息啊。”

    叶铎立刻站起来道:“快点拿来,我看看是什么消息?还有咱们出行的队伍怎么样了?叶忠是不是都快要走一半了?”

    结果两个消息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叶老爹激动地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果然是我叶铎的女儿,好样的,哈哈哈,赏梅宴的魁首,还是夺了五个第一名的魁首,还救了一对母女,结果竟然是正五品女官伺候,我儿美名满京城了,哈哈哈!”

    益管家也是笑的眉开眼笑的,跟着一起乐哈哈的道:“老爷姑娘真不愧是老爷这个当年才子的女儿,你看看这上面写得姑娘的表现,简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姑娘太厉害了。”

    叶铎看见自己女儿厉害,简直比说他厉害更高兴一百倍,叶老爹也想尽快见到女儿了,所以吩咐道:“益管家,立刻整装待发,你留下看守城首府,咱们明个就动身,你赶快派人去问问三弟,能不能安排得开,一起回京城,如果不能他们留守原城,我也放心。”

    益管家匆匆的去忙乎去了,不一会就回来道:“老爷三老爷说他不能回去,这个年要在原城坚守,老爷可以先回去,倒是三夫人给姑娘准备了好些礼物,非让老奴拿回来,这是礼单。”

    叶铎拿过礼单,见里面都是上好补身子的药材,三弟妹娘家的杜家就是北部原城最大的药材行,故此叶老爹也就收下了,待回头用别的方式找补回来一样。

    如此一来有了准确的消息,叶铎快速安排道:“好,益管家,立刻安排,本官回京述职,安排几匹快马,队伍在后面慢慢的走,我倒要看看,本侯爷回去了,谁还敢让我儿受委屈,快去安排。”

    益管家笑道:“老爷,您保不齐能和叶忠同时回到京城呢。”

    叶铎真是心都飞了,只想看看他的女儿如今是个什么模样,谁还敢在欺负她闺女一下,他叶铎就让他们好看,哪怕是皇上的儿女都不行,叶老爹快速的在书房里面收拾着,这三年他积攒了不少的宝贝,就是等着见面给慧姐呢。

    林林总总欢欣鼓舞的叶老爹收拾出来十个箱子这样,最后精简再精简也还是这么多,只能作罢,这些箱子跟着他一起回到京城,其他的行礼物品,随着队伍一起回京城。

    益管家用了半天时间就道:“老爷队伍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老爷一声令下了。”

    叶铎看看天色已经暗了,就吩咐道:“告诉下面的人,明个早上辰时启程,让他们路上走官道住驿站注意安全。”

    同时叶铎交代了其他的事情,因为队伍当中还有其他一些官员和家眷回京述职的,要不是等着他们,叶铎早就和叶忠一起走了,所以这些人也要妥善的安排好,方方面面的做了详细的安排。

    益管家也尽心尽力的去通知清楚,终于在第二天早上辰时之前都安排好了。

    清晨,寒气还很重,太阳从冬日的雪景中直冲云霄,此时叶铎坐在马上,望着京城方向的天空,默默的念叨:“慧姐爹爹回来了,日后有爹爹给你撑起一片天空,绝对不再让任何人欺负于你,谁也不行!”

    随后叶铎看着后面的队伍道:“走,出发!”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