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府商女 > 184:超级拉风的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启国冬季的夜晚一直都是很冷的,即使现在已经是初春的天气,但到了夜晚温差很大,几乎是出去被冷风一贯,人都会打哆嗦。

    此时启国京城的夜空好忙啊,黑色夜行衣的人影是嗖嗖嗖的低空掠过,前后大概有一两百人左右的样子,有些百姓听到动静偶尔出来还以为眼花了呢,嘀咕两句继续回去睡了。

    尤其是今个晚上的气温已经在零下二十度左右,更是冷的难受,但飞奔在京城上空的楚思阳就没有这样的感觉,可能是习武之人耐寒力要比旁人好一些。

    楚世子带着海升和江明游走在京城的上空,不管气温如何,这速度是丝毫没减,这冷风刮得脸上的肉都疼,海升看着世子爷奔波的身影都有些心疼,如果叶姑娘知道世子爷这么着急她,应该会感动吧?

    最近一段时间各地的产业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而且很多产品的方子都莫名的被李家和朱家的产业偷取,结果复制品一出来,价格低廉,自然是原来的好东西受到了重创。

    虽然这部分不是重要的产业,但是长此以往下去可不行啊,可是想解决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么多年李家和朱家用旁支旁系的女子联姻,已经结成了一张很大的利益之网!

    不说牢不可破,但是商人重利,能在李家和朱家的船上呆着有人保驾护航,最起码也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有钱赚名利双收不说,还稳赚不赔,这样好的一只大船谁愿意下来?

    并且还都是姻亲,不是普通的利益合作关系,所以很多人已经乐不思蜀了,毕竟他们仗着李家或者是朱家的名头,无论在官府还是人际关系上,多多少少得到的好处已经让这些人尝到了甜头,恐怕难以罢手了。

    这些让世子爷非常的着急,奈何这事情也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所以今年的产业利润简直是锐减,年初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收成还不到往年的三分之一。

    现在不仅仅是世子着急,连王爷也很着急,在这样下去可就麻烦了,谁敢保证眼下还稳妥的产业哪一天不被那些狗贼们给弄得乱七八糟的?

    好在今年皇上在世家中争取了大量的护国金在维持,景国和昌国的使者要来了,估计那些银子弄不好也进了别人的口袋,户部尚书宋世子的祖父宋丰去年的外府库的收入不怎么如意。

    而内务府一群吃干饭的,有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结果一年下来紧紧是和过去持平,连点盈利都见得少,谁能说里面一点问题没有,不仅如此问题还大着呢。

    所以内忧外患真的很多,哎这些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护卫操心的,他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好世子,所以收起这些心神,结果差点撞上了停下来的楚世子。

    海升道:“差点撞到爷,属下该死。”江明也是一愣,赶紧调整个方向避免和世子爷撞在一起,楚世子轻声道:“别出声,你们看!”

    海升和江明同时看见黑压压的人影,大概有两百多人的样子嗖嗖的朝着靖安侯府的方向去了,楚世子眼神晦暗莫名。

    江明担忧的道:“世子爷,这群人想干什么?京城之内都是老世家,难道他们想灭门不成?”

    海升更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弄得有些头疼的道:“爷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调来王府的暗卫,恐怕叶家这回是真的有大麻烦了,宫里那个老女人至于这样为难叶家吗?”

    楚世子说道:“江明你回府里调来一百个暗卫,等着我的口令在行动,毕竟我们冒冒失失的参与进去不大稳妥,而且夜里如此黑暗,弄不好会伤了自己人,你让大家穿墨绿色的那身衣服,最起码在黑夜还能分得清楚,快去!”

    楚世子的暗卫是有很多套装备的,以备不时之需,这是肃亲王府多少代以前就定下的祖训,因为肃亲王府需要执行的任务很多很杂,所以装备比较完善,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高手。

    江明立刻说道:“是世子爷,属下这就去!”

    海升继续跟着楚思阳赶路,楚思阳绕过那些人,抄了小道朝着叶家奔去,心中还想着叶沁慧,你这样活蹦乱跳的人一定不能有危险,否则本世子的生活就没有意思了,在本世子的人来了之前,一定要坚持住!

    另外一边的宋世子宋墨逸也发现了这样的情况,今晚他差点被文若郡主给气的岔气了,这不是出来想看看慧姐如何,结果空气中各种气息在流动,让他感觉不正常。

    随后他和风雷和风影站住,看着那么多黑衣人真的去了叶家的方向,风雷惊讶的说道:“爷,这些人看样子都是要去叶家的,恐怕叶家麻烦大了,这回怎么办,咱们报告给顺天府吗?还是报告给五城兵马司?”

    宋世子对着那些黑衣人的方向,笑的冷飕飕的道:“顺天府有那么大的本事和李家还有朱家抗衡吗?五城兵马司里面大部分都是李家和朱家的人,虽然皇上换了一个副手,但也是刚去不久,离着成气候的时候还远着呢,”

    “看来今个叶家的事情咱们也要管管了,风雷你去回府里面,调来本世子的暗卫,有七八十人就够了,太多了容易引起麻烦,快去!”

    风雷想劝阻宋世子不要直接和那两家对上,话到了嘴边想着世子今个被朱家的那个恶心的要命的狗屁公主给算计了,正窝着火呢,算了,让世子爷出出气也好。

    在不济今个帮忙了也算是能剪断不少朱妃和李贵妃的爪牙,就当是为了太后娘娘做点事情吧。

    所以风雷赶紧回去了,宋世子带着风影继续赶路,走到了一大半的时候,遇见了楚世子,两个人非常有默契的点点头,谁也没说话,继续朝着叶家飞去。

    而此时的靖安侯府香玥院的书房里面,叶老爹和慧姐围着红彤彤的火炉在烤火呢,场面温馨而宁静,一点不像是待会要迎接那么大挑战的样子。

    叶老爹看着慧姐道:“慧姐你感觉身子可好些了?千万不能勉强知道吗?”

    慧姐气色不错的笑道:“爹爹放心吧,我没事的,今个晕倒乃是意外的情况。”

    叶老爹看慧姐气色的确是不错,比下午看见她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时候好了几百倍,也就放下心来,看着外面已经漆黑的夜空,再看看现在已经是丑时初刻了,(凌晨一点十五分)四更天的梆子声都已经敲过了。

    叶老爹道:“慧姐已经四更天了,在过一个时辰就是寅时了,天色都要亮了,那些想袭击叶家的人不会不来了吧?如果不来了,岂不是爹爹都白白的布置了?”

    叶老爹等着这些人来已经都等的不耐烦了,今个花了那么大的心思忙活半天,若是不来浪费了。

    沁慧看外面漆黑一片,连星星和月亮都开始躲在了云层中,慧姐瞧着着急的叶老爹说道:“爹爹,我相信她们能来,女儿问过谨嬷嬷,谨嬷嬷说曾经早年很多世家都遭遇过盗匪,最近一两年也有不少这样的情况,还都是大半夜的,”

    “那些盗匪不仅伤了人,还洗劫了府里的财物,让那些世家元气大伤,结果这些匪类却怎么都没抓到,爹爹不觉得奇怪吗?”

    叶老爹这才想起来,曾经一些老牌世家在退出世家舞台的时候的确是受到过重创,而且当年的悬案也不少,有一点时间给先帝搞得焦头烂额的,后来到了皇上这里就少了很多了。

    但是那些世家遭此劫难,基本最后元气大伤全部回到了祖籍,过起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想起来的几率已经没有了,能保命活着就不错了。

    这也是为何那些老牌世家到了现在都不曾有人提起的原因,很多老一辈都说破船还有三根钉呢,但是这些老世家的人可是挺惨的,都可以算是净身出京白手起家了。

    看来所谓的盗匪里面的内容会有很多呢,不如让皇上查一查,没准还能抓到不少的线索,就算追不回那些东西,在不济也能让皇上心里有点数才是。

    “哒哒哒……”一阵豆子滚落到地上的声音想起,慧姐兴奋的道:“爹爹,人来了。”

    这些个豆子是叶老爹派人放在房顶和院墙上面的,只要有人踩上了靖安侯府的瓦片,这些豆子就会掉落下来,也算是一个预警吧。

    叶老爹立刻吹了书房的蜡烛,然后整理一下玄色的紧身衣,上身在里面还穿了护甲,干净利落超级威武!

    慧姐也将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辫子,穿了一身紫色的练功服,慧姐紧了紧腰封,然后对着叶老爹道:“爹今个晚上的关门打狗可以开始了!”

    叶老爹笑着道:“好今个晚上定让他们有去无回!”

    随后叶老爹带着慧姐悄悄的出了香玥院,来到靖安侯府的外院,如果有人先过来踩点的话,就知道这里是叶老爹故意放出来的薄弱环节,而且叶老爹的书房也在这附近。

    这些人图谋不小,肯定现在这里落脚,如果在这里控制住了,基本上别的地方就不用去了。

    所以叶老爹和慧姐悄悄的来到这边,叶朗夜影他们这些叶家的暗卫和护卫们全部紧张的等待命令。

    那些仆妇则是全部藏了起来,这场合还是不要露面的好,但是等控制住形势之后,这些仆妇才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所以秀雁带着青杏她们丫鬟们,连同叶嬷嬷带着周妈妈她们这些仆妇们都躲了起来,等着主子下达命令,她们这些仆妇们各个都拿着厚厚的木条,随时待命!

    享受过叶家横批十二式的秀雁和青杏激动的眼睛都亮晶晶的,上次给卢家章妈妈和大厨房那些仆妇给打的那个熊样真是过瘾极了,已经好久没施展了,秀雁和青杏好怀念那拉风的滋味!

    所以今个她们两个更是期待能有这样的机会,发泄发泄浑身的力气,好让那些对叶家心思不存的人们提起叶家都骨头肉疼!

    叶老爹和慧姐刚刚到了外院的墙边,紧跟着那些黑衣人也到了,楚世子和宋世子也到了,一看还没有开始,两个人的心才落了地,还好还好,有补救的机会。

    所以两个人隐藏在叶家父女的周围,听着外面的人要做什么,叶老爹最先发现这两个人,他将慧姐隐藏在大树之后,叮嘱不要出任何声音,就朝着楚世子和宋世子那个方向过去了。

    慧姐因为没有那么好的功夫,在夜里看不到那么远,她还以为叶老爹去叮嘱下面的人去了。

    楚世子和宋世子见到叶老爹都是抱拳问候,叶老爹想要回礼,两个人都避开了,楚世子轻声的道:“叶侯爷不必如此,真算起来我们二人还是晚辈,我们二人今晚才回京,就看到这么多人拉开这样大的阵仗来对付叶家,不放心过来看看。”

    宋墨逸笑的如沐春风的道:“叶侯爷,不知道府里是不是有什么准备?我们已经让人回去带人过来了,大概有一百七八十人,对付那二百多人是够了。”

    叶老爹感激的道:“谢谢二位世子了,今个晚上叶家已经做好了瓮中捉鳖的准备,至于关门打狗这场戏才是重点,所以如果两位世子的人来了,不用对这些人下杀手,免得脏了咱们的手,这些人全部逮住之后还有用,二位只要帮着叶家的护卫不让这些歹人出了叶家就行,尤其是将这些人控制在外院和库房之间,本候先谢谢二位了。”

    宋墨逸和楚思阳都说:“哪里哪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当的,何况这些人的目的不纯,肯定是需要重创的。”

    三个男人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达成了协议,叶老爹赶紧回到了慧姐跟前,而宋墨逸和楚思阳也仔细的准备起来,他们有些期待,慧姐布置好的这个计策会达到什么效果?

    门外的人是越来越多,都在等着两方人马的领头者发号施令,这些人看着叶家精致的院子,已经露出了贪婪的眼睛,各自想着今个能得到什么?

    很多人口水都要出来了,都说叶家肥的流油,这么多年也没有人从叶家拿到什么好处,看来他们这一趟自然是肥的不能再肥的任务了。

    如果做得好,随意密下一点什么,足够养活自己一家一辈子了,故此这里面的很多暗卫都跃跃欲试,差点不听话自己行动了。

    当然这两队人马的领头人,还是李子和朱义,这次他们带队的两方人马在靖安侯府门外碰见之后,很自然的合作起来。

    同时声音也传了出来,好似叶家已经任由他们宰割了一般!

    李子首先道:“我们可以合作。”

    朱义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要叶家父女的性命,其他的你们看着办。”

    这两个人怎么话里话外的好像都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李子说道:“好,不过今个晚上咱们不会白白的合作的,若是有什么好处,自然也会给你们一份,至于你们是否上报,那我就不管了。”

    朱义心知肚明的道:“你了解我们不管有什么都要上报的,尤其是我们娘娘可是个一直缺银子的,你们若是得了好处,咱们可就要一分为二了,否则你们先进去我们再进去。”

    李子暗骂此人无耻,虽然不是第一次合作,但是叶家的东西可以说非常非常的多,娘娘可是仔细吩咐过的,也是这次任务的重点,不过眼下的情况不容他过多的考虑。

    故此李子道:“好,成交!咱们是各派人马打头阵,还是一起都进去?”

    朱义自然知道李子这人反复无常,和李贵妃一样都是小人,若是留着他们在外面,指不定先将东西都弄走了,最后整点破烂给了自己,还天大的恩情似的。

    李子认为自己聪明,难道他朱义就是个傻子不成?

    所以朱义道:“咱们还是一起进去吧,叶家很大,咱们两方的人马在一起才有胜算!到时候先控制了叶家父女,要什么没有?”

    李子想想也是这回事,只要控制了叶家父女,这夜黑风高的,就算弄死了也是盗匪的事情,哪里和他们有关系?

    所以李子道:“好咱们一起进去!就不信今个拿不下叶家!不过事后这北部原城的城首之位,你们朱家可不能抢。”

    好吧,他们这话说出来,差点让能听见他们谈话的慧姐和叶老爹,还有楚世子和宋世子都吐了,叶朗夜影他们这些叶家的护卫差点从墙上掉下来!

    艾玛,合着启国都是你们这些奴才说的算了,北部原城那是国家的北大门,你们做得起这个主吗?

    在不济就算叶老爹不做城首,别人也可以就是麻烦点,但绝对轮不到朱家和李家人,这打死都不可能的事情。

    朱义皱眉这李家已经算计到这个程度了吗?灭了叶家抢了叶家的财富,然后占了北部原城的城首之位,那个位置朱家也是肖想多年了。

    比起一个叶家,整个北部原城才是大头,一年产出和利润占了国库的四分之一,而且药材粮食都是重要的产地,李家的野心可真大。

    故此朱义道:“李子咱明人不说暗话,今个先将叶家拿下再说,至于这北部原城的事情也不是咱们奴才们能定下来的,咱们能做的就是重创叶家,然后后面的事情交给主子们吧,你意下如何,如果可以咱们就行动!”

    倒是李子想着今个贵妃娘娘准备的一队运送物品的车马,估计一会子才能到,大概有四五十两马车,这可是贵妃娘娘的私产,平时可是出了很多力气的。

    所以一会就要派上大用场了,他们都知道路线,就不用再等了,故此道:“好成交,我们开始行动!”

    说完二人都打了手势,率先带着人冲进了叶家的外院,因为他们知道叶铎一般都在外院的书房办公,抓到了叶铎在去后宅抓叶沁慧,到时候控制两个人,叶家他们就可以横着走为所欲为了!

    一群人呼啦啦的从墙头屋顶上飞进了叶家,速度快的拦都拦不住,不到一刻钟,二百五十人全部进了叶家,可见叶家的富贵让这些人多么的动心动意。

    叶老爹给夜影打了个手势,夜影立刻在墙上一拽,东南西北四张大网悄悄的升起,估计待会有很大的用处。

    夜影这边完事之后,叶朗那边放了一排绳子,叶二在另外一头拽着,结果地上忽然间站起了很多人,夜间光线十分朦胧,让李及几乎立刻感觉这是叶家的护卫们,必须消灭。

    看来叶家的这些护卫也是个傻得,这场合不逃命还等什么?当然这对他们来说是好消息,李及立刻得意的喊道:“有人快放箭,不要留活口!”

    李及的自信心无线的膨胀,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趋势,看的楚世子和宋世子骂道:“蠢货!”

    紧接着满天的箭雨,这些还夹在着哀嚎的声音,让朱义和李子非常的满意,叶家的护卫算什么东西,敢和他们抗衡,简直是自不量力。

    朱义也大喊道:“快放箭叶家有贼人啊,咱们要要保护叶家。”

    得,这里还有个超级不要脸的,贼喊捉贼的!

    这回叶家热闹了,到处都是箭雨的声音,和貌似人中箭的哀嚎的声音,而在叶二附近的一个角落里面,那些负责出声的护卫们都快累坏了。

    这些人什么时候能放完箭啊?他们喊得嗓子都冒烟了,还继续道:“啊…。好痛啊!”

    “啊我的手臂完了……”

    “啊,我的腿……”

    源源不断的声音传了出来,让那些射箭的暗卫们充满了成就感,各个是满弓射箭,那姿势好想是后羿射箭似的,好像自己是个英雄,其实不过是一群对着稻草人乱放箭的傻子。

    待宋世子和楚世子看清楚之后就笑了,果然是叶沁慧的主意,真是出其不意的聪明,这样的女子真是奇特!

    楚世子笑的都肚子疼了道:“宋墨逸你看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和她们的主子们太像了,虽然本世子最近很郁闷,但是见了这些蠢货,心情好了。”

    宋世子也一改刚才的郁闷道:“嗯是很好笑,看来以后想高兴多来叶家走走也不错!”

    二人在这边轻声讨论,叶老爹在此打了一个手势,叶二和叶朗的动作快了许多,就像是从各个地方赶来支援的一般。

    李及一看人多了,继续喊道:“快放箭,速度都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一会有大事呢!”

    李家的护卫自然是知道所谓的大事是什么事,所以拉弓射箭这忙的,都出了一头的汗,可见这热身赛也是很重要的。

    说时迟那时快,立刻箭雨纷飞又朝着那一排排的‘人’飞了过去,有的倒下了有的从后面又站了起来,速度非常快,让两方人马迎接不暇,一直到了那些暗卫都放光了自己的箭雨之后,才安静了不少。

    这会子叶朗和叶二忙坏了,这些稻草人是侯爷说的什么草船借箭的成果,虽然没有草船,但是有稻草人效果一样,就这样一会,就收获了几万支上等的箭支!

    看来这些人是对叶家深恶痛绝啊,竟然带了这么多的箭,叶老爹看见被拖回来的稻草人,眼里迸发了浓烈的恨意,该死的李家和朱家,这么多的东西,简直就是来灭门的。

    可想而知如果不是慧姐这孩子有那么大的反应,今个晚上,不明天叶家可能就不存在了,所以叶老爹再也不会客气一点,一群败类们,我们叶家准备的多了去了,今个不整死你们我叶铎就不是爷们!

    叶老爹一挥手,下一道命令已经下了,龟孙子们,今个就是你们的末日,杀了你们都便宜你们了,你们的脏血都污染了我们叶家的清净地,但有时候不是直接杀了人就是痛快的。

    反倒折磨你们这群人渣,才能对得起你们如此用心的来叶家。

    楚世子和宋世子对视一眼,看到了这么多的箭,想着军中都嚷嚷着箭支不够用,结果对付叶家来了上万支,可见平日里那些军用物资都去了哪里,看来这方面可以好好做文章了。

    这会子收拾了叶家护卫的李子和朱义正高兴着,正准备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忽然间满天的冷水泼了下来,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赶快闪避,可惜了用手里的剑挥舞冷水没效果,还被泼的一身湿淋淋的。

    慧姐还吩咐道:“给我泼!使劲的泼!”

    紧跟着大量的冷水泼向了这些袭击者,中间都不曾停歇,他们哪里知道叶家上百的护卫和家丁们已经打了大几百桶的冷水,就等着对付他们呢。

    尤其他们穿的都是棉衣,棉衣沾水之后非常沉,这不是很多人想要跳起来躲避都没有机会,差点摔了,而且很快地上就冻上了冰碴,已经噼里啪啦的摔了一地。

    “哎呦我的娘哎,摔死了……”

    可想而知,这滋味太好受了,这样冷的天气,几乎是遇见水就冻成了冰碴,这些李贵妃和朱妃的走狗们,平时日做的都是杀人越货的勾当,哪里见过这样连人都没见,就频频倒霉的事情。

    若是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被袭击了,就是傻子了!

    李子还对着天空喊道:“叶家的人听着不要顽强抵抗,速速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们一条性命,否则我们李家的暗卫可是不客气的,休要弄这些东西糊弄人,都给我出来!”

    朱义也喊着:“出来,否则我们朱家的暗卫可不客气了,都滚出来!”

    楚世子和宋世子的人这会子都到了,听到下面两个这样无耻的暗卫,风雷拿着一支巴掌长的飞镖就甩到了李及的大腿上,“啊……”的一声惨叫,顿时受伤倒地!

    而江明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准了朱义的方向,一根袖箭就射了出去,朱义同样也是啊的嚎叫一嗓子伤了小腿,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这会子叶老爹说道:“既然知道是我叶家,还能做出如此猪狗不如的事情,相信你们都知道我叶铎不是个好欺负的,既然你们敢来,今个本侯爷就陪你好好的玩玩,一直到给你们玩死为止!”

    朱义和李子听到了叶老爹如此冰冷的声音,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但李子和朱义从来都是那些世家跪着求他们放过的人,哪里将叶老爹看在了眼里,都以为叶家不过是弄点水啊什么不入流的玩意顽强抵抗呢!

    故此李子梗着脖子道:“叶铎你们叶家得罪了贵人,还不束手就擒,留你们一条狗命,交出叶家的全部资产,否则整个叶家都休想要活命!”

    朱义也不甘落后的喊道:“叶铎休要顽强抵抗,只要你们叶家今个老老实实的,交出你那歹毒的闺女给我们朱妃娘娘,就放你们一条狗命!”

    “放你娘的屁,今天饶不了你们狗命的叶家,我叶家是百年世家,你们这群宵小之辈净做些恶心事,还敢大放厥词,真是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叶家也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来人继续泼水,这回来热的!”

    叶老爹是真的生气了,好啊李贵妃朱妃,给我叶铎等着,这次不闹得天翻地覆的,休想罢手!

    紧接着满天的水这回变成了热水,而且里面还让慧姐放了辣椒面和油,这回好玩了,刚才是冷水给人冻得瑟瑟发抖,但是冷水好歹人可以忍受。

    这回叶老爹怒了,自然是上了兑了部分热油和辣椒面的热水,很快就躺了一地满地打滚的人,“啊……我的眼睛……”

    “啊……烫死了烫死了……”

    “啊……救命啊……”

    整个叶家外院的空地上,热水不断的泼了出来,一桶桶的豪不客气,叶老爹说过就是叶家的柴火全用上才值几个银子,但是这些人不给他们一些教训是打不退的。

    所以叶忠一个下午,找来了全府的铁锅,烧了许久这会子全部都用上了,叶忠很高兴,对着外院地上中间那一团上百人的黑衣人泼的那叫一个过瘾,这群杂碎不收拾不长记性!

    叶家这样收拾人的方法,让宋世子和楚世子闻所未闻大开眼界,看着下面被烫的直跳脚的暗卫们,楚世子道:“嗯这个主意不错,这些人真是活该!”

    宋世子嘴角一动道:“嗯叶姑娘的主意果然奇特!这可比要了他们性命难过多了,这种人就应该这样收拾才是!如果真的一下子要了他们的命,这件事情或许后面就没有了,就整成这样叶侯爷清晨拉着往宫里一送,估计就惊天动地了,否则哪里能抓到把柄?”

    楚世子道:“的确如此,这么多年这些人如此猖狂,就是那些人家一方面不知道,另一方面知道了之后畏惧,否则哪里能让这两家做大做强?都给惯坏了,是应该有人出来收拾一下了。”

    这会子李子刚刚爬起来,虽然刚才冷的要死,但是被泼了几桶热水,这浑身的棉衣这么沉,而且热水慢慢的浸透到了衣服里面,灼热难耐,尤其是眼睛和鼻孔里面火辣辣的,可以说他跟着李贵妃纵横多年,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

    正想着忽然哗啦一下,又是一头热水从上到下浇了个遍,烫得他龇牙咧嘴,但是他想着今天的任务,忍着眼睛里面的疼痛指挥道:“快,快去库房快快去!”

    然后有五十个人左右的小队伍,各个哀嚎着爬起来,朝着叶家库房的方向转移,朱义也不甘落后,咬牙道:“快咱们的人也跟过去!”

    慧姐看着朝着另一个方向的跑过去的贼人笑了,笑的超级的好看,楚世子无意中看见了,就知道肯定有人更倒霉了。

    果不其然,就听见叶沁慧喊道:“叶二给我点了!”

    紧接着就看见空中出现了不大的火苗,尤其是这些火苗用掌风打到了这一百来人的身上,顿时就燃起了大火,瞬间火苗窜得老高,这些人的眉毛头发都给烧的漆黑。

    就像是山林的烤野猪似的,那肤色那狼狈,让不少人都笑场了。

    这些人想往前面跑,但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大火把,掉在了地上之后,就出现了一条火墙,谁也不能往前跑,只能往回跑,一路哀嚎声音不断,这回喊得是惊天动地的,可是疼可是真的了。

    因为刚才的热水里面含油,虽然不至于都给点燃了,但是多多少少的都能着起来一点,虽然着火的位置倒是不大一样,但足够这些惜命的人吓破了胆子了。

    总之这些人立刻就满地的打滚,还没有到了库房,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想压灭火苗,然后滚着回到了刚才的地方。

    等火苗都压灭了之后,这些人各个乌漆麻黑狼狈不堪,一个个的都没有了刚才在叶家门外的斗志昂扬,只想着叶家今个又准备,他们必须撤退,否则就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有了想跑的意思,有一些胆子大一点的,竟然飞起来要冲出去,这哪里可以,叶朗他们那张大网就派上用场了,直接给人拦下了不说,夜影还抄起打板子,对着这些被网子给拦住的人就是一顿揍!

    而且是一顿胖揍,这一部分很快就被打懵了,躺在地上晕了过去,李子一看这样,立刻喊道:“快撤快撤!”

    朱义也捂着小腿道:“快一块撤退!”

    慧姐清冷的声音传出来道:“各位来伏击我们叶家,这便想走吗?来人给我放狗!”

    李子和朱义一听就知道不好,可是他们想跑也跑不快,连番的折腾已经让他们精疲力尽,这会子从外院的侧门附近跑出来二十几条大狗,冲着他们就嗷嗷的过来了。

    这回更是热闹了,这些狗本来是叶老爹前些天买的,正好是个京郊一个养狗为生的人家要搬走了,不会京城了,这些狗没法子带走了,怕路上伤到人惹事,所以一起都卖了。

    叶老爹想着慧姐的计划,就觉得应该有狗看门护院,所以一起将这二十几条狗都给买下来了,回来之后一直事多,已经一两天都没好好喂过了,尤其是今天一天都没喂狗。

    这回这些狗看见了入侵者,哪里知道什么,只知道上去就咬,很快就和这些李家朱家的暗卫们缠斗在了一起,这些人平时的招数都是怎么直接一击毙命的,哪里遇见过今天这样不按理出牌的,所以都慌乱的不行,而且这些狗是真咬啊,顿时不少护卫惨叫的嚎叫就传了出来。

    这还不说,慧姐大手一挥,立刻叶家的屋顶上站了一大排的护卫,手里拿着铜锣惊天动地的敲了起来:“叶家有盗匪啦,叶家有盗匪啦,各家要注意啊,看好门户,叶家有盗匪啦,要杀人灭口抢夺财物啦……”

    这回李子和朱义彻底的傻了眼,遭了这回想脱身难了,刚一愣神就看见一个大狗扑闪来,赶紧围绕在这附近跑。

    而叶嬷嬷带着仆妇们,秀雁带着丫鬟们也开始喊起来,谨嬷嬷和素秋则是一直跟在慧姐身边保护。

    “叮铛铛铛铛……”一大排的铜锣还在使劲的敲着,几乎整个这附近都被惊动了。

    还继续的喊着:“来人啊有贼人闯进了叶家了,要劫财劫物啦……”

    “啊……。有盗匪啊,盗匪说自己是李家人啊……”

    “对盗匪是李家人啊李家人、李家人啊、李家人……”

    “啊,盗匪不止一拨人,盗匪说是朱家人啊朱家人,朱家人啊朱家人……”

    这样惊天动地的大吼,甚至还用上了内力,传出去老远了,整个京城二街以内都乱了套,全部都灯火通明的。

    楚世子和宋世子各喊了一声:“高,真高,这下子不仅仅抓到了真正的暗卫,还彻底抹黑了朱家和李家,估计是有日子洗不清了。”

    慧姐则是看着叶家的护卫们在房顶都要跳四小天鹅了,更是笑道:“大点声,给我可劲的喊,要让全京城人都知道我们叶家被袭击了,还是被一群王八给袭击了……”

    ------题外话------

    爱买买,今天写的真是太过瘾了,为了答谢亲们,今个旭云努力万更,谢谢亲们让云第一次冲进了月票榜单前十二名,要知道每前进一位都不容易,云只能努力写好每一个章节来回报大家。

    亲们月票都嗨起吧,咩哈哈哈哈,亲们有木有很过瘾啊,明天还会更加精彩呢,月票都飞来吧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