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府商女 > 398年终朝堂辩论赛!
    此刻的范氏孤零零的躺在宫门口冰冷的石砖上,范氏又是羞愧又是后悔的,还满脸的狠毒,不知道这是中了谁的计策了,当然也活该范氏倒霉,这么毒的心思不受惩罚可能吗?

    等卢家知道信过来给范氏带回去的时候,范氏已经冻得浑身发热,伤口钻心的疼,可是回到卢家之后,卢家上下忽然间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大郡主楚英直接掌管卢家内宅,嫡子嫡媳妇也算是名正言顺,丽姨娘的搬进了松柏院,待遇直接飞奔至正院协助管理内宅级别,谁也不曾想到,这人生的机遇会如此峰回路转奇妙至极!

    奇怪的是不管后面回来的卢俊辉还是大老爷卢志谦,对于这样的结果都不算意外,范氏就直接从松柏院搬到了慧姐儿曾经住的清花阁旁边的偏厢去了。

    因为清花阁拆的也就剩下这个偏厢房了,身边伺候的人也只有凌嬷嬷了,真可谓是好不凄惨,卢家也没有人给范氏伸冤啥的,一家人都当做这件事情很正常一般,的确也太奇怪了。

    只有二夫人徐氏扭扭哒哒的去看了一眼还在昏迷高烧中的范氏,说点气死凌嬷嬷的话,“凌嬷嬷这大嫂怎么就好端端的成了贱妾了呢?虽然我这娘家势力不行了,好歹在府里也是个二夫人啊,大嫂不是曾经最鄙视贱妾这个词的吗,怎么这一回竟然如此幸运的体验一把啊,这以后还能从贱妾升回正妻吗?啊哈哈哈哈……”

    看着范氏这般凄惨,这徐氏真他娘的畅快至极啊,谁让范氏没事就欺负她呢,现在好了范氏都成了贱妾了,日后还有什么资格在自己跟前得瑟?

    徐氏这口气终于出了,现在儿子女儿的都有好亲事了,最大的敌人范氏也成了贱妾了,哎呦喂这生活咋就这么美妙捏?

    要不要这样拉风的爽快啊,二夫人徐氏还不停过的喊着:“贱妾大嫂啊,不对现在都不能称呼为大嫂了,那称呼你什么呢,范贱妾,啊哈哈哈这个称呼真好听啊,范贱妾范贱妾,犯贱妾,真是贱啊,啊哈哈哈,这名字真好听啊!”

    凌嬷嬷赶紧阻止道:“二夫人,大夫马上就来了,还请二夫人先回避一下吧,这年底了莫要惹上了风寒就不好了。”

    凌嬷嬷心疼死自己的主子了,风光了一辈子,吃了多少苦,给卢家卖了多少命,耗费了多少的心神,结果这个节骨眼上,卢家都好起来了,风光无限了,现在被贬为了贱妾了,也不知道自家主子则样心高气傲的,能不能忍受了。

    现在这二夫人这般奚落夫人,结果夫人还没有醒过来,这府里的老少爷们一个都没有回来,只有二夫人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恼人的很,大夫人的儿媳妇也没有来,那些大少爷的妾室们也都没有来,难道就就是人走茶凉了?

    大夫人刚刚失势,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跑个干净?

    这凌嬷嬷脸色是不停的在变换,倒是这个二夫人徐氏一听说容易感染风寒,再看看范氏的惨样,哎呦今年过年一整年都有好心情了,所以徐氏依然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凌嬷嬷,你们主子就剩下你一个忠仆了,你好好照顾她吧,你知道我们二房穷得很,没有大郡主那样的儿媳妇,也没有银子,我就不送任何补品了,这贱妾的位置也用不上这些,若是不行我哪里有几套旧的被褥不行我让人给你送过来好了。”

    凌嬷嬷差点给气死,直接拒绝到:“谢谢二夫人的好意了,这清花阁里面暂时东西还都有呢。”

    二夫人徐氏甩着帕子扭着腰的就边走边说道:“哎呦这清花阁还真是福地呢,范贱妾啊每次有事都跟这地方有关系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太狠毒了,那么对待慧姐儿,今个就有这样的报应了,怎么我见到这个结果这么爽快呢,算了这地方都是晦气,不呆了走了。”

    二夫人徐氏就这样施施然的走了,给凌嬷嬷气的差点厥过去,若不是考虑主子还需要照顾,凌嬷嬷估计就得和二夫人徐氏撕吧到一起去了,更别说那徐氏嘴里什么不干不净的范贱妾,呸捧高踩低的东西!

    接下来凌嬷嬷就赶紧的请医问药的,忙的不可开交,府里不知道多少人跑到清花阁这地方看笑话,指指点点的,这回范氏可是真的丢人了,丢丑了,一辈子的体面也丢光了,不知道这范贱妾的名声这辈子还能不能恢复成正妻了!

    一时间京城里面对于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舆论竟然一点没有同情的,当然很多人这会子还不知道呢,世家们倒是笑死了,范氏这回算是完了,一辈子就是个贱妾了,范贱妾啊响当当的名声很快就传到京城各地铺散开来,不知道范氏醒来之后面对这样的结果会成了什么样子了。

    尤其是今个杖刑的宫里嬷嬷可是打得很用力的,范氏的腿部就算是好医好药的没准以后也会落下病根,若是伺候的不周到的话,可能还会麻烦呢。

    不过世家们和官家们都很奇怪,为何今个早朝还没有散呢,往年这个时候朝臣们早就下朝出宫,准备回家过年了。

    启国是从年三十放假到正月十五才恢复早朝,以前先帝的时候还推迟到二月二过,不过官员们都很高兴,就是皇上不高兴了,堆积的政务简直是太多了,奏折如同雪花片一般纷至沓来,没有集中办公一个月以上的时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压根就审核不完。

    所以自从德顺帝继位之后,这放年假的政策又改回了正月十五,不多不少半个月的,堆积的公务处理起来不会那样头疼。

    今个是启国德顺十八年的腊月二十九了,是德顺十八年的最后一个早朝,本来就是皇上叮嘱一下各个衙门,尤其是五城兵马司和各个兵营要注意的过节的一些事项,还有朝堂封笔期间有事情怎么处理,结果一开始还不错,这一项进行的很顺利。

    皇上安排的也比较周密,问题并不是很大,结果在皇上宣布退朝的前夕,摄政王站出来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到现在了还没有得出结果呢。

    这个事情就和慧姐儿和叶老爹有关系了,话说摄政王自从万卿馨回去之后,对于原城慈善学会的会长和那一大笔财富起了心思,所以原本想通过万卿馨达成的这个目标失败了。

    还因此被言官御史们抓住好一顿被弹劾,摄政王焉能不气,所以这回就直接将这个事情放在最后一次早朝,识破脸皮的想要做原城甚至京城和东南西北各个城的慈善学会会长,要掌管这笔做慈善的财富。

    肃亲王这些和叶老爹关系很好的人家自然不愿意了,摄政王有银子有了名望,下一步还了得,所以这场激烈的辩论赛已经有一个时辰了还在继续,并且已经达到了最高潮。

    这不是摄政王脸红脖子粗的继续谏言道:“皇上,原城城首本来就已经身兼多职,现在又有这样民间的威望,这日后还能了得,所以臣建议,皇上要派出一个钦差时刻审核这笔做慈善用的资金,本王已经说过多次,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责任,也愿意为了启国的百姓付出,为了启国的百姓能享受到更多公平公正的待遇而努力,请皇上给臣一个机会,让臣成为东西南北四城慈善学会的会长,并且能直接监管这笔财富,臣为此请命!”

    现在已经到了朝堂激辩最激烈的时候,摄政王不得不直接出招,稳住现在的局势,能一鼓作气拿下这个什么慈善学会的会长的位置是最好的,那样就有源源不断的财富了。

    到时候还费尽心思做什么慈善,那些贱民哪里用得着做慈善,自己将会给子孙后代存下巨额的财富呢,这样白白来的钱,凭什么不要!

    要不说摄政王这人贪心太重了,这样的款项还敢动这样的心思,读书育人那可是功德和福报都非常大的事情,还真是胆子大的不怕老天的报应吗?

    吏部尚书韩政,也就是皇后的父亲直接站出来说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摄政王现在说的原城的慈善学会这样的事情,虽然在朝堂上还是很新鲜的事情,但是那也是纯慧郡主为人乐善好施,愿意捐出自己产业每两银子一文钱这样的力量给支撑起来的,说起来应该是纯慧郡主的个人产业的民间资金,朝堂不一定非要监管,否则百姓们会如何看待朝廷?”

    “并且这件事情其他地方不一定非要效仿,对比这些年其他几城科考的情况,原城的确是落后很多,其他城里也不一定非要一模一样的做这个慈善,都是十年育树百年育人,这是一项长期坚持的投资,读书人的花费最高,这笔钱原城当地有人做了慈善,但并不代表日后这笔钱一定够用,其他地方并没有如纯慧郡主那般的产业,将来这件事情做到一半,或者没开始就夭折了,这对读书人可是个很大的打击,因而摄政王说的各个城的慈善学会会长这个事情就并不存在。”

    户部尚书也宋丰也站出来说道:“皇上,韩尚书言之有理,原城这笔慈善学会捐上来的银子不过是为了给原城的读书人一个机会,启国现在国库并不是很丰盈,每年能拨给原城在读书育人上面的银子都是有限的,”

    “臣可以看成这是原城自救的一个行为,总不能将希望都寄托在这笔划拨的款项上面,而且摄政王在京城不宜外出,所以这是原城民间资金行为的慈善,投资可是会非常大的,而且臣听说已经请了当地的欧阳世家协同监管这笔款项的运用,每季度公布一次账目,让捐钱的世家和百姓们都看看每一分钱都花在哪里了,臣认为这个事情原城城首叶铎已经处理的很好了,没必要节外生枝!”

    摄政王恼恨的看着这两个尚书,给了林大人一个眼色,林大人立刻站出来说道:“皇上,臣有不同意见,这个叶铎仗着女儿会敛财,已经屡次做了好些出格的事情,并且这钱财虽然是欧阳世家协同监管,可是要是做手脚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么,谁能说清楚这不是那叶铎疯狂敛财从民间吸取大量的资金,做些不法勾当,皇上不得不防啊!”

    楚世子忽然站出来轻蔑的说道:“这是谁说话这么臭啊?嘴巴一年都没洗了吧?典型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世子在这次原城慈善事件中完全参与了,还拿出自己的体己参与拍卖,人家原城城首和纯慧郡主做了好事没有得到应该有的表扬,”

    “现在还被你们这些心比墨黑、脸比屁股大、装模作样义愤填膺的人给恶心着,本世子真是看不下去了,得出来说句公道话,本世子记得林家在原城还是族支之地呢,林大人竟然不想让原城好起来,难道是担心你们林家家族不和的美名被传出来,还是担心你这个林大人是个原城下三滥那地方出来的女人所生的外室子被人发现啊?”

    楚世子此话刚刚落地,朝堂之上立刻对林大人看过去,那眼神比起激光雷达扫描页也差不多了,给林大人气的脸色漆黑爆红不停变换,这可是他们家族非常隐秘的事情了,怎么被楚世子用这样的方式给掀出来了?

    林大人这可是下贱女人所出的外室子啊,比所有嫡次,庶嫡子,庶子贱妾生的庶子还要低,外室子是最被人瞧不起的身份啊,就在这样的场合下,被斯文毒舌著称的楚世子给撕下了那层伪装的面具啊!

    林大人一瞬间都想给自己挖个洞钻起来,一辈子不想出来了,这回满朝文武都知道这件事情了,他平时依仗的原城族支林家的嫡出房嫡子的身份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林大人无法面对这个被捂得严严实实,忽然被揭穿的惨剧,差点直接昏死过去。

    偏偏他还能听见楚世子看好戏没过瘾似的声音:“来来来,林大人你别害羞,不就是个外室子么,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对不对?你看你科考成绩可是真的,现在你来好好说说,为何对原城的仇恨那么深,不就是你抢了嫡亲兄弟的科考名册参加了科举,因而到了京城做官平步青云了么,”

    “你这脸残白白的给谁看呢,当初能做出来,现在怎么就说不得了呢?来给大家介绍介绍你那些在原城做的无耻肮脏事,省着你现在胡说八道,人家原城城首可没惹你,纯慧郡主也没有惹你,你可不要臭不要脸的逮谁咬谁,给自己好好收拾洗洗干净再出来哈!”

    楚世子的一席话让大家爆笑得不得了,艾玛还能爆出这样的秘闻来,不少人看着林大人都抱以同情的目光,暗暗分析着林大人太傻太蠢了,咱们大家这些当官的都私下里说了多少回了,不要招惹楚世子,若是你真的一点没把柄,可以跟楚世子对着干没关系,没准你这清官还能得到楚世子的举荐呢。

    可是真的当官的人又有几个能干净的,林大人这个傻货还非要主动招惹楚世子,弹劾人家未婚妻和未来的岳父,现在瞎眼了吧,这样的身份以后可能连官都当不成了,一辈子小心翼翼的不要被抓到把柄有可能还能稳住这个位置不动弹,但是想要升官就做梦了,傻货!

    接受到众人鄙视的林大人,一瞬间热血直奔头顶就去了,咣当一声晕倒了,摄政王看了一眼晕倒的林大人,暗骂一声蠢东西!

    栗公公随意指挥个人给林大人抬下去了,摄政王看了一下李雾老将军,老将军站出来说道:“皇上,林大人说的虽然不见得都是对的,但是城首的权利已经很大了,现在在有资金的支持,怕是未来会有变化的,若是其他地方都有样学样的,那咱们启国的民间资金就会出了大事的,还请皇上让原城停止这种行为才好,老臣主张将这件事情变成一个案例,让所有官员都学学,本分之外的东西不能沾染,以免带坏了整个朝堂的风气!”

    大家听了这话瞬间就觉得不对劲了,尼玛老匹夫够狠啊,将人家原城城首上升到了坏官员典型被批评的案例,教育大家以此为鉴,不能步入后尘,这个老匹夫心真毒啊,估计是喝毒汁长大的吧?

    朝堂之上立刻嚷嚷起来,各种议论的声音是此起彼伏的,摄政王傲娇的看着另外一组保皇派的官员,呸你们没话说了吧,没话说了吧,让你们都跟着我摄政王混,包你们吃香的喝辣的,一个个就跟石头似得,现在知道我们这边的力量多么强大了吧!

    结果还没有等待众人反应过来,肃亲王立刻站出来说道:“皇上李将军此言差矣,叶铎作为原城城首,多年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懈怠,就连夫人也是为了救原称百姓们而献出了生命,而叶铎并没有休息或者懈怠,和皇上汇报过原城战事的相关事宜,就立刻返回了原城主持全局,甚至连唯一的女儿都来不及管,这样的好官员若是做了这样的负面的典型,那才是对所有兢兢业业官员的不公平。”

    “而且李将军弹劾的这一条,臣有相当多的不同意见,要知道上次原城李姓官员趁着叶铎回京述职之际,鼓动不明事理的百姓集中种植黄豆,虽然最后是获得丰收,可是黄豆拿东西不能放饭吃,原城还是冬季最长的一个城,整个原城粮食不足,都是因为李姓官员其心可诛,做出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皇上若说作为原城的典型来批判,臣倒是认为叶铎这样的官员应该赞扬,李姓官员才应该被朱批下狱游街示众,若是原城城首对这件事情处置不当,可想而知原城百姓将有多少因为这件事情被牵连,流离失所甚至失去性命,甚至会因为吃不上饭而引发暴乱,这件事情上次就被李将军强硬的给压下了,现在还敢翻出来说原城的不是,李将军难道是认为这件事情已经被时间淡忘了吗!”

    户部尚书补刀的说道:“皇上,肃亲王所言极是,这件事情比起纯慧郡主民间资金做善事的事情就不算事了,而且这种其心可诛,想动摇我们启国根本的做法还需要彻底的跟查,并且这种拉帮结派的做法难道是想要动摇皇上在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臣看来这样的典型案例才应该所有官员一起学习,否则日后各个城里面有样学样的,难道咱们全国还吃什么黄豆绿豆红豆的?”

    艾玛摄政王真是回答的太漂亮了,户部尚书宋丰补刀补得也太好了,李将军李雾哪里还敢在追究下去,在弄下去那原城一个李姓的族支都要被连根拔起了,李将军对上肃亲王完败!

    皇上倒是抓住一个可以削弱李氏宗族力量的好机会,说道:“肃亲王说的极是,这件事情年后继续彻查,若是来年春季各个地方纷纷效仿,那么我们启国岂不是没有粮食可用,真若是到了紧急的关头,难道让朕给前线得兵将,或者启国的百姓就吃这些东西吗?宋丰这件事情你来做钦差,无论查到什么问题,直接和朕来汇报!”

    宋丰立刻高兴地站出来说道:“是皇上,臣遵命!”

    摄政王对于这种已经偏离了自己想要讨论话题的情况,表示异常的不满,结果还没有等他说出来什么,刚要站出来就被打断了。

    皇上做了总结性的陈词说道:“好了,今个早朝的讨论就到此为止,真希望日后文武百官日后做官要修德修言更要修心,至于原城的事情,叶铎已经和朕事无巨细的都说过了,也提前做过申请和预案,朕同意他才做的,所以这件事情无需在讨论,”

    “但这件事情也仅仅限制于原城来做,其他地方若是要做,还要通过户部的批准才行,因此朕鼓励大家多做善事、多多积累福报,不仅仅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子孙后代,多行善事少作恶事,积德行善福佑百年,退朝!”

    “吾皇圣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题外话------

    艾玛云真是拼了,人品大爆发啊,二更比一更字数都多,二更六千字,祝愿亲们在新的一年里面六六大顺哈!

    2014过的真快,同时云也觉得非常充实,因为有亲们这么多可爱的粉丝的陪伴,所以云很幸福,也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2015年马上来了,我们依旧共同相伴,想想也是很快乐的事情了,祝愿亲们在新年来临之际万事大吉,天天如意!

    2014倒计时还有四个小时了,亲们看看我们票票最后能冲刺到哪个位置,二更火热来袭,亲们票票钻钻花花各种支持都飞来吧,云都喜欢,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