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府商女 > 第二卷 商之征途 296 阴谋总是喜欢在深夜进行!
    摄政王虽然是给报信的人都轰走了,但此时还是气的够呛,摄政王楚荆坐在椅子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怎么想都是怎么恼火的事情。

    摄政王现在的确是恼火的要命,派出去那么多人,损失那么多,一点什么消息都没打探出来不说,还被楚世子的一个狗腿子这样的羞辱,摄政王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大喝道:“哼,他们以为自己都是什么东西,本王是摄政王,先帝遗旨立下的摄政王,他们竟然不将本王我放在眼里,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摄政王楚荆被气的团团转,转过身子对万侧妃说道:“卿卿,你说本王哪里说的不对?这些人连个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狗屁贞烈夫人都无法收拾,本王一天天花那么多银子养着这帮废物有什么用?还有这个叶铎就是本王的死对头,不仅和皇上靠的近,还一天天不要脸的巴结肃亲王府,现在还成了儿女亲家,呸他们还能成为儿女亲家,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势,本王可是一手遮天的摄政王,”

    “本王现在就有权利让他们没有办法回京城,你看你之前给本王提议的半路收拾他们,最好永远不要回来,结果竟然是他们一路无忧的滚回来了,什么也别说了,就是咱们的人真是不争气,连这几个人都对付不了,你说本王能不生气吗?还有太子那个小崽子狼心狗肺的,一直和这些人搅合在一起,我看启国的未来交给他们没有好,一定没好!”

    摄政王是气糊涂了,什么都刷刷刷的往外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这个万侧妃么,也就是万野的女儿万卿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吧,几起几落在忽然间窜出来成为了可以和摄政王妃抗衡的侧妃,也不知道怎么发迹的。

    按理说当初在原城滚出来的时候那么狼狈,后期还因为假孕的原因被摄政王给嫌弃,被贬为姨娘,结果这个万卿馨安静了一段时间之后,拿出了自己在原城那完美名声的做派,硬是给摄政王这个老东西给拿下了,在王府里面很有体面不说,这名分上也实打实的升级了不少。

    这不是看着摄政王生气,立刻绽放出完美的笑容,柔柔的拉着摄政王的手,按在她的心口上说道说道:“王爷,您看您和奴才置什么气啊?那叶家就是个自大的,平时他们的人手也很多,我看啊不管是什么贞烈夫人的那都不重要,真的假的都是叶家自己胡乱说的,哪有人失踪了六七年还能从海外找回来啊,我这一看就是假的,”

    “妾身认为肯定是叶家不喜欢太妃婆婆赐婚,弄出来的噱头罢了,咱们在原城的人不是说了吗,这个什么所谓的贞烈夫人装的还挺像的,比起李金珠那种装的像多了,但连李金珠那种在原城都是戴了清泉之眼的东西来迷惑人的,谁知道这个戴了什么人皮面具没有啊,妾身认为啊,现在重要的不是确认这个贞烈夫人是真假,而是王爷应该将原城那边叶家的产业,还有这次楚世子带回来的海外的舶来品纳入咱们的范围啊,他们不就是仗着有银子吧,今年过年的时候,皇上给咱们府里的东西看着都让人生气,就是当王爷好欺负呢,妾身看着都心疼王爷。”

    这些话给摄政王说的熨帖极了,好想每一句都说在了摄政王的心上,不过摄政王对于一件事情还是敏感了,脸色不好的使劲的抓着万卿馨的手说道:“你刚刚提起了楚世子?说,是不是你心里还惦记楚世子那个斯文的小白脸呢,本王可是知道你们在原城是有龌龊的,现在是不是看本王收拾那小白脸你心疼了?”

    万卿馨赶紧挣扎表情痛苦流着泪说道:“王爷您放手,好痛啊,您弄痛了妾身了,放手啊……王爷您说什么呢,妾身可都是为了您着想啊,没有故意提起谁的意思,再说那都是妾身过去年少无知时候的事情了,自从跟了王爷,妾身可是一心一意的啊,”

    “王爷给我们一家从原城那地方救回来,让我爹做了王府的幕僚,同时还当着王府的二管事,我娘也领了王府内宅的差使,现在帮我打理院子,我哥和我弟弟都在王爷给找的书院里面读书,我们一家都是王爷给的恩惠,王爷还让妾身做了侧妃,享受这荣华富贵,妾身岂能忘了王爷的恩惠?那妾身成了什么人了?”

    万卿馨这样说,让摄政王楚荆的手抓的没有那么紧了,不过眼里还是有疑惑的,这就是老男人的毛病了,一提起自己和小鲜肉的区别,他这个老男人就忍不住的满腔嫉妒,管你是不是真的,先发泄了再说。

    万卿馨一看楚荆放松了力道,立刻使力抽出自己的手腕,已经红红的一片了,也顾不上那么多,还是尽力解释的说道:“王爷之前的事情妾身不是和您解释过了吗,这事情其实也是怪妾身,因为纯慧郡主病了想去探视,结果被叶家三房的小丫头和纯慧郡主跟前的丫头给算计了,明明妾身就是过去探病,硬是被他们给说什么觊觎楚世子的,还倒霉的在主院里面碰见了楚世子,被楚世子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给扔出了城主府的大门,当时妾身被羞辱的几乎想去死,叶家实在是太坏了,”

    “后来还到处散播妾身的谣言,否则以妾身当时的名声和做派,怎么可能最后一家都被赶走,分明是他们叶家的人想要给我们一家赶出来所施展的毒计,那叶沁慧可不是什么好人,明明跟你一副笑模样背地里净干些坏事,妾身一家惨烈至此可都是被他们给算计了啊,王爷现在在误会妾身,让妾身怎么还有颜面在王府里面呆着,还不如、还不如让妾身去死……”

    说着说着万卿馨忽然间就朝着书房的一面墙冲过去,给摄政王唬了一跳,瞬间做出反应给万卿馨捞了回来,吓得心砰砰直跳,说道:“你啊你啊,怎么能这样轻贱自己的性命呢,你若是出事了本王得多么心疼,行了行了,本王就是这么一说,那叶家没有好人本王是知道的,本王今个就是气糊涂了,胡乱说了几句,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好了本王的卿卿,不要闹了都是本王不对,回头本王给送你一个铺子做赔礼,你不是说你嫂子已经生下了儿子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做,正好你想要攒点私房银子,本王都许给你了,不要在哭了啊!”

    万卿馨难受的流泪说道:“王爷你要答应妾身,日后不管多么生气也不要提这些事情,好像王爷说一次就让妾身回忆一次当初的惨样,这不是往妾身的心里捅刀子呢么,妾身这样爱你,这样尽心尽力的爱着王爷,怎么就换不回王爷的真心呢,妾身好难受。”

    摄政王看万卿馨哭的是梨花带雨娇柔可怜的,他心里也柔软了许多说道:“好了好了,我的卿卿,都是本王不好,日后咱们再也不提这一茬了,但有一点本王要是对付楚世子叶家你可不能心软,本王知道你有心软的毛病,到时候本王可不会客气了,回头本王再给你一个京郊的一百亩土地的小庄子,这是本王刚刚收回来的庄子,听说以前是个富户家里的,里面收拾的不错,有时间本王带你去庄子上散散心,好了本王的卿卿,不哭了啊!”

    万卿馨泪中带笑的说道:“哼,王爷承诺了就好,妾身只看重王爷,至于那些东西妾身在府里吃好穿好的王爷给不给都没有关系,不如贴补家用来的实在呢,还有不管王爷对付谁,都是妾身心中的英雄,妾身不会那么糊涂心软的。”

    摄政王这一颗心总算是被说的舒服了,摄政王府里面女人很多,但如万卿馨这样年轻娇美的也不是没有,但比起万卿馨的善解人意来就差很多,若是别的女人给了一个庄子和铺子,指定乐疯了恨不得立刻就去看看去。

    你看给了他的卿卿不要不说,还想着贴补家用,果真是以前有着完美名声的,现在想事情方方面面都妥帖,各方面伺候的也妥帖,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摄政王觉得有一个完美的女人伺候自己,那么自己就是完美的男人,否则怎么会遇见完美的女人呢?

    所以摄政王说道:“你啊你啊就会为了别人着想,不想想自己,当初你们家被叶家害的几乎是净身出户,要不是你嫂子卖了嫁妆,你们一家来京城都够呛,起初本王不大清楚的时候也没少遭罪,在京城的棋盘八街租了个破房子,要不是本王后来无意中知道了,还不知道原来在原城那些事都是误会,”

    “而且那个跟着你去的管家本王后来也问了他,回来说的话的确是夸大其词不尽详实了一些,但王妃那人不是本王说她,一辈子就那样了,不和她计较就是了,但本王不能明着给你太多银钱,其他人也会闹腾,所以这一个庄子和一个铺子都是没放在王府产业里面的,是下面的人孝敬上来的,你就留着给自己买个胭脂水粉吧,这回可不兴说什么贴补家用的,王府的产业很多,不差你这一点,好了好了不哭了啊!”

    两个人一段时间就这样吵吵闹闹一次,最后都以万卿馨得到了实惠为结果,而且还越吵感情越好了,让王府很多人看热闹的人咬碎了牙齿,万卿馨这个贱人就会一身狐媚子功夫,明明装着高贵典雅完美无缺的,实际上就是个风流无耻的下贱胚子,那可是什么都豁出去的一个女人,狠着呢!

    这会子书房里面两个人不吵了,万卿馨抱着摄政王楚荆的手臂说道“王爷,您看上次我和您说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妾身说说,何苦糟蹋自己来着,王爷若是气坏了,不过是让旁人更得意罢了,但妾身会担心,王爷怎么能这样不顾着妾身的感受呢!”

    万侧妃说完了这话,眼圈又红了,摄政王看着眼圈微红有些泪意的万卿馨心里舒坦的一塌糊涂的,给万卿馨一把抓过来抱在自己的腿上,用胡子就蹭着万卿馨的脸,摄政王说道:“还是你好啊,我的卿卿!”

    万侧妃用特别倾慕的目光看着摄政王,然后羞红着脸说道:“王爷说这些做什么,没得让妾身害羞!”

    万卿馨露出了一个优美的颈项,整个人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奇异的美丽,让摄政王倾心不已,甚至有一种十分迷醉的感觉,随后摄政王给万卿馨抱起来,进了这个书房的内室,一阵那啥之后摄政王更是欢快的不得了,抓着万卿馨折腾了好几次,直到自己差不多连床都下不了了才作罢。

    摄政王还满足的搂着万卿馨说道:“卿卿本王的可人,本王现在可离不开你了,日后好好伺候本王,有你好处。”

    万卿馨绽放一个最完美的笑容,“王爷您说什么呢,妾身不理你了讨厌……”

    摄政王倒是被她逗得哈哈大笑,万卿馨起身伺候王爷沐浴洗漱,只是摄政王没有看清万卿馨转身的一瞬间眼里的厌恶和和恶心,还有一种就是不甘心。

    万卿馨披着衣服到了耳房,快速的将一个香炉里面的什么东西给换了,之后神色正常的自己先沐浴一番,使劲使劲的擦,恨不得给皮肤擦坏了,浑身通红的穿好衣服伺候摄政王沐浴。

    随后两个人回到了内室,里面丫头已经收拾好了,现在夜色已深,准备就寝。

    摄政王忙乎一番之后,毕竟是年纪大了体力不支想要休息了,这摄政王估计还不明白,男人最重要的是要修身养性,尤其在床第之间,一定要有节制,否则就会早早的衰老身体被掏空,寿命受到很严重的影响。

    而正常的爱护丈夫的妻子也不会让丈夫这样胡闹的,只是在这启国,一般的妾室为了自己的各方面的欲望使劲的折腾,男人为了贪欢就不节制荤素不忌讳,不仅仅影响了自己的运势,最后的结果一般都是注定不咋地的,这种贪色的男人要是能有好结果才奇怪呢。

    摄政王已经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万卿馨还和当初伺候她娘一样给摄政王按摩全身,按摩头发,让摄政王特别的舒坦,最近一年里面这种伺候也让万卿馨垫定了她在摄政王府内宅的地位。

    甚至好几次王妃都为难她,让她用这种方式伺候王妃,万卿馨就拿出自己的绝活给王妃也伺候的很舒坦,摄政王还夸她果真不负完美的名声。

    很快摄政王就睡着了,万卿馨起身将房里的灯都吹掉,书房里面就一片乌漆墨黑了,万卿馨每次在书房伺候,都让人不用靠近,只要主子沐浴之后,就早早歇了,那些值夜的人就留下护卫就行,其他人不用跟着,打扰他们休息。

    所以这会子偌大的摄政王府的书房里面,竟然安静的可以,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忽然间一阵风声过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来了一个人影,点了摄政王的睡穴,摄政王睡得就跟死猪一样了。

    万卿馨见到这个人就单膝跪地的说道:“奴才恭迎尊上!”

    或许万卿馨知道有人要来,所以穿衣很保守,不想刚才穿的那样少,此时她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蒙着面的男人没有说话,而是坐在刚才摄政王的椅子上闲闲的看着自己的指甲,对着月光他的指甲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光泽,时不时的瞟了万卿馨几眼说道:“嗯,你和你父亲差不多,都是个对自己能狠得下来的,不过本座也要告诉你,好好办差,将来必定如你所愿,那个叶家害的咱们在原城的布置毁于一旦,让本尊损失惨重,”

    “所以这次本座给你的任务就是一定要拿到他们从海外的舶来品,不管多少,只要能拿到的一点不要客气,为了咱们将来的大业多多积累资本也是正经,还有你最好将摄政王府的家底都掏空,全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这些是近期你要做的,目前你做的很好,这个给你了拿着!”

    这个深夜来客给万卿馨一个药丸子,万卿馨什么都没有说拿着这散发着清香的药丸子直接就给吃了,吃了之后整个人那柔美的风格更多了媚意,她的皮肤也变好了很多,她知道这美颜丸而是万金难求的,还是尊上的独家秘方,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得到,女人用过之后副作用很少,顶多是怀孕有些影响,但容貌和气度会进步很快。

    不过自从上次闹了假孕风波之后,万卿馨就不准备要孩子了,更不想要摄政王这个老男人的孩子,这摄政王府太不干净了,有摄政王妃那个母老虎在,一个孩子都存不下,所以万卿馨不能拿自己的命冒险。

    因此吃了这个药丸之后,跪趴在地上说道:“奴才感谢尊上的厚爱,请尊上放心,奴才一定尽心尽力的为了尊上办事!”

    几个呼吸之后,万卿馨一看没动静,瞧瞧抬起头看一下,结果一看什么都没有,顿时自己跪坐在地上,回头看看皮糙肉厚已经开始衰老的摄政王十分恶心。

    心中确充满了对叶家的恨,要不是叶家自己在原城那名声,那做派,那经营的一切若是叶沁慧肯配合,她就是肃亲王府的侧妃了,未来有了子嗣更是可以多分一份家产,结果当初那么狼狈的离开京城,现在委身在老男人的身边,还是个土蠢的要命的老男人,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仗着有几个先帝遗旨就牛的不得了的东西,她真是受够了。

    万卿馨狠狠的掐着自己,深怕自己忍受不住了上去给摄政王楚荆了结了,所以她死死的忍着,告诉自己有一天她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以只和他在一起,什么人都不会成为阻碍,谁也不行!

    万卿馨再恶心也要睡下,只是他们这边睡下了,还有几个地方不安静,这个夜晚注定是特殊的夜晚,要不说这阴谋怎么总喜欢在夜晚进行呢!

    比如此时在成王府的密室中,成王爷正跪在一个男子的跟前说着什么,那个男子说道:“好,你的任务你自己清楚,本主上就不用多说了,现在你做的很好,给摄政王那个蠢货推到了前面,有什么问题也是他回去做那个炮灰,你很安全,不过今年我们的食料业受损严重,你需要尽快拿到叶家的配方,这对咱们至关重要,”

    “而且有可能你要将原城绝翡谷那一带买下来,我们想要走出海外去,就必须从那个地方出海,否则我们的费用太大了,这个德顺帝就是个窝囊废,多年来什么都做不好,就是几个狗屁的外戚都弄不明白,本主上还真是看不上他,现在这结果也是他活该,心慈手软之辈,哼!”

    成王爷表情十分的严肃,一板一眼的说道:“主上说得对,请主上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办好这件事情,不过这绝翡谷还是和叶家的缘分不浅,这次我的人已经确认那绝翡谷已经有了一处码头,修建的非常不错,几乎给所有能建立码头的地方都给占上了,只是不知道是叶家做的还是原城的,这些我会很快去核实,请主上放心!”

    这个蒙面男子说道:“嗯,你办事我放心,行了现在京城局势诡异,你要时刻清醒给自己摘出来,不要跟着蠢货去犯蠢,到时候本主上没法子救你,你明天就请辞吧,那什么协同摄政王监国的,我看这是不稳妥,保不齐他们背后有什么,给你推出去我们就麻烦了,上次满江红的事情咱们到现在的损失都弥补不回来,尤其这关键的时候,更不能出了差错,好了本主上走了,你主意安全!”

    成王爷点点头,不再多说,打开了密道,让这个人顺利的出去了。

    而在京城还有一处像是女子的屋子里面,还有一个男子陪着女子在床上躺着,把玩着女子的头发还说道:“真是委屈你了,也委屈孩子了,你放心这一切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回归真正的身份了,这些年你做的很好,我都清楚,我们且在忍忍,我已经有种预感,这次启国的内乱要么就是暴风骤雨,要么就是雨过天晴,所以不管如何,你要照顾好自己和我们的儿子,未来天下大业定下来的时候,需要本……我还要和你共享呢!”

    这个女子也睁开眼睛深情的说道:“嗯,我知道,这一切很快要就会有结果了,我们一家人可以在一起了,日后永远在一起!”

    男子揽着女子的肩膀说道:“嗯,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只是在这个女子看不见的角度,这个男子的眼神中都是厌恨和冰冷,还有……

    好像这李家和朱家近期倒是安静了许多,但是私底下的动作不断,怎么看也不是安静的样子。

    但是宫里的李贵妃自从四皇子丢了之后,身体状况直线下降,如今已经好像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似的。

    所以李贵妃的宫殿一片安静,安静的死气沉沉,李贵妃每天都病的昏昏沉沉的,一醒来就是皇儿被劫走的消息在脑海中转来转去,现在她已经清楚不知道是谁嫁祸给叶家,然后劫走了儿子,她的命根子,她花了无数心血又寄予了无限厚望的儿子就这样消失了,李贵妃一病不起,怎么也想不通在皇宫之中,怎么儿子就这样被劫走了,而且连个预兆都没有。

    所以现在李贵妃明知道李家可能不想放弃,虽然派出去很多人找,但如同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因此她现在关于李家的事情怎么都不想管,就因为李家的折腾,就因为李家的野心,让人惦记上了,她的儿子才没了,现在的李贵妃对娘家都有些怨恨。

    想着今个大嫂进来看她,李贵妃还心如死灰的对着大嫂说:“大嫂你回去告诉爹和大哥他们,日后李家折腾什么就随意,我这边连儿子都没有了,我什么都不管,你们送谁进来也好,未来和谁合作也好,只要没有我儿子的消息,我是一份力气也不会出的,”

    “除非谁找到了我儿子,否则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你们也不用请大夫过来给我看了,太医都说心病,外面那些江湖郎中能懂个什么?好了我累了大嫂回去吧,我的态度今个都说清楚了,回头别胡乱打着我名声出去做事,大嫂回去吧本宫休息了。”

    李贵妃这破罐子破摔,恨铁不成钢的态度给李家大夫人气了个倒仰,可是就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让人没办法,所以李家大夫人哼着就出去了,但到底是心里不高兴的。

    她回去之后说了一遍,给李家老太爷李雾气的砸了一个砚台,还在书房大骂:“孽女,真是孽女,我们李家多年就养了这么个孽女,老子还没追究因为她的愚蠢给家里弄得现在这样捉襟见肘呢,好多事情做不了,她还来上劲了,你们听着,现在不用去管她,老子看她能什么时候有口人气,没出息的东西,不过是个孩子丢了,找回来就是了,现在孩子没找回来,日子难道就不过了,没出息,真没出息!”

    李家老太爷气的,最近和保皇党那群人是越战越勇,那群老匹夫也都不是好东西,若是以前四皇子在,还用现在这样费劲么,早就推上去和太子一起监国了,要不是他这个愚蠢的女儿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今天怎么能这样被动?

    李家老太爷的怒火久久不能消散,怎么也不能消散,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换上了夜行衣就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而朱妃经历了女儿被和亲之后,现在也是关上宫门不管外面的事情,若不是皇上忽然昏倒,太后和皇后各方面也不方便,朱妃已经要请求去皇家家庙去给女儿祈福去了。

    朱妃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曾经那样风光无限,曾经做了那么多事情,手上沾了那么多不干净的东西,现在朱妃害怕了,特别的害怕,因为朱妃真的担心她做的那些坏事被报应在已经和亲的女儿身上。

    她永远记得女儿和亲前她们最后一次相见,女儿抱着她的时候轻声说道:“娘,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相见,今生有可能缘分就在此刻终结了,女儿变成了这样,娘肯定很疑惑,实际是女儿在冷云宫的时候,最后一段时间发现了一个册子,这册子里面有经文和因果的故事,是以前被关进里面的人留下的,虽然女儿不知道留下这东西的人结果如何,但女儿忽然发现长这么大做的事情真是没有一件能拿得上台面的,这册子我摘抄了一份,放在娘亲的枕头下面,希望娘亲看看,”

    “如果娘亲不想让女儿在外面不顺利,那么就收手吧,什么都不要做了,如果可以就为了以前你做的所有坏事忏悔吧,那样或许还有一丝机会,否则娘以前做了那么多事,女儿现在明白人带着罪过终其一生不会有好结果的,娘我走了,你不要在听外公他们一群人的话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实在不行你就去皇家家庙吧,虽然清苦,到底还有为你自己恕罪的机会,难道娘就不怕你做的事情报应在女儿的身上吗?”

    朱妃当时就懵了,整个人都懵了,好像以前自己忽略的一幕幕都出来了,后期就真的关起门来,不管姬太妃她们怎么折腾,怎么利诱,就是不管这些事了,这不是外面的人报说姬太妃请她过去一趟,朱妃不客气的说道:“说本宫睡了,谁也不见,通知下去本宫要茹素三个月给皇上祈福,谁也不要来打扰!”

    ------题外话------

    哈哈哈,哎呦喂信息量好大哎,哈哈哈,亲们月底倒数第二天,亲们有票票的就给了吧,现在都是两更在一更呢,看着这么过瘾,有票票的亲千万别害羞哈,都放在这里吧,哈哈哈!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宝贝添添 投1票

    tulips009 投1票

    820195206z 投1票

    f20040531 投1票

    z386982289 投2票

    970521 投1票

    曦煜 投1票

    184276343 投1票

    kycp 投10票

    baihe010603 投3票

    zzfb 投了2票

    li512300194 投1票

    愉愉 投了1票

    sxf700517 投11票

    swnlve 投1票

    aliumsb 投了4票

    亲们咱们的目标1330冲刺第九名,我们一起加油,1330第九名,月底冲刺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