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血妖姬 > 第1559章 流墨墨的糟心
    “妈蛋~!什么破游戏~!怎么一点提示都没有~!!”原本已经小心翼翼走到死寂丛林边缘的流墨墨,在即将走进去的瞬间,心头突兀生出的不详预感,让她毫不犹豫的后退,重新站到了沙滩上,然后忍不住骂道;

    上次斗金城的炼心塔,那是进去就有任务发布,而且游戏背景也是正常的;

    但是这次这个,且不说这一副重伤狼狈,比一般的凡人还要糟糕菜鸡身体,单单特么的死寂的让人非常不舒服的丛林,身后的无边大海,而且,特喵的天都黑了~!!

    真特喵的糟心~!

    流墨墨脸色难看的呼叫了几次塔灵,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不知道是塔灵的问题还是斗金城和槐金城不同的问题;

    而在沙滩上站着不爽和骂了几句,发现并没有用,而且,感觉越来越冷,并且因为饥饿的腿软的有些站不住的时候,流墨墨还是默了;

    算了,先让身体恢复一点儿再说吧···

    她扭头看了看不远处因为天黑而已经是一片墨色的大海,然后默默的又朝丛林走去;

    开玩笑,现在她快冷死了,不能再碰冰冷的海水了。

    而在走近丛林前一步,那种不妙的感觉又袭上心头;不过这次流墨墨也顾不上这一点了;

    喵的,她可不想游戏才开始,就直接冷死,或者饿死,那样也忒丢人了~!

    因为又冷又饿,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尤其是小腿肚子抽搐成一团,这让流墨墨即使知道这是游戏,但是还是有点不能冷静了;

    妈蛋~!她都忘记上次体验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咔擦——

    而惨白着脸,浑身哆嗦半天,终于掰下来一小堆还算干燥的树枝,然后蹲下身睁大眼睛,努力忽视脚下湿软而且明显有虫子爬过的感觉,从那潮湿而厚实的枯枝烂叶中扒拉出少量水渍很少,还算干燥的枯叶,而后开始了第一次上手尝试什么叫‘钻木取火’···

    当尝试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又冷又饿已经发展到饿过头,只剩下冷的都迷糊的时候,手中已经把树皮都搓没了的树枝下端,终于冒烟了,让她精神大振,然后乘着脑子清醒一点的时候,迅速而小心的把一旁稍微干燥的枯叶拢了过来,让那点点火星迅速有了支撑,燃成了小火苗;

    “呼——”当火堆燃起,旁边也再次堆好在周围或是捡或是掰下来的树枝后,流墨墨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一堆树枝垫成的还算平整的木头堆上;

    而在她感觉着身上的寒气慢慢的退散,那早已饿过头除了虚软没啥感觉的肚子,只再次发出的饥饿的呼唤。

    这一情况让她苦笑不已,饿肚子的感觉,她算是记住了~!

    在身上缓和后,流墨墨只给火堆添了些树枝,然后又转头,拿起她在刚才掰树枝的时候顺便从一旁矮小的绿树上折下来的很像是芭蕉叶的大片树叶,对着火光检查一下后,整理一下搭到了一旁堆着的树枝上,一一铺开,准备让火烘干,然后这才站起身来;

    流墨墨选择架火堆的位置,是在丛林的边缘,只要往外走上十几步就是沙滩,她在浑身暖和后,只又攀上了一旁的大树,然后折下几根稍长一些的树枝,提出枝叶后,把身上已经烘干的破烂衣服全部脱了下来,抹上树干上浅棕色的树脂,然后仔细的把那几根长树枝的一头裹在一起,制成了一根粗糙的火把。

    而担心可能会散架,流墨墨不放心的从一棵树的根部扯下一些坚韧的树藤把火把又缠了缠,然后这才把火把探到火堆点燃;

    在确定火堆还能燃烧好一会儿后,流墨墨只举着火把,迅速的朝沙滩走去;

    随着离开火堆,即使手里有着一个火把,但是周围还是很快暗了下去,除了远处海水扑到沙滩上的哗哗声,再没有别的声音,而火把能照亮的只有周围一小片区域,让流墨墨只能循声朝着海边走去;

    在脚下冰冷沙子越来越潮湿,只到一脚踩出水的时候,流墨墨脚步一顿,然后弯腰把火把插进了沙子里,随后迅速往前快跑几步,打着寒颤冲进了海里;

    海水的冰冷出乎意料,让她的上下牙打颤打的几乎没咬碎了,这也促使她清洗身上的动作快了许多;

    这具身体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很多伤口,里面都充塞着沙子海藻,甚至在大腿上几道大口子里,流墨墨还抠出了好几个小海螺~!

    在把身上伤口中的杂物都清洗掉后,她又迅速的把那团乱糟糟的头发也清洗了一下;

    在确定身上没有其他杂物,应该也洗干净后,早已冻的浑身僵硬的流墨墨只迅速的冲出海水,然后一把抓起沙滩上插着的,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的火把,沿着丛林中已经暗了一些的火光,迅速奔了回去;

    当回道火堆旁后,第一时间就哆嗦着手往火堆里丢了几根树枝,然后她这才检查起自己的身体;

    在火光的映照下,这具身体依旧惨白,浑身上下除了肚腹间,其他地方到处是伤口,泛白的皮肉翻卷,看上去相当瘆人,尤其是大腿上那几道,因为她刚才清洗时摸到了小海螺,让她自己炸毛,所以伤口也被她抠的很深;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被冰冷海水泡多了,还是时候没到,这些伤口都没有发炎,也没有出血的迹象,这倒是让流墨墨暂时送了口气;她是真担心这具身体重伤死了···

    而检查完伤口,确定暂时无碍后,流墨墨才发现,这具身体,还真是非常瘦啊~!胸口那二两肉小的可怜,根根凸起的肋骨非常明显,胳膊腿也细的可怜,除了身高和骨架外,那发育程度和成年女人完全不搭边~!

    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些细节的时候;

    流墨墨摸了摸饿的痉挛的肚子,然后拿过一旁木堆上早已烘的干燥而且很暖和的大片树叶,一层层的卷到自己身上,然后用树藤捆紧;

    虽然其实保暖效果并不好,但是聊胜于无,最起码洗干净的伤口不能在裸露着,万一发炎就糟了。“妈蛋~!什么破游戏~!怎么一点提示都没有~!!”原本已经小心翼翼走到死寂丛林边缘的流墨墨,在即将走进去的瞬间,心头突兀生出的不详预感,让她毫不犹豫的后退,重新站到了沙滩上,然后忍不住骂道;

    上次斗金城的炼心塔,那是进去就有任务发布,而且游戏背景也是正常的;

    但是这次这个,且不说这一副重伤狼狈,比一般的凡人还要糟糕菜鸡身体,单单特么的死寂的让人非常不舒服的丛林,身后的无边大海,而且,特喵的天都黑了~!!

    真特喵的糟心~!

    流墨墨脸色难看的呼叫了几次塔灵,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不知道是塔灵的问题还是斗金城和槐金城不同的问题;

    而在沙滩上站着不爽和骂了几句,发现并没有用,而且,感觉越来越冷,并且因为饥饿的腿软的有些站不住的时候,流墨墨还是默了;

    算了,先让身体恢复一点儿再说吧···

    她扭头看了看不远处因为天黑而已经是一片墨色的大海,然后默默的又朝丛林走去;

    开玩笑,现在她快冷死了,不能再碰冰冷的海水了。

    而在走近丛林前一步,那种不妙的感觉又袭上心头;不过这次流墨墨也顾不上这一点了;

    喵的,她可不想游戏才开始,就直接冷死,或者饿死,那样也忒丢人了~!

    因为又冷又饿,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尤其是小腿肚子抽搐成一团,这让流墨墨即使知道这是游戏,但是还是有点不能冷静了;

    妈蛋~!她都忘记上次体验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咔擦——

    而惨白着脸,浑身哆嗦半天,终于掰下来一小堆还算干燥的树枝,然后蹲下身睁大眼睛,努力忽视脚下湿软而且明显有虫子爬过的感觉,从那潮湿而厚实的枯枝烂叶中扒拉出少量水渍很少,还算干燥的枯叶,而后开始了第一次上手尝试什么叫‘钻木取火’···

    当尝试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又冷又饿已经发展到饿过头,只剩下冷的都迷糊的时候,手中已经把树皮都搓没了的树枝下端,终于冒烟了,让她精神大振,然后乘着脑子清醒一点的时候,迅速而小心的把一旁稍微干燥的枯叶拢了过来,让那点点火星迅速有了支撑,燃成了小火苗;

    “呼——”当火堆燃起,旁边也再次堆好在周围或是捡或是掰下来的树枝后,流墨墨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一堆树枝垫成的还算平整的木头堆上;

    而在她感觉着身上的寒气慢慢的退散,那早已饿过头除了虚软没啥感觉的肚子,只再次发出的饥饿的呼唤。

    这一情况让她苦笑不已,饿肚子的感觉,她算是记住了~!

    在身上缓和后,流墨墨只给火堆添了些树枝,然后又转头,拿起她在刚才掰树枝的时候顺便从一旁矮小的绿树上折下来的很像是芭蕉叶的大片树叶,对着火光检查一下后,整理一下搭到了一旁堆着的树枝上,一一铺开,准备让火烘干,然后这才站起身来;

    流墨墨选择架火堆的位置,是在丛林的边缘,只要往外走上十几步就是沙滩,她在浑身暖和后,只又攀上了一旁的大树,然后折下几根稍长一些的树枝,提出枝叶后,把身上已经烘干的破烂衣服全部脱了下来,抹上树干上浅棕色的树脂,然后仔细的把那几根长树枝的一头裹在一起,制成了一根粗糙的火把。

    而担心可能会散架,流墨墨不放心的从一棵树的根部扯下一些坚韧的树藤把火把又缠了缠,然后这才把火把探到火堆点燃;

    在确定火堆还能燃烧好一会儿后,流墨墨只举着火把,迅速的朝沙滩走去;

    随着离开火堆,即使手里有着一个火把,但是周围还是很快暗了下去,除了远处海水扑到沙滩上的哗哗声,再没有别的声音,而火把能照亮的只有周围一小片区域,让流墨墨只能循声朝着海边走去;

    在脚下冰冷沙子越来越潮湿,只到一脚踩出水的时候,流墨墨脚步一顿,然后弯腰把火把插进了沙子里,随后迅速往前快跑几步,打着寒颤冲进了海里;

    海水的冰冷出乎意料,让她的上下牙打颤打的几乎没咬碎了,这也促使她清洗身上的动作快了许多;

    这具身体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很多伤口,里面都充塞着沙子海藻,甚至在大腿上几道大口子里,流墨墨还抠出了好几个小海螺~!

    在把身上伤口中的杂物都清洗掉后,她又迅速的把那团乱糟糟的头发也清洗了一下;

    在确定身上没有其他杂物,应该也洗干净后,早已冻的浑身僵硬的流墨墨只迅速的冲出海水,然后一把抓起沙滩上插着的,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的火把,沿着丛林中已经暗了一些的火光,迅速奔了回去;

    当回道火堆旁后,第一时间就哆嗦着手往火堆里丢了几根树枝,然后她这才检查起自己的身体;

    在火光的映照下,这具身体依旧惨白,浑身上下除了肚腹间,其他地方到处是伤口,泛白的皮肉翻卷,看上去相当瘆人,尤其是大腿上那几道,因为她刚才清洗时摸到了小海螺,让她自己炸毛,所以伤口也被她抠的很深;

    不过,不知道是因为被冰冷海水泡多了,还是时候没到,这些伤口都没有发炎,也没有出血的迹象,这倒是让流墨墨暂时送了口气;她是真担心这具身体重伤死了···

    而检查完伤口,确定暂时无碍后,流墨墨才发现,这具身体,还真是非常瘦啊~!胸口那二两肉小的可怜,根根凸起的肋骨非常明显,胳膊腿也细的可怜,除了身高和骨架外,那发育程度和成年女人完全不搭边~!

    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些细节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