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那些视频曝光,她的下半辈子就全都完了,为了自保,她只能出卖秋海棠。

    她一边哭,一边把她和秋海棠嫉妒萧梦梦住进了星海别墅,于是她们设计偷了杨雪空的项链,想要嫁祸给萧梦梦的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

    秋海棠脸色越来越白,会场所有的学生都用鄙夷蔑视的目光看着她,她辛辛苦苦营造的名门闺秀的形象毁于一旦,以后所有人都知道她秋海棠是个为达目的卑鄙无耻,不择手段的人,这下她……全完了!

    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会场大门一响,几名身穿警服的人阔步走进来,出示逮捕令,将秋海棠从地上拽起来,将明晃晃的手铐拷在秋海棠的腕上。

    “不,不要!不要带我走,我不要!表哥!救我,救我!”秋海棠疯了一般挣扎,她懂一些法律知识,盗窃罪会按盗窃金额判刑,而那条雪花项链的价值,足够她坐一辈子牢!

    可是她的挣扎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被警察强行带了出去。

    与此同时,校董休息室里,江熠勋双腿交叠,靠倚在舒适的座椅里,慵懒的啜着一杯红酒,在他对面正在播放学生会场的监控视频,秋海棠被警察像拖疯狗一样拖了出去,发型散乱、衣衫不整,两只鞋子都掉在路上。

    “帆,这样好吗?”没有其他人在,明少羽直接叫他的名字。

    “有什么不好?”江逸帆表情慵懒,像极了在林间休憩的狮子,悠闲散漫却仍带给人以无可忽视的压迫感。

    “她毕竟是雪空的表妹!”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江逸帆黑白分明的眸子,似笑非笑。

    “你不是不喜欢幻幻吗?干嘛这么紧张?活像踩了你的尾巴一样!”明少羽摇了摇头,逸帆这个家伙,明明就是给幻幻打抱不平,非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她可是我们萧然伯父的宝贝女儿,是我们的妹妹,我们会让我们的妹妹在我们眼皮底下受委屈?”江逸帆依旧自在的啜着杯中酒。

    明少羽有些头疼。

    其他人也就罢了,秋海棠可是雪空妈妈的亲外甥女,把秋海棠整到这步田地,他们怎么和雪空的妈妈交代?

    “放心好了,”江逸帆拍了拍明少羽的肩膀,“我可以把秋海棠弄进去,雪空也可以把她弄出来,看在雪空的面子上,大不了以后的事情我睁只眼闭只眼好了!”

    明少羽无奈的摇头——他可真是!

    这是很大的恩赐吗?

    萧梦梦随着学生人流走出会场,做梦一样。

    连三十分钟都没有,她偷盗的嫌疑就解除了,真正的罪魁祸首落网,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说她偷东西了!

    她心里明白,这些都是江熠勋让流星办的。

    他……好强大啊!

    轻描淡写间就把秋海棠绳之于法,还了她的清白。

    下午上课时,她一直都在走神,笔尖落在纸上画出来的都是江熠勋。

    笑着的、不笑的、似笑非笑的,不管怎样的他,都是让人疯狂尖叫的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