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没等萧然表态,萧幻幻已经嗤笑出来,“你想要雪狐的命?太可笑了!你倒是试试!我看谁敢动雪狐一根毫毛!”

    “爸!您回答我!”萧影柔的理智已经彻底被心中的恨意摧毁,她已经顾不得往日在萧然心目中苦心塑造起的善良懂事的形象,执着的望着萧然,“爸!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我只求您这一件事,我要这只狗死!只是一只狗而已!爸!难道,在您心目中,我还没有一只狗重要?”

    萧然目光冷凝的看着她,沉默不语。

    萧影柔一咬牙,噗通一声跪在了萧然脚下,“爸!我求您看在我过世父亲的份上,满足我这唯一一次的要求,如果您不答应我,明天月光城所有的人都知道,在您心目中,我还没有一只狗重要,那么,我也没脸见人了……”

    这样说着,她又潸然泪下,眼泪一颗一颗砸在地上,哭的凄惨无比。

    “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浪费这大好的光阴,站在这里看这种无聊的表演!”萧幻幻勉强忍住心里将她一脚踹翻的冲动,翻了个白眼绕过她朝江逸帆的汽车走去,“雪狐,走,我们回家了!”

    雪狐却没萧幻幻这么客气,路过萧影柔身边的时候,凑到她耳朵上狂吠了两声,将萧影柔吓的腿一软摔倒在地上,它才罢休,追着萧幻幻走了。

    萧然有心训斥萧幻幻两句给萧影柔找个台阶下,但是看到妻子面沉如水的脸色,把到了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知道,萧幻幻现在就是妻子心尖上的肉,谁敢动一下,妻子就敢和谁拼命。

    他的妻子前半生太苦,他曾发誓让妻子后半生过最幸福的日子,这承诺,他却只做到了一半。

    他更知道,在妻子的世界中,除了他和他们的儿女什么都不重要,为了他们,她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他的妻子已经受过太多的委屈,他不能再让她委屈。

    暗暗叹了口气,他吩咐萧磊:“扶小姐回房吧。”

    “爸!”萧影柔凄厉的叫:“爸!您心目中有还有我这个女儿吗?您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

    已经揽着妻子回过身去的萧然骤然回头,“你说什么?我对不起的父亲?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父亲的地方?”

    恨意已经冲掉萧影柔所有的理智,她流着泪疯狂的大喊:“你们是同事不是吗?为什么我爸爸死了,你还活着?为什么?如果我爸爸还活着,一定会替我杀了那条狗,一定会!”

    萧然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失望,他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冷沉的说:“警察这个职业是你父亲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他,穿上警服的那一天,他就清楚他自己做出的选择,而且以前你小,我从来没有告诉你,你父亲之所以会殉职,是因为他不服从上级指挥,武断鲁莽,擅自行动,他的死没有人需要为他负责,他自己要负全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