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会告诉他,其实心里那种酸痛的感觉,不是内疚,而是……心疼!

    他大笑,刚刚心里的阴郁烟消云散。

    她羞涩抬眸嗔了他一眼,帮他拿出体温计,脸色一下就变了,“糟糕,真的发烧了,三十八度多了!”

    “你讨厌死了!”她嗔责的又掐了他一把,却没舍得用力,转身去自己房间里找来感冒药,看他合水吞下去,扶他躺好,给他盖好毯子,“快睡吧,只是淋雨受寒而已,不需要打针输液,吃了感冒药发了汗,再睡上一觉就好了。”

    “你呢?”他握住她的手。

    “你先睡,我看你睡着了再去睡。”她笑笑,扯过毯子把两个人的手一起盖住。

    心里骤然安宁了,不再胡思乱想,他闭上眼睛,渐渐呼吸均匀,好像睡着了。

    又等了一会儿,幻幻轻轻挣开他的手去探他额头的温度。

    很好,出汗了!

    出了汗,寒气散出来,烧就能退了。

    她轻手轻脚的拿过一条毛巾,给他轻轻把额上的汗擦干,犹豫了一会儿,红着脸把小手探进他的毯子里摸了摸,果然他身上也都湿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她把毛巾探进毯子里,撩开他的睡衣,给他擦拭身子,江逸帆动了一下,吓的她像做贼一样把手缩回来,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他,他只是翻了个身,依然睡的很沉。

    她轻轻舒口气,再次把毛巾探进去,轻轻给他擦拭。

    他出了好几身的汗,她来回给他擦了几次,他总算不再出汗,再试了试温度,烧也退了,她这才放心,原本打算过会儿再给他试一次体温,如果不再反复,她就回房间去睡觉,哪知道真是困的极了,她就这么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的时候,江逸帆醒了,眼眸有短暂的惺忪,瞥到趴在床边的人儿,目光瞬间变得水漾般柔和。

    柔软的晨曦洒在她如瀑般顺滑的黑发上,衬得她的半边小脸越发皎白无瑕,她沉沉睡着,黑色的长睫如蝴蝶的翅膀在她莹白的小脸上覆下好看的阴影,如蜜般甘甜的情愫在胸腔一波一波荡开,他俯下身子,将她抱上床安置在他的毯子里。

    她睡的很香,大约改变了姿势不舒服,她咕哝了一声,将身子偎进他的怀中,划拉到他的手,握进手中又沉沉睡了。

    心刹那间变得绵甜如棉花糖,缓缓在她身侧躺好,伸出手臂圈住她,完全守护的姿势。

    大约是昨晚出汗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视线渐渐模糊,又睡了过去。

    再睡醒时,怀中的人儿已经不见了,他倏地起身,头有些晕,按住额头刚想下床,萧幻幻开门进来,扶住他的身子,“怎么了?不舒服了?”

    “没事。”他莞尔一笑,看直了萧幻幻的眼睛。

    “怎么了?”他伸出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萧幻幻直勾勾的望着他,“我想起了西施!”

    “嗯?”他眯了眯眸子,睡醒的狮子一般危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