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幻幻拖着疲惫的步伐进门,汤圆儿立刻扑过来,在她脚边欢声叫着噌来噌去,撒着娇让她抱。

    她弯腰抱起汤圆儿,汤圆儿亲昵的往她怀里拱,软软嚅嚅的声音要多好听有多好听。

    她刚刚的愤怒郁闷顿时一扫而空,抱着汤圆儿在沙发上坐下,狗的嗅觉最灵敏,它抽抽小鼻子,嗅到了幻幻身上的血腥气,闻来闻去、闻来闻去,终于闻到血腥气是从萧幻幻手腕上传来的。

    它看看幻幻手腕上的伤,抬着雾蒙蒙的眸子看幻幻,呜咽了一声,小心翼翼的伸出粉粉的舌头,想要去舔她腕上的伤口。

    幻幻这才发现手腕上被绳索勒出的伤口,她连忙躲开,抱起小汤圆儿,把它举到眼前,柔声说:“乖汤圆儿,你是狗狗,所以不能给幻幻舔伤口哦!虽然你打过疫苗了,但是幻幻还是要小心些,你的口水里面如果有病毒,幻幻会死的!”

    汤圆儿委屈的呜咽了声,睁大无辜的眸子望着她。

    “乖汤圆儿,幻幻给你拿好东西吃!”幻幻使劲亲它一口,到厨房找了它最爱吃的狗饼干。

    汤圆儿看着狗饼干,蔫蔫的,舔了舔饼干,又抬头看看幻幻,呜咽着叫两声,没有食欲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往日里看到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时那种兴奋。

    萧幻幻的心麻麻的、酸酸的,酥软成了一团。

    小汤圆儿和雪狐一样,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心里疼她爱她的心思和雪狐一模一样。

    想到雪狐,她更加伤感,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给汤圆儿洗了澡,她自己也洗了澡,连晚饭都没吃就睡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碰她

    “唔……别动……”她费了好大劲才撑开眸子,赶苍蝇一样用力挥了挥手。

    手腕被抓住,大手将她的头发揉乱再揉乱

    睡意被渐渐赶跑,她睁开惺忪的眸子,眼前是江逸帆放大的俊脸。

    也许是失落,也许是疲惫、也许是伤感,这次她没抵抗,任他将她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揉的像鸡窝一样乱。

    揉了她的头一会儿,他叹息了一声,他温热的手掌在她背上温柔地的轻拍,似乎要抚去她心上的伤痕。

    “丫头……”他轻轻唤了一声。

    “嗯?”她嘤咛一声,一颗心比入睡前还酥还软。

    “发生什么事了?”他的手掌摩挲着她的发,声音比春风还要轻柔。

    她动了动身子,靠他更近些,头靠在他的肩膀,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慵懒的阖着眸子,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平淡的语气似乎在诉说别人的事情。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在他的怀中,她觉得一切都无所谓!

    都无所谓!

    只要他还在,只要他还像这样抱着她,什么样的暴风雨都伤不了她一分一毫。

    因为,他是那么那么的强大!

    他的手依然轻轻摩挲着她的秀发,依然那么的轻缓、温柔,她却仍能感受到凌厉的怒意、杀气,一丝一丝从他的身上散出。

    她没有睁眼,只是唇角微微勾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