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的,昨天的事情过去之后,她除了害怕,更多的是隐隐的窃喜。

    当时王钊威胁萧然给他跪下,萧然屈膝的那一幕深深刺痛了她的眼,她不顾一切的扑过去用手捂住了燃的正炽的烈焰。

    不管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她都不会让自己那么骄傲的父亲被那只人渣羞辱!

    所以,即使受伤,她也开心。

    因为,她保护了她的父亲!

    还有,萧然为了保护她,可以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向那只人渣妥协,每每想到萧然要屈膝的那一幕,她的心就会揪疼成一团,又会隐隐有些甜蜜。

    她知道,对她的父亲来说,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维持自己的尊严。

    尊严是父亲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他可以不顾一切。

    可是为了维护她,他选择了舍弃尊严。

    这让她既为自己的父亲难过,又感到无比的甜蜜。

    原来,在父亲的心目中,她还是很重要的,甚至重过了父亲的尊严。

    以前,她虽然敬爱父亲、崇拜父亲,但是因为小时候那些事情,和父亲之间总还是有那么一些疏离隔阂。

    可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她和父亲之间仅有的那点疏离隔阂也消失不见了。

    她现在知道了,父亲只是不擅表达,他其实是很爱她的,很爱很爱!

    她偎在江逸帆怀中,唇角抹着笑意,心里甜甜的。

    知道爸爸很爱很爱自己,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好像生命瞬间完整了,再不缺少什么。

    她勾着唇角,阖着眼眸,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享受着这份静谧的美好。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等手机响了四五声,她才慵懒的动动手臂,用手指把手机勾过来,放在耳边。

    “幻幻!”

    清雅的一声唤,把萧幻幻的慵懒全给唤没了,她“砰”的一声坐起,“爸爸?”

    “幻幻,今天有时间吗?”

    “嗯,有啊!”难得萧然这么平心静气的给她打电话,不像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

    “爸爸去接你,带你出去走走,咱们父女俩好长时间没一起吃饭了。”

    “好啊。”

    萧幻幻答应了,然后挂了电话,飞快的下床,打开衣柜挑衣服,挑了好久才挑到一身满意的,然后又对着镜子仔细的打理了头发,最后甚至还画了淡淡的妆容。

    镜子前的她,眉如新月,眸如晨星,唇似粉樱,脸蛋嫣红,如一粒汁液饱满的水蜜桃般诱人。

    江逸帆斜倚在门上,低低吹了一声口哨,戏谑道:“亲爱的,我吃醋了!”

    萧幻幻飞他一记白眼,“吃你个头!”

    他慵懒迈步走到她身后,从身后揽住她的纤腰,“你打扮这么俏丽和二伯父出去,我敢打赌有人会把你当成二伯父的情人!”

    “情你个头!”萧幻幻回手敲他一记额头,没好气的说:“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这么龌龊?”

    “我很龌龊吗?”他眨眨眸,“我怎么不觉得?我怎么个龌龊法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