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幻幻轻呼了一口气,眼中浮起淡淡的歉意,“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连人都没看清楚,直接一个巴掌招呼过去,太冲动了!

    “没关系,我哥的脾气我知道!”梁冬已淡淡一笑,“一起去坐坐?”

    “好啊。”萧幻幻焕然一笑,上了梁冬已的车,“栾秋末那个家伙装成你的样子来骗我,把我害惨了!”

    梁冬已侧眸看她一眼,“对不起,我代他向你道歉。”

    “你……”萧幻幻想问他为什么忽然消失了,又怎么会突然成了栾秋末的哥哥,又不知道给从何问起。

    梁冬已看透她的心思,苦涩一笑,“我原本就是栾家的儿子,我妈当初和我爸离婚,法院把哥哥判给我爸爸,把我判给了妈妈,后来,我妈因病去世,我一直和妹妹相依为命,再后来,妹妹也没了,我在这世上没了亲人,爸爸找到了我,把我带回了家……”

    “冬已,你妹妹的事,我很抱歉!”萧幻幻想起上次因为他妹妹,他狠狠吼了她一通,但那真的是个意外,她也不想的。

    “我懂,上次是我太冲动了,”梁冬已将车停在附近一家酒吧,侧眸看她,“幻幻,你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我很珍惜!”

    萧幻幻冲他一笑,两个人并肩走进酒吧里。

    萧幻幻点了杯橙汁,浅啜了一口,“冬已,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哥性子有点放浪,在总部闯了祸,爸爸把他下放到星海分公司,想让他在这儿历练历练,哪知道,他在这边又闯了祸,分公司让人家连老底都掏了,只剩下一个空壳,我爸恼火的厉害,让我过来看看。”

    萧幻幻有些心虚的垂眸。

    这个掏他们家老底的“人家”,估计就是江逸帆吧?

    萧幻幻沉吟了一下,刚想开口问他,是不是需要她的帮助,忽然手机响了,她拿手机的时候连衣兜里的车钥匙一起掏了出来。

    她也没在意,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想把车钥匙塞进衣兜里,手腕却猛的被梁冬已抓住。

    “痛!”她大声呼痛,手一哆嗦,手机落地,掌心中的车钥匙也被梁冬已抢了去。

    “冬已,你放手!”他力道大的似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一般,她本能的挣扎,小脸疼的煞白。

    “这是哪儿来的?”梁冬已捏着莫璇送她的琉璃水滴厉喝。

    他眼中燃着怒火,额上青筋暴突,神情狠厉。

    他神情太不寻常,萧幻幻下意识就想保护莫璇,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说!这到底是哪儿来的!”梁冬已手上加劲,萧幻幻疼的几乎晕过去。

    她猛然一低头,狠狠咬在梁冬已抓住她手的手腕上,梁冬已吃痛,手腕一松,她抬手就将没喝完的半杯果汁泼在他脸上,“疯子!”

    咒了他一声,劈手抢过他手中车钥匙,萧幻幻起身往外跑,梁冬已抹了一把脸追出去。

    终究没他腿长跑的快,在马路边被他追上,再次被他死死的箍住手腕。

    “把水滴还给我!”梁冬已怒的像一团火,冷的又像一块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