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头晕目眩的时候,耳边一声刺耳的惨叫。

    她气的头都是懵的,身子软的厉害,死死闭着眼睛,根本不敢抬头。

    在这样的情境下,每一秒钟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久的好像她已经冻结成了冬日的化石,手脚四肢浑身上下都没了知觉,才听到暗夜雪凝嘶吼的狂叫:“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不要不要!”

    “栾秋末!”她哆嗦着身子死死拽住他胸前的衣服,眼光明明是想狠狠的瞪他,却是迷蒙散乱的,“栾秋末,你够了,够了!”

    “呵!”一声听似无谓却又带着隐隐凄寒的低笑,栾秋末挥了挥手,示意手下人出去,“亲爱的!如你所愿!给你留几分钟和暗夜小姐好好沟通一下感情,几分钟后我接你出去宵夜!”

    他出去,关门,倚在墙上,从未有过的无力。

    如她所愿,也如他所愿,他终于将他的名字刻进了她的骨头里,也刻在了她的心上。

    “栾秋末”这个名字,她再也不会忘掉了!

    明明得偿所愿,可是为什么这么痛呢?

    连呼吸都是痛的……

    按住胸口,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呼吸,一呼一吸间,很久都没尝过的疼痛传遍全身,传遍四肢百骸,就像四五岁时,被继母罚跪在冬日惨白的冰碴上,锐利的冰碴刺进膝头薄弱的皮肉里,鲜血把地下染成一片血红……

    寒风刺骨,每一寸骨头缝里都疼的像是有刀在刮,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神经都是疼的……

    明明发过誓的,以后,只有他让别人品尝那种凌迟之痛,他绝不会痛。

    只许他负别人,绝不许别人负他!

    可是,为什么,今日,还是会痛呢?

    萧幻幻看着地下被人折磨成一团破布娃娃的暗夜雪凝,头嗡嗡直响,四肢僵冷。

    栾秋末,够狠!

    他在拉她下水,他在让她变成暗夜组织的敌人。

    她不怕变成暗夜组织的敌人,自作孽不可活,暗夜雪凝害了梁冬沫一条命,今天这下场咎由自取。

    暗夜组织再强大,有江逸帆有她爸,她谁也不怕!

    可是,她怕叶橙会伤心、会怪她。

    浑身像是掉进冰窟里,躯干四肢都被牢牢冻住,又像被放在火上烤,心撕裂一般疼,她想走过去,给暗夜雪凝披上衣服,刚一抬腿,身子一晃,咕咚一声直直的摔倒在地上。

    听到屋里的响动,几乎是同一时间,栾秋末踹门而入,闪电般将她从地上抱起,揽进怀中,“幻幻,幻幻!”

    抱着她起身,冲下楼,将她抱回自己的卧室,稳稳的安放在床上,扯过毯子给她盖上,伸手探她额头的温度,居然烫的吓人。

    “该死的!”他狠狠咒了声,冲进浴室拧了条湿毛巾给她敷上,然后翻箱倒柜,弄的房间乱成一团,才找到两片退烧药研成碎末给她灌上。

    大概是药苦,她眉头皱成了一团,却依然那么让他心动。

    喂上药,她安静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坐在床边,不眨眼的看着她。

    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

    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吧?

    她的眼睛像星星,她的笑容那么暖。

    他就像生长在阴暗处的苔藓,湿冷薄凉,人人都说他邪肆狂妄,心狠手辣,谁也不知道,他比谁都渴望阳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