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363云落泪,花成殇
    喂上药,她安静了,躺着一动不动,他坐在她身边,不眨眼的看着她。

    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呢?

    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吧?

    她的眼睛像星星,她的笑容那么暖。

    他就像生长在阴暗处的苔藓,湿冷薄凉,人人都说他邪肆狂妄,心狠手辣,谁也不知道,他比谁都渴望阳光。

    他不记得亲生母亲长什么样,从他记事起,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暴躁冷漠高高在上的父亲,一个阴险狠毒虐他成瘾的继母。

    他是在继母的棍棒虐待中长大,继母残害他的手段花样百出层出不穷,直到他十岁。

    他十二岁那年,继母和别的男人私通,他暗地里通知了他的父亲,他亲眼看他那暴怒狂躁的父亲,一拐杖下去砸碎了他继母的头。

    他就像一只生活在阴冷黑暗处的毒蛇,蛰伏十年,十二岁的时候抓住他继母的要害,一击毙命。

    自那之后,再也没人能伤害他一分一毫,包括他的父亲。

    他心狠手辣亦足智多谋,他会阴谋算计,亦能蛰伏隐忍,他不会爱只会恨,这世上,只要他认准的目标,只有成功未曾失败。

    此刻,安安静静躺在他身边的她,是他此生命里唯一的异数。

    她一双清眸,水墨山水般清澈,她那么温暖,是照进他心底的第一缕阳光。

    她那么美好,美好到他不忍破坏。

    他想用恨,将自己在她心底镌刻。

    他成功了,却后悔了!

    痛恨造化弄人,他永远不是命运垂青的那一个。

    母亲在他出世后不久就舍下他离去,最爱的女孩儿连一抹关爱的目光都不肯给他。

    日后,再相见时,她与他,连形同陌路都做不到,她再见他,目光里只会有蚀骨的毒,刻骨的恨。

    沮丧、疼痛、绝望,种种情绪将他包围,他似乎又回到四五岁被继母虐待的那个冬日里,跪在惨白色的冰碴上,鲜血泅湿了他身下的土地……

    疼,只是疼……

    萧幻幻静静躺了一晚,栾秋末在地上静静坐了一晚。

    她阖着眼眸,呼吸均匀,他紧紧盯着她静美的睡颜,眼睛也舍不得眨一下。

    直到东方第一抹晨曦微现,萧幻幻缓缓睁开双眼,栾秋末第一次痛恨,长夜为何忽然变短,黎明为何来的这么突然?

    “醒了?”他温柔笑望她,仿佛他们之间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她在他家中借宿,她一觉醒来,他关切询问:“昨夜睡的可好?”

    一瞬间的惺忪过后,萧幻幻“噌”的坐起,看也没看,拿起床头桌上的花瓶就朝他的脑袋砸过去。

    那样流畅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实在是恨到了极致,才做出了这样自然的反应。

    “砰”的一声,头破血流,粘稠的鲜血顺着额头滴落,滑过他苍白妖孽的脸庞,他什么都没说,甚至连目光都平静如水,一丝讶异都没有。

    他只是静静的抽了一叠纸巾,按住伤口,又静静的看着她,“我吩咐手下备车,送你们回去。”

    说完之后,他转身离开。

    云已落泪,花已成殇,他已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今生今世,他们只能是仇人。

    萧幻幻走到门口,被栾秋末拦住,他头上的伤口还没处理,鲜血有些干涸,看起来有几分狰狞可怖,他却静然微笑,丝毫不以为意,“幻幻,我送你和你朋友回去,不会动你们一分一毫,唯一的条件,那套小晚礼,我要你仔仔细细珍藏一辈子!”

    萧幻幻凝望着他,眼波幽深似海。

    她看不透他。

    看不透这个忽冷忽热,忽奸诈忽狡邪的少年。

    他说的每一件话、做的每一件事,都不能用常理推断。

    包括最后这一句,最是莫名其妙。

    他安然无恙放了她和小璇儿,提出的条件不是钱财不是婚姻,而是要让她好好保存一件衣服!

    简直匪夷所思!

    “相信我!”他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在透过她看向最遥远的地方,他叹息一声,轻轻吐字,“这是我这辈子买的最真、最纯洁的东西!买它的时候,我都不曾想过,原来我栾秋末的灵魂里,也会有那么干净的东西。”

    他自嘲的一勾唇,看起来格外的凄凉伤感,“所以……这是交换你们平安的条件!无论我们之间未来怎样,无论我是坏蛋还是恶魔,这件小晚礼,我请你仔仔细细的收好,让它永远陪着你!”

    听起来很诡异,但是好像她除了答应没有别的办法,她点了点头,栾秋末让开门,冲着她的背影,轻轻说了句:“亲爱的,再见!”

    很普通的话,他用那样深沉纠结的语气说出来,仿佛赋予了这句话异样的生命,让萧幻幻心尖一震,身子僵了僵,举步间迟疑了几秒,才终究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辆宽敞舒适的房车停在别墅外,莫璇安然睡着,小脸红扑扑的,身上还被人细心的盖了张毯子。

    看到莫璇的那一刻,忍了一晚的眼泪瞬间流下,她忘形的扑过去,把莫璇抱进怀中。

    “讨厌啦!”莫璇咕哝了一声,却没推开她,反而更深的缩进她怀里,抱着她,睡的更香。

    萧幻幻抱着她,只觉得这是最可爱最珍贵的时刻。

    昨晚的经历就像坐过山车,惊心动魄,随时都有粉身碎骨,万劫不复的可能,此刻,她还可以抱着小璇儿,抱着毫发无伤睡的香喷喷的小璇儿,恍如隔世一般。

    她发誓,以后她再也不会这样莽撞冲动蛮干了,因为她的生命里还有江逸帆、莫璇,还有爸爸妈妈哥哥,还有……叶橙!

    她的生命是叶橙用双腿换来的,她怎能轻易作践?

    回到星海学院,萧幻幻晃醒了莫璇,莫璇不依,揪着她的衣服,朦胧着双眼,撅着小嘴撒娇,“讨厌啦,让我再睡一会儿啦!”

    前面坐着的栾家的司机发出善意的低笑,萧幻幻无奈的牵着她的手下车,“回去再睡啦,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莫璇跟着萧幻幻迷迷糊糊走了几步,才猛然惊醒,“幻幻,我们回来了?那个大变态呢?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该死的!我怎么忽然睡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