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猛的侧身瞪着身边的罪魁祸首,罪魁祸首冲她盈盈一笑,笑容若玉泉倒映明月般干净皎洁,“我只带了一颗,下午再带给你。”

    虽然心有不甘,但还能怎样?

    她狠狠瞪了新任同桌一眼,趴到桌子上无聊的翻书。

    萧幻幻坐在莫璇身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无声的叹口气。

    她家小璇儿也就这点出息了啊!

    眼看一颗巧克力就要把她收买了!

    她已经可以预见,季锦辰会像老鼠搬大米,今天拿一颗、明天拿一颗,一点一点的哄着小璇儿开心,用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小巧克力,一点一点蚕食掉小璇儿的芳心。

    各人有各人的缘,小璇儿会不会真的喜欢上季锦辰,不是她能左右的。

    从目前来看,季锦辰还不算是个太讨厌的家伙,和季清欢很明显不是同一类人,他很干净清雅,晶莹宁和。

    好人就是挖空了心思也办不出坏事,坏人就算有七十二个心眼,七十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也会先用用坏的那一个。

    她看着季锦辰像个好人,估计他是对小璇儿一见倾心了,才眼巴巴的追过来,拆人姻缘的事,她不屑的做,所以接下来的事,就静观其变好了。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萧幻幻觉得头晕的厉害,其实从晨起她就有种宿醉的难受,只是她一直强压着,下午还剩一节课,她实在压不住,和莫璇说了声,翘课回家了。

    回到星海别墅,迷迷糊糊换了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把自己扔在床上,蒙头便睡,半睡半醒间,忽然觉得额头有点痒,惺忪睁眸,顿觉天旋地转。

    雪白的屋顶在转,雕花的牙床在转,水晶的衣橱在转,转的最厉害的是近在咫尺的江逸帆那张美到人神共愤的脸。

    他就凑在她眼前,长长的睫毛几乎刷在她脸上,肌肤莹润如玉,唇色鲜艳如樱,呼吸间和着幽兰似的清郁之香,扑面而来。

    他的手正抚在她的额上试探温度,见她醒了,轻声问了句:“哪里不舒服?”

    温柔又渺远的声音仿佛似梦里传来,却比梦境更迷幻更让人沉溺,她迷迷糊糊的抓住他的手,皱着眉头放在自己的心口,“这里……这里不舒服……”

    心里疼痛又憋闷,从来没试过这样的感觉,即使当初一次又一次被萧影柔陷害,离家背井孤身一人出国时,也没这么痛过。

    被萧影柔陷害,尤可逃避。

    现在,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叶橙的双腿就像一座大山,无时无刻不重重的压在她的心上,她没有一次的呼吸不是痛的!

    她的心口又温又软,他尴尬了下,拍拍她的手,将手拿开,起身去拧了一条湿毛巾又转身回来。

    微凉如玉的手指拨开因为汗湿黏在她额头的碎发,散着淡淡香气的毛巾沾了温热的水细细在她脸上轻轻擦拭,温度和湿度恰到好处的毛巾,拂去她面上的汗渍,令原本因为出汗湿腻的肌肤变得舒适爽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