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总而言之,这世上,只要是人,只要他主动抛出橄榄枝,勾一勾手指,扔一个蛊惑的眼神,谁能逃的过他的掌心?

    他笑笑,对她这种不算答案的答案不以为忤,刮了她的鼻尖一下,“同理,喜欢你也不需要理由!好了,换一下衣服我们开饭了,吃了饭带你去玩!”

    江逸帆承袭他父亲的习惯,吃的、穿的、用的,所有的都要最好的,他要带着幻幻去游玩的地方,自然也是最好的。

    萧幻幻从来都不知道,在星海城还有美成这样的地方,大片的山花烂漫,红的黄的白的粉的蓝的,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秀美如人间仙境一般。

    山中环抱一湖,湖水粼粼,波光动人,湖水正中,有一个八角凉亭,连接碧色长廊,玉石板砌成的长廊架于碧波之上,碧色翡翠一般的玉石板映着水晶般翠绿的湖水,晶莹可爱清凉舒爽。

    在这样的地方,迎风一立,四面环顾,真是什么烦恼都没了!

    出门时,萧幻幻把小汤圆儿也带了来,动物天生喜欢自由,不喜束缚,来到这山清水秀渺无人烟的地方,它兴奋的一声怪叫,追蝴蝶撵落叶,一会儿就跑的远了。

    萧幻幻在池边站了一会儿,一时兴起,脱了鞋袜,把脚伸进湖中,踢踏着水玩儿。

    这池水不是温泉,入水时颇有几分凉意,江逸帆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玩儿的高兴,无奈又纵容的将想要脱口的呵斥声又咽了回去。

    难得她欢喜,就由着她这一回,大不了回城的时候带她去健身城做足浴。

    萧幻幻正玩儿的高兴时,忽然脚心痒痒的,她吓了一跳,猛的把脚抬起,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俯身低头仔细看时,竟是几尾锦鲤在湖水中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

    这里是自然保护区,湖水中的鱼儿都在保护之列,从没人在这里垂钓,反而有人定期拿食物喂它们,所以这些鱼儿从不怕人。

    碧水映着锦鲤格外漂亮,几尾锦鲤在水中嬉闹,摇头摆尾,不断溅起水花,萧幻幻觉得有趣,弯腰伸手去戏弄它们,哪知弯腰的力度大些,屁股下一滑,噗通一声落进水里。

    湖水很深,虽然她会游泳,短暂的惊慌过后很快平静下来,但那湖水着实的凉,她在水里狠狠打了几个喷嚏。

    “你呀!”江逸帆在她落水的那一刻就朝她伸出了手,只可惜只抓住一片衣襟。

    无奈的摇摇头,朝她伸出手去,萧幻幻又是好笑又是懊恼,劈手狠狠拍打了水面几下,吓得那些鱼儿四散奔逃,江逸帆含笑叫她:“好了,再不上来感冒了!”

    她这才抓了江逸帆的手上去,捂着嘴巴大打阿嚏,江逸帆飞快的把外套脱了披在她身上,将她按做在石头上,“乖乖在这儿坐着,我去生火。”

    他在背风的地方生了一堆火,小心翼翼地护着她过去,让她在火边烘烤,揉揉她湿漉漉的脑袋,又是温柔又是无奈,“你呀!幸亏遇到了我,不然你后半辈子怎么活?”

    “我前半辈子没你不照样活的好好的?”萧幻幻嘟着唇不服气。

    “你确定你前半辈子活的好好的?”他歪着头,含笑凝睇。

    她有些泄气,不过仍不服气,嘴硬的嘟囔,“不就是被萧影柔那个小人摆了几道吗?有什么了不起?”

    同时很不厚道的腹诽,其实遇到他之后,她貌似也没混多好,甚至比以前还遭。

    叶橙的腿废了,暗夜晨风和暗夜寒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找她报仇,栾秋末不阴不阳的窥伺着她,说不定什么时候从暗处出来算计她一把……

    她貌似不能比现在更糟了……

    明明糟的不能再糟了,在他怀里却没有昨日那种沉郁沮丧的心情。

    他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安全,在他怀中,她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安心享受他的疼爱和宠溺就好。

    他是上天恩赐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对于她,从来只会付出,从不求回报。

    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边,感受灼热的火苗一点一点烘干她湿冷的身子。

    他也是她生命中最耀眼最灼热的火苗,在她人生最阴暗湿冷时出现,让她的生命一点一点回暖,一点一点灿烂。

    原来,江大神真的是十项全能的,连在野外烤肉都能烤出星级酒店的味道。

    他带了烤肉的用具、新鲜的肉片、调料,不用她动手,就烤出又鲜嫩又美味的肉片。

    他还带着红酒、水晶杯,分明给自己和她满上,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看野花流瀑,飞鸟流泉,一口红酒一口烤肉,生命仿佛再也不可能更加快乐满足了。

    她的衣服很快干了,围着火堆,吃着鲜嫩的肉片,她喝的兴起,一会儿功夫几杯红酒就下了肚。

    江逸帆有意纵着她,只是含笑看她,并不阻止,她越喝兴致越高,双颊酡红,神采飞扬,双眼像是泡在水中的琉璃,熠熠闪光。

    一瓶红酒下肚,她明亮清澈如山水画般的双眸开始变的迷离,身子东倒西歪,最后干脆毫无形象的躺在了江逸帆的腿上。

    落日西沉,新月东上。

    星子一个接一个从蓝色的幕布后跳跃出来,深蓝色的天幕像一块毫无杂质的水晶,深远迷人。

    她痴迷的望着。

    在这一刻,他承担了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他是她的避风港,是她可以依靠的归宿,心跳的又静又缓,多日来积聚的担心不快,此时,烟消云散。

    她不再悲伤、不再彷徨,有他在,她永远都不会迷失自己、迷失方向。

    因为她知道,他会一直牵着她的手,护她在怀,给她最安定最平静最幸福的一生。

    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

    什么都不怕……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时,居然已经在星海别墅了。

    她按着宿醉后疼痛欲裂的头,呲牙咧嘴。

    果然是不能喝酒啊!

    不是兴奋的睡不着觉,就是醉的人事不知,一塌糊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