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放下碗,拿起筷子想好好吃饭,可是他却没放开她的打算,盯着她樱红莹润的唇,缓缓伸出手指,将她唇边暗红色的药渍一点一点揩下去。

    他的指腹在她唇边酥酥麻麻的扫过,她惊悚的浑身僵直,一动都不敢动,直到唇边的药渍一滴不剩,他将手指放在唇边抿了一下。

    咂了咂口中的滋味,他温柔的眸子锁住她,含笑看她,“丫头,知道这叫什么吗?”

    她双颊酡红如醉,双眸迷离若水,大脑完全处于死机状态,能答得出他的问题才有鬼。

    他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自问自答:“这叫同甘共苦!”

    “……”恶魔表达同甘共苦的方式都和正常人不一样啊有木有?

    好容易才挣脱恶魔的桎梏,萧幻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幽怨的吃着自己的早餐。

    一大早就被吃足了豆腐啊,这生活过的也忒悲惨了点。

    他笑眯眯的看她,忽然说:“亲爱的,有句话说,日出东山落西山,哭也一天,笑也一天,做人不要太悲观,你不要想你被我占了多少便宜,你要想,一大早就有一个天王巨星主动的投怀送抱,你的生活过的是有多刺激香艳!”

    “……”恶魔的读心术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啊!

    只是她的小心脏实在是不够强壮,如此香艳刺激的生活,多享受几次,她铁定会得心衰的!

    继续幽怨的把早餐吃完,换了衣服去上学,恶魔体贴的送到门口,还温柔绅士的轻轻抱了她一下。

    萧幻幻晕晕乎乎的往外走,她觉得,依稀仿佛似乎好像,江恶魔这丫的越来越色了,占其她的便宜来,不动声色但绝不手软!

    原本想就穿着身上的衣服去上学,走到门口了忽然想起,今天下午的自由活动,她们班要为明天的话剧演出比赛彩排。

    这个月,学校组织了大型的话剧比赛活动,要求每个班级都要派人参加,虽然她没参演,但是这一周轮到她们的小组准备道具,穿裙子太不方便了,她连忙回房间换了身利落的裤装才出门。

    下午,自由活动时,莫璇早早就溜的不见人影了,她最受不了束缚,更受不了话剧社社长捻着兰花指一会儿指使她做这个,一会儿指使她做那个,于是课外活动的铃声一响,她捂着肚子叫了声“哎呀!我肚子疼!”嗖的一声就没了人影!

    果然是神偷啊!

    那移形换影瞬间挪移的身法真不是盖的!

    小组里原本就只有七个人,跑了莫璇一个,还剩六个,而那些道具有些很零碎、有些很笨重,七个人收拾起来都很费力气,更别说六个人了。

    话剧彩排的地点在学校的小剧场,到了那里,别的班级已经有人在台上彩排了,萧幻幻自动自觉的做的很卖力气,多干了一些,把可以用到的道具都分门别类的摆放好,以免别人累坏了,把罪状都怪在莫璇身上。

    轮到她们班话剧社的同学们上台了,话剧社社长捏着兰花指,嗲声嗲气的说:“幻幻,我给你扶着梯子,你把这缕彩绸挂到二楼飘窗上去。”

    萧幻幻抬头望望社长指着的飘窗,头皮一麻。

    好高啊!

    这座小剧场足有三层楼高,而飘窗的位置也足足有两层楼高,抬头一望便有些眼晕。

    “一定要挂到那上面吗?”萧幻幻皱着眉问。

    “我们到时候有用啦,快点,我给你扶着梯子!”已经有人体贴的把梯子架了过来。

    萧幻幻瞅着梯子腹诽,这么体贴,你干嘛不上去啊!

    “快点啦,幻幻,还有几分钟,我们就到时间了!”

    萧幻幻无奈,被赶鸭子上架,拿着彩绸爬上梯子。

    “幻幻,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手机没电了。”梯子下,她同一个小组的同学朝她伸手。

    她又退下两步,把手机递给她的同学,才一步一步慢吞吞的爬上飘窗。

    好在那飘窗虽然高,但是很宽大,一个人坐在上面满没有问题,就是别往地下看,一往地下看头就晕的厉害。

    她只看彩绸和飘窗,将几缕彩绸都在飘窗上固定好,再想下去的时候,往下一望,顿时怔住。

    飘窗下一个同学也没了,连梯子都不见了踪迹,她张嘴刚想招呼几声,剧场的灯光唰的暗下来,音乐声响起,深厚洪亮的音乐声从扩音器里传出来,惊的她身子一震,差点从飘窗上跌下来。

    她抠着窗户缝,一身冷汗的缩回去,再也不敢往飘窗边上凑。

    话剧彩排竟开始了!

    指导老师致辞,主持人报幕,参演的同学穿着话剧服开始了声情并茂的演出。

    整个剧场的灯光除了舞台上,全都暗了,她缩在漆黑的飘窗上,没有人注意到她,没有人记起她,没有人找她,她成了被遗弃的人。

    擦擦额头上的冷汗,下意识的伸手去摸手机,想打电话求救,一摸摸了个空,这才想起上飘窗之前,她的手机被同学借走了。

    黑暗中,她躲在彩绸后,缩在角落里,唇角勾起讥讽的弧度。

    这是早就设计好了啊!

    掐着时辰,骗走她的手机,再把她骗上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飘窗,让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让她一个人在这里惊吓,害怕、哭泣。

    难道她们就不怕她受刺激过度,从这里跳下去,摔个三好两歹?

    是了!

    就算她从这里跳下去,他们也可以推说这是一场意外,谁也不会为她的受伤负责任,这样的法子可真是歹毒啊!

    她不急,一点也不急!

    莫璇和江逸帆知道她不见了,早晚都会来找她,她就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毫发无伤,气死那些想要算计她的人!

    只是,这是谁想出这样损的主意呢?

    她不相信是她的同学,虽然班上她只和莫璇走的近,但是和班上的其他同学也没什么过节,她们没理由要害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