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暗夜晨风和暗夜寒冰吗?

    估计他们没这么无聊!

    她更相信他们如果有机会,会架把机关枪,直接干脆的突突了她。

    想来想去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什么也不想,倚在飘窗的角落里,扒着窗户看外面的星星月亮。

    剧场外是学校的小花园,此刻繁花开的正艳,泉水从假山上流下来,泻入碧色的湖中,湖水翠绿如玉,清澈可人,月半弯静卧在那一湖碧绿中,若娟娟淑女,清新宜人。

    她叹了一声,真是好美啊!

    看着看着她有些睡意朦胧,打了个瞌睡,头猛的一垂又醒了,恍惚了一会儿,不经意往想望了一眼,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

    天!

    她居然敢在这里睡觉!

    不要命了吗?

    稍不注意摔下去,要不然是大脑出血,要不然是半身不遂,运气差点,说不定直接就GAME OVER了!

    她在自己的大腿根上狠狠掐了一下,疼的她呲牙咧嘴,顿时清醒了许多。

    剧场里的话剧仍然演的如火如荼,她在这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里,缩成一团,有点冷。

    彩绸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看不到舞台上的情况,她又不敢扒开彩绸张望,实在是无聊,她就扭过头去数窗外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

    数着数着,视线又有些模糊,她猛然惊醒,又使劲在自己身上狠狠掐一把。

    渐渐的,话剧彩排结束了。

    灯光暗了,人群散了,蜂拥的人群逐渐散去,她不断的大喊,声音却被震耳欲聋的音响声遮掉,谁也听不见!

    最后一盏走廊上的灯也被人关掉,音响这时才停了。

    萧幻幻心里发寒。

    算计的可真是周到啊,怕她求救,最后才把音响关了,这是谁这么阴狠?

    偌大的剧场漆黑一团,寂静一团,清冷的掉根针都能听的见。

    阴冷的过道风从走廊另一头灌进来,吹的她手脚冻成冰棍一般,在角落里缩成一团。

    时间不大,她就冻的上下牙齿打颤,暗暗咬牙咒骂,要是让她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这么算计她,一定把那个混蛋扔进冷库里冻上一天,不然消不了她的心头之恨!

    风更冷了,夜更深了,周围更静了,渐渐的,她有些绝望。

    小璇儿一向就粗心大意,她们又不住在一起,她很难发现她被困在这里,没有回家。

    而江逸帆隔三差五有事,就不回星海学院住,如果恰巧他今天有事,她就要在这里待一整晚了。

    手脚都冻的失去了知觉,又冷又饿又困,却不敢睡,一感觉困了,就掐手臂、掐腰、掐大腿根部,专拣脆弱的地方掐,掐的疼了,就可以保持短暂的清醒。

    疼劲儿过去,又困了,就再狠狠掐自己一把。

    她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倚在飘窗的角落里苦笑,明天看看,身上肯定像是被古代宫里麽麽们虐待过的小宫女,青紫连成片。

    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捱着,黑夜从来都没这么漫长过。

    忽然,寂静的走廊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她又有些迷蒙的眼睛瞬间惊醒,抠着窗户缝坐直了身子,又是紧张又是害怕。

    毕竟,在这四下无人的漆黑夜里,忽然有异样的响动也是很吓人的事情。

    她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江逸帆曾经为了吓的她,那天晚上在她电脑上放的女鬼,浑身鲜血淋漓,青白着脸冲她伸着手,嘴里喊着惊悚**的“来啊来啊……”

    她吓的一丝睡意也没了,瞠大眼眸,瞪着剧场的入口处,指尖因为抠的太用力,又麻又疼。

    门一开,一道身影闪进来,紧接着,灯光亮了,一声焦急的唤:“幻幻!”

    听到那两个字的一瞬间,她的精神立刻松懈下来,身子一软,瘫倒在飘窗的角落。

    双眸瞬间被眼泪模糊,想出声叫他,嗓子却被什么东西哽住,发不出生声音来,她挪动手臂,用力敲了窗户几声。

    “砰砰砰!”

    清脆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脚步声立刻朝这边掠了过来,光亮处,出现江逸帆那张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脸,在剧场梦幻的灯光下,泛出美到不可思议的光彩。

    “江逸帆!”她喊了一声,嗓音沙哑的可怕,泪水滑过唇角落进嘴巴里,苦苦的,涩涩的。

    她原本不想哭的,因为她觉得每次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要他来救,好丢脸。

    可是她忍不住。

    她可以在全世界的人面前假装坚强,却唯独在他面前藏不住她的脆弱。

    这一刻,她冷、饿、困、紧张、害怕、委屈,所有的情绪都在泪水中宣泄出来,一滴滴一颗颗,全部落进了江逸帆的心里。

    他站在下面仰望她,柔声说:“乖,别怕,过去了,我这就救你下来!”

    他奔到剧场后面,大概是梯子被藏了起来,他过了好久才回来,萧幻幻却不怕了。

    她知道,他来了,就再也不会舍她离去。

    她擦干脸上的泪,静静凝望着他背影消失的地方,静静等着,直到他找到梯子回来。

    他把梯子放稳,登上梯子,一步一步,离她越来越近。

    他朝她伸出手去,她紧紧握住。

    她手指冰凉,他掌心滚烫。

    他的大手将她的小手紧紧包在掌心,牵引着她一步一步安全落地。

    当双脚落地的那一刻,萧幻幻从没觉得原来脚踏实地的感觉这么踏实,这么珍贵,她扑进江逸帆的怀里,再也不肯抬头。

    江逸帆也不说话,将她打横抱起,紧紧护在怀里。

    出了剧场,更阴冷的风扫了过来,他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严严实实护住。

    一路将她抱回星海别墅,将她放在沙发上安置好,给她盖上厚厚的毯子,然后进了浴室放了满缸的热水,又把她抱进了浴室。

    他将她放在浴缸前,揉揉她的脑袋,眨眨眼,“亲爱的,要不要一起洗?”

    她的俏脸瞬间红了,大力把他推出去,冰凉晦暗的一颗心,因为他的一句轻松的调侃,又欢蹦乱跳的活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