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372我家丫头很聪明
    他的目光从她纤细的身子上滑过,柔软的衣服熨帖的裹在她的身上,娇柔妖娆,修颈玉臂长腿纤指,无一处不美好,无一处不精致,腰间惊人的收束。

    她如画的五官犹很青涩,豆蔻年华的少女,清纯与妖艳同存,烂漫与清纯同在,最是娇冶诱人。

    那样倾国倾城的美丽,朱笔难描,尤其是美丽的外表下还藏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这样的女孩儿值得他一辈子呵护,一辈子珍爱。

    忽然,他的眸光一深,落在她玉白肌肤上青紫的印子上,最初他没在意,以为是在哪里碰了一下,可是眸光一寸一寸在她肌肤上滑过时,看到的印子越来越多。

    他扯过她,微凉的手指轻柔而爱怜抚过她肌肤上青紫的印子,“怎么弄的?”

    萧幻幻委屈的一嘟唇,“就是刚刚在小剧场的时候啊,我又饿又困,坐在飘窗上总是打瞌睡,可是我怕睡着了从飘窗上掉下来摔死,只好在打瞌睡的时候,狠狠掐自己一下,让自己清醒一些,结果掐来掐去掐来掐去就掐成这样了!”

    “哦,这样啊!”他应得漫不经心,声音依然优雅尊贵清淡迷人,“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下午不是话剧比赛吗,我陪你去看。”

    他将她安置进毯子里,轻轻盖好,吻了一下,“晚安!”

    萧幻幻打了个哈欠看看窗外的鱼肚白。

    还晚安呢,都早上了!

    看来她又要翘掉一上午的课了!

    她对自己还真是了解的透彻,她果然结结实实的睡了整整一上午,中午的时候是被饭菜的香气吸引的醒过来的。

    肚子饿的咕咕直响,她睁开眼睛,抽了抽鼻子,瞌睡虫从来没跑的这么快过,她砰的坐起来,麻溜的下地洗漱后直奔着餐桌扑过去。

    “好香啊!”她的眼睛此刻根本看不到美的华彩万丈夺人眼目的男神,只有香喷喷的红烧肉,晶莹剔透的水晶虾仁,直到吃的小肚圆滚滚了,她才有空冲慢条斯理嚼着东西的男神灿烂一笑,“早安!”

    “是午安,亲爱的!”他莞尔一笑,俯身送上一个午安吻,“看来昨晚的事情没给你留下什么阴影,你睡的挺好……”

    她得意洋洋一抬眸,刚想夸口自己勇敢坚定意志坚强,怎么可能被这么轻易打倒,只听他悠悠然继续用迷人的嗓音把剩下的话说完,“简直睡的像猪一样!”

    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啊!

    恶魔嘴里果然说不出人话啊!

    世界上有她这么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眉目如画,身材前凸后凹火辣到让人狂喷鼻血的猪吗?

    有吗有吗有吗?

    挺好的一个男神,就是眼是瞎的,嘴巴太毒啦!

    她抛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抬头望天用鼻孔出气,示意自己不和他一般见识。

    他浅笑悠然,将准备好的衣服递过去,揉揉她的头,“换衣服走啦,请你看大戏!”

    她立刻不计前嫌的从座位上跳起来,抱着衣服冲进卧室里去。

    她最喜欢和江恶魔一起看大戏了!

    每次他请她看的大戏一定超级无敌爽!

    因为今天是正式演出,所以小剧场里座无虚席,学校里很多重要的领导老师都到了,包括令学生们敬畏的几大“杀手”老师。

    演出即将开始,所以剧场内的光线很暗,学生们的注意力都放在舞台上豪华繁复的布景上,忙着和身边的同学窃窃私语的点评,没有几个人注意江逸帆和萧幻幻进来。

    注意到的人也很有默契的远远瞧着,并不出声。

    江逸帆目光扫视了一下,领着萧幻幻朝剧场左方的贵宾席走过去。

    那里是贵宾座,既幽静雅致又不在正中央,不那么惹人注意。

    他们刚走近,流星就站起来,示意自己已经给占了座位。

    江逸帆拉着萧幻幻刚坐下,演出就开始了,这所学校的学生都很多才多艺,话剧从剧本到道具到演出,都是每个班级的学生亲力亲为。

    萧幻幻不得不说,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特色,演出都很精彩,不时博得阵阵热烈的掌声,她看的津津有味,已经忘了最初江逸帆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纯粹的欣赏她这些同学们自己心目中的艺术。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演出完毕,参加演出的同学们集体上台谢幕,在一群穿着各色演出服的男生女生里,最夺目的莫过于站在最中间的一个女生。

    她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花团锦簇的大红旗袍,剪裁合体的旗袍将她姣好的身材衬的前凸后凹,手中握着一把桃花扇,粉红的扇子衬得茭白的面颊,越发的俏丽,吸引了无数的视线。

    感受到灼热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神情越发高傲,挺直修长的脖颈,下巴微昂,如同骄傲的孔雀一样。

    萧幻幻看着她眼熟,视线凝在她脸上,皱眉很是想了一会儿,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一张冰冷高傲的棺材脸——沈烟桥!

    就是上次小璇儿让她给占座位,结果她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弄了几个孔武有力的女生,想要教训她,结果反被小璇儿教训了的女生。

    这样一想,她才记起昨天她来小剧场弄道具时,沈烟桥似乎也在,好像还刻意的打量了她几眼。

    当时她怕人家嫌弃莫璇,只顾着多干活,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她在星海学院树敌并不多,有权有势的除了沈烟桥更没别人,难道昨天她被骗上飘窗冻了半夜的事情,是沈烟桥在背后搞鬼?

    越想越有可能,她盯在沈烟桥的目光越来越锐利,刀子般在她脸上划来划去。

    “怎么了?看她不顺眼?”江逸帆薄唇附在她耳边低语。

    “我和她有过节,”萧幻幻低声说:“我在想,昨天我被困在飘窗上,很有可能是她捣的鬼!”

    江逸帆赞许的看她一眼,揉揉她的发,“我们家丫头还不算太笨!”

    萧幻幻无语望天。

    请问这是在夸她吗?

    心念一转,她又把目光投在江逸帆的脸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