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丫头,你被算计了! > 373恶魔又请看好戏
    听他话中的意思,是她猜对了,昨天的事情果然是沈烟桥在背地里算计她吗?

    只是,江逸帆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刚这么一想,很快又狠狠鄙视了一下自己。

    怎么可以怀疑恶魔的能力呢,只要恶魔想知道的事情,有什么能瞒得过他!

    再把目光投在舞台上时,沈烟桥正从学校领导的手中接过奖杯,貌似她出演的话剧荣获了这次话剧比赛的第一名。

    她手中仍握着桃花扇,神情越发的骄傲,享受着万众瞩目荣光万丈的这一刻。

    按常理说,颁奖完毕,领导、老师、学生依次退场,比赛就正式结束了,就在主持人要宣布这场比赛圆满结束时,流星忽然窜上台去,从主持人手中拿过麦克风。

    “今天的比赛到此结束,参加演出的所有同学请留下,其他同学可以退场了。”

    流星是学生会的会长,学生会在星海学院有很大的权利,除了一些必须的事务,日常事务都是由学生会在处理。

    领导、老师、学生对流星的出现都不意外,以为学生会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在执勤学生的安排下,除去参与演出的学生,所有人都井然有序的退出去。

    极为宽敞的小剧场顿时空旷了许多,参加演出的人员和流星都在台上,观众席里只剩下了神情怡然的江逸帆,和目光紧盯在沈烟桥脸上的萧幻幻。

    这时台上的人也注意到了江逸帆和萧幻幻,所有人脸上都现出又是激动又是兴奋的神色,只有沈烟桥看到暗处萧幻幻闪着熠熠寒光的明眸,掌心里渗出了一把湿汗,脸上的神情不再那么高傲,而是有点紧张。

    江逸帆见台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脸上,悠然站起,缓缓朝舞台上走去。

    他优雅举步,仿佛走在星光灿烂的红地毯上,黑发在灯光下耀出迷人的色泽,五官绝美,面如莹玉,最摄人便是那双明眸,星般灿烂,海般深沉,波光明灭间,轻轻巧巧便摄了人的心魂。

    所有的目光都齐齐落在他的身上,包括刚刚还骄傲的目中无人的沈烟桥,此刻已经是另一番神色。

    她看着江逸帆竟笔直朝她走了过来,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双颊嫣红,握着桃花扇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她紧张着、期待着、向往着。

    难道,是她今晚表现的太出色,令勋少青睐,刮目相看了吗?

    接下来勋少会做什么?

    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向她伸手,然后邀请她共进晚餐吗?

    那将是让她激动骄傲一辈子的事,她愿意用一生的荣华富贵,交换那美妙的一刻!

    她紧张的张望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着自己没有扑过去。

    她的目光紧紧盯在江逸帆的脸上,连眨眼都舍不得。

    她看到江逸帆果然笑了,那笑容若星光般温柔、阳光般耀眼,她欣喜若狂,心脏急促的跳动几乎要窜出胸膛。

    江逸帆笑了,却在唇角勾起让人窒息的温柔笑意时扭头,朝他的身后伸出手去。

    温柔宠溺的目光落在萧幻幻身上,玉白的手掌掌心向上,邀约的姿势。

    站在台下,极力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的萧幻幻,在他的目光下,成功的成为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眼见舞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她鼓了鼓气,一挺腰身从座位上站起,挺直脊梁,笔直的朝江逸帆走去,大大方方的把纤白手掌放进江逸帆的掌心里。

    她怕什么?

    江逸帆未娶,她未嫁,她就是在和江逸帆谈朋友,怎样?

    她可不会承认她配不上他。

    没错!

    江逸帆的确是人中之龙,但她萧幻幻也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她肯和他在一起,那叫屈就,难道还委屈了他?

    她将手掌放在江逸帆掌心里,傲娇的一昂下巴,灯光下,她唇色樱红,肌肤赛雪,修长的脖颈耀着冰肌玉骨的莹润和光泽,看得在场人所有人齐齐屏住了呼吸。

    看着萧幻幻把手放在江逸帆的掌心里,在场所有人只有一个念头——所谓“珠联璧合”就是眼前这番景象。

    江逸帆牵着萧幻幻的手,走到所有人面前。

    他的目光从所有人脸上缓缓滑过,最后落在沈烟桥脸上,缓声说:“昨晚萧幻幻同学在这小剧场的飘窗上,被困了半夜,我想知道那是谁的主意?”

    他的目光依然玉般温润,嗓音依然优雅迷人,萧幻幻却听见对面人群中有牙齿打颤的声音,很快,她们般话剧社社长战战兢兢的出来,哆嗦着说:“勋……勋少!昨晚是沈学姐说要和幻幻开个玩笑,让我们骗走了她的手机,撤走了梯子,可是……可是后来我们找幻幻的时候,沈学姐说她受了惊吓,先回宿舍了,所以……所以……”

    他的声音一点一点小下去,萧幻幻看着他,忽然觉得这一幕超有喜感。

    背地里,她们的学生都管话她们班这位话剧社社长叫“伪娘”,他不以为忤,反以为荣,每次讲话都捏着兰花指,笑一笑也要用手捂着唇,比姑娘还姑娘。

    可是这一刻,这位社长连他的招牌兰花指都忘了捏,浑身软的像面条儿一样,只顾着哆嗦了。

    “哦?”江逸帆微微挑了一侧眉,“哪位沈学姐?”

    “就是……沈烟桥学姐。”伪娘将哆哆嗦嗦的手指落在沈烟桥身上,判了沈烟桥的重刑。

    哆嗦仿佛成了传染病,从伪娘身上传到了沈烟桥身上,萧幻幻仿佛看到沈烟桥脸上有可疑的白色粉末簌簌往下落,她撇了撇小嘴,沈烟桥这是往脸上刷了几层粉?

    江逸帆勾着唇,也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沈烟桥,沈烟桥在那样的目光里哆嗦的更厉害,颤抖着双唇断断续续为自己辩白:“我……我只是想和她……开……开个玩笑……”

    “开玩笑啊?”他嗓音依旧温润,唇边依然带笑,沈烟桥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微微杀气,森冷、遥远、逼迫,无处不在,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