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丫丫的!

    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她这个萧家的大小姐不是那么好惹的!

    从超市出来一百多米之后,是一个拐弯,拐弯左侧是人工湖,右侧是一处僻静的小花园,那些人要冲萧幻幻动手的话,这里无疑是一处最佳选择。

    萧幻幻也明白这个道理,她紧走了几步,从兜里掏出小纸包,紧紧攥在掌心里。

    果然一直紧跟在她身后的男子,忽然脚下加速,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朝她冲了过来,她猛然定下脚步,回眸冲他们一笑,清脆的喊了一声:“看招!”

    那些人被她明媚无限的笑容惊的脚下一怔,正怔愣的功夫一片白色粉末顺风刮了过来,他们顿时感到身上一阵奇痒无比,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根本就没办法抵挡。

    有的立时就受不了,猴子一般上蹿下跳,在身上挠来挠去,有的意志坚强的咬着要又朝萧幻幻冲了几步,也终是受不了那种蚀骨**一般的痒,浑身痉挛的摔倒在地上。

    萧幻幻还没来得及得意,拐角的风忽的一个打旋儿,有一些白色粉末被吹回来落在她的身上,虽然只有极少的一点点,也够她受的,她立刻惊跳起来,撒腿就朝学校里跑。

    一口气跑进星海别墅,门都没来得及关她就跳进浴缸里,热水凉水齐齐开到最大,玩命的往身上浇。

    妈妈咪啊!

    这可是她老妈手中的秘密武器,是她那位神医老妈,给她这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儿防坏人用的。

    以程灵素宠爱女儿的程度,可想而知,她对觊觎她女儿的坏人该是何种痛恨,所以这药粉的威力大到无可想象,被撒在身上的人,又痒又痛像褪了一层皮一样。

    妈妈告诉过她,撒药粉的时候一定要站在上风口,以防药粉撒在自己的身上,万一不小心沾在自己身上了,一定要尽快用流水冲洗。

    她果然是笨啊!

    第一次用自己就跟着那帮坏蛋沾了光,痒死了啊啊啊!

    好在她身上那身衣服把她的身体包的很严实,所以只有脸上沾了一点点的药粉,用流水冲了一个多小时,总算痒的不那么厉害了。

    她松了口气,湿漉漉的从浴缸里爬起来,她脸上沾了这么一点点药粉都受不了,可想而知那帮想对付她的暗夜组织的人会狼狈成什么样。

    虽然脸上还是痒痒的不太舒服,但是好在不像刚刚那样痒的恨不得抓心挠肺了,她这才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重新放了一盆干净的热水,倒上玫瑰精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半个小时后,她满足的叹口气,再次从浴缸里爬起来,顺手拿过浴巾擦拭头脸身上,四下望望才想起,冲进来的太急,没拿换洗的衣服。

    好在这是在她自己的卧室里,外人应该不会随便进来,她抱着侥幸心理,用浴巾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探头探脑的作贼一样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往外走。

    她按着胸口的浴巾,遮着胸前,刚走出浴室门口,卧室门一响,江逸帆进来了。

    他眼底光芒跳跃,华彩璀璨,努力把心中的火苗压了压,才含笑开口,“如果你这是在刻意引诱我,那我只好非常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你身材还好,只是脸上太对不起我了,这是怎么呢?一天多没见而已,就把自己弄成花狸猫脸了。”

    “啊?啊!”恍然想起了什么萧幻幻一声惨叫,骨碌爬起来,探出半个身子拿过床头桌上的镜子,然后就一声更惊人的惨叫:“啊——”

    镜子里的那张脸果然足以和花狸猫的脸媲美,白一道自一道红一道,其间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红疹子,看起来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她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扬手扔了镜子,哧溜一声缩回被窝里,这回连头也死死的蒙上了。

    妈妈呀!

    您可害苦了您的宝贝女儿我了!

    她早就听说过,她妈妈的身世很凄惨,从小没人疼没人爱的,以至于长大之后性格十分的古怪,直到遇到她爸爸,才变成清雅善良的小女人。

    她一直不肯相信,认为那是别人夸大其词,她印象中的妈妈,一直文静内向,对她爸爸言听计从,温柔淑婉,是典型的贤良淑德古典大美人。

    她妈妈的性格怎么可能古怪呢?

    绝不可能!

    可是她现在信了。

    她妈妈那绝对叫真人不露相啊!

    瞧她配的这药粉就知道了!

    她只是不小心沾上了一点点就变成这幅鬼模样,暗夜组织那几个人的惨状可想而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