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呵!好大的口气啊!”暗夜寒冰张狂的冷笑,“我倒要看看,有谁能让我暗夜组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萧幻幻冷睨他,忽然一伸手猛然按住他的嘴巴,暗夜寒冰猝不及防,感觉一粒药丸被萧幻幻塞进他的口中,他直觉想吐,药丸却入口即化,顺着咽喉滑下。

    他想用手指扣喉咙,又觉得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不雅,他额上青筋暴起,暴跳如雷,“你给我吃的什么?”

    “自然是毒药,还能是什么?”萧幻幻一步一步退后,冷冷看他,“想活命,赶紧滚,看在叶橙的面上我不会要你们的狗命,我再说一次,暗夜雪凝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们想报仇去找栾秋末,不关我任何事!”

    “萧幻幻,你敢给我下毒!”暗夜寒冰恨不得用目光将萧幻幻搅烂,盯着她的脸咬牙切齿,“我发誓,我暗夜组织和你萧幻幻从今以后势不两立!”

    萧幻幻冷笑,“我是萧然的女儿,我爸爸是警察,如果我没记错,你暗夜组织是做黑道起家,我们原本就势不两立,没什么值得嚷嚷的。”

    “你!”暗夜寒冰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前发黑,不知道是毒性发作,还是被萧幻幻气的,几欲晕过去。

    “幻幻,”一直沉默的叶橙忽然开口:“把解药给他。”

    “叶橙!”萧幻幻不满的侧眸望他。

    “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插手,把解药给他们。”叶橙目光淡然的看着她。

    “我要他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来找你的麻烦,我才能把解药给他们!”萧幻幻赌气别过脸去,不看叶橙。

    叶橙向来拿她是没什么办法的,即使是现在。

    他无奈的看她一眼,缓声说:“我们是朋友,我叶橙交朋友,从来都是一辈子的事,雪凝出了事,我也很难过,如果砸了我的家能让他们心里痛快些,我还有几处别墅,我不介意他们挨个的去砸。”

    暗夜寒冰和暗夜晨风听了叶橙这话,脸上齐齐现出几分惭愧的神色,虽然那神色一掠而过,随即被他们隐藏,还是被萧幻幻捕捉到。

    总算他们还不算太无可救药!

    她又掏出一粒药丸扔给暗夜寒冰,“解药!”

    暗夜寒冰把解药含了,中间隔着叶橙,叶橙为了萧幻幻是连命都肯拼的,他们相信今晚他们从萧幻幻身上绝对讨不了便宜去,

    可是就这么走了,他们又不甘心,只能用眼睛死瞪着萧幻幻不放,恨不得用目光就可以把萧幻幻一寸一寸的凌迟成碎片。

    “你们还不走?我已经说过了,暗夜雪凝的事情与我无关!”萧幻幻冰冷斜睨他们,唇角浮现几分嘲讽,“你们现在已经知道暗夜雪凝的事情和我无关,还赖到这里不肯走,是不是怕了栾秋末那个小人,只敢在我这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身上找便宜?”

    暗夜寒冰气的差点把牙齿咬碎。

    伸手就把毒药拍进他的嘴里,一点犹豫手软也没有,就她这样,也能叫弱不禁风的小姑娘?

    暗夜晨风冷着脸色问:“我们只是奇怪,为什么雪凝落进栾秋末手里就能被毁了清白,而你却能毫发无伤的从他手中逃出来。”

    这话,问的萧幻幻心中一怔。

    万千滋味齐齐涌上,忽然就想起栾秋末那双溢满落寞忧伤的眼眸。

    她必须承认,无论栾秋末多么小人、多么不是东西,他对她确实是手下留情了的。

    如果不是他肯放她一马,那晚莫璇在他手上,她只能乖乖听他的话,现在恐怕她的下场比暗夜雪凝强不了几分。

    只是这些话,她是绝对不会和暗夜晨风说的,她冷冷笑笑,“那是因为,你妹妹不会往人家嘴里拍毒药的本事!”

    她这句话,暗夜寒冰和暗夜晨风真的信了。

    毕竟萧幻幻刚才的表现他们亲眼所见,原本以为她只是个柔弱纤细的娇娇女,可是对人下毒时快似闪电,绝不手软,不愧是警界之神萧然的女儿。

    “你与雪凝的事情真的无关?”暗夜晨风问了一句废话。

    萧幻幻一字字清晰的说:“我说最后一遍,当晚我是被栾秋末胁迫的,我可以用名誉发誓,千真万确。”

    “我信她!”叶橙忽然说:“既然她说了用名誉起誓,就绝不可能是在说谎。”

    这么多年朋友,暗夜寒冰和暗夜晨风对叶橙是很了解的,既然叶橙这样说了,他们信。

    看着散落一地的狼藉,今晚似乎像一出毫无意义的闹剧。

    暗夜晨风掩住眼底的愧色,看向叶橙,“既然这样,你好好休息,我……”

    “对不起”这三个字卡在喉咙里,想说又有些莫名的艰难。

    叶橙淡淡一笑,“不用说了,我都懂,我刚刚说过,我叶橙从不轻易交朋友,交了朋友就是一辈子的事,下次你心里不痛快,这里随时欢迎你来砸!”

    暗夜晨风目光变了几变,走到他身边,用力拍了他几下肩膀,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眼看着暗夜组织的手下,随着暗夜寒冰和暗夜晨风蜂拥离去,萧幻幻暗暗舒了口气。

    这是不是说明,她隐居的日子结束了,以后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阳光下逛大街了?

    原本该松一口气的,可是看着轮椅上的叶橙,心底那口气无论如何也松不下来。

    她目光纠结的望着他。

    他又清瘦了许多,虽然坐在轮椅上,却依旧尊贵优雅,只是初见时眉梢眼角的冷厉邪气不见了,多了些暖玉般的清润柔和。

    她的眼光根本不敢看他的双腿,却又控制不住的扫了一眼,那双无力下垂的腿就像一把泛着寒光的刀子,在她心尖上狠狠割了一下,牵扯的她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剧痛不止。

    神思恍惚中,她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虽然医院的医生说叶橙的腿不能康复了,可是她的妈妈是神医,向来能常人所不能,如果请妈妈来为叶橙医治,也许叶橙还有几分康复的希望。

    心里瞬间燃起希望的火,却在想起叶橙与她妈妈的纠葛时,被一盆冷水骤然浇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