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以叶橙的性格,怎么可能接受害死父母仇人的恩惠?

    她想起叶橙上次随她回家时,痛如凌迟般的神色,当时她以为叶橙是抑郁症未愈,情绪不好,现在想来,他不过是在压抑着对她妈妈的仇恨。

    她怎么忍心让叶橙再受那种痛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叶橙真的要在轮椅上度过他的一生?

    难道就没有两全的办法?

    不!

    一定有的!

    一定会有的!

    只要她肯用心、肯努力!

    肯努力?

    对啊!

    她忽然眼前一亮,激动的身上出了一身的薄汗。

    对了!

    她可以向妈妈学医啊!

    神医也不是天生的,只要有天资、有名师、有后天的努力,谁都有机会成为神医。

    她也可以!

    她是神医的女儿,天资想必有几分的,她妈妈就是现成的名师,相信她如果和妈妈说她想学医,她妈妈一定乐的眉开眼笑。

    还有,她会比世上任何任何人都要用心、努力,因为她要救叶橙,她一定要救叶橙!

    她就站在那里胡思乱想着,忽喜忽悲,浑然忘我。

    叶橙坐在轮椅上,静静看着她,目光贪恋,久久舍不得挪开目光。

    明知这样不好,这样不对,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原以为,只要他努力,他和她就会有美好的未来,可是烟花易冷,美梦易碎,命运以无情又决绝的方式终结了他所有的希望与未来,今日,还能这样安静的看着她,已是前世修来,命运厚赐。

    “叶橙哥!”楼梯上,陆青丝怯怯叫了声,打破了这一室的静默。

    萧幻幻这才醒过神来,奔过去,握住陆青丝的手,“青丝,你和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从叶家别墅离开时,萧幻幻带走了叶橙车祸之后所有的检查资料。

    她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妈妈身上,恨不得插上翅膀连夜飞回月光城和妈妈学医,用最快的速度成为一代名医,医好叶橙的双腿。

    好在明天就是爸爸的生日,刚好她要回月光城,今晚她又灵光突现,想出这样的好办法,这是不是说明,这是一个好兆头,叶橙的双腿即将有希望了?

    又一路飞驰回星海别墅,她睁眼到天亮,一丝睡意都没有。

    天刚放亮,门就响了,江逸帆推门进来,带了一身晨露的清爽气息,俯身在她眉心烙了个晚安吻,“丫头早安!”

    她慵懒的将手臂缠绕上他的脖颈,眯了眯眸子,“昨晚又熬夜加班?”

    “这不是为了把今天的工作都做完,空出时间陪你回家吗?”他笑意吟吟,双眸晨光般璀璨。

    她伸出一根手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健康是1,金钱地位权势都是0,没了健康,你所获得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

    “知道了!”他在她指上轻咬了下,用力揉揉她的发,“赶紧起来吃饭,还要去商场给伯父买礼物呢!”

    “我不要和你去逛商场!”情急之下,萧幻幻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心声。

    和江恶魔逛商场就和小璇儿去喝酒一样可怕,她才不要去呐!

    江逸帆笑眯眯的望着她,“你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呢?我承认以前我们逛商场的时候是闹了几次乌龙,但那纯属你太马虎大意,只要你用心一点,相信你不会再犯以前那样的错误的!”

    “……”怎么又成了她的错。

    她幽怨的低头往嘴里扒饭。

    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她就是不去!

    事实证明,她是从来就拗不过恶魔的,江恶魔直接把车停到了商场外面,而她又确实还没给她老爸买礼物,望着商场里琳琅满目的吸引力,她还能怎样?

    江逸帆先下车,走到副驾驶给她开了车门,绅士的一手遮着车顶,以防她碰到头,一手递给她,牵她下车。

    她嘟着唇,满脸的不高兴,江逸帆没事人一样,牵着她的手,悠悠然走进商场。

    “丫头,想给伯父买点什么?”

    “要你管!”萧幻幻口气冲的像吃了火药。

    “文房四宝怎么样?以后伯父可以画画写字什么的,修生养性。”江逸帆积极出谋划策。

    “要你管!”萧幻幻翻了个白眼,以不变应万变。

    江逸帆笑吟吟的瞥眼看她,,“当然要我管!他可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我不管谁管?”

    某女哼了声,傲娇的一昂头,“我有说要嫁你吗?”

    甩下这一句,她掰开他箍在他腰侧的手,头前跑了。

    绝对不可以和江恶魔一起逛商场,不然绝对是噩梦。

    她却没想到,不和江逸帆逛商场,也会有噩梦。

    只要是因为,她今天这身打扮太抢眼了。

    以前她喜欢穿运动装,扎简单的马尾,将惹火的身材藏在宽大的运动衣里。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穿着太随便有不礼貌的嫌疑,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淡绿色的紧身薄毛衣,修身的直筒长裤,勾勒着前凸后凹的身材,既有真材实料,又有一种青涩的美,最是美丽。

    她在前面逛着,后面就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在她后面跟上,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她,垂涎三尺。

    萧幻幻逛到卖男装的地方,看看外套又看看裤子,她正看得出神的时候,一只脏手伸向了她挺翘的臀部。

    只听“咔嚓”一声骨折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一声鬼哭狼嚎的惨叫,萧幻幻吓的一个哆嗦骤然转身,在她身后,一个年轻男子抱着手臂躺在地上来回的翻滚哀嚎,他的手腕以不正常的姿势耷拉着,显然是已经折了。

    江逸帆迈过他来回翻滚的身子,眼中是千年不变的笑意,只是笑意背后有薄薄的怒气。

    “没事吧?”他再次箍着她的腰,浅笑吟吟。

    萧幻幻莫名其妙的眨眨眼。

    有事的是地下抱着手腕几乎晕过去那位,她能有什么事?

    地下那位凄厉的哀嚎很快引来商场的保安,亦有大批的人群围观过来。

    保安像四周的目击者求证,有人悄然指了指江逸帆,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看着江逸帆的目光中满是惊然畏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