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别怕别怕……”萧磊被她哭的心揪成一团,拍抚着安慰她,“小柔,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再让人欺负你了,不会了……”

    “你?”萧影柔抽抽噎噎的啜泣着,“你不过是萧家的下人,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会有办法的!”被她一激,萧磊一股热血冲上头,咬着牙说:“你放心,虽然我是个小人物,但也懂得保护自己的女人,现在你是我的女人,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磊!你别冲动,幻幻那么鬼,你斗不过她的!虽然我很想把她赶出萧家,再过从前那种平安宁静的日子,但是我知道不可能了,以后我忍气吞声一些,小心点就是了。”萧影柔抬眸,泪光闪闪的摇着头,柔弱无助的样子我见犹怜。

    萧磊怜惜的帮她把颊上的泪滴拭去,轻柔却坚决的说:“小柔,你把最宝贵的身子都给了我,我若不能达成你的心愿还算个男人吗?你放心,我会把萧幻幻赶出萧家,再让你继续做萧家的大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笑,而不是像现在这也以泪洗面。”

    “磊,你对我真好!”萧影柔动情的一声低呼,扑进萧磊的怀中,把脸埋进他的胸膛。

    她死死的箍着萧磊的腰,脸颊埋在他怀里,所以萧磊没机会看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

    她以付出自己身体为代价,终于又找到了她的帮手,找到了一把心甘情愿帮她砍人的刀。

    虽然是个小角色,但是她清楚,萧家每个保镖都是萧然精心训练过,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即使萧磊没办法将萧幻幻赶出萧家,也足以让她褪掉层皮。

    她要睁大眼睛看着,看着害的她一败涂地身败名裂的人,怎么被她萧家自己的人诬陷算计!

    她柔声细语的劝说恋恋不舍的萧磊离开,再换了衣服精心化妆打扮后,萧幻幻和江逸帆拎着大包小包的进门了。

    萧然正坐在客厅里看新闻,而程灵素正在厨房里忙碌,见两个人拎着大兜小兜相携进来,像回娘家的小夫妻一样,两个人都笑的合不拢嘴。

    “回自己家,还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钟灵素笑嗔,帮萧幻幻接过手中的东西放在地上,怜爱的去擦女儿额间的轻汗,“累坏了吧?”

    “几步远的路而已,我哪有这么娇气?”萧幻幻抱着她的手臂撒娇。

    和小璇儿待着久了,萧幻幻这撒娇的本事与日俱增,虽然离莫璇炉火纯青的火候还差得远,但也足以把钟灵素乐的眉开眼笑了。

    钟灵素喜气洋洋拉着她的手把她拽进厨房里,告诉她,自己做了多少道菜,还问她喜欢吃什么,她可以继续做。

    萧幻幻抱着钟灵素的胳膊幸福的直冒泡。

    歌里面唱的没错,有妈的孩子果然是个宝!

    很快要开饭了,大忙人萧诺赶在开饭之前也回来了,和江逸帆两人一样手里拎了满手的东西。

    等着萧诺洗了手换好衣服,一家人坐下正要开饭,萧影柔从外面进来,怯生生叫了句:“爸爸!”

    萧然看了她一眼,有点尴尬。

    今天江逸帆来了,他爷俩聊的痛快,一时间竟忘了萧影柔还在后面园子里住着,忘了叫人喊她吃饭。

    他怔了一秒,招呼道:“小柔,过来吃饭了,坐你哥哥身边。”

    “谢谢爸爸。”萧影柔柔柔顺顺的应着,捧着一件包装精美的礼物悄步走过去,双手送到萧然眼前,“爸,生日快乐,小柔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好好好,好孩子,去你哥身边坐,想吃什么自己夹。”萧然说的客气,萧影柔听得却心地发寒。

    萧然越是客气,她越觉得萧然离她原来越远。

    也许,他现在已经不当她是女儿,而是一个来给他庆生的客人了。

    她尽管已经努力的控制自己,目光还是不小心瞥到了萧幻幻,她不再是平日普普通通的装束,全身上下都是国际品牌的限量版,脖颈间的那条项链,她喜欢了好久都没得到,如今就熨帖的卧在她的锁骨上,越发显得她修长的脖颈优雅迷人。

    她的双手不自觉的在身侧握紧,指甲深深的刺进手心。

    她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呢?

    她努力了那么久,机关算计,最后失去了全部。

    而萧幻幻,她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所有。

    命运对她,太残忍!

    她忍着心中的仇恨和愤懑,低垂着眼帘,轻巧的在萧诺身边坐下,叫了声:“哥哥。”

    萧诺一笑,用公筷夹了一些菜放进她面前的餐碟里,“小柔多吃点,你已经很瘦了,不用在再肥了。”

    很冷很冷的冷笑话,所以并没有人捧场笑一笑,萧幻幻从她进来的那一刻就冷了眼神,只是今天是萧然的生日,她不愿让家人心里不痛快,所以勉强忍了,把她当臭屁,假装看不见。

    微微偏头和江逸帆小声说话,江逸帆听萧诺给萧影柔夹了菜,他也夹了一些萧幻幻爱吃的菜放进她的餐碟里,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别光顾着说,多吃点,吃胖了,摸起来手感才好。”

    “去!”这个家伙,当着她爸妈的面都敢胡说,她红着脸在他腰侧用力掐了一把,眉梢眼角含羞带怯,风情万种。

    萧影柔夹了一口菜放进口中,却像嚼着废铜烂铁一样难以下咽。

    萧幻幻和江逸帆不住的小声谈论,言笑晏晏,江逸帆看着萧幻幻的目光又是呵疼又是溺爱,不断伸筷给她夹远处的菜,到了后来,干脆用手给她剥虾剥蟹,干净尊贵的手沾染的油污蟹泥,他却浑然不以为意,只是温柔的笑望身边的萧幻幻。

    她低垂着眼帘,只觉得自己可怜。

    江逸帆是萧幻幻最强大最有力的靠山。

    她也有靠山,她现在的靠山却是萧磊,萧家一个微不足道的保镖,还是用她牺牲了身体的代价得来的。

    萧磊与江逸帆,一个是深潭中的淤泥,一个是蓝天上的白云,为什么她萧影柔今天会到这种境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