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果然,一团烂泥是成不了大器的!

    她还得想别的法子才成!

    也许是萧然故意息事宁人,萧磊丢了半截小指,这件事没有任何说法,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

    萧幻幻依旧潜心钻研医术,日常里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都在对着厚厚的医术钻研,唯一的休憩就是在睡前接个江逸帆的电话,听听小汤圆儿萌萌的叫声,听听江逸帆坏心的调侃。

    每次都能说的她面红耳赤,嘴里骂着讨厌挂了电话,每次却又在睡前期待着,接完他的电话,一天的疲累顿消,一整晚都睡的香甜沉稳。

    又过了几天,理论她已经牢牢记在心里,接下来就是实践,要在动物身上做实验。

    她买来一只小白兔,小白兔红着眼睛看着她,她也泪眼汪汪回看它。

    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她第一个实践课需要掰断小白兔的腿在给它重新接起来,可是她怎么下的去手?

    这也是一条小生命啊!

    她纠结的碎碎念,在院子里团团转,没注意到萧磊在不远处盯着她,目光死寂,却又似乎燃着一簇鬼火。

    时间不等人,转眼间她就在家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先不说她想小汤圆儿了、她还要回去上课,就是叶橙,他又在轮椅上度过了一个多月他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这对喜欢自由开朗好动的他,是怎样的折磨?

    所以,她要加油,要加油,要加油!

    那兔子是她在卖烤兔的饭店买回来的,握着兔子的后腿的时候,她闭着眼睛给自己催眠——当初如果不是她要救它,它现在已经被人家拔毛剥皮做成红烧兔肉了。

    大不了它受伤之后,她再给它治好它,一辈子好好养着它,让它做一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兔兔。

    拿定了主意,她把小兔子带回了卧室,准备好了东西,她死死闭着双眸,一狠心,手下一用力,“咔嚓”一声,兔子的后腿被她掰折了。

    就在兔子后腿折断发出惨叫的同时,她的门砰的被打开,萧然冲了进来。

    她掰断小兔子的腿,心里原本就受了惊吓,又被砰然的门响惊着,吓的一个哆嗦。

    萧然看着在她手中挣扎惨叫的兔子,再看看兔子耷拉的后腿、看着她依然维持着掰断兔子后腿的姿势,眼睛顿时红了,他额上青筋暴突,气的双手发抖,冲上前去,狠狠一巴掌轰上萧幻幻的面颊。

    萧幻幻被他打得猛然退后了几步,撞上后面的墙壁才摔倒在地上,嘴唇下巴一热,一股鼻血流了出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唇角浓重的血腥气,随她一同跌落在地上的兔子,白色的毛上染了她的血,叫的越发凄厉,她惊的捂住鼻子,在墙角缩成一团。

    “然,你干什么!”钟灵素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拨开人群冲到萧幻幻身边把萧幻幻揽进怀里,一双清秀的眸子比萧然的还要血红,纤细的身子比萧幻幻抖的还要厉害,“你打她!你敢打她!你再敢碰她一根手指,我就和你拼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