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要?算计我家少夫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不要啊!”流星抓住她的手腕,又是一刀狠狠从她手掌穿过,将她的手掌钉在墙上。

    王影柔惨叫一声,身体痉挛了几下,昏死过去。

    碧越眼睛已经如暴怒的野兽一样变的通红,他看着骆司曜,浑身都在颤抖,“曜,居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儿用这么残忍的手段,这就是你的兄弟吗?”

    “你刚刚明明有机会救她的,可是你没有,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骆司曜完全冷了脸庞,冰冷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温度。

    碧越愣了。

    骆司曜说的没错,刚刚江逸帆给过他机会,只要他拿出解药,江逸帆就会放了王影柔,可是他宁可看着王影柔受虐,他也不肯给萧幻幻解药,他真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喜欢王影柔吗?

    这想法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冷血无情了呢?

    “曜,我……”他眼中阴狠的坚冰在破碎,他忽然有些不懂自己了。

    他不是一向看不惯人与人之间的鱼肉压榨、勾心斗角吗?

    什么时候,他也变得这么心狠手辣,为达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了呢?

    他呆呆怔在原地,有些失神,唇边不自觉溢出惨淡的苦笑。

    他一向看不惯王宫中女人与女人之间,王子与王子之间的阴谋诡计,可是现在的他,与他们又有什么分别呢?

    骆司曜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失落与忏悔,毕竟是表兄弟,那么年的感情,他心中生出几分不忍,拍了拍碧越的肩膀,“表哥,我看你是被那个女人骗了,你别看她脸上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骨子里比谁都狠,我们家老大有一条从小养大的爱犬,一家人都喜欢的不得了,就是被她设计害死的。”

    “设计害死一条狗?”碧越不解的看着骆司曜。

    “当然,她想害死的并不是那条狗,而是幻幻,只是幻幻命大,在最后时刻被人救出来了。”

    “真的吗?”碧越看着昏死过去的王影柔有些失神。

    王影柔在他面前表现的一直柔弱善良,他确信他是喜欢她的,只是毕竟他们认识的时间还短,他真的了解她吗?

    流星指挥着手下一桶凉水泼过去,将王影柔从昏迷中泼醒。

    她刚恢意识,便惊恐的睁大眼睛,绝望的寻找碧越的身影,“越,救救我,求你救救我,我好怕,救救我好不好?我是柔儿啊,我是你的柔儿啊!”

    想起她柔若无骨的身子,想起她媚如春水的眼波,碧越一阵情思涌动,“曜,让你朋友先把她放下来,我们把话说清楚,如果是她不对,我绝不再袒护她!”

    她的手掌还被匕首插在墙上,血水顺着墙壁汩汩往下流着,惨不忍睹。

    “流星!”骆司曜叫了流星一声。

    “呵呵!骆少,今天天气可真好,是吧?”流星朝天打了个哈哈,装聋作哑。

    “你这个臭小子!”骆司曜白了他一眼,见指使不动他,只得自己走过去,将王影柔手上的匕首拔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