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因为这是他们新婚后第一次分别,她才会有这么异常的反应吗?

    听着江逸帆的脚步声远去,她撩开毯子下地,跑到窗前,目送着江逸帆的汽车远去。

    心更慌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几乎哭的泣不成声。

    这是怎么了?

    她已经变的这么依赖他了吗?

    他已经变的如同她的空气一样重要了吗?

    离开他,她会慌乱会无措会难过会窒息。

    江逸帆,你快点快点回来吧,我现在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萧幻幻又在这里赖了一天,江逸帆一走她就觉得浑身无力,还隐隐头疼,让许洋找了支体温计试了试,三十八度二,有点低烧。

    许洋连忙给她找了感冒药退烧药,她吃过之后昏昏沉沉睡了一天。

    她把门反锁了,许洋也不敢进来打扰她,又不敢把感冒的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只好苦哈哈的在特助办公室陪着。

    萧幻幻一直睡到傍晚才醒过来,一天没吃东西也不饿,只是头晕的厉害,脚踩在地上就像踩到棉花上,软绵绵的,还头晕眼花恶心,各种难受。

    她收拾了一下东西出门,一直支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许洋赶紧跑过来,“少夫人,您这是要去哪儿?”

    “呃?”萧幻幻愣了一下,“叫我幻幻就好,能送我回星海别墅吗?”

    “当然没问题!”只是哪儿敢叫她幻幻,被总裁大人听到,不扒了他的皮才怪。

    回到星海别墅,被冷落了两天的小汤圆儿很幽怨,围在她叫下转来转去,呜呜咽咽的叫。

    萧幻幻赶紧到厨房看了看,给他准备的狗饼干什么的都还没吃完,水也还有多半盆,说明没有饿到它。

    她强打着精神给小汤圆儿洗了澡,然后自己也好歹冲了一下,一人一狗就上床了。

    好冷啊!

    她抱着小汤圆儿直打哆嗦,估计烧的又厉害了。

    躺了一会儿,她实在捱不住,又翻出几片感冒药吃了,躺在毯子里抱着小汤圆儿,格外想念江逸帆。

    她现在是病号啊!

    如果江逸帆在,不知道会宠她宠成什么样子。

    可是现在,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好可怜。

    越想越伤心,眼泪很快就把枕头打湿了,小汤圆儿偎在她胸前,小爪子抓着她的衣服,呜呜悲鸣,不知道主人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手机忽然响了,萧幻幻一看是江逸帆的号码,连忙止住眼泪,拍了拍脸颊,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虽然大洋彼岸的那个人根本就看不见。

    “喂!”她只喂了一声,就被自己吓了一跳。

    鼻音浓重的厉害,一听就像刚刚哭过。

    早知道就不接他的电话了,可是,不接他的电话,他会急疯了吧?

    “丫头,你怎么了?又哭了?”他在大洋彼岸的酒店里,紧紧蹙眉。

    “没有,”她慌忙掩饰,“只是有点感冒而已。”

    “感冒了?”他的声音更紧张了,“是不是在休息室那晚没有空调冻到了?”

    “可能是吧,只是有一点点鼻塞而已,没关系,你放心好了。”她不想让他再夜以继日的忙工作的同时,还担心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